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全球首档同性相亲节目最新章节!

    “赖凯哥?新闻报道景生哥并没有生命危险,要不给笑笑姐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注意到赖凯的情况,助理谨慎开口,“笑笑姐应该一直都在那里……”

    “不用了。”赖凯揉了一把脸,声音有点儿干哑。“现在去机场,我回国的消息不用告诉他们,免得他们心烦。毕竟景生现在还没醒。”

    助理不太放心的看着他,“赖凯哥……”

    “我没事,我怎么也不能和景生同时倒下。”赖凯扯出一个笑容,“我只是突然觉得用之前的方式可能不太合实际,毕竟有些事情是我们本身控制不了的。”

    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助理能做的就是一头雾水地开车送赖凯到机场,然后把接下来的行程全部都取消,以防万一,他把这一个月零零碎碎的行程都取消了。

    而在景生这里,只能证明一点儿,新闻都是不靠谱的。据说还没有清醒的人现在正平躺病床上,用手指头戳戳平板准备找个电影看,还没进入搜索界面,就被廖笑笑抽走了。

    “你能不能有点儿病人的自觉?不给赖凯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我没病。”景生一本正经的反驳,“我是伤者,不是病人。”

    “闭嘴吧你!”廖笑笑把手巾扔在他脸上,“这次的事情就是你这张嘴惹出来的!有些话不能乱说,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结果现在变成这么一副模样自己嘴贱好受了?”

    景生用没有被纱布包裹的那只手拿起湿毛巾擦了擦脸,“我错了,老佛爷满意了吗?由此可见我大概是和这女人八字不和,才会看到她之后就想要反驳一下。然后证明了直觉这种东西。”

    “你够了。”廖笑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去把单人病房门打开,“南中哥,台长。你们来还带东西?”

    卡南中看到景生虽然像是一个木乃伊一样的躺在那里,还是伸出包成粽子的手对他们挥了挥,也就松了一口气。“带点儿景生喜欢吃的还有几本书。看他这样估计要在医院里住上几天了吧。”

    “所以正好就和台长请假了,我这应该能带薪休息一个月吧。”景生笑着说,如果不是脸色还是有点儿苍白的话,恐怕是没人能看出来他现在是个起身困难的病号。

    台长对于景生的这种行为也无可奈何地摇头,“我干脆给你张退休单好了。”

    景生吐吐舌头,伸着脖子看着卡南中带来的书,“南中哥,你带来了什么书?莎士比亚戏剧集?”看起来还是全英版的。

    “我带来什么书你就不用管了,赖凯怎么没回来?我看到新闻的时候差点儿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腹部的伤口现在怎么样?”卡南中把东西放下,坐在床边,看了看景生这张脸倒是没出什么事情,而且他现在整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一点儿伤患的自觉,“看起来应该不错。”

    “缝了几针,麻醉刚过,现在疼得要死。”景生嬉皮笑脸的说出这些话,至于之前问的关于赖凯的问题,他自动忽略了。虽然根据赖凯最后发给他的信息来看,这个时间估计他恐怕还在和摄影师奋斗。

    “那你先好好休息。”卡南中揉了揉景生的头发,起身对着廖笑笑打了个手势。两个人一起出去,现在病房里面就剩下了景生和台长。

    台长向前两步看着景生的伤势,指了指他的手问:“手怎么样?”

    景生看了一眼,乖乖说:“包成这样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了。”说完就像是招财猫一样上下挥挥。

    “南中生日的时候过来一起吃饭吧,你不是还从来没来过我家?”台长说的这句话轻描淡写,听在景生耳朵里面却完全是一个炸弹!

    “台长你家?!南中哥住在你家?”景生咽了一口口水,“我能问一下你们谁攻谁受吗?”

    台长微微眯起眼睛,“你和赖凯把这个问题搞定之后再想别人吧。”

    ……他和赖凯,他和赖凯根本就是没做过!这种事情说出来恐怕会被嘲笑吧?虽然如果是被台长知道了,得到的除了一个没有什么感情的微笑就没有其他了。

    台长并没有纠结在之前的问题上,他只是用很公式化的语气说:“赖凯人不错,对你也挺好的。”

    “嗯?我知道啊。”景生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一个平面上,“我知道他对我好,我对他也不错啊。我觉得我们两个明明就是平等的,为什么你们都是觉得我是单方面的享受着赖凯的感情?”

