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时代 > 第31章

第31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修真时代最新章节!

    东沧海挂了电话就飞奔而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直跑,五公里只花了七分钟就到了。

    可到了纯北路口的时候,他反而觉得紧张,看到咖啡馆的大门根本不敢进,深吸几口气也无法调整呼吸,于是想起来打个电话给李明君放松一下。

    等到挂了电话后,东沧海足足在外面又站了十多分钟,这才深深吸口气,走进咖啡店的大门。

    纯北路虽然在市中心,但因为天热,且白天咖啡店人也少,中午就显得特别静谧。

    店内开着冷气,让人十分舒服,东沧海一下子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张凡。

    他穿着淡灰色的衬衫,袖口微微卷起,正在低头翻看一本杂志。

    太阳此刻正当午,只在桌面上留下短短的一团窗棱的影子,周围有服务员走过,小声的躬身问他是否需要什么东西,在得知不需要后,又安静的离开。

    东沧海就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那人,直等到对方也抬头,朝自己这边看来。

    “沧海。”张凡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东沧海,“好久不见。”

    东沧海心中感觉有巨浪在狂涌,但脸上只是露出给微笑:“嗯,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

    张凡说:“你吃了东西没?”

    东沧海说:“没有,正好已经好几天都没进食了,张哥请客要吃顿大餐。”

    张凡就笑了,和东沧海并肩朝外走去,张凡说:“行,那家店就在街尾。两步就到了,百年老店挺不错的。”

    东沧海也知道那家店,就他个人而言,觉得那里很一般。

    不过张凡这么说,他也就觉得那里的食物似乎很诱人了。

    两人走出咖啡馆,正是九月中午最热的时候,路上偶尔有打着阳伞的美女路过,有的甚至还回头看他们两人一眼,但东沧海都没发觉。

    “你这些天怎么样?”张凡先开口问。

    “挺不错的,练起气稳固在第四层,而且一些初级法术也完全学好了。”东沧海说,说话间就下意识的朝街道边二楼的一个窗户看了一眼。

    张凡就嗯了一声,跟东沧海向同一个方向看了一眼,说:“看来这些天你有了不少经验,比以前警觉多了。”

    东沧海的脖子有些涨红,他发现了,张凡肯定也发现了。

    二楼有人在办事,能够发现的原因是因为这两年东沧海已经习惯了一直用着天眼术,并且不论去哪里都用神识观察周围,所以很轻易的就发现了二楼的异常。

    那里面有些轻微的灵力波动。

    东沧海说:“我猜应该是两条蛇怪,一公一母。”

    张凡说:“两个都是公的,而且不见得是蛇怪,有点像蜗牛。”

    “蜗牛?!”东沧海不服气,“又长又粗,还比较有劲儿,弄得那么快,怎么可能是蜗牛那慢吞吞的?”

    张凡把自己的身体微微侧了侧:“两人在互相撸,肯定不是一公一母。粘在一起又分不开,还在互相交换精元……”

    东沧海就不服气的瞪着张凡,张凡微笑地回望着他。

    两人就站在路边宾馆楼下,四目相交,眼神交缠。

    东沧海说,“你敢跟我上去看看吗?如果你输了,明天的早餐你请。”

    早餐和中餐的意思完全不同,里面的隐含意思很多。

    “好”

    于是短短一条街的距离都没走到,本来说好的是要去吃中饭,结果半路改成了开房。

    路边街道的宾馆很简陋,东沧海从荷包里摸出身份证:“要一个单人间。”

    那前台小姐有些惊奇的看了东沧海一眼:“你们两个人,要单人间?”

