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时代 > 第28章

第28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修真时代最新章节!

    张凡就笑了起来,他揉了揉东沧海的发,想要说些什么来应景,但嘴巴笨,也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于是亲了一下。

    东沧海觉得怎么吻不够,但他知道收手,感觉到张凡不打算继续的时候,就主动松开了。

    “走吧,再不去真的晚了。”张凡说。

    东沧海就跟在张凡身边,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张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很……那啥?”

    张凡说:“你还小啊,刚热乎着,肯定怎么都不够。”

    于是东沧海就说:“张哥你看着也就比我大几岁,怎么就感觉很能够自制呢?”

    张凡没回话,他过了一会儿说:“沧海,如果你那本秘籍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神……你肯定前途无量的。”

    东沧海说:“一起呗,张哥你这么厉害,说不定能飞升呢!到时候我还可以鸡犬升天。”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紧张,这句话的分量,比当初那句“张哥快点进来”要重多了。

    话出口他觉得自己这么说有点不太好,毕竟到目前为止,两人也不过就是炮-友的关系,离朋友都有段距离,更不用说这话中暗含的恋人之间天长地久的期望。

    但话已经说了,就等着吧。

    张凡笑了笑:“我交易会结束后就回齐乐了,你以后如果想我,可以来找我玩儿。”

    这句话基本就是拒绝,东沧海很知趣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心里有点难受,但又觉得其实张凡还是喜欢自己的,至少在床上是够喜欢的。

    大概是因为两人实力相差太远,所以张凡不看好以后的事情。如果自己努努力,说不定以后的交集会很多,也未必没有在一起的机会。

    这样想的时候,东沧海就觉得先前张凡的拒绝不算什么了,他调整了心情,笑嘻嘻的说:“好啊,如果张哥不嫌弃,我就去约你的炮。”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交易会,张凡这次没有摆摊,而且他需要的基本上都已经在东沧海那里弄倒了,所以主要是来帮东沧海挑东西。

    两人一个个摊子逛过去,张凡给东沧海认真详细的讲解每一样东西的用法,和使用这些东西所需要的修为,这让东沧海大开眼界,学到了不少新知识。

    “咦,这是什么?”东沧海看到一个私人摊位上摆放着各种奇怪的机械制品,而摆摊的那人不苟言笑,坐姿端正,一看就是军人出身。

    东沧海正要朝那边走去,却被张凡拉住:“那些对你没用,都是军部研发出来的破玩意儿。”

    “军部?”

    “最好的资源在北京,被特别组的人控制着。”张凡说,“也有人称呼他们龙组,他们每次都会派人来交易会,大小都参加,不过每次都空手而归。”

    “为什么?既然有最好的资源,应该宝贝很多啊!”

    “所以也闲的很,那些都是我国一些搞科研的人臆想出来的不实用的东西。一些能量场和能量护罩,还有些不怎么实用的枪械,小型粒子枪什么的。”张凡说,他对于这些东西很明显不感冒,也不推崇,“普通人身体才弱,用不了。有些修为能够用的,但这些东西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太差,对敌基本没用。你看到的那个坐在摊位前的,是特别组的人,他们每次交易会都来,但基本都是空手回去,没人买的,还不如你做的液氮枪实用。”

    东沧海不信邪,他上前去仔细的询问了下,对方介绍的倒是很详细,比其他的摊主严谨多了,甚至连每个护罩能够承受多少吨的攻击力都精确到小数位。

    但的确如张凡所说,不怎么实用,而且还很贵,并且只收货币,不换物品。

    “真是可惜啊!”东沧海觉得有些遗憾,他跟张凡一边逛,一边问,“为什么不弄点我们用得上的东西呢?”

