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倔强的赘肉最新章节!

    当天下午,薛路就打电话过来。

    “你身体不舒服?”

    麦穗躺在宾馆的床上,“昨晚受凉了。”

    “吃药了吗?要不要我去药房给你买点药上来?”他担忧地问。

    她没了心情,只想快点睡觉,结束烦人的思维。翻了个身,“谢谢,不用了,我已经吃过药了。”

    薛路真心当她是朋友,听她语气不对,又想说什么,可那边的麦穗却很快就把电话挂了。他见她不想被人打扰,便也懒得插手。

    反正这丫头是铁打的。

    其实麦穗心里有根刺,长入肉里去了。那根刺,名叫沈谦。

    她躲在被窝里,蜷缩着身体,不哭也不闹。

    约摸两点左右,门被人敲响。

    麦穗这几年下来,活得很谨慎,一开始并没有开门,直到门外传来沈谦不耐烦的声音,“再不开,我就砸了这破门。”

    刚才在街上,他没有挽留她,看她的眼神也是探究过多。她以为这些年,他已经放下了,却不想他仍然跟了过来。

    门打开的时候,麦穗瞧见他手里提着一个类似饭盒的东西,刚想开口,就听他说:“我给你带了午饭。”

    他粗粗看了眼屋内,抬脚进来,把门捎上。

    麦穗迟钝地站在原地,表情淡漠。

    沈谦坐在床上,揭开盒子,把米饭鸡汤小菜一一拿出来摆在塑料袋上。

    过了会儿,她将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缓慢地转身,走到床前,面对他,“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沈谦正在擦筷子,头也不抬,“饭菜快冷掉了。”

    她执着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终于给了个反应,“我要知道你的行踪,易如反掌。”

    麦穗咬牙,收拾好情绪,冷漠地竖起保护壳,“孙清源当初给了一张卡,你答应过不会再来打扰我的。”

    沈谦停下手上的动作。他极其缓慢地说,“别让我再听到这种话。”语毕,把筷子递过去,“别饿着肚子。”

    麦穗警惕不动,直勾勾地盯着他。

    “这次来重庆是有公事,我事先并不知道你会来。”他平静地说,“过来吃饭。”

    这就是四年后的沈谦,平缓得敛去年少时所有的锋芒。

    陌生得令她害怕。

    麦穗想冲他大叫,可喉咙里只能发出咯咯的声音。她机械地坐到床沿上,接过筷子开始往嘴里塞东西。

    味同嚼蜡。

    沈谦看着她把饭菜和汤吃得一点不剩,表情柔了几分。她还是这样,宁愿撑死,也不愿意浪费食物。

    把碗筷收拾好,麦穗指了指门,“沈先生,你可以走了。”

    “你让我去哪儿?”他问。

    “回你住的地方,或者哪里都行。”

    沈谦轻笑,“不好意思,我住你隔壁。”

    她愣了下,“那你就回隔壁。”

    见他不说话,她抿唇,“沈先生……”

    沈谦突然沉了脸,迅速起身,扯过她的手臂。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麦穗闻到他身上干净的青草味。

    “沈先生?我把你舔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你叫的可不是沈先生。”

    她被他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嘴里蹦出恶毒的话:“当初是我愚蠢,当了你的童养媳十八年。你现在又出现在我面前做什么?还想把我绑在你身边?你这样和那些人贩子有什么区别?”

    她一字一句:“这辈子,我最讨厌人贩子!”

    沈谦沉默许久,放开她。片刻,他冷冷一笑,“我绑你做什么?这世上,好女人多的是。”

    “是,好女人是多。”她越过他,将门打开,指着外面,“请你马上离开。”

    沈谦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出去。”

    他踏出门口,临走时说:“何必防备我?麦穗……”沈谦背对她,“你扪心自问,沈家亏待过你吗?”

    “难道你还想我对沈家感恩戴德吗?”她冷冷地回。

    门“砰”的一声被她关上。

    麦穗双腿骤软,半跪在门口,低声呜咽起来。

    卖和买,她和沈谦,有什么区别?