    可能是疼痛让景生有点儿语无伦次,但是今天台长说的话和卡南中那天的话就这么很直接的重叠在一起,莫名其妙觉得委屈:“你们是不是都这么想?因为我和赖凯认识了这么久,因为赖凯追我所以我就算是和他在一起了,对待他依然是朋友的态度?我是不知道爱人之间具体应该怎么相处,但是我的确是在尽我的努力。我喜欢他,我不反感他调戏我,不反感他和我睡在我的枕头边上,我甚至想到我的未来,我的后半辈子都和这个人一起生活没有恐惧也没有害怕,我甚至还觉得这样不错。”

    “我分得清朋友和爱人,我也分得清我对赖凯的感情。没错我之前是因为这件事情犹豫不决,我现在可以很准确的说明那是因为我没有安全感。因为赖凯之前的那些男朋友,让我很担心他的感情观,他可以和随便的一个人交往,就算是因为我。他可以不思考爱情的前提去和任意一个人交往,这种感情观明显就是扭曲的,即使我知道他都是因为喜欢我,我也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想着他会不会再为了另一个人这样。”

    “他和我交往,让我有一种我和别人没有什么区别的错觉。与其那样,我还不如就和他保持朋友关系。这和信任不信任没有关系,这只是一种已经看过太多次的条件反射。”景生深呼吸,牵扯到腹部的伤口一阵抽痛,“不好意思,台长,我可能情绪有点儿激动。”

    “你喜欢他。”台长很确定的回答,“其实我们之前,我,南中,包括廖笑笑,都看不出来你对赖凯在确定关系的前后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那这一段话我要是早对你们说出来之后,你们就不会一直和我强调赖凯有多好了?”景生觉得有点儿好笑,“其实我感觉没有什么必要,毕竟就算是我和他相处模式没有什么变化,那也只是因为是对着他。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能让我用这种态度对待的也只有这个人,就算是朋友,我也只会对他这样。”

    “所以说是在朋友的时候,他就是那个对你来说特殊的朋友了?”全程都完完全全偷听到的卡南中走进来,“那这么说藏得最好的那个是你啊,亏着我们还到处给赖凯想‘追景生一百招’,原来你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了。”

    “我有吗?”景生躺在那里假装疑惑,“毕竟这也算是终身大事啊,我当然要犹豫斟酌考虑,确定不会是我首先提出分手就够了。”

    “这么别扭早晚被压。”卡南中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好好养着,别做剧烈运动。我刚才给赖凯打电话关机,估计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要是你之前的那段话说给他听的话,恐怕他也就不至于处处讨好你了。”

    “南中哥,你是向着我还是向着他?”景生十分不满,“我现在还是个伤患,再说了他那是讨好我?调戏我差不多吧。”

    对于这点儿在卡南中看来就像是小孩子吵架一样的话,他只是微笑着揉了揉景生的头,并且把他这种可怜的模样拍照留念。

    “好了南中哥,我现在也没事,你们先回去吧。”景生挥了挥他的粽子手,之前是想要来一个剪刀手的,但是技术含量太大他暂时做不到,“反正赖凯一会儿也要来了,你们就不用陪着我了,你们两个这么忙,嗯?”

    对于景生最后的小眼神卡南中只能是无奈摇头,“廖笑笑有点儿事情先走了,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事,我现在就是麻醉刚过觉得刀口疼,但是其实还是能站起来了的。不要紧。”反正他之前受过的伤比这严重的也不少,不过这些都是卡南中不清楚的,他自然不会主动去提起。

    卡南中似乎还是有点儿不太放心,还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就被台长制止了。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回去吧。”

    景生继续挥挥手表示对台长说话的赞同。

    看着自己磨破了嘴皮都没说动的男神,只是因为镇台之宝的一句话就干脆利落地离开。景生默默的觉得心好累。

    不过再看了一眼看起来空空荡荡的病房,自己被热情护士长包成粽子的手,和现在仍然保持规律性疼痛的伤口,更是有点儿心酸。

    他伸手凭借触觉摸到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赖凯给他发的最后一条短信。依旧是自拍,不过是带着妆,因为是拍代言照,所以脸上的妆在自拍看起来还是很浓。

    “要扮演一个青春活力夏天少年,感觉好累。叔叔,约吗?”

    景生不自觉地笑了一声,用一根手指头戳回复:“约在704,来吗骚年?哦,顺便一提,来的时候帮我买个菠萝,南中哥带来的都是没去皮的。”

    短信发送成功。

    意料之中没有回复,毕竟赖凯现在应该还是在飞机上。

    景生打了一个哈欠,虽然伤口开始疼,但是脑袋里面还是残留着麻醉的感觉,晕乎乎的。他决定找一个舒服一点儿的姿势睡一觉,醒来了估计就能看到桌子上有一份切好的菠萝了。

    “换药。”

    在景生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说,他懒得睁开眼睛,把粽子手伸过去。被一只略显冰冷的手握住手腕没有伤口的位置,然后被子被掀开,同样冰冷的手轻轻地抚摸过腹部的伤口。不疼,只是有点儿痒。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全球首档同性相亲节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言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言君并收藏全球首档同性相亲节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