    东沧海就说:“随便了,那标间吧。”

    “先生您的身份证。”前台小姐抬头看向张凡。

    张凡说:“忘记带了”

    “那不行,公安查的严,必须要有身份证才能够开房”前台小姐很遗憾,“对不起。”

    张凡说:“那就算了,别管上面的是什么了,去吃饭吧。”

    但是东沧海很坚持:“那就给个钟点房好了,公安的来查也不就是查嫖-娼吗?这是我哥,我们两个大男人怕什么,况且就中午一两个小时,那里就这么巧了?通融一下吧。”

    东沧海说着,又给了那前台小姐两百块小费。

    “那……好吧!”前台小姐给开了房,“钟点房在10楼,1006”

    东沧海拿着房卡,对张凡晃了晃,很高兴对张凡说:“张哥你输定了。”

    张凡笑了笑没说话,两人准备去二楼,也没必要走电梯,直接从安全出口上去的。

    但到了二楼,来到那个房间前,谁也没有进去的意思。

    里面两个怪正在激烈的时候,东沧海看不见,不过单靠神识也可以察觉到里面两个怪的身体都交融到了一起,似乎合成了一个。

    “张哥你觉得里面的怪会有内丹吗?我从没见过内丹,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东沧海说。

    “没有,不过是两个小妖怪。”张凡淡淡的说。

    “那我觉得……动手划不来呢。”东沧海的心这个时候跳的厉害,“一张符箓得耗费不少钱,我还没有到练气六层,没大神通,现在跟人打架基本上就是靠钱砸了。”

    张凡很安静的看着东沧海。

    “怕打架打多了,没钱请张哥你吃饭了。”

    “那走吧,我请你。”张凡说,结果两人这次没走安全通道,只是在等电梯。

    “张哥你这些天怎么样,还好吗?”东沧海问,“上次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会弄成那样。”

    电梯就在一楼,上来的很快,一句话还没说完,门就开了。

    两人走进去,也没按楼层,电梯门在背后关上,封闭的空间里就两个人。

    “挺顺利的,虽然花了点时间修炼回来,但没什么损失。”张凡说,“反正我现在也不是特别着急赶时间的那种修士了。”

    东沧海就嗯了一声,结果还是没有人按电梯下去。

    空气很沉默,两人并排站着,张凡稍稍靠后一点,这个电梯的内门是薄钢做的,表面比较粗糙,不能造成镜面反射,于是东沧海看不到张凡的表情。

    “那……下去退房?”东沧海问,“没进房间的话,房费也能退,能节省一点还是省一点。张哥你没意见吧?”

    张凡说:“好。”

    但还是没人去按电梯的按钮。

    过了一会儿,东沧海忍着心跳,说:“要不来都来了,就上去看看?总不能浪费了我塞给服务员的小费。”

    “也行”张凡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顺手就把电梯按到了十楼。

    电梯的数字显示屏不停跳跃着,东沧海的心跳速度至少是那两倍。

    他用神识去查看背后的张凡,但才一触碰,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射回来,压制的死死的。

    “张哥……对不起,不是故意的。”东沧海没想到张凡的神识居然如此强大,生怕自己惹恼了他。

    张凡也没说话,叮咚一声,电梯门就开了,张凡走在前面,东沧海犹豫了片刻,跟在他身后。

    两人来到1006号前,东沧海拿出房卡刷了一下,两人走了进去。

    钟点房装修几乎没什么装修,墙上贴了层壁纸就算是行了,桌椅板凳都不知道被人用过多少遍,看起来打扫客房的清洁工也不怎么上心,以东沧海的眼力,很轻易就能够看到地摊上有着一团团遗留的不明液体的痕迹。

    张凡来到窗前,把窗帘拉开透气,也没理会东沧海。

    东沧海说:“张哥对不起,让你不高兴了。”

    张凡说:“也没什么不高兴。”

    “哦……”

    “你想查看什么,直接过来看就行了,没必要偷偷摸摸的用神识。”张凡没有转身,淡淡的说。

    于是东沧海很忐忑,其实他刚刚只是想查看一下张凡的表情。

    但这个时候,听张凡的语气,也辨不出对方是不是不高兴了,也分辨不出那句话是真话还是气话。所以他不是很敢上前,怕自己因为一些冒失举动而惹恼了张凡。

    足足三四年没见,他很害怕这个人又走了。

    张凡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就问:“怎么不过来?”

    东沧海就走了上去,站在一旁,终于看清了张凡的表情。

    对方看着窗外,也没什么表情。

    “你刚刚想看什么?”张凡问。

    东沧海说:“没什么……就,就是想看看你。”

    张凡扭头,双目平静的看着东沧海:“那你看吧。”

    东沧海愣愣地看着张凡,直到这个时候,才把他看清。

    对方的眼眸平静,没有半点波澜,身材依旧高大雄伟,和四年前初见的时候没任何区别,但即便是如此,也让他在一瞬间就沉沦到底。

    “张哥,我挺想你的。”东沧海轻轻说。

    张凡说:“想我再帮你修炼?”

