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倔强的赘肉最新章节!

    往日那条小路荒草丛生,早已被一条铺着水泥的宽敞大道给取而代之。麦穗拿出手机照亮,牵着沈励歌往老家的方向走。

    半年前,她在上海偶然间遇到邓奶奶的二儿子,后来便问了老家房子的情况。结果那人告诉她,沈谦之前让人把房子翻新了一次,后来每年都有人来修缮。房子的钥匙保管在邓奶奶手上,听说麦穗要回来,她还特意去集市上买了新床单和被褥。

    对面的村庄,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灯笼,房檐上绕了一圈圈的彩灯。干冷的冬天,村庄外的那条小河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水,河上那座早已荒废的桥暴露在寒风中,上面的枯草随风摇曳。

    踏上通向院子的小路,麦穗忽然停下脚步。

    近乡情怯。这种感情比几年前更甚。

    这个充满她童年和少女时期青涩回忆的地方,如今只会让她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更加茫然。

    沈励歌也随她站在小道上,仿佛洞察了母亲的内心,沉默地望天。

    天上挂着零散的几颗星星,远处传来一声声狗叫,背后的大山俨然蛰伏的鬼怪,趴在暗处窥视着一切罪与善。

    几分钟后,咳嗽声从对面传来。接着,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年人提着烟袋朝这边踱步而来。

    前面的住房外挂了一盏白炽灯,照得周围明晃晃的。老人睁着浑浊的眼睛往这边看来,惊呼出声:“沈家闺女?”

    相比二十一岁的麦穗,此刻的她,容貌并没有过多的变化,只是气质更加成熟了。焦老头一眼就认出她来了,把烟袋一甩,快步往这边走过来。焦老头是沈怀天的酒友,沈怀天没去世之前,两人经常在屋檐下,煮了毛豆下白酒,喝得满脸通红。

    麦穗:“焦叔,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溜达?”

    “你可算是回来了。”焦老头打量着她,而后又将目光定在沈励歌身上,问,“这是你的娃娃?”

    “励歌,快叫焦爷爷。”

    沈励歌睁着亮晶晶的双眼,“焦爷爷。”

    “哎,真乖。”

    焦老头叹了口气,“你走了都八年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昨天听邓大仙说,你过年要回来,我还不相信。”他又往四周看了看,这才问,“沈谦没跟你一路?”

    麦穗摇摇头:“没有。”

    “那小子现在可出息了,他爹在九泉之下都得笑哇。”焦老头感慨道。

    说着,他又指了指院子的方向,“外面冷,你们赶紧回去。明天到我家来吃饭。”

    “焦叔放心,一定回来拜访你的。”

    等他走远,麦穗这才拖着行李箱往前走。

    来到原来的老家门外,她早已阐释不清浑身的感受。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在努力想呼吸到一点原来的空气。只是,这里的味道早已陌生。

    黑暗中,门前那棵枣树成了瘦骨嶙峋的怪物。

    “妈妈,我们到了么?”沈励歌指着那扇朱红色的门,问。

    门口挂着灯笼,门上贴着对联。原本陈旧的外表被翻新一通后,摆脱了寒酸的气息。

    麦穗鼻子发酸,强忍着内心喷涌而出的情绪,低头往前走。箱子的滚轮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山村里,像一道闷雷。没多久,隔壁房子的灯亮了,一个身形矫健的老人推开门。

    “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老人自言自语地从那边走过来,腰间挂着的钥匙串儿叮叮咚咚地响着。

    麦穗站在家门口,眼眶一热:“邓奶奶。”

    邓奶奶走过来,找到开门的钥匙,替她开了门,而后将那把钥匙放到她手心上。八年的时间让这位老人变了不少。头发白了一半,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起来。

    “穗儿,你可回来了。”

    这一刻,所有的防备尽数崩塌。麦穗走过去握住老人的手,哽咽着,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走了之后,谦子就出去打工了。这么多年来,也没见你回来过。”邓奶奶老泪纵横,“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怀天死了,你们这个家,就靠你和谦子了……”

    拿手心揩去两边的眼泪,邓奶奶又朝沈励歌看去。“好好好,孩子都这么大了……”

    麦穗怕她误会,解释道:“阿谦是他爸爸。”

    “我看得出来。和他爸小时候都一个样子,我能看不出来?”

    麦穗赶紧把沈励歌拉到身旁,让他叫人:“妈妈之前跟你说过的,怎么称呼?”

    “太太。”

    沈励歌清脆的声音稍稍缓和了一下现场的悲伤气氛。邓奶奶在身上摸了摸,“哎哟”一声:“没来及准备红包。明天太太再给你包一个大的。”

    麦穗:“您别破费了……”

    “这怎么行?”邓奶奶嗔怪地看向她,“你也是不懂事。红包多大个事儿?”

    “对了,谦子这几年在干啥?前几年每年至少得回来两三次,这两三年怎么没回来了?”

