69书吧 > 两世宠妃 > 第26章 心思

第26章 心思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两世宠妃最新章节!

    正在这时,有宫女托着着茶盘,过来为李璟和李璋换茶。看见宫女走到了身前,齐玉湮自然地站起身来,将云青茶放在了李璟面前,将飞岩茶放在了李璋面前。

    李璟和李璋虽然都由萧太后抚养长大,但这兄弟二人口味却大不一样,就拿这饮茶来说,李璟喜欢饮翠绿清香的云雾茶,而李璋却喜欢饮浓郁苦涩的飞岩茶。

    因两人在下棋之时,都饮的提神凝气的荷春茶。现在罢了棋,常海便赶快安排人将李璟和李璋的茶换掉。

    看着齐玉湮将各自喜欢饮的茶放在自己面前,李璟和李璋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吃惊。这女人,居然连两人喜欢饮什么茶,都一清二楚。

    李璟心中暗笑,看来这齐贵人还真下了点功夫在自己身上,将自己的喜好打听得如此清楚。只是她这容貌,实在是太差强人意了,就算自己现在心里没有人,她也是入不了自己眼的。

    想到这里,李璟瞥了齐玉湮一眼,心中突然起了戏耍之心,淡淡笑道:“齐贵人如何知道朕爱饮云雾茶?”

    听到李璟的话,齐玉湮一呆,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她心中一阵苦笑,果然是前世两人之间太熟悉了,有些事不经意便露了出来吗?她只好干笑着说道:“嫔妾是猜的。”

    “哦,如何猜出来的?”李璟看着齐玉湮,饶有兴致地问道。

    齐玉湮没想到自己随意一答话,这李璟居然还要刨根问底,便硬着头皮说道:“嫔妾见皇上与豫王风华不甚相同,便估摸着奉上的茶。”

    “有什么不同?”李璟显然不打算放过齐玉湮。

    齐玉湮被李璟这样步步紧逼,心中暗暗叫苦。李璟这不是叫自己来对皇帝和豫王评头论足吗?若是在前世,仗着李璟对自己的宠爱,自己还可以口无遮拦,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可如今的自己这身份,哪敢说他和李璋啊?这不一小心,一句话错了,不仅自己性命不保,还会祸及家人,这可是她最不愿意看的是。

    李璟看齐玉湮愣着不说话,又问道:“齐贵人,怎么不说了?”

    齐玉湮又被李璟一逼,额头上竟然慢慢沁出一层细汗。可皇帝陛下问话,她也不能不回答,只好说道:“刚刚下棋之时,嫔妾见皇上出了败招后,心中虽然懊悔但却不露于神色,而豫王殿下赢了之后,便喜形于色。故嫔妾便胡乱猜测,这云青茶清淡内敛,应该适合像皇上这样的,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之人。而这飞岩茶浓郁张扬,则适合豫王殿下这样性格率直,忠义之人。”说完后,齐玉湮轻轻吐了一口气。自己这样说,应该不会惹这两人不快吧?

    听了齐玉湮的话,李璟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齐玉湮人丑,嘴却不笨。他轻轻笑了笑,转过脸对着李璋问道:“六弟,你觉得齐贵人猜的准不准?”

    李璋则一脸的郑重,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道:“皇兄,臣弟以为齐贵人说的甚有道理,你是做大事的皇帝,我是你的忠义之臣。”说着他望着齐玉湮,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齐贵人,辛苦你了,把皇兄和本王的喜好猜的这么准。”

    齐玉湮听了李璋的话,愣了一下。这李璋本摆着在说自己私下打听李璟和他的喜好嘛,可她又不敢反驳,脸一阵白,一阵红的,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看着齐玉湮的表情,李璟嘴角轻轻一撇,只笑了笑,说道:“好了,六弟,你不是要吃糕点吗,快吃吧!”

    “是啊,我要多吃点。这时吃了,可要等着晚上才能再吃了。”李璋说着便抓了一块绿玉蚕豆糕,扔到嘴里。

    李璟看着他贪吃的模样,笑了笑,说道:“堂堂豫王殿下,怎么会那么可怜?你饿了叫人送点心给你便是。”

    “嘿嘿!”李璋望着李璟,一脸媚笑地说道:“皇兄都不吃,我这做臣子的哪敢吃啊!”

    李璟冷哼一声:“你还能有什么不敢的?我叫你别去怡春院喝花酒你怎么不听啊?”