    “不……不是那个意思。”东沧海说,“张哥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只是想感谢你。”

    张凡就没说话,只是用很平静的目光看着东沧海。

    东沧海也说不出话来。

    两人四目相交,张凡又问了句:“你刚刚用神识查探我,想看什么?”

    东沧海顿时有些结巴起来,他看见张凡在拉窗帘,那姿势很淡定,但却无端的让人心跳。

    “我……我……我没想看什么……”说话间东沧海的气息有点喘,他说,“就是……”

    张凡的唇微微张了张,想说话,但也没开口。

    两人就这样站在窗边对望,东沧海的目光中,情绪很多,但张凡却很平静。

    “你是不是想看这个?”张凡缓缓伸手,捞住东沧海的手,似乎犹豫了片刻,就果断的往自己的裤裆里塞去。

    那里已经鼓囔囔的一团,东沧海隔着对方柔软的底裤完全可以摸到又硬又烫,仿佛灼铁一样,前端还因为过于渴望,而溢出了液体,把内裤都打湿了一片。

    只不过因为张凡穿着宽松的衬衫,而且衬衫下摆挡住了,看不出来而已。

    东沧海的心瞬间就停滞了,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仿佛一条被人丢在沙滩上的鱼,大口呼吸还是觉得不够。

    他用力吸了两口气,干脆的就把张凡紧紧抱住:“张哥我说真话,我真的很想你……我给你打电话也是因为想你,我怕缠着你缠的太紧惹你厌烦,我每天都要想你,想着你撸着睡,不然根本睡不着。”

    张凡的声音很轻,很平静,看似波澜不惊,但他紧紧的贴着东沧海身体的某部变化,出卖了他的内心。

    “哥也想你。”

    “先前忙,顾不上,一睁眼看到你四百多个电话的时候,就来找你了。”张凡把东沧海扎在裤子里的t恤拉出来,脱掉仍在一旁的床上。

    “那你刚刚……那样一本正经的样子……”东沧海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张凡的,用着最大的力气抱着他,仿佛要将他嵌入骨髓。

    “不敢让你知道……”张凡一边说,一边解开东沧海的裤带:“我刚刚用神识把你浑身都看遍了,见你没硬,不想让你觉得我在逼迫你。”

    东沧海就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声,他被张凡抓在手里的那一刻,有一种浑身瘫软到高-潮的错觉。

    这感觉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其实还没有完全涨起来。

    “想修炼吗?”张凡轻声问,此刻他的眼中不用半点掩饰,温柔沉溺到极致。

    东沧海紧紧的缠住张凡的腰,和他一起倒在了床上:“不想修炼,就想……来一发。”

    张凡说:“好”。

    他深深的吻住东沧海,和先前那些温柔的吻不同,这次深入而激烈,两人很快就不分彼此。

    做到一半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张凡顺手按了免提,那边传来了前台小姐的声音:“先生,三个小时到了,您……退房吗?”

    张凡说:“不退,再过三个小时。”然后把电话按下了继续。

    但过了才不大一会儿,电话又响了:“先生您……退房吗?”

    东沧海觉得电话很聒噪,有点恼火的说:“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了还要再过三个小时吗?”

    他这么一吼,前台小姐的声音就有些怯怯的:“对……对不起打扰了,但……已经又过了三个小时了……晚上公安查的多,您的那个亲戚没有身份证。”

    东沧海一愣,他和张凡一起扭头朝墙上的钟看去,发现果然已经下午七点了,太阳虽然没有落下,但早就偏西。

    “那……那行吧,我下来退房。”东沧海按了电话,回头搂着张凡的脖子,“张哥,结束吗?”

    张凡“嗯”了一声,不再和东沧海一起肆意享受,而是迅速动作起来。

    半个小时候,两人终于结束,相隔四年再来一次,东沧海觉得更加让人心动。

    他把丢在地上的裤子捡起来穿,后面没注意留下一坨暧昧的液体,使得本就不干净的地毯,又添了一团污浊。

    走出门的时候张凡已经搂着东沧海的肩膀,还是有些不甘的问:“你那时候在电梯里用神识探查我,真不是看这个?”