    麦穗编了个借口:“他这几年事业发展到国外去了,很多时候都在外面跑,抽不开身来。”

    邓奶奶说:“这孩子又出息了。忙事业是好,可也别把身体忙垮了,你有空还是要多劝劝他。”

    “嗯,我会的。”

    和邓奶奶寒暄了一阵,母子俩这才进屋。屋里家具地板都是新的,只有以前沈怀天住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样。

    麦穗推开自己以前卧室的门,不由得愣住。

    犹记得很久之前,她在沈谦耳边念叨,想要一张一米八的大床和铺满整张墙面的大衣柜。如今,看着卧室里的摆设,倒不是多华丽,只是,少女时期的梦想,在这一刻,成了真。

    她握着门把,将视线移至墙上贴着的she海报。

    这个组合没解散之前,她曾经疯狂迷恋着她们。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提示着她——年少的那段时光,只存在于记忆中。

    回不去了。

    睡觉前,麦穗躺在这张大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很多。最后,她打开手机,给沈谦发了一条短信——

    我回老家了。

    ——

    除夕白天,麦穗带着沈励歌去集市上赶集。

    沈励歌见到不少新奇玩意儿,最后甚至吵着闹着要买小鸡回去养。

    麦穗说:“咱们过了年就要回上海,你走了,小鸡怎么办?”

    沈励歌的确很想要那两只嫩黄嫩黄的小鸡:“太太可以养啊。以后我还可以回来看它们。”

    最后麦穗实在是拗不过他,只得掏钱把小鸡给买了下来。

    不少在城里打工的人都回到镇上来。这里比平常要热闹许多。麦穗买好做年夜饭的菜后,准备带着沈励歌回家,路过一家餐馆时,忽然在一家小小的餐馆里看见一个正在忙碌的身材微胖的女人。

    远远看过去,她只觉得女人的眉眼很熟悉。等努力回想起来女人便是当年镇上有名的美女小圆时,她只觉得岁月真是把杀猪刀。

    犹记得当年,小圆还纠缠过沈谦一段时间。

    “妈妈,你在发什么神呢?”沈励歌提着笼子,扯扯她的裤脚,“还偷偷傻笑。”

    麦穗捏了捏儿子的脸,佯怒:“怎么说妈妈的?”

    沈励歌缩缩脖子,不再理她,低头和刚交的“朋友”开始对话。

    回到家中,邓奶奶早就在外面等着。见麦穗手里提着肉和菜,她赶紧迎上来,“今晚在我家吃。你们两个人,哪里叫年夜饭哦?”

    麦穗想了想,也是,便把买好的菜交给她:“那麻烦邓奶奶了。”

    “不麻烦。”

    邓奶奶的几个儿女都从大城市回到了家。也有带了和沈励歌同龄的孩子回来。整个下午,沈励歌带着那两只小鸡,和另一个小朋友跑遍了整个院子。

    麦穗则在邓奶奶家中打下手,杀鱼、片肉、洗葱,和邓奶奶的后辈聊天。

    这样的时刻,没有任何烦恼。

    晚上吃年夜饭,一大家子围在一张圆桌上,鸡鸭鱼肉道道菜都是邓奶奶亲自操刀。二十五英寸的彩色电视机里,准时响起了春节联欢晚会的开场音乐。

    院子外面,三三两两的孩子聚在一起放烟花。一时间,原本没多少生气的小山村也变得热闹非凡。

    一年当中,只有这一个晚上,孤独的村庄才会充满生气。

    吃完晚饭,麦穗来到院子里透气。屋檐下,红灯笼衬得她美丽的脸庞饱满而红润。

    天上绽开了一朵朵烟花,手机里也塞满了朋友、同事发来的祝福短信。八年了,她从未过过这样一个安心的年。

    拿出手机,麦穗开始认真回复短信。

    孩子的嬉笑声、炮仗的震耳声络绎不绝。山那头,巨大的彩色花朵如惊雷般在空中炸开,沈励歌兴奋地跳起来,“妈妈,看,好漂亮的烟花。”

    麦穗抬头嘱咐他:“小心点儿。”

    已经回了五六条短信,很多都是群发的。大致都是新年快乐、来年事事顺利之类的。

    直到她翻到一条简短的消息。

    新年快乐。

    麦穗盯着那条消息,发现是五分钟之前发过来的。

    又一朵巨大的烟花在绽放开来,五彩斑斓的光线投射到大地上来。略显冷清的院子外面,高大瘦削的男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她抬起头,隔着几个正在打闹的小孩儿,对上了他的视线。

    第三朵烟花盛开时,照清楚了来人的脸。

    麦穗握着手机,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地往男人的方向跑去。接二连三的爆竹声将她慌乱的脚步声给掩盖,绚烂的烟花消失后重新绽开。

    她跑到他跟前,扬起脸,站定。

    沈谦伸出双臂,将她搂紧在怀里。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倔强的赘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货乃总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货乃总攻并收藏倔强的赘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