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全球首档同性相亲节目最新章节!

    景生走到后台的时候,得知赖凯正在换衣室换衣服还没有出来。只要人还在电视台,景生也就不着急,靠在了换衣间门口玩手机。年初时候他被黑的帖子差不多已经被各种新消息刷屏找不到了,现在的新闻是视频里面的另一位主人公离过婚占据头条。

    赛克斯电影节最佳女配提名者在三年前结过婚并且在两个月前秘密离婚,并且据可靠消息称,她育有一子,离婚后由男方抚养。

    景生百无聊赖地看了一遍首页的新闻,他对那个女人现在的情况兴趣不大,不过下面的那些的谁和谁离婚,谁和谁出轨,谁做了谁的小三更是让他皱眉。

    大过年的,就不能有点儿正能量吗?

    换衣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小缝,从小缝里面露出来的眼睛正好和景生似笑非笑的眼神对上,门口的赖凯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手抖把门接着关上。最好锁上。

    “玩玩就行了啊。”景生把自己的手放在门打开的空隙里,没用什么力气就把门打开,看着里面不和他进行眼神注视的赖凯,不耐烦的挥挥手,“我换衣服,你先好好检讨一下自己的行为。”

    “我这是给了你一个惊喜!”赖凯看着景生伸手把挂在衣柜里面的毛呢短外套拿出来,跟在他的身后,根本就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再说了这家伙也的的确确是报名参加节目的一员,虽然他的心仪对象有点儿问题,但是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景生把领带扯下来,随手搭在了衣柜门上,任由赖凯说了这么多的话,也是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赖凯打不倒的性格因为被景生训练的结果,对于这样最最最最低级的‘我看不见你’策略也是用‘厚脸皮’本职技能贴上去,“我看你也不是完全没感觉的啊,当时在台上明明被感动了啊?”

    “我说你是不是最近工作一点儿都不忙?”景生把外套穿上,终于舍得看了赖凯一眼,“从私心上来说我的确是很感动,但是我是这个节目的策划人,先是不说你和导演两个人联手瞒着我的事情,就是这种拉低我节目配对成功率的行为,我就一点儿都不能忍了!”

    “……配对成功率?”赖凯重复了一下这五个字,觉得脸部肌肉似乎是控制不住的抽搐了几下,“你脑袋里面想的是这个东西?”

    “废话,不然你以为呢?”景生照着镜子把外套的纽扣都系好,“从节目播出到现在只有小皮裤一个人没有牵手成功,对了,加上今天的这个电台dj,这已经是两个了。这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已经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失败率了。”

    “那你和电台dj牵手成功不就行了!”赖凯翻了个白眼,“是你自己选择放手的。”

    景生换好衣服视线从下向上看了赖凯一眼,“我如果走了,我们节目的失败率就要定格在那里了,这种事情我有可能让它发生吗?再说了,想排队给我生猴子的那么多,我怎么舍得离开这个舞台?”最后补刀,“能问出这种问题的你,我不想再次评价你的智商了。”

    赖凯推着景生的后背把他推出换衣间,在两人都离开试衣间才满心委屈的开口:“我也不想说我为了你这最后一个嘉宾付出了多少代价了。”

    “那正好,我一点儿都不想听。”景生走出电视台大门,被迎面而来的冷空气吹了一个透心凉,他闭上嘴,闷头等了一会儿才和赖凯并肩走在一起,“反正你和导演两个人,估计付出最大的代价也就是被我这么教育一次了。”

    “景老师你好,景老师再见。”赖凯翻了个白眼,动作却是把景生衣服领子最上面的扣扣好,“都冻成这么一个傻样了,你还要什么风度?”

    景生仰着头任由赖凯服务,嘴上解释:“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件衣服最上面还有一个暗扣,你代言的东西,送我的时候也不记着点把这样重要的事情说出来!”解释解释也就成了埋怨。

    “怪我。”赖凯叹息,把这个大帽子乖乖扣好,“乖啊,顺顺毛,都是我的错。”

    景生被赖凯这个一句话惹了个哭笑不得,最后只是捶了一下赖凯的肩膀,“你够了啊。”

    赖凯故意跳开一步躲着景生的第二下袭击,嘴里面说的话就像是那种“我这叫顺着梯子向上爬,再说了,这个梯子不是你递给我的吗?”

    景生没什么诚意的举起双手,“好吧,这都是我的错,你们给我的惊喜把我惊到了,我现在已经感激涕零整个人看着你都是星星眼。”

    赖凯一只手把倒着走路的景生的身子转回去,“你还是安安稳稳走你的路,被你用星星眼看到我担心今晚能梦到鬼。”

    “赖凯你今天这么难伺候叔叔阿姨知道吗?”景生笑着走在赖凯前面,“对了你要替我感谢阿姨,她做的辣酱好吃的流眼泪!”