    东沧海心有余悸,一边等电梯一边说:“真不是,不敢的。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表情,是不是看见我讨厌或者觉得我烦。”

    张凡看了东沧海一会儿,轻轻的吻了吻他:“不会的,如果觉得你烦,怎么会跟你一起进来。”

    东沧海就趁着周围没人使劲深吻,结果还没过到瘾,电梯就到了。

    两人一起下去,张凡依旧站在东沧海背后,因为电梯里有很明显的摄像头,所以两人都一动不动,张凡在后面面无表情的说:“刚刚在电梯里,我都查看了你很多遍了。”

    东沧海的后脖子根往上泛红,对方用的是查看而不是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他说:“张哥你技巧挺高超的,我注意力一直在你身上,都没发觉。”

    张凡笑了笑:“你刚刚还是没发觉吗?”

    东沧海一怔,然后有些恼羞成路,也不顾张凡乐不乐意,放出神识将他浑身上下每根毫毛都查看了一遍,特别是关键部位。

    然后他能够感觉到对方在自己神识的查探下,起的变化。

    只有喜欢对方,才会仅仅被查看一下,就兴奋的吧?

    “别闹了!”张凡的强大神识再次威压过来,隔绝开东沧海的查看,“我刚刚跟你看玩笑的,没乱看你。”

    “只是挺有趣的,从没想过神识还能够干这个。”东沧海说,那种用修炼出来的灵气来查探周围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特别是用在张凡身上,就像自己长了无数的触手,在抚摸对方的身体一般。

    叮咚,十层楼的电梯很快就完了,张凡走出电梯,路过东沧海的时候低声说:“晚上让你玩儿个够。”

    东沧海觉得心里甜丝丝的,他跟在张凡身边,把房卡退了。

    退房的时候前台小姐看这两个人的眼神都不一样,那意思很明显了。但前台小姐见多识广,也没多说什么。

    等两人再次回到街上,暑气已经全部下去了,二楼那两个小妖怪早已离开,两人终归是没查证到底是蛇怪还是蜗牛怪。

    “其实修炼还是一件很考验心性的事情。”东沧海和张凡坐在街尾的那个百年老店里面吃东西的时候,若有所思的说:“张哥你以前抓妖抽丹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正在那啥的妖怪?”

    张凡还是没怎么吃东西,他看着东沧海狼吞虎咽:“遇到过。”

    “没像今天一样忍不住?”东沧海笑嘻嘻的问。其实他问出这话的时候,是想听对方说点蜜语甜言,比如“那是因为你不在旁边”,或者“妖怪没你动心”这种。

    但张凡只是认真回想了下,然后缓缓摇头:“那场面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有的很可怕,有的甚至恶心的你吃不下东西。”

    东沧海就想起墨知欢来,半人半蛇的样子的确让人感到可怕,而蛇还算是志怪小说中出险率比较高,人比较能够接受的妖怪了。

    如果是其他的鬼怪,又有更加诡异的方式,那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吃完了东西后,两人到也没急着真又去开房,而是在街上随便逛了逛,这里靠近市中心,没两步路就遇到了放暑假出来体验生活的买玫瑰花的小孩子。

    那是个可爱的小女生,大概才七八岁,见到东沧海就缠上了:“叔叔买朵花吧,叔叔买朵花吧。”

    东沧海说:“我又没有女朋友,买花做什么,来,你看那边,去找那对情侣,一找一个准。”

    但小女孩儿不肯轻易放弃,还是主攻东沧海:“叔叔买朵花再送给我啊,我可以当你的女朋友!”

    东沧海对现在的小孩子有了新认识,才七八岁的小朋友都这么机智了吗?

    张凡在一旁看的也笑了起来,他掏出钱包,直接给了十块钱,拿了一朵花,终于解救了东沧海。

    于是小女孩儿对着东沧海留下诅咒:“看这个叔叔多大方!他女朋友肯定比你多!叔叔你真的不买一朵吗?”

