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时代 > 第3章

第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修真时代最新章节!

    坐在宾利后座的时候,东沧海还有些恍惚,他一直没弄清楚这事儿是怎么发生的,说实话,他也没想好是不是要接受墨知欢的邀请。

    但当时脚就像不受控制似得跟在墨知欢身后走出大楼,上了他的车。

    主要是这事儿太过震撼,往常只会听那些女同学讲“霸道总裁爱上我,为我承包了一个鱼塘”的剧情,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这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种不真实的恍惚感其实大过一切。

    东沧海扭头,他看着和自己并排而坐的墨知欢,这个男人现在正在闭目养神,他的样貌可以说是非常英俊了,出手又大方,如果对方的要求是打一炮的话,东沧海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震撼,他知道有钱人的爱好有些不一样,这事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对方的要求是交往。

    东沧海微微侧头,又从汽车的后视镜中看到了自己的样貌。

    说实话,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墨知欢那些说辞的,什么叫做“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

    东沧海不认为自己的相貌有什么惊人之处,更加不相信墨知欢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会对自己一见钟情,那都是小女生才相信的东西。

    可不管怎么说,先去看看工厂并没有什么损失。就如墨知欢自己说的那样,就算不答应,去看看一直想要拥有的一个东西,难道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车子开得很稳,在驶出市区半个小时候,就抵达了郊外的工厂处。

    这是一家并不算太大的工厂,大门显得有些破旧,但它的设计却并不过时,门口的保安见到墨知欢来了,就赶紧跑着来打招呼,墨知欢指着一旁的东沧海:“这个人以后就是你们的老板了。”

    于是保安又赶忙跟东沧海打招呼。

    东沧海的表情有点僵硬,他看见车子驶入工厂内,正面是一片开阔的广场,广场四周是四个三层高的厂房。工厂里的那些工人都在列队欢迎墨知欢的到来。

    墨知欢的车停在广场处,立刻就有人上前开门,又有人接替司机的位置,把他的车停到地下停车场去。

    那些工人欢迎过新老板后就到各自的工位上工作了,工厂的主任带着墨知欢和东沧海参观各个车间。

    “墨总,东总,你们这边请。”车间主任姓王,一张圆脸,长得胖乎乎的。他也搞不清楚东沧海的来头,只是听说这家工厂的真正老板是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人,便自作主张的称呼东总。

    东沧海觉得很不适应,他纠正称呼:“王主任叫我名字就行了,别喊我总。”

    王主任有些意外,看了看墨知欢,见这个更有气势的男人点头,就顺势称呼:“那,我看您年纪比我小几岁,我就称呼您东老弟?”

    王主任这么说,也有攀交情的意思在里面,毕竟东老弟这个称呼听起来都亲热很多。

    东沧海说:“好。”

    “东老弟想看看什么?是查账本,还是看看我们的客户?”

    东沧海看了墨知欢一眼,见墨知欢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就说:“我想看看车间,行吗?听说这里可以自己手工制作工业产品……我觉得挺神奇的。”

    王主任立刻点头:“当然可以!来来,老弟你这边走。”

    东沧海跟着王主任进入了正中央的一间厂房,厂房内有着各种设备,一些工人正在操作,有机床,压合机,以及甚至连锻造炉都有。

    “我……也可以试着自己铸一个零件吗?”东沧海来了兴趣,他看见那些钢水从高压炉里面流出,量并不多,而且铸造出来的东西,也不是那种符合工业标准的螺丝螺帽之类的,而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儿。

    “当然可以!”王主任热心的介绍,“这里是我们的冷冻室,温度可以接近绝对零度。这里还可以制造干冰。对了,我们还新进了一台3d打印机,只要您有设计图纸,我们什么都可以给您打印出来。看,这个是我前两天打出来的一只苍蝇。”

    王主任把从荷包里摸出一只苍蝇放在手心,东沧海看了半晌,才确认那真的是一只苍蝇模型,而不是死苍蝇。

    东沧海对这个工厂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在王胖子的带领下转完了整个工厂后,发现墨知欢说的真没错,这里什么东西都能够造出来。只要有时间有钱有技术,一架飞机甚至飞行器都不成问题。

    问题是——这家工厂以前靠什么赚钱呢?它怎么会存活这么久,墨知欢又是怎么找到它的?

