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草饼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古穿今]美食之哑厨最新章节!

    威尔现在真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胃都给呕出来。上帝啊!他吃了什么?牛粪!就是刚才他去牛圈里看到的那些一坨坨乌黑油亮还散发着阵阵恶臭的东西,当时他闻着那个味都恨不得退避三舍,结果刚才,他居然把那个东西吃进肚子里去了!

    虽然吃的时候很开心,也完全没有粪便的味道,但现在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自己周身都在散发着一股牛屎味。

    威尔扒着农场的栅栏,吐的胆汁都快出来了,见到刘纯笑嘻嘻的走到他旁边,怒声道:“你太过分了!我就知道你那天和我师父的耳语不安好心!”

    刘纯耸耸肩:“别开玩笑了,你们外国人不是还喜欢喝什么猫屎咖啡吗?那个不也是从麝香猫的粪便里提取出来的吗?难不成对于你来说,屎只能喝不能吃?”

    “那怎么一样!”威尔高声叫道:“虽然是从猫屎里提取出来的,但那也是咖啡豆!”

    “那你吃的虽然是牛粪,以前不也是草料和珍贵的中药材吗?”刘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耐心”的解释道。

    威尔一时语塞——好像也是那么回事哦。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吃?”

    “哦,那个啊……”刘纯信口胡诌:“我对牛肉过敏来着。”

    回去的路上,原本跳脱的威尔变得沉默异常。这让阿婠有些良心不安——如果是因为自己的这顿饭把他吃出个好歹那可如何是好。

    相反倒是刘纯开启了话唠模式,一路唧唧喳喳,阿婠心不在焉的听着,时不时的嗯嗯两声应和下,心里却因为第一次整蛊他人而很是内疚。

    车辆返回市区时已是华灯初上,威尔居然没有多说一句话就精神恍惚的转身离开了。阿婠心中没有那种终于摆脱麻烦的快乐,而是怀着一种愧疚混杂着空虚的心情。

    她似乎做错事了呢。

    虽然威尔平时很烦人,但是毕竟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实质上的伤害,况且她身为一个厨师,似乎因为民族的偏见而忽视了对方在饮食上的禁忌和习俗,这实在是不应该。

    于是晚上回到家后,她罕见的主动拨通了江瑜的电话。

    江瑜开心极了,阿婠这种性格能主动给他打电话真是太难得了,于是本在应酬的他从酒店的包厢走了出来,听着阿婠用她惯有的慢吞吞的语速叙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她自己的想法。

    当听到威尔的遭遇时,他差点没笑出声。不过领会到阿婠语气里的内疚,他只好强忍着笑意安慰对方,并没心没肺的说道:“没事的,那群鬼佬的思维和我们不一样,他要是对你不满一定会当场表达出来的,何况你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就是牛粪火锅吗?咱华夏人吃得好好的,就他精贵些吃不得?”

    阿婠听江瑜这么说,皱了皱眉头还欲再说些什么,却被江瑜打断。

    只听江瑜在电话那头撒娇道:“今天刚到b市,虽然这里好吃的也不少,但是我好想吃你亲手做的东西。”

    阿婠一听这话,立马把金毛抛到了脑后。虽然知道对方不可能看到,她还是忙不迭的点头:“好的,我马上就去做,过几天你就能收到了。”

    两人又在那里说了些没营养的话方才依依不舍挂断了电话。

    江瑜盯着黑掉的手机屏幕,脸上露出了无比温柔的表情,这让见他许久未归出来寻他的天娱传媒总裁王修文吃惊极了。

    江瑜发现了王修文,疏离而有礼的喊了一声王总,两人便一副大家好的模样携手又进了包厢。

    王修文是王安的侄子,他自从听说了江瑜是王安的学生之后便一直缠着自己的大伯想和江瑜见上一面——原因无他,消息灵通的王修文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江瑜是万江集团唯一的太子爷。虽说和其父江瑾关系不太好,可是这份血缘是怎么也抹不去的,万江虽然和天娱完全不是在同一行,但顶不住其财大气粗啊!据说g市仅次于万江的地产集团富达都进军足球行业了,万江要是也能对他们娱乐这行进行点投资,那也是相当大的一笔利益。

    如果能通过大伯的关系和万江搭上关系,股东会一定会赞许非常,那么他这个新就任的总裁的位置想必也会更加牢固,更何况他下面也不是没有随时想把他拉下马的对手在虎视眈眈。

    想到这里,王修文脸上的神情更加热切了,频繁的开始和江瑜套近乎。

    小侄子的做法明显让王安有些尴尬。

    王安虽然早已淡出娱乐圈,近些年只是在b市电影学院教教书,但是他在这个圈子里的人脉还是相当广的——毕竟王导的名头只要一出来,那就是口碑的保证,谁敢担保王安日后不会一时兴起再出一部作品?制作人自然是想让对方和自己合作,那可是一棵摇钱树;而演员更是希望王安能让自己参演,这无疑是提高身价的最好捷径。