    东沧海无语:“我一分钱没带,是被旁边这个叔叔包养的。”

    小女孩儿就彻底放弃,就又跑去找其它人买花了。

    “张哥你拿这东西干嘛?放在手里碍事,丢了又可惜。”东沧海说。

    张凡想了想,也是,于是手一晃,一道黑森森的弯道出现,瞬间玫瑰被那些鬼气吞噬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片花瓣在张凡手心。

    “这招真不错!”东沧海很羡慕张凡的那柄鬼气化成的弯刀,如果抵达练气六层,自己也可以炼化一个这种武器。

    张凡把那剩下的一片花瓣塞到东沧海的裤子荷包里:“想送你,但一个大老爷们拿着花太蠢了,就这个吧!”

    东沧海心里甜甜的,他把手伸到裤兜里,觉得那一片花瓣软软的,带着植物花叶特有的娇柔,触感很舒服,一直从指尖蔓延到心底。

    “张哥我想请你看电影。”东沧海说,他刚好走到电影院门口,这要求很像是情侣间的约会了。

    “电影?”张凡微微有些发怔。

    “嗯,我以前挺喜欢看的,张哥要是不喜欢就算了。”东沧海说。

    张凡说:“没有,我就是……很久没看过了,也不知道现在的电影什么样。”

    两人说话间走到电影院,正好碰见东沧海以前的一个同学。

    那女的和老公一起来看新片,见到东沧海就打招呼:“东沧海!”

    东沧海很意外,那女生上学的时候可是校花,清纯的样子迷倒了不少人。

    现在几年过去了,女生变成了少妇,虽然也很美艳,但眼角还是有了细纹,笑起来的时候看得清。

    “叶蕾!”东沧海迅速的叫出了同学的名字,但打过招呼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叶蕾很外向,她看了看东沧海,又看了看东沧海身旁的张凡,问:“这是谁啊?你同事?”

    东沧海说:“不是,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一起看电影?不会是男朋友吧?!”叶蕾上学的时候就是个腐女,嫁人后爱好不变,这个时候开玩笑的说。

    东沧海心里有点慌乱,但表面上还装作不在乎的样子笑嘻嘻的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是啊!我的好基友,刚开房出来的。”

    “切,我才不信了!”叶蕾显然也就是随口玩笑一说,然后又感叹:“沧海你看起来一点都没老,都嫉妒死你了!”

    东沧海笑笑,说:“你也很漂亮啊。”

    两人又瞎聊了会儿,叶蕾的老公站在老婆身后当背景板,张凡抱着胳膊在一旁看电影单,倒是相得益彰。

    看电影的时候看的是《美国队长3》,里面的一堆堆帅哥互相搅来搅去,台词被编剧安排的很诡异。

    冬兵最终想了美队究竟是谁,深情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好友:“你知道吗?就是因为忘不了你,我才有了自己的意识。”

    美队很开心的看着冬兵:“我知道,我从来没忘记过你。”

    冬兵:“我每个日夜都在思念你。”

    美队:“我爱你……”

    东沧海觉得不忍直视,虽然他没怎么关注现在的文化界,不过我爱你这种台词,都可以在好朋友间乱说吗?

    于是他偷偷扭过头,去看一旁的张凡。

    电影屏幕的光射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轮廓映照的十分清晰,仿佛雕塑一般。

    张凡的神色淡然,看到这种剧情也没什么表情。

    东沧海就忽然想起了中午的时候两人在旅馆时,张凡也是这样,从外表上看不出一点点的异样,甚至还有些冷漠,但实际上,却已经硬的前面都在流水了。

    于是他偷偷的放出自己的神识,朝张凡查看过去。

    才一下,就被张凡反压,但力度并不大,看起来对方不像是生气的意思。

    于是东沧海就把自己的神识分出一缕,再次朝张凡刺探过去。

    再次被挡回来。

    于是不停的刺探查看,仿佛无数的触手在四处蔓延,包裹住张凡的浑身上下,只待有什么地方露出破绽,就钻进去。

    张凡一边看电影,一边应对旁边东沧海的这种神识骚扰,倒也自得其乐,他微微扭头,眼睛还看着屏幕,但唇却是凑到东沧海耳边:“我劝你最好放弃,不可能查看到我。毕竟我比你高太多。”