    “臣弟那是应酬。”李璋嘿嘿笑了起来,所哥哥再揪着自己不入,赶紧对着齐玉湮和罗巧儿也说道:“罗小仪,齐贵人,你们也吃糕点呀。”

    罗巧儿侧眼看见李璟没有说话,便对着李璋微微一笑,说道:“好。”然后便拿了一块银丝芙蓉糕。

    齐玉湮随后也伸手拿了一块蔷薇冰皮饼,轻轻咬了一口,蔷薇的清香味溢满唇齿之间。

    见大家都开始吃了,李璟拿了一块自己平素喜欢的藕粉桂花糕吃起来。可今天这桂花糕吃到嘴里,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桂花的香味,倒道是从身边的齐玉湮身上飘出一阵异香,直冲进他的鼻子,让他心神不由得一阵荡漾。

    李璟一愣,他不明白为什么齐玉湮总带给自己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他定了定心神,对自己说道,这香气肯定是那蔷薇冰皮饼的味道。于是,他又拿了一块蔷薇冰皮饼,咬了一口,可是,吃到嘴里,却还是没有齐玉湮身上的那种香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李璟悻悻地将蔷薇冰皮饼放下,心中不由得轻叹一声。自己虽不算好色之人,但要入自己眼的女子,至少也要五官周正吧?这齐玉湮如此貌丑,自己心里怎么会对她生出如此莫名之感呢?

    他转过脸,看到齐玉湮正将头转到一边,一只手轻掀着面纱,另一只手拿着蔷薇冰皮饼,小口的咬着。

    看着这情景,李璟突然觉得一阵口渴。他回过身,端起桌上的云青茶,一口饮尽。可心里的那团火,似乎怎么也浇不灭。

    李璋看着哥哥一改往日细细品茶的习惯,将一杯云青茶豪饮而尽,目瞪口呆地说道:“皇兄,你,很渴吗?”

    听到李璋的话,李璟一愣。怎么看到这齐玉湮,自己又失态了呢?他顿了半晌,他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唔,喝了茶好早些赶路。你也快点喝吧,我们这就起程了!”说着他也不再理李璋,站起身便往玉辂所在的方向走去。

    齐玉湮和罗巧儿见李璟离开,忙站起身来行礼。

    见李璟走远,李璋似乎才反应过来,回过脸来看着齐玉湮和罗巧儿,问道:“皇兄怎么了?”

    齐玉湮和罗巧儿忙摇了摇头。

    李璋愣了愣,也不管苦不苦,一把端起杯中的飞岩茶,也是一口饮尽,然后站起身向李璟追去:“皇兄,等我一起!”

    看李璟和李璋都离开了,齐玉湮与罗巧儿不约而同的长出一口气。

    齐玉湮转过脸,望着罗巧儿,微笑着说道:“罗小仪,我们也回仪车上吧。”

    罗巧儿点了点头,说道:“好。”

    两人便结伴回了仪车。不一会儿,车队便重新开拔前行。

    这一走,车队便再没停过了。到了晚上扎营的之处,都快到戌时了。

    因为一早便派了人在此处搭好了帐篷,所以大家到了宿营地后,便有宫人的引领大家到自己的帐篷去。

    齐玉湮与罗巧儿的帐篷就在李璟主帐的后面。据给齐玉湮引路的小太监朱源所说,这是为了方便李璟招她和罗巧儿侍寝。

    听到这话,齐玉湮一下便笑了起来:“若是这样,常公公让罗小仪住在这后边便是了,反正皇上要招也只招她一人。我如此模样,皇上不仅不会招我,怕还巴不得不要看见我吧?”

    听到齐玉湮的话,朱源抠了抠头,憨厚地笑了笑:“回贵人的话,小人也不懂这规矩,小人也只是听常海公公安排。”

    齐玉湮也不再多说,轻轻笑了笑,对着朱源说道:“那你先下去吧。”

    “是。”朱源拱了拱手,说道:“贵人若有事,招小人来便是。”

    “好。”齐玉湮点了点头。

    朱源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他一走,帐篷里便只剩下齐玉湮与竹韵两人了。因为只在此歇一晚,竹韵便简单整理了一下,只拿了些必备的用具出来,便在帐篷里收拾开来。

    不久便有宫人送来了晚膳。齐玉湮和竹韵简单用了些吃食,便停了箸。因白天坐车太久,齐玉湮觉得腰酸背疼的,准备到外面去走走。竹韵还没有收拾好,齐玉湮也没有叫她跟着自己,便独自出了门。

    因为齐玉湮的帐篷就在李璟帐篷的后面,要想到外面去,她必须从李璟帐篷前经过。看到李璟那巨大的帐篷,心里虽然走些怯,但她还是走了过去。

    还没有走近帐篷,她便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李璟与几个大臣在商议国事。齐玉湮知道他现在在做正事,应该不会出帐篷,自己不也不怕会遇到他,心里一阵放松,便迈步往前面走去。

    刚绕过李璟的帐篷,她突然瞅见前方来了一个人,身影很是熟悉。齐玉湮定睛一眼,很快便认出来,此人便是元宵之夜与李璟在一起的侍卫马平。因为马平见过自己,见到马平,她心里不由得一慌,下意识的便躲回了帐篷后面。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两世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于心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心焉并收藏两世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