    张凡说:“因为做这些东西的,都是普通人,他们智商很高是没的话说,但不会有修士跟人争斗的时候的感觉,没什么实践经验,只有靠想象,所以总是不尽人意,还不如我们自己用老方法炼出来的东西好。”

    张凡最后帮东沧海挑了一个龟壳护盾,冰锥符,以及帮着他把一瓶低级饲虫丸换成了半瓶高级饲虫丸。

    在付款的时候,东沧海其实有点担心张凡会帮自己出钱,毕竟这是自己要买东西,两人也没熟到那个可以不分彼此的地步,况且如果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好尽情挑东西了。

    但事实证明东沧海的担心只是多余的,张凡只帮他砍价,砍到他能够承受的范围内,给钱的时候却并不多事,倒是免去了东沧海的自尊在这个问题上受损。

    东沧海就觉得对方挺体贴,在人情世故方面比较老到,跟很多一味喜欢炫耀的二十多岁的男人不一样,他懂得怎么做会让对方舒服。

    “你那两只蜘蛛,用这个东西喂,很快就可以喂出真正的情丝,炼制了当武器是件好东西。”张凡把那半瓶金色的丸药塞到东沧海手里。

    “情丝?”

    “嗯,是配合惑心术一起使用的,那东西能够无声无息的依附在敌手身上,再稍微用一下惑心术,就能够让对方神智昏乱。”张凡说,顺便也给了东沧海一些建议,“惑心术比较简单,练气二层就可以学,我觉得应该比较适合你。”

    “要练习吧?我总觉得这东西很神奇。”东沧海其实对这个传说中的惑心术很好奇,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法术,能够让对手产生心荡神驰的恋爱感。

    “没什么好神奇的,不是有人说,人的一些情感变化,说白了就是体内激素的化学反应吗?惑心术就是刺激这些化学反应。所以这小法术使用的范围也很有限,只对炼气期的有用,到了筑基期,心神稳固基本就很难被魅惑了。”

    东沧海就有些神往起来,他问:“张哥我如果学了可以找你练手吗?”

    张凡露出一个微笑,看着东沧海,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温柔:“不行。”

    东沧海发现自己竟然听懂了张凡这句话的含义,并不是拒绝,而是赞美。

    不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对方已经为自己着迷,试不出来威力。

    特别是当张凡说“不行”两个字的时候的神态和语气,哪怕是他极力克制,但依旧流露出眷恋。

    于是东沧海心中顿时甜丝丝的,他说:“我觉得差不多了吧?今天的摊都逛完了。”

    张凡没说话,可气息却粗重了半分,东沧海这意思就是要回房去,至于回去干什么,很难让人不遐想。

    “先去吃饭吧,你应该都饿坏了。”张凡说,“我是无所谓,可你恐怕不经饿。”

    于是两人就从交易会出来去吃饭,餐厅在酒店最顶楼,是个旋转自助餐厅,坐在窗边,能够看一圈的夜景。

    东沧海也的确是饿坏了,挑东西的时候就往自己的盘子里塞了满满一盘,吃东西的时候胡吃海喝,一抬头看见对面的张凡几乎没动面前的食物,就问:“张哥你不饿?”

    “我不需要吃太多东西。”张凡说,“一个月不吃也没事。”

    东沧海就琢磨张凡长时间不补充能量还能够那么持久□□,就算不当恋人,也是个不错的炮-友。

    结账的时候东沧海要掏钱,但被张凡抢着付了,张凡说:“等你能修炼了要记得请我吃,找个贵点的馆子。”

    东沧海先是一愣,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就心里特高兴,这意思很明显——交易会结束也可以继续一起吃饭,而不仅仅只是约-炮才来。

    “好!”

    东沧海就在一旁看着张凡刷卡结账,两人这做派倒是让服务人员呆愣了片刻。

    服务员是个和东沧海一样的练气一层,但年纪却很大了,对于进阶毫无指望,只是临时过来打工,以便在主办方那里换到一些好处。

    他在这里当服务员也有好些次了,混着个圈子的,见到两人一起出来吃饭并不稀罕,甚至还见过有些级别差不多的修士,吃着吃着谈好了就直接去包房的。

    但不管他们在包房里叫的多大声,出来的时候都是各付各,没有一起付账的。

    至于像张凡这种修为的人,竟然还浪费时间来吃东西,甚至跟一个练气一层的一起进餐,看的那收钱的老头直摇头,觉得张凡不珍惜时光好好修炼净把时间浪费在疑似恋爱的事情上太傻,等这个年轻人到了自己这把年纪肯定会后悔的。

    另外顺便觉得东沧海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被张凡看上采补,损失点修为就能够换到足够珍贵的宝物真划算。为什么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没这种运气!!

