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倔强的赘肉最新章节!

    深夜。

    福临宾馆的老板娘正在烤火嗑瓜子,电视里放着冗长的肥皂剧,狭小的前台除了电视机发出的沙哑声音,只剩下瓜子壳破裂时的“咔吱”声。

    枯燥无味的冬夜漫长而寒冷,在城乡结合部的一个正在开发的汽车城旁,宾馆挤在各种临时棚中间,老旧的墙壁爬满了青苔。

    十一点左右,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的俊俏男人带着满身湿气来到前台。

    “还有房间吗?”他脱下皮手套,背脊微弯,用手指敲了敲一旁的木板。

    老板娘抬眼,被他的长相惊艳了下,急忙道:“还有一间单人的……”

    眼前的男人眉目清秀,鼻梁高挺,嘴唇菲薄,长相带了几分妖冶却不女气。尤其是那双配了饱满润泽卧蚕的桃花眼,说不清的风流多情。

    “给我开上。”他将身份证递过去。

    这里夜晚还在施工,漫天的尘土在灯光的照射下胡乱飞舞着;远处山上的一盏寂寞小灯忽然亮起,接着熄灭;寂静和喧嚣,让异乡人的孤独又放大不少。

    进了房间,沈谦将身上的黑色大衣脱下,找了个插座给手机充上电,旋即动作沉而缓地点燃一支烟。

    房间里有一台旧式的电视,电视旁放着篮子,里面有些吃食以及避孕套。吞云吐雾一番后,他将视线移到门缝处。那里不知何时多了几张“名片”。

    沈谦起身走到门口,捡起“名片”,粗略浏览了下,最后选了一个名字不那么艳俗的。按照上面的地址拨出去后,很快便有人接听。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妩媚得滴水的女声。

    他缓步走到窗前:“你一晚上多少钱?”

    “是这样的,根据您需要的服务类型……”

    沈谦直接打断她:“能过来一趟吗?我给你开三倍的价钱。”

    “……”

    锦竹挂断电话,立刻从床上起来,换上情趣内衣后又梳妆打扮一番。室友玫瑰见状,问:“有生意啦?”

    “对,应该还是头肥羊,连价格都没问就说要出三倍的价钱。”收拾好自己,她拿了包包走到门口穿鞋。

    玫瑰羡慕道:“真好……哎,对了,既然他没问你价格,你就尽量往上抬。”

    “这点道理我还是懂。走了啊。”

    进了宾馆,来到指定的房间外,锦竹理了理头发,正准备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进来吧。”沈谦漠然道。

    眼前的男人面相俊美,身材高大,穿着讲究,说话时声音低沉好听。她顿时红了脸,想,今晚肯定不会太难过。

    这么想着想着,锦竹又将视线移向男人的裤裆。那里肯定也是个好活儿。她心脏“砰砰”地跳,觉得就算他不给钱,她也就当这是一场艳遇过了。

    见她站在门口不动,沈谦变得不太耐烦:“怎么还不进来?”

    锦竹这才从旖旎的遐想中回过神来,踏入房门。进了房间,顿感一股温暖,她脱掉外衣,“先生……”

    沈谦指了指她旁边的沙发,“坐那里吧。”

    她乖乖坐下。他则点燃一支烟,眯起眼睛吞吐起来。

    “沈谦,阿爸说了,你不能抽烟。”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沈谦一瞬恼怒,捻灭只抽了一半还不到的烟,愈发地烦躁。

    十来分钟后,屋内比之前还静谧,锦竹颇为躁动,只想着用身体去勾引面前的男人,丝毫没看出来他的心绪早已飞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先生……”她扭着双腿起身。

    沈谦扫了她一眼,厉声道:“我不是让你坐着吗?”

    “可是……”锦竹被他突然的语气给吓了一跳,风情万种的眼尾挑了挑,“这样坐着,我们不好交流。”她以为自己暗示得够多了,可沈谦仍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又过了两三分钟,沈谦终于开口:“把你找过来,不是身体上的交易。”

    锦竹一惊:“那是为什么?”