    ——

    晚上,薛路又打电话来问她感冒好没有。

    麦穗从被窝里钻出来,顶着红肿的眼睛,说话断断续续,“好多了,谢谢你。”

    “你肯定没吃晚饭,我给你买点粥过来。”

    她制止他:“别,我领情了。让我一个人静静。”

    薛路虽然是个粗男人,但还是能察觉出来她异常的情绪。他叹了口气,支走旁边的美女,“你到底撑不撑得住啊?”

    “我没事。”

    他也无奈:“那行,到时候别说我这朋友不仗义,我去喝酒了。论坛我帮你盯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谢谢你,薛路。”

    麦穗放下手机,从床上起来,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

    热水抚过身体时,她想起沈谦那张好看的脸。

    再相逢,竟是这样一场闹剧。他有佳人陪伴,而她丢了最重要的东西,孓然一身。

    麦穗真是不想在重庆待了。即便她带着任务。

    ——

    第二天一大早,麦穗就提着收拾好的行李出了宾馆,往北站的方向赶去。

    今天重庆的温度骤降,她裹了一件黑色外套,里面套了高领米色毛衣,紧身牛仔裤将腿衬得修长好看。褪去几年前的稚嫩,如今的她无疑是美丽而成熟的。

    快到北站时,麦穗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拿起来一看,是薛路打过来的。

    正准备接时,车子却在那一刻突然来了个急刹,她手一滑,手机“啪”地一声掉落在地上。

    麦穗低咒一声,涨红了脸,艰难地蹲下来去摸索手机,“麻烦让让,我手机掉了……”

    整个车厢塞满了人,车子又开始启动,人群往后涌,很快,手机就被踢得不知去向。

    几分钟后,在好心人帮助下,麦穗找到了手机,只是屏幕早已被踩得面目全非。

    她捏着鼻梁骨,握紧手机,将卡取出来。

    到北站后,细细的雨丝从天上飘下来,行人竖着衣领,在车站里外匆忙地进出。

    麦穗来到自动取票的地方,将手探进包里,空空如也。她深吸口气,裹紧风衣,看了眼还在排队等取票的人,沉着脸转身离开。

    外面细雨纷飞,寒气凛冽。她在售票厅里找了个座位坐下,从兜里掏出仅剩的一支女士香烟,颤抖着手点燃。

    一旁的小女孩儿好奇地看着她的动作,末了,转过头去偷偷告诉母亲:“妈妈,那个阿姨会抽烟。”

    “你可别学,抽烟的是坏人。”

    麦穗苦笑。她学会抽烟是在一年前,那时,她在从成都到上海的火车上遇见了一个三十来岁的长发女人。两人在车厢交接处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女人递给她一支烟,“抽抽看。”

    她笑着拒绝。以前,要是沈谦在她面前抽烟,她都要训斥两句。

    “不试试,你不会知道他抽烟是为了什么。”女人告诉她。

    她愣了半天,最后接过。

    麦穗烟瘾不大,有时候一个月才抽一次。一个人的时候,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她会坐在地板上,光着脚,买了啤酒,点上一支烟。

    岁月把她打磨得稚气全无,社会种种痛苦,以前没尝过的,她尝了大半。其中,她尝得最多的,是孤独。

    这是以前的她从未想过的生活。

    人来人往的大厅,过客匆匆。

    十二点左右,英挺高大的男人绷着脸从门口大步朝她走过来。

    麦穗歪着头靠在墙上,面色平静地看着往这边来的沈谦——他也真能想到她在火车站。

    没多久,沈谦站到她面前,额前的发丝微乱。

    她望向他猩红的眼睛,轻声说:“问你个问题。”

    他点头。

    “你抽烟是为了什么?”

    沈谦弯腰拖过她的行李箱,握住她的手,“因为难受。”

    “嗯。”她乖乖地由他牵着。

    “我手机坏了,钱包也丢了。”

    他侧过脸,“如果没丢,你要去哪里?”

    “云南。”

    “……”沈谦沉默片刻,问,“为什么?”

    感觉到他温暖干燥的大掌收紧,麦穗放慢脚步,故意说:“远离你。”

    他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只是说:“我的车在前面,待会儿在附近找个饭店吃饭。你冷不冷,嗯?”

    麦穗摇摇头。他默不作声地牵着她离开这个充满分别的地方。

    上了车,她看着前方:“沈先生,可以借我点钱吗?”