    老头心里虽然想了很多,可表面上却波澜不惊,眼皮都没抬一下,收了钱就又成了老僧入定的样子盘算这次打工挣来的半瓶仙药能不能让自己跨过一百岁大关。

    张凡结账完就跟东沧海一起走出餐厅,站在电梯门口的时候,他问:“这就回去?”

    东沧海很干脆的点头,过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这表现似乎并不太好,于是笑了笑,说:“我觉得也不是那么激动了,要不回去试试看能不能练真经吧。”

    张凡说:“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昨天听你说那意思,我可不见得能够坚持住。”

    东沧海问:“为什么?我觉得张哥你挺能持久的啊。”

    张凡笑笑,他的脸上微微泛红,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对方这种恭维话他爱听,说的多肉麻露骨,都爱听。

    叮咚一声电梯来了,里面空无一人。

    张凡面无表情的走进去,东沧海就跟在他身后,才刚站稳,就被张凡按到了电梯壁上使劲亲了起来。

    东沧海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腔了,他伸手抱住张凡的腰,一股从内心发出的念想,让他更紧的贴着对方,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度。

    到底是怎么回房间的东沧海其实都记不太清,反正电梯上上下下好几次才找到正确的楼层,在走廊的时候重新恢复了表面的正常,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打开门后张凡并没有什么立即的表示,东沧海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洗澡,一方面趁着洗澡冷静一下,好能够收敛心神试试修炼。

    但是洗到一半的时候张凡就进来了,东沧海隔着水汽看到朦胧中的雄躯,觉得很心动,自控力被丢到了爪哇国,于是说:“张哥我帮你也洗吧?”

    两人在淋浴室里接吻,干着和洗澡完全不搭边的事儿,张凡这次倒是和前几次都不同,他自己没怎么动,用手把东沧海的前面伺候了个爽后,才问:“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吧?”

    “嗯。”东沧海发现自己以一个略微羞耻的姿势,被张凡抱在怀里,就像被人端尿一样,他伸手往后搂住张凡的脖子,说,“别这样抱着,有点不好意思。”

    张凡没说话。

    于是东沧海动了动腰,发现张凡没射,就问:“张哥你没舒服到?要不我用手帮你好不好?或者用嘴也行。”

    说这话的时候,东沧海立刻就感到里面的东西跳了一下,大了一圈,他心里默默的记下了,之前只顾自己爽,等完了后也按照张哥喜欢的方式让他高兴高兴。

    “那个以后再说,你试试看盘腿坐好。”张凡吸了口气,这才声音低沉的说出这话。

    “什……什么?!”东沧海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这个时候,要自己盘腿做好运功?

    “有难度?”张凡问,“要不要我帮你盘好?”

    “不……不用……”东沧海醒悟过来,他终于知道张凡刚刚为什么一直不动,对方的忍耐力也真是好,换成自己肯定忍不住。

    其实要保持这种姿势盘腿的确有些难度,特别是当东沧海为了背靠着张凡坐稳的时候,就会用力的收缩腹肌,于是内脏和臀肌也跟着一起收缩,他试了两次才试好,但张凡觉得不行:“太难了,还是去浴池里试试吧。”

    “不难啊,我觉得差不多掌握到动作要领了。”东沧海至少知道该怎么避开体内的敏感点了,而且他刚刚舒服过,这个时候也还能够自控。

    “我是说我!”张凡闷声说,他也不管东沧海是不是愿意,抱着他就直接跳进了那个有小型游泳池大的浴池。

    浴池的水深大概一米,底部是个斜坡,正好能够让张凡斜躺着。

    他不需要太用力,只用一只手扶住东沧海的脚就行了。

    而水的浮力,则刚刚好能够让东沧海的肌肉不那么紧缩,可以尽快放松,进入到空灵状态。

    东沧海试了试,觉得这个姿势挺好,他想转过身,看着张凡这样心里多少有点依靠感,但才一动就被张凡发觉了意图,张凡伸手箍住东沧海的腰:“就看你背影吧,为我考虑一下,定力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万一你还没进入状态我就丢了,不是又白浪费了一次?老这样的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开始修炼?”