    “我们以前给国外的一些家族定制徽标,还搞点不正当的生意,做些土枪,不过您放心,已经早就没做了。现在主要做工艺品,和私人收藏品。以前生意还可以,但最近经济不景气,所以我们的生意也不行了,就被卖了出去。”财务部的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这样解释,又给东沧海看了账本。

    账本东沧海是看不懂的,他也不太关心这个问题。

    他只是在参观了这个工厂后,觉得……很动心。

    如果这个工厂,是属于自己的话,那该多好,自己可以做很多想象中的玩意儿,世上仅有的一份,甚至能够淬炼兵器,制出一把古剑什么的多带感!刚刚东沧海看了,那熔炉的温度绝对够。

    只可惜……

    在回家的路上,东沧海看了墨知欢一眼。

    平心而论,墨知欢对自己挺不错的,如果自己是女人的话,就果断从了。

    但他是个男人,对这种出卖肉-体的事情,还是觉得有些抗拒,尽管对象又高又帅,但还是抗拒。

    “怎么样?这个工厂你应该会喜欢吧?”墨知欢坐在汽车后座上,口气中有几分得意。

    “是挺喜欢的,谢谢墨总的错爱。”东沧海说。

    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敏锐的捕捉到墨知欢的眼眸中,射出一股兴奋而狂热的光芒。这种光芒让东沧海微微愣怔,他怀疑是自己看错了,想要再多看一眼的时候,墨知欢就已经又恢复了那种温文尔雅的样子,一双眼睛藏在玻璃镜片后,看不出什么情绪了。

    “不过您的要求,我想我不能够答应。我不喜欢男人,没法和您交往。”东沧海平静的说,“很遗憾……工厂我很喜欢,但……不能够接受。同样的,工作我也很喜欢,如果您愿意给我机会让我展示在工作方面的才能,我会希望留下,如果您觉得我没有别的价值而准备辞退我的话,我也能够接受。”

    东沧海在之前虽然不愿意离职,可对方把话已经挑明,就不是他愿不愿意走的问题了,而是对方愿不愿意把他留下继续付工资。

    墨知欢听到这个答案,脸上流露出一丝挫败的表情,不过这种表情也很短。

    他伸手扶了扶眼镜,扭过头,瞟了东沧海一眼,露出一个微笑,凑近他的耳垂,声音低沉而蛊惑:“没关系,其实……可以先和我试一试,说不定你会喜欢呢?这事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会让你舒服的。”

    东沧海感到一股软软的气息将自己包裹住,对方身上的气味很好闻,是一种淡淡的青草一般的味道,而那声音又低沉,又有磁性,仿佛有着某种魔力,挑拨着自己内心的某根弦一般。

    他一瞬间就感觉一股热流从心头涌出,直冲某处,身体立刻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

    “什么?”东沧海恍惚的扭头,他感到自己的耳垂正好碰到了墨知欢的唇,对方的唇冰凉,仿佛一颗冰珠一般擦着自己有些发红的耳朵过去。

    “怎么样?”墨知欢又笑了笑,他伸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将领带扯得有些歪,领口的衬衫扣子松开了两颗,露出结实而性感的胸膛。

    东沧海觉得自己心脏没来由的跳漏了半拍,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就好像又无数的软毛在撩拨自己的心一样,撩地痒痒的。

    “我……考虑一下吧……墨总,时间不早了,我必须回家,我奶奶还在医院,我要赶去照顾她。”尽管有某种*在心中奔涌,但东沧海还是拒绝了墨知欢的要求。他这次并不是把自己奶奶拿来当借口,而是真的要去照顾她。

    老人家虽然有护工照顾,但在生病的时候,更希望的是有亲人在身边,东沧海很明白这一点。

    “看来你还是个孝顺的孩子啊!”墨知欢笑了笑,“没关系,你可以考虑,我有的是时间等。奶奶在那家医院?我送你过去。”

    东沧海说出了地址,宾利车在地上划过一条弧线,就朝着医院驰去。

    在医院下车后,东沧海深深地吸了两口气,那种感觉渐渐消失,不算清新的空气吸入肺部,让东沧海神志清明了许多。

    他回头再看墨知欢的时候,那种心动的感觉几乎就没有了。

    墨知欢坐在车里朝东沧海挥手,高度近视的镜片后,一双眼眸别有深意的看着东沧海,仿佛一条巨蟒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东沧海到了医院就一路小跑,一直冲到病房,看见奶奶后才停下。