    因此即使王安已经多年未出作品,他们依然愿意和对方保持良好的关系。

    江瑜是王安最喜爱的学生,小侄子之前提出想和江瑜会面的要求都被他给拒绝了——再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要是看不出侄子的别有用心那也真是瞎了。但这次之所以同意了侄子希望自己牵线搭桥的请求,还是因为他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条新闻。也正是这条新闻,他才会在大晚上的临时打电话召紧急回自己的得意门生。

    在江瑜赴宴的同时,张伟几乎都要急疯了。

    昨晚他和江瑜一起高高兴兴参加庆功宴时因为完成了一项大任务太过放松——他也是个新助理,见证了这部电视剧从接戏到宣传大获成功,也算是他的第一次,于是贪嘴贪杯喝了个烂醉,手机没电未充漏接了好几个公司重要的电话,第二天一大早他差点睡过头,急急忙忙的从床上跳起来和江瑜一起赶到了机场安检登机,也没来得及检查手机。等上了飞机之后更是不可能开机。

    下了飞机拿完行李后,在机场出口江瑜就被王安接走,他一个人揉着因为醉宿而昏昏沉沉的脑袋,直到上了机场大巴才记起来要开机这回事——这一开不得了,江瑜的经纪人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张伟被激灵的一下子就清醒了,连忙回拨过去,结果是一片忙音。

    江瑜的经纪人是他现在所处的经济公司的王牌经纪人,手上大咖不少,自然不可能对江瑜这个只是前途很好的新人24小时贴身伺候,因此大多数的事都是交给助理来打理,他只在大事上出份力、把把关。而宣传活动的当晚,张伟那混账小子居然没有看好江瑜,让他捅出这么大的娄子,经纪人的头都大了,只好连夜阻止事态发酵,一直忙碌到第二天上午还在四处联系公关——这也是为什么张伟没有打通的原因了。

    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张伟也不敢随便去骚扰江瑜——毕竟王安的名头摆在那里,万一是什么重要的会面被自己给搞砸了,那可真是雪上加霜。

    于是张伟一直忐忑到了晚上才接到总算松了一口气的经纪人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将事情原委讲清楚之后将张伟臭骂了一顿方才摔了电话。

    张伟听完之后简直是从头凉到了脚底——江瑜居然背着他搞出了这样的幺蛾子。

    没错,在宣传活动开始前,江瑜和阿婠一起偷偷去吃了串串香,在成功骗过了女粉丝之后却还是没能逃过群众们的镜头——虽然脸被包裹得很严实,但还是能看出他鲜明的轮廓;旁边的阿婠倒是因为比江瑜娇小得多被遮挡得比较彻底,只能看出来是个女的。

    这张照片当晚就被粉丝发到了微博上而后引起疯狂转发。不过原博主很聪明的并没有直接提及这是江瑜,毕竟五官都被遮挡,若是被公司说成造谣反倒是他的不是了,于是博主只是配了这么一段话:呵呵,大家懂的。然后艾特了一堆江瑜的铁粉。

    于是关于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的话题就开始在微博上发酵了。虽然公司的公关做得比较及时,但到底也只是遏制住了传统媒体的转载,网络上依然是一片疯传。

    本来如果只是这样等这件事的热度过去之后也就没什么了,但偏偏剧组的男一号周一帆好死不死的立马在微博上说了一句:呵呵,怪不得咱们去正味居吃饭都不用等位,原来如此。

    虽然此君的微博后来被秒删,但还是被眼疾手快的网友们截图为证了。

    于是新一轮的关于正味居的扒皮开始了。这次的扒皮之所以发展的这么迅猛,不得不说与正味居在g市红的太过迅速而侵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有关。

    于是网友们的逻辑线就串起来了。江瑜大晚上和一个女人手牵手——据周一帆透露这个女人是正味居的,而且位高权重,可以让他们享受特殊待遇——据网上某些黑手透露正味居的老总是个女人——哦,原来是她。

    这样一系列的推理下来,被扒出和江瑜有一腿的人是——刘纯。

    无怪乎网友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阿婠的曝光率实在是太低了。平日里谈生意都是由刘纯来全权负责,她因为生意上接触的几个大人物只有江瑜、章局长、吴老等人,这些人自然是不可能上微博曝光她的。虽然她经常出现在正味居,但平时为人和善低调又做得一手好菜,很多老顾客都以为她只是正味居大厨之一罢了,毕竟几乎没有酒店的大老板会亲自下厨。因此平日里和客户接触得最多、又因是工作狂曝光率高的刘纯自然而然就成了网友们集火的对象了。

    这个时候居然又有人放了一条小道消息:江瑜其实是被正味居的老板包养了。

    这下网络上就立刻炸了。

    而王安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条流言,虽不知真假,但毕竟担心爱徒少不更事,被外界如财富等诱惑迷花了眼,这才赶紧联系了王修文答应了他的要求——王修文虽然带有一定的目的性,但毕竟是天娱传媒的老总,能给江瑜提供不少资源,让他能更好的发展,从而不去做那些不光彩的事情。再者王修文毕竟是自己的侄子,自己还能掌控一二,也不会给爱徒带来太大的麻烦——可以说王安为了江瑜真是煞费苦心。