    东沧海就不动了,毕竟人家这么竭力帮忙,也不能够浪费这一番苦心。

    他盘膝依靠水的浮力坐半坐在张凡的小腹上,几个深呼吸之后,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内视对于东沧海来说并不困难,他在学武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观察自己的丹田,这个时候静下心来更是觉得观测的清楚。

    那种感觉很难说清,就好像一个盲人能够感受到自己双手的存在一样。

    东沧海现在完全可以感觉到自己丹田处充盈鼓荡,真气四溢。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真气一一压缩,留出地方后,再吸取来自体外的灵气。

    这个事情可不太容易干,他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弄好,于是稍稍晃了晃腰。

    张凡这两个小时的滋味,和在地狱里过了两个小时没什么区别,如果完全不注意,收敛心神忘却外物,怕东沧海需要的时候自己没状态。

    可如果太有状态了,又怕自己提前射了功亏一篑。

    就在地狱和天堂之间煎熬,现在感受到东沧海的腰微动,于是轻轻搂住对方柔韧的腰肢:“可以了?”

    “嗯!”东沧海哼了一声,他定力和修为都比张凡差的多,稍微一分神,别说吸取灵气了,就算是保持镇定都难,所以并不敢多说话,只能哼一声。

    张凡在听到对方的答案后,就开始动了起来,他练过采补,虽然和东沧海这个不太一样,但却知道对方现在需要什么。

    于是他也不太去故意碰对方的敏感点,只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做,一手抬着东沧海盘起来的脚,一手搂住对方的腰,水波一圈圈晃动又荡漾开去。

    两人没说话,张凡并没有像前些次那样固守自己的灵力,而是努力将其散开,渐渐将东沧海包围。

    “你集中精神,感受到了吗?”张凡问。

    “有一点点,但吸不进来,不知道该怎么引导。”东沧海初一接触,就感到对方的法力强大,他有些不知道是不是该吸收,其实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心,会对张凡有害。

    “没关系,别着急,慢慢来。”张凡的身体微微朝前倾了倾,贴住东沧海的后背,“哥这点持久度还是有的。”

    东沧海就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他心神荡漾起来了。

    “别分神!”张凡低喝了一句,又提醒东沧海,“按照你那本书上说的方法运功,我没见过功法,但应该会有吧?”

    东沧海点头,他都差点忘了,这个时候被张凡一提醒,于是彻底丢掉道法书上那种运转法力的办法,从而改为另外一种。

    才运转了一周天,东沧海就觉得有丝丝灵力通过两人身体连合处渗入体内,不过那太小了,也太少了,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东沧海不确定那是不是,于是问:“张哥你是不是漏了点东西出来?”

    “大概吧……我有点高估自己了,你别动,也别哼哼可能会好点。”张凡的确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和忍耐力,他感到这种修炼对自己其实是折磨,很大的折磨。如果一开始就这样的话,自己肯定不会乐意的。

    现在愿意忍受,完全是因为和怀里人的交情。

    “我找到了点感觉,要不试着来一次看看?”东沧海说,他稍稍动了动腰,但他才一动腰,张凡的忍耐力就已经到了极限,本来被他强行驱散的灵气,此刻全部聚拢,回到了气海中。

    张凡在心中叹了口气,觉得这次大概又失败了,于是干脆也不管那么多,把东沧海转过来,让他脸朝着自己,把他盘着的腿拉开,缠在自己腰间,尽情的弄起来。

    东沧海觉得一阵内疚,他有些郁闷,但并没有放弃内观,却万万没想到,他发现竟然在这一瞬间,有一丝丝灵力被注入体内。

    很少很少,如果不是之前已经内观多时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于是他赶紧再次运转真经的功法,却发现这一刻,那比头发丝都细的灵力,被功法一引导,竟然渐渐变粗起来。

    他又运转了两回,发现这功法一运转起来,自己就像黑洞一样,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疯狂的吸入一切灵气。

    都已经干过一天一夜,也不知道多少次,但张凡是第一次感受到东沧海里面完全不同寻常的变化,他开始吻他,直接把东沧海按到水底,将一个池子的水都弄得到处飞溅。

    呼!