    “不能。”

    麦穗:“我可以让薛路……”

    手腕突然被人狠狠擒住,接着整个人都跌倒在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他将她的后脑勺固定住,另一只手袭上她的脖颈,声音粗噶:“我他妈掐死你,信不信?”

    麦穗抬起头,看着他盛怒的脸,眼睛突然渗出了泪水。

    她的态度很倔强:“你早该掐死我。”

    片刻后他俯身,逐一吻去她的泪水,轻叹:“我怎么舍得掐死你……”

    那一刻,麦穗觉得自己真矫情。

    窗外不断闪过栋栋高楼大厦,灰色钢筋水泥铸成的城市,压得她快要窒息。

    快要到沙坪坝时,沈谦接到一个电话。

    “她给你打过电话了?……嗯,我过几天再回来,你注意下就行。如果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那边的周茴叫住他:“能带包火锅底料回来吗?”

    沈谦失笑:“你的要求还真是够低的。”

    周茴呵呵地笑。

    “记着的。章云娇有任何动静,要随时告诉我。”

    “行。合作愉快。”

    沈谦看了眼旁边的女人,心情大好:“合作愉快。”

    挂了电话,他找了个地方将车停下,侧过头问麦穗:“想吃什么?”

    “火锅。”

    下了车,沈谦带着她进了火锅店。入座后,他将菜单递给她。一旁的服务员笑着问:“请问两位是要微辣、中辣还是高辣?”

    沈谦:“微辣就好。”

    “好的请稍等。”

    麦穗拿着笔,下意识就说:“金针菇、土豆、羊肉……各来一份,你不喜欢内脏,那就不点了……还有……”

    说完,她抬头,正好对上沈谦带笑的脸。

    习惯使然,她到现在都还记得他的所有喜好。麦穗撇撇嘴角,将菜单递给他:“你还想吃什么,自己点。”

    “你不是都把我喜欢的点好了吗?”他脱了外套,将菜单拿给一旁的服务员。

    麦穗没说话,撑着下巴看窗外。

    淅淅沥沥的小雨将整条街都染得湿湿的,玻璃窗上砸了雨点,倒映出她素白的脸。

    菜上齐后,沈谦往别桌看去,突然说:“以后别和其他人来吃这种东西。筷子搅在一锅汤里不卫生。”

    麦穗“呵呵”了两声,“那天,你不也在和别人吃?”

    她见他只吃清汤里的,突然想起以前嗜辣的他,便问:“什么时候不吃辣的?”

    沈谦将烫好的肉放进她碗里,“这几年胃变差了,受不了太刺激的东西。”

    麦穗愣住,随后“嗯”了一声,算是应答。

    从没钱到有钱,四周都是铜墙铁壁,要砸开,总是得付出什么的。

    她默不作声地嚼着那块肉,眼里起了水雾。

    没有人会在原地踏步,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麦穗明白,对面的男人,肯定失去了很多。

    ——

    沈谦带着她重新在附近开了一间房。进了房间,麦穗从箱子里拿出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

    身上火锅味太重,她鼻子难受。

    沈谦去阳台接电话,回来时,浴室亮着,“哗哗”的水声让他失神。他脱下外套,将麦穗放在床上的风衣捡起来。口袋里有个硌人的东西,他掏出来一看,是个精致小巧的打火机。

    沈谦敛了眸,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浴室里,热水将麦穗包裹得严严实实。她撑着瓷砖壁,脑海里一遍遍地回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她想起了薛路。要不是他给她打电话,她现在说不定已经在火车上了。

    可同时,她又是感谢他的。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心里流淌。

    很快,浴室的门被敲响。她关了淋浴,扯过浴巾围上,“怎么了?”

    沈谦低沉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让我进去。”

    “我……衣服还没穿好,你再等等……马……”

    话还没说完,门就被他粗鲁地推开。

    透过还未散开的雾气,麦穗看见他浓黑英挺的眉毛下那双带着怒气的眼眸。她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沈谦大力扯掉身上的衬衫,绕过她将淋浴打开,热水很快浇在两人身上。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倔强的赘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货乃总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货乃总攻并收藏倔强的赘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