    “我只想让你听听我的故事。”

    干这行已经有一两年了,锦竹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客人,可没有一个提出这样要求的。她想着这人兴许是骨子里被墨水浸了,学电影里那些文艺人,找个无关的人来倾诉自己的苦痛。这么一想,锦竹顿觉索然无趣。她撇了撇嘴角,拿起包包,准备离开。

    “我出身在南边的一个小山村,祖上都是做木匠的,到我父亲那一代,仍然是木匠。”醇厚缠绵如陈年老酒的男声响起。高跟鞋在屋内“嗒嗒”地响了两声,她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锦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回来,或许这个男人身上的孤独感染了她。

    锦竹重新打量起眼前的男人来,看他的穿着和谈吐,似乎不像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倒像是好人家里养尊处优的少爷。

    沈谦拿了支烟搁在两指间,却迟迟不肯点燃。

    后来的半个多小时里,锦竹听了一个关于小山村里的青梅竹马的故事。她开始在脑海里勾勒这副青涩的画面。

    故事的开端,起始于一个下着绵绵细雨的春日。那时,刚满六岁的沈谦得了怪病,父亲沈怀天整日愁眉苦脸,用药不见效,送去县医院又没钱,只能去找镇上算命的先生。那算命的告诉他,沈谦的病需要“补阴”,让他招个女娃进来。

    沈怀天犯难之际,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用家里全部的积蓄从一个女人手里买了女娃,取名麦穗。

    麦穗和沈谦一同在山野里长大,于二十一岁那年,被亲生父亲带走。

    那天是沈怀天的头七,他刚下葬不久,麦穗红肿着眼睛坐在堂屋里摘青菜。阴雨绵绵,冬天的寒冷深入骨髓,她的一旁放着快要熄灭的火炉,隔壁家的黑猫懒懒地趴在炉灰上。

    沈谦去外面办事了,中午回来之时,带回了三万块钱和些许肉菜。

    她赶紧放下手里的簸箕,起身:“阿谦,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沈谦收好雨伞,呼出一口白气,抱着她坐到火炉前,贴了贴她的脸。“我自己赚的,和前段时间一样,帮人做了个程序。”

    麦穗知道他从初中就喜欢电脑,别家的孩子躲在网吧打游戏,她却不知道他在网吧窝着干什么。只是沈谦的思想不拘泥于太小的地方,她从小就了解他。他就像是困在池塘里的鲸鱼,一旦有了平台,就能掀起大浪。

    她没多问,安静地看着炉子。

    沈怀天的死给麦穗很大的打击,她到现在都还是一副恹恹的样子。

    “邓奶奶说,阿爹的头七,要给他做一顿饭的。”她靠在他怀里,两人互相依偎着取暖。

    沈谦亲了亲她的发顶,“嗯,我菜都买好了。”

    “阿爹还没享到你的福。”她瓮声道。

    屋外的雨下大了,黑猫伸了个懒腰,耳朵机敏地动了动。

    “是我不孝。”他握住她的手,仔细摩挲着上面的茧子。

    沈谦活到二十四岁,靠着他的聪明赚了不少钱,可这些钱都前段时间一股脑地投到沈怀天的医药费里面去了。只可惜再好的医疗条件也是回天乏术。

    傍晚,两人“送”走了沈怀天的“魂魄”,早早地便和衣睡觉。麦穗睡得很浅,听着沈谦的呼吸声,心生苍凉。她想了很多,沈怀天不在了,她和沈谦,还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多久?

    她很快就醒了,沈谦将她捞进怀里,“睡不着?”

    “阿谦,我们会离开这里吗?”

    “总有一天会的。”

    麦穗的心沉下来,半天都不说话。她其实就宁愿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一辈子,嫁给沈谦,生几个孩子,盖一栋像样点的房子,安安心心地过。

    “麦穗,这里关不住我。”他看穿她的想法,无奈道。

    “……我知道。”

    两人再也无话。

    第二天,麦穗醒来后,发现那只黑猫还趴在火炉旁。村里的邓奶奶找上门,还黑猫呵斥出去了。她一边收伞一边朝着麦穗说:“你个丫头,怎么把黑猫放进来了?不吉利的。”

    麦穗根本没注意它,刚想说话,这时,沈谦从里屋出来。邓奶奶见他来了,赶紧说:“有人在村口打听麦穗的住处呢!”