    猛然间,东沧海感觉一股洪流朝自己涌来,无边无尽,差点将他淹没,整个灵力疯狂的注入他体内,简直让他措手不及,丹田被涌入的灵力撑的满满的,甚至微微鼓起,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觉得犹如飘在云端,又仿佛在宇宙中飞驰。

    东沧海忍不住大叫,在水底呛了不少水,但那没关系,他完全没在意。

    被灵力洪流淹没的感觉太过癫狂,他就像一叶小舟一般,漂浮在无边无际的星海之中。

    直到那灵力渐渐外流,并且流失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东沧海才缓过劲来,他赶紧运用起真经的后续功法,想办法将那些外来的灵力化为自己所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沧海缓缓睁开眼,他发现自己躺在浴池池底,张凡躺在自己身上,而浴池的水早已被灼成了气体,只剩下不到一厘米的深度。

    “张哥,张哥?”东沧海摇了摇张凡,但张凡并没醒来。他又使劲的拍了拍张凡的脸,张凡才睁开眼睛,眼中一脸疲倦,让东沧海吓了一跳。

    “张哥你……你怎么了?”东沧海说这话的时候是真的吓的不轻,该不是自己练的功法太过逆天,搞的张凡修为全失了吧?

    张凡笑了笑,伸手揉揉东沧海的头发:“没,就是感到有点累,很久都没这么累了……”

    但东沧海却觉得似乎不是很累这么简单,他开了天眼术,看了张凡一眼,就瞬间呆住了。

    本来已经抵达练气顶层,东沧海根本看不出修为深浅的张凡,此刻的修为,竟然跌倒了练气一层!

    甚至比东沧海还要差。

    “张……张哥……”东沧海的手有点发抖,他伸手碰了碰张凡的脸,对方露出的略带宠溺的笑容一下子就把他内心最柔弱的点给击中了。

    东沧海扑到张凡怀里,抱住他大哭起来。

    张凡有些不知所措,他顺手抱住东沧海,有些不解的问:“哭什么?”

    东沧海哽咽:“我……我害死你了!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我害你成了这个样子。”

    张凡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先安慰东沧海:“一个大男人,哭起来成什么样子?别哭了,没事的,哥好的很,就算是不好了,也有办法的。”

    东沧海感到心里从来没这么难受过,甚至连奶奶死都比不上现在。那是天道自然,但这次……

    他抬起头,眼睛红红的,于是张凡就低头吻他,把他脸上的泪都给亲干净了。

    “我修为是好像低了点,但应该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我先内视看看,你在一旁帮我守着,不要让人来打扰我。”张凡从浴池底站起,很淡定的拿了毛巾将肚子上东沧海的泪擦去,然后穿好衣服,盘底坐在地板上。

    东沧海就在一旁目不转定的看着张凡,拿出尚未交换出去的那一套阵旗弄了个隐匿阵,把张凡藏在其中。

    “我可能花的时间有点长,别担心……哥喜欢你,就算有事也不会怪你的。”张凡见东沧海心神不宁的样子,狠狠的吻了他一番,才把他吻的镇定下来。

    东沧海觉得张凡修为变低了肯定会饿,想去找餐厅弄点吃的,但又害怕自己离开了张凡会出事,想来想去就只在房间的冰箱里找出了几个西红柿,几片面包,两个鸡蛋。

    张凡说花的时间有点长,那根本不是一般的长,东沧海看着墙上的钟,觉得度日如年。

    足足过了十个小时后,张凡才再一次睁开眼,他第一次感到饥肠辘辘,已经很久没这种感觉了。

    “张哥你饿了吧,吃点这个,我自己做的。”东沧海把自己做的煎蛋汉堡捧到张凡面前。

    张凡看了东沧海一眼,说:“别担心,我没事。”

    东沧海嗯了一声,于是张凡耐心的解释:“是真没事,只是法力被吸干了,不是真的修为丢了。耐心打坐,或者去买点增长法力的药,就能够慢慢回来。”

    东沧海松了口气,感觉刚刚那感觉就像渡劫一样。

    “那张哥我帮你去买增长法力的药。”东沧海起身,“要多少?”