    “你这个吃点儿辣就流泪的体质我想说呵呵。”赖凯跟在景生后面,没有打算向前一小步和景生并齐,就这么一步的距离,景生似乎也习惯,在前面走着,顺便想起来什么话题能和赖凯说两句。

    身后的人时不时因为前面人说的话中的某些点皱眉,却是又无可奈何的反驳了两句。

    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前面人的注意,哦,如果更毒舌了一点儿也算是注意的话,赖凯双手双脚表示一点儿都不需要。

    “对了!”景生首先后退一步和赖凯并肩,“明天有个生日会你接到邀请了吗?”

    赖凯想了想,在他休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从很久以前的行程里面似乎想到了这么一件事,而把这件事情整体情况想清楚之后,赖凯的脸色直接就变得不好了。

    “我一点儿都不想去直男的生日会。”

    听到这么一句评价的景生笑出了声,不注意形象的拍了拍赖凯的肩膀,“估计你在和我玩耍几年,你就可以出师了,吐槽的技巧学得不错。不过我倒是挺想去的。”

    自动忽略景生前面那句虽然是夸奖但是听着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的话,赖凯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最后一句话上面。

    然后根据那句话,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我听到你的这句话,我就觉得你这个心机婊现在恐怕是满肚子的坏水等着看热闹。”

    景生一脸无辜,“这和我没有多少关系,总是有人在我特别无聊的时候出现,让我觉得舌头痒痒。可惜明天廖笑笑有节目,不然她也去估计就更热闹了。”

    赖凯对天翻了个白眼,“你都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别卖萌装嫩?”

    景生对于这种算不上人身攻击的攻击,反驳的话只是随口就来:“三十岁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这个时候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你个小鬼头!”

    然后那个所谓让景生舌头痒痒的生日会就这么被随意的转换话题过去了。

    景生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节操没有什么三观,但是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渣,在和人交往的过程中记住对方的生日,在每个纪念日准备礼物,偶尔还有一些小惊喜。分手之后也是干脆利落,分手过程处理的很好,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情况,甚至现在在街上偶遇前任也可以笑着说上几句话一起喝杯咖啡。

    哦,前前任,前任现在在他家对面梳洗打扮准备和他一起去一个渣的生日晚会。

    这个渣说起来和他的关系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是他前前男友的前男友,现在是有妇之夫,如果他的记忆力没出什么差错的话,今年四月份就是这个渣的老婆的预产期。

    不管为什么,这个人既然有勇气能邀请自己去——景生把纯黑色的领带系在纯白色的衬衫外面,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那总是要做好这个生日会将是他主场的准备。

    这个渣叫陈深,国内新晋导演一名,据说实力不错,但是他拍的电影景生一部也没看过。

    “实力还是有的。”赖凯开车载着景生的时候说,“我看过他的电影,也捧出来过几个新人,有几个模特想要转到演艺圈,差不多都是从他的电影入手。”

    景生低头发信息,听到赖凯这么说满不在乎的随口应着:“然后他就这么赚着名声又睡着小嫩模?也是够潇洒。”

    “潜规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种事情不是司空见惯?”赖凯对这种事情倒是不怎么介意,他刚出道的时候也没少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到了现在,也总有一些大导演制作人之类的拐弯抹角暗示着他去拍电影能一炮打红。也幸好他对演艺圈没有什么兴趣,到现在还没进到别人的魔爪中。

    “那也要人愿挨。”景生撇撇嘴,把眼睛从手机上抬起来,看了赖凯开车的侧脸,意味深长的开口,“不过要是有你这样的放进来,我也是要打破底线尝一尝的。”

    一直平稳直线前进的车子不受控制地了个s型。

    “哈哈你这反应也太大了吧。”景生笑着拍了拍赖凯的肩膀,“你就这么激动?来吧,今晚洗干净到我的房里来。”

    “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发你的短信。”赖凯皱皱眉,“我这是收到了惊吓,激动个毛线。”

    “我的前前任男友也接到了邀请。”景生晃了晃手机,冷笑了一声,“也不知道那个渣是哪来的勇气能把一个被他伤害成那样的男人带在他和他老婆面前?”

    “因为爱情?哈?”赖凯随口开了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

    景生的前前男友他是认识的,不仅仅是认识,在这人没有和景生交往前关系还不错。公司进来的第三批模特练习生,是他亲自去指导的,这个人就是其中最有天赋的那一位,甚至有一段时间赖凯把这个人当做是未来的自己来训练,两人的关系好到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景生都好奇的地步。

    然后在赖凯深夜又一次给那人单独指导的时候,刚结束自己节目的景生就在通知过赖凯的情况下,好奇的看一看拐走自己室友一周时间的小狐狸到底长了几条尾巴?

    每当想起来这一天,赖凯就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货。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全球首档同性相亲节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言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言君并收藏全球首档同性相亲节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