    此刻看到王修文的表现,王安心中却有些后悔了。侄子毕竟是天娱的总裁,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能被他左右了。

    江瑜将王安的心情看在了眼里,内心感慨老师确实对自己恩重如山,不过他并没有因为王修文关于万江这方面露骨的暗示而感到不快。

    他是江瑾的儿子,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抹灭的事实,对方想利用他的身份,他也没有矫情到说什么如果你是看上了我自己的实力我才会和你合作,如果你是因为我的背景对不起我不会和你同流合污之类的话。

    他从来没有因为身为江瑾的儿子感到骄傲过,但也不会去刻意的避讳这一点。以对方的精明不会不知道他和老头子的关系,那么在知晓他们父子不和的情况下还做出如此决定,他自然不会拒绝这个对他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建议。又不是他哭着求对方或者欺骗对方老头子一定会对天娱进行投资,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合作,他自然是欣然应允的。

    看到江瑜从善如流的应对自如,王安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待饭局结束时,几人脸上都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和对方告别。

    王修文走后,江瑜跟随老师回到了王安的住所。

    甫一关上门,王安便冲他道:“小瑜,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江瑜一头雾水:“老师,您说什么事?”正在这时,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张伟。

    张伟在电话里飞快的跟他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江瑜就面色古怪的挂了电话。

    他冲王安道:“老师,我知道是什么事了。您放心,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开玩笑,他和刘纯?那他选择死亡。

    王安听到这话便安心了,江瑜从不撒谎骗他。于是他点点头,和蔼道:“这样我就放心了,你赶紧洗漱下,今晚就在老师家好好休息,我已经叫人把客卧给你收拾出来了。”

    江瑜礼貌的冲王安道谢后便向客房走去。

    他躺在床上长舒一口气。他从来没有如此感谢过刘纯,虽然这么想很自私,但是他觉着吧,如果是阿婠被曝光了肯定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而如果是刘纯被曝光——后果应该是他江瑜受到很大的伤害。

    不过想想,网上说他被正味居女老板包养的事情,嗯,还说得真没错。他一个人在床上猥琐的笑得打滚。

    江瑜猜的一点也没错,此时在g市的刘纯也知晓了这一消息。她自然不会对阿婠怎样,那么结果当然就是对始作俑者江瑜破口大骂,并扬言下次见到他要把他揍得连他那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老爹都认不出来!

    而其实作为真女主角的阿婠此时却依然一无所知,失去了江瑜的强制,她几乎就不上微博之类的网络社交网站,看新闻也甚少关注娱乐方面,更何况她忙着给江瑜弄吃的寄过去呢。而无论是刘纯或者江瑜都没有跟她讲这件事情。除了保护的意思之外,恐怕还有两人都觉得十分丢脸的原因。

    所以说其实阿婠是个很幸福的姑娘。

    阿婠的手脚很快,准备给江瑜寄过去的草饼已经做好了。

    草饼其实就是麻糬,味道清甜口感绵软却韧性十足。草饼主要由糯米制成,可根据个人口味加入不同的馅,也可以用食物的汁液来调整外皮的颜色,如果是做给小孩子吃的话可以染成五颜六色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阿婠选择了传统的豆沙做馅,又因豆沙吃多了容易发腻,便在糯米外皮里掺入了绿茶,使整个草饼看起来真的就像青草的颜色一般清清爽爽。这一个个小小的圆团子显得晶莹剔透,让人一看就觉得十分有食欲。

    草饼这种小甜点,无论是白口吃或者作为茶点都相当不错,因此在我国南方的某些省份和日本都相当受欢迎。

    虽然甜而不腻,但考虑到草饼毕竟是甜食,吃多了对作为演员的江瑜也不好,她便也只寄了一点,反正日后江瑜还想吃她再做些别的花样寄过去就是了。

    正将草饼打包好的阿婠突然想起江瑜曾经对自己说过,张伟经常喜欢偷偷拿自己的零食,希望自己能采取点什么措施治治他这种行为。

    要阿婠在食物里动手脚明显是不可能的,但是阿婠也觉得张伟这样做不对。喜欢吃美食固然没错,但是老祖宗说过,不告而取谓之窃,强而取之谓之盗,如果他喜欢,完全可以找江瑜开口而不是偷偷摸摸地进行。如果张伟能听到阿婠内心的话,他一定会泪流满面的嘶吼:“我也想啊!但问题是那个小气鬼会给吗?”

    于是阿婠灵光一闪,在盒子底下压了一张纸条,上书“斯”之一字。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古穿今]美食之哑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丝瓜丝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瓜丝瓜并收藏[古穿今]美食之哑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