    张凡想了想,说:“两瓶吧,我的卡你拿着,密码我告诉你。”

    东沧海一路小跑到地下室的交易会上,又一轮交易会已经开了。

    他转了一整圈,都没有看到蓝药,只在主办方那里买到了最后两瓶。

    “我前些天还看到很有一些人卖蓝药水啊,为什么现在就没有了?”东沧海有些不解的问一个跟自己一起来买东西的修士。

    那修士嘿嘿笑了两声,打量东沧海一眼,说:“因为交易会块结束了。”

    “有关系吗?”

    “当然了,交易会期间,没人敢闹事,但是交易会结束后,就不一样了!有些没有买到合适物品的,或者钱不够的,可能会在结束后,试一试杀人夺宝。斗法起来,催动各种宝物所需要的法力可不少,没有蓝药水不是等死吗?”

    东沧海就很担心张凡,他拿着张凡的卡刷了半瓶蓝药水匆匆回去了。

    张凡喝了蓝药水之后,法力就开始慢慢恢复,一个多小时后,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神采奕奕。

    之前东沧海一直很担心张凡只是说话安慰自己,当他亲眼看到张凡是真的没事后,才放下心来,为自己先前的表现感到太羞愧了。

    “张哥我真是太大惊小怪了,你不会笑话我吧?”东沧海枕在张凡怀里,两人躺在床上,纯聊天。

    张凡吻了吻东沧海:“没,刚刚很高兴……是第一次有什么人为我哭。”

    东沧海就把张凡抱的紧紧的,使劲缠着他,将要把他嵌入自己的身体中。

    “你看看自己的修为怎么样了?我花了这么大力气,要是你再没有半点长进,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张凡很喜欢东沧海对自己的这种依恋,但还是正事要紧。

    东沧海心情起伏,经历大起大落,这个时候只觉得心神荡漾,他笑嘻嘻的问:“不客气是什么意思?”

    张凡瞟了怀里的人一眼,不动声色的说:“就是让你再哭一次。”

    “啊?”

    张凡身体朝下滑了滑,嘴唇贴着东沧海的耳朵:“奸你,奸到哭出来求饶为止!”

    东沧海赶紧收起嬉笑,开始内观。

    其实内观对于现在的东沧海来说并不算困难,他只用了一小会儿,就被自己给震惊了!

    他竟然从练气一层,一跃为了练气五层,抵达了刚来交易会时期的阎龙的水平类似了!

    只需要再进一层,就能够使出各种神通,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而不是那种只能够在底层被人采补却毫无反抗之力的小虾米。

    东沧海很久才从内观中出来,他睁开眼,看见张凡正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于是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张凡接吻。

    “张哥,练气五层!”东沧海的声音中带着颤抖,他稍稍运转了一下灵力,觉得浑身轻盈,筋骨舒畅,而这一切,都和张凡分不开。

    他的第一份法力,来自于身边的男人。

    “你说什么?”张凡怀疑自己听错了。

    “练气五层。”东沧海说,隔了一会儿又觉得有些心虚,“也有可能弄错了,张哥你帮我看看?”

    张凡点头,他放出丝丝灵力探入东沧海体内,片刻之后睁开眼:“的确是练气五层,不过……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在慢慢流失的迹象?”

    “没……没感觉啊?”东沧海有点心虚,要是等一会儿又流回了练气一层,就该真糟糕了。自己倒是没什么,但张凡这一场耗费真不值。

    “别动!你盘腿做好,我再仔细看看。”张凡的眉头微蹙,他将神识也打开,全神贯注的关注东沧海的身体。

    一丝丝灵气,正在东沧海的气海中乱晃,因为是外来的,即便是内化,也并不稳固,跟自己修练出来的不能比,而且失去了以后,也没法修炼回来。

    此刻,那一丝丝灵气,正由慢到快的流出东沧海的身体,特别是下面某处,溢出的特别快,瞬间就给跌回了练气四层,再不出手的话,恐怕连练气三层都没了。

    张凡猛地睁眼,伸手就把正在盘腿放松身体好让外物探查的东沧海推到在床上,废话不说直接将他的两腿提起,分开,衣服也没脱,只把自己的裤带解开,就塞了进去。

    “张哥……唔……有点疼……”突如其来没有半点前奏的动作,即便是做了很多次,也还是难以忍受,而且刚刚做过很多次,这个时候其实并不怎么想。

    张凡也发现了,东沧海的灵气还在往外流逝,而对方又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根本很难进入状态。