    奶奶正在护工的帮助下一口口的吃稀粥,满头银发稀疏又杂乱,脸上的皱纹一层叠一层,老人斑布满了整个裸露出来的皮肤。

    “奶奶今天怎么样?”东沧海问护工。

    护工说:“今天情况不错,医生说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也是老奶奶身体好,可以熬得住,隔壁床的那个老头就不行,上午就过去了。”

    东沧海扭头,看见隔壁床果然已经换了一个中年人躺着,昨天那个和奶奶得了同样病的老头果然已经不在了,现在也不知道是在太平间还是火葬场。

    东奶奶吃完东西就又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她的眼皮耷拉着,发出低低的呼噜声。

    同病房的另外一个老人没有子女看护,身上已经发出异味,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

    还有一个是得了尿毒症的女人,她刚做了换肾手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麻药过去了,疼得不停哼哼。

    至于今天刚搬进来的中年人,东沧海还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但看样子也很痛苦,梦里面都皱着眉头。

    在这样的环境中,东沧海觉得有些压抑,他见老人家睡着了,就抽空到走廊上透透气。

    他信步来到走廊的窗边,看着黑暗的夜空,没来由的就想起墨知欢了。

    刚刚在车里,或许是多年没有女朋友,自己又正值血气方刚的缘故把,居然一瞬间有了冲动。

    但现在冷静下来后,东沧海还是决定,拒绝墨知欢的要求。

    只不过墨知欢对自己很好,当面拒绝有些说不出口,东沧海打算写信。

    他在奶奶的床边写了一封短信,并且附带了辞职报告。他决定趁夜将这封信和辞职报告送到墨知欢的办公室去。公司离医院并不远,夜里来回也快,不过一个小时,东沧海到护士站,请求那里的护士帮自己多照看一下奶奶后,就朝着医院外走去。

    夜晚的路并不堵,东沧海在医院外搭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把车子彪得飞快,眨眼就到了公司楼下。

    公司的保安都认得他,也不阻拦,他走到电梯间,按下了十八楼,等了半天电梯也不动,东沧海才意识到是电梯坏了。

    于是他干脆走楼梯,反正十八楼对于他来说也很轻松,不到两分钟就上去了。

    在跑到十七楼的时候,东沧海稍微歇了歇,顺手把自己的辞职报告和信给拿了出来,装在一个信封里。喘口气正准备继续往上爬的时候,忽然听见顶楼似乎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呻-吟声很明显,哪怕是毫无经验的东沧海,也知道那是在干什么。

    如果是往常,东沧海会果断转身,决不会去打扰别人的好事,连偷听都不会。

    但这次又稍微有些不同。

    因为那呻-吟声是个男声,而那个男声,断断续续的叫着两个字:“墨总……啊……受不了了……啊~~~~~~”

    东沧海微微怔了怔,迈出去的脚就停在了半空中。

    他想起同事乐翔的那句话——“这里,都是墨总的后宫!小东,你很快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了啊!”

    东沧海下意识的摇摇头,还是觉得那家伙说话不靠谱,但似乎乐翔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

    理智告诉东沧海,这个时候应该转身离开,明早再来。

    但内心深处某种本能却驱使着他,将悬在半空中的脚落下,轻手轻脚的往上爬。

    东沧海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其实墨知欢究竟和什么人在里面搞,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更加不应该去偷看,但那种发自内心的感觉很奇妙,东沧海说不出,他也还没琢磨清楚的时候,就已经摸到了十八楼的安全出口处。

    已经到了这里,就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

    东沧海压低自己的身体,藏在黑暗之中,猫着腰悄悄的朝前走了两步,躲在玻璃门背后,伸着脖子朝里面看去。

    办公室里面只有一盏非常暗的灯,窗帘都已经被拉上,就连朝走廊这边,百叶窗也都垂在地上,并不能够看到办公室内的全貌,只能够听得见里面发出的一阵又一阵的声音。

    “不~~~~~不~~~~~~~~不行了……”

    东沧海听的有点脸上发烫,他觉得还是离开比较好,正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玻璃门那里的窗帘似乎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露出一条小缝来,缝隙中射出一道光,而那道光中,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蛇尾,在空中甩了一下。

    东沧海的心在那一秒一下子就停住了跳动,浑身僵硬,大脑都不能够思考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条巨大的蛇尾贴着玻璃在眼前不到半米处的地方擦过,那种蛇纹的鳞片,甚至在灯光中反射出粼粼的光。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修真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绍兴十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绍兴十一并收藏修真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