    沈谦面色顿时一沉。

    “谁在打听我的住处?”麦穗问。

    “不知道,看穿着是城里人,两个上了点年纪的,一男一女。”邓奶奶答。

    麦穗好奇:“我不认识这种人。”她刚想出去一探究竟,就被沈谦拉住了手腕。他浓眉紧拧,对她道:“不认识还去看什么。”

    她语塞,又察觉到他握着她手腕的力道加重了些,想挣脱开来。沈谦却把她往自己这边带,然后朝邓奶奶说:“邓奶奶,你就说我们不在。”

    “谦子,你认识那两个人?”

    他摇头,薄唇抿成一条线,整个人看起来严肃又不可撼动。

    麦穗看向他线条干净的侧脸,片刻后,另一只手主动握住他的五指,“陪我去趟镇上,家里快没油了。”

    沈谦诧异地看向她。她说:“阿谦,你不想我见那两人对吧?那我不见。”

    后来两人便把门关上,绕小路去了镇上。

    那晚,沈谦没打算回去,便在镇上的旅馆开了一间房。麦穗洗完澡出来,见他沉默地站在窗前,边擦头发边道:“我洗完了,你去洗吧。”

    “嗯。”

    十一点左右,他掀开被子,从后面拥住她。

    麦穗望着天花板,“阿谦,你要了我吧。”

    被子底下的身躯一僵,随之而来的是热度更大的拥抱。“为什么?”

    “你喜欢我吗?”她问。

    “嗯。”

    麦穗翻了个身,将头埋进他怀里,小手顺着裤缝探进去,坚硬的灼热烫得她满脸通红。沈谦低哼了一声,捉住她的手,艰难地说:“停……我不想伤害你。”

    她握住他的巨大,感受那陌生的跳动,低声问:“你一直不碰我,是有原因的对吗?”

    “……只是想等到结婚。”他喟叹一声,拿开她的手,“别多想了,睡觉吧。”

    麦穗借着不太明亮的灯光,察觉到他眉头深皱,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十多年的相处,她早已熟知他的脾性。现在的他,不安且彷徨。

    她闭上眼,离他远了些,两人之间多了一堵墙。

    “和今天来找我们的那两个人有关系,我猜得对吗?”关灯后,她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没有。”

    “阿爹说我是捡来的,是真的吗?”

    沈谦忽然恼了,“你今天话很多。我累了,很想睡觉。”藏在被子里的拳头紧握,上面爆起的青筋昭示着他的压抑。

    麦穗:“你在逃避什么?”

    那时候的麦穗不懂。当一种感情深入骨血的时候,到分离的前一刻,是能让人茶不思饭不想的;那种折磨和彷徨,是最伤人的工具。

    几分钟后,沈谦从被背后抱住她,大掌探进了她的衣服里。

    疼痛,青涩,莽撞,愉悦。

    奇怪的是,好像知道她和沈谦即将经历一场横跨四年的分别,麦穗在睡着之前,紧紧抱住他坚实的手臂,怎么都不肯放开。那晚,她做了一个幸福的梦。梦里,她和沈谦坐在火炉前,周围坐着她和他的孩子;她在织毛衣,他在逗孩子。

    第二天,两人回到家,正好遇见守在门口的孙氏夫妇。

    孙清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是读书人的模样,饱经风霜的年纪,保养得却不差。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貂皮大衣、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中年女人。麦穗看着她,她也看过来。女人的眼里没有一丝情绪。

    “知惠。”孙清源摘下眼镜,朝着麦穗的方向喊了一声。

    知惠?知惠是谁?她茫然地看向沈谦。沈谦眼神沉沉,握紧她的手。

    余静帆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这个农家小院,这时,一只昂着头的大花公鸡从她面前悠然走过,她往后退了两步,紧紧抓住孙清源的手,“脏死了。”

    孙清源却无暇顾及,只是看着麦穗,嘴唇蠕动了两下,忽然道:“知惠,我是爸爸。”

    他站在她面前,拾起了丢失整整十八年的父爱。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倔强的赘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货乃总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货乃总攻并收藏倔强的赘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