    于是他干脆把东沧海抱起,来到浴室里,站在那面巨大的落地镜面前,让他双手撑着镜面。

    于是东沧海一下子就将自己和张凡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

    对方还穿着衣服,裤子都没有完全脱下,刚毅的面庞显得很帅,自己被他按在前面,身后两人结合的地方都看的清楚,这让他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耻感,那种感觉真的很诡异,他没体会过,而且,张凡这个时候又动了起来,每一次都朝着敏感点不说,两人相撞还会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才没两下就刺激的东沧海受不了了。

    “张……张哥……”东沧海的手想要回头勾住张凡的脖子,却被再一次按在了镜子上。

    之前张凡为了让东沧海不分心,都避开那些敏感点,但这一次,他一次比一次深入,直抵深处,辗转反复。

    “不……不行了……”东沧海像往常一样说:“停一会儿。”

    但张凡根本不停,非但不停,还故意更加研磨。

    “不……真的不行了……”东沧海感到一阵崩溃,这姿势太羞耻,看到的画面刺激又太强烈,东沧海隐约想起张凡之前说过的话——如果还没长进,就让你再哭一次。

    “唔……”东沧海感到眼前一片发白,有一瞬间的白茫茫的空虚感。

    张凡趁机将自己的灵力散开,逼入东沧海体内。

    这感觉如惊涛骇浪,九重云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沧海反正感觉是神智散乱的,他只觉得自己被张凡全面侵占了,连呼吸都是他。

    直到他被松开,才发现自己竟然流了一脸的泪,真的被弄哭了。

    张凡坐在床上,点了只烟,呼出一口轻雾。

    东沧海就乖顺的躺在他怀里,一瞬不转的看着他。

    “把你弄疼了么?”张凡低声问。

    东沧海动了动,的确被弄疼了,但自己的修为,也稳固在了练气四层的初期,没有再下滑了。

    “张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东沧海根本就是乱聊天,一些毫无意义的话说着根本不腻味。

    张凡刚刚那一次,刚补充过法力,就又这样用,修为直接跌回练气五层,蓝药水也没了,要恢复至少得自己慢慢修炼一两个月。

    张凡没答话,他吻了东沧海一下:“下次我会轻点的,不再弄伤你。也是第一次这样干,没经验。”

    “下次……”东沧海看着张凡,有一种痴迷的感觉,他想起下次有些隐隐的期待,但却知道最好不要主动提。

    在地球这个残酷的修真环境中,仇怨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修士的修为,忽然从顶层跌落到底层,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怕的都不敢想。

    “张哥,明天交易会就结束了,你……要是想我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吧。”东沧海恋恋不舍的说,尽管他很想跟张凡一整天都在一起,但却不会主动提这个要求的。

    “好。”张凡说,“你之前的那些东西都不怎么适用了,等会下去交易会走一趟,该卖的卖,能找到好东西的话,就换掉,知道么?这个机会不容易。”

    东沧海点头。

    张凡又说:“我就不陪你下去了,也不跟你一起走了。你自己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东沧海很没有信心,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张凡,他又不敢问,于是就微微仰头,趁着两人还躺在床上好说话的时候,深吻一记后,起身收拾东西离开。

    张凡等东沧海走了以后,就摸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我暂时不回来了,过些天吧,说不好,遇到了点小麻烦。不,不用派人过来帮忙,自己能解决……”

    对于这个圈子的残酷,张凡比东沧海有更深刻的认识。

    他没选择跟东沧海一起离开,是很清楚,只要以现在的修为一出现,肯定会被人盯上。

    他必须要找个绝对安全可靠的地方,渡过自己的修为恢复期。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修真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绍兴十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绍兴十一并收藏修真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