    东沧海笑嘻嘻的,他直接朝张凡伸出手去。

    张凡吓了一跳,赶紧把神识放开一条口子:“算了……你别玩的太过玩儿出火来……”

    于是东沧海很高兴的用自己的神识把张凡浑身上下都查探了遍,最后仔细观察起对方的隐秘部位来。

    “张哥你又硬了。”东沧海小声在张凡耳边说,“我看到你前面正在往外渗水。”

    张凡嗯了一声。

    “你能感觉到我在查探你,什么感觉?”东沧海很好奇,他很想知道神识强大的人,是怎么发现自己被人盯上的。

    张凡笑了笑:“没感觉,但是我知道。就好像有人看你,你身上会有什么感觉?但就是知道。”

    东沧海的声音更轻,屏幕上在打斗,他们又坐在最后一排,凑在一起面无表情的聊天对其它人毫无影响。

    “张哥你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东沧海小声问。

    “不知道。”张凡说的是实话,他只能够发现有人的神识在查看自己,敏锐一点能够发现对方在查看自己什么部位,但具体做什么……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谁能够通过光看,把离自己几米远的人怎么样呢?

    东沧海没说话。

    于是张凡有点好奇:“你一直关注我那里,到底在干什么?”

    东沧海低声说:“猜猜?”

    张凡说:“猜不到。”

    于是东沧海说:“我在……帮你口呢……”

    张凡沉默了片刻,过了一会儿,他起身离开,东沧海就跟在他身后,两人走出放映厅。

    “张哥……不看电影了吗?”东沧海有些心虚。

    张凡一路朝下走,一直走到电影院的地下停车场里,找了个偏僻的角落,随手一挥,一道隐匿阵布在周围。

    东沧海立刻紧张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遇到对头了?”

    说这话的时候东沧海有些心惊,他出来找张凡是突发事件,身上除了几道符箓,常用的冰冻枪根本没带,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帮上忙。

    张凡冷冷地看了东沧海一眼,解开裤带,口气中带着一丝恼怒:“如果你今天不给我口爽,就别想走出阵去!这是高级隐匿阵,凭你的本事,破不了!”

    东沧海感到一阵腿软,说:“张哥……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

    张凡声音冷漠,不带任何商量的余地:“早警告过你,别玩儿出火来,刚刚心里有胆子想,现在没胆子干吗?”

    东沧海觉得一阵窒息,他感到自己完蛋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一个男人心动过,或者说,他觉得自己爱上了张凡。

    他吞了口口水,缓缓蹲下身,声音中都带了一丝迷恋:“张哥……”

    “嗯?”张凡的鼻音很温柔,他低头看东沧海,然后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把东沧海拉起来,“不是真让你这么干……我也就是气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乱玩儿,气话别当真。”

    东沧海的十指张开,穿过张凡的十指,两人双掌交握。

    他蹲在地上微微抬头,用牙齿咬住拉链的拉环,把它轻轻拉开:“张哥……我早就想给你这样干了,只是不敢……所以只能想想。”

    张凡一把将东沧海抱起,他抱的很紧,东沧海感到了一阵窒息。

    “有多早?”

    “从那天我们两个分手……一直到刚刚。”

    “就只想过这一样?”

    “有好多样……只是不好意思说。”东沧海迷恋的看着张凡的脸,“我喜欢你张哥……不光光是因为那事儿干的舒服。你当初帮我,一开始是出于好心,帮我摆脱阎龙,让我那天没去六人间。后来又给我出头,帮我教训他。再然后宁愿自己修为下跌也帮我,我从来没遇到过有人对我这么好。这几年我打听过你的很多事,跟很多人打听过,真的,我越打听就越喜欢你!”

    张凡的喉头抖了抖,他把东沧海按在自己胸前,吻他的头发。

    “张哥……今天见到你,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东沧海说,“跟我谈恋爱好不好?”

    张凡浑身一震,东沧海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的肌肉僵持。

    东沧海觉得心里不妙,然后就感到张凡在一点点松开自己。

    “不行,我最多也就能够跟你约个炮。如果要谈恋爱的话,关系到此结束。”

    “你喜欢我的!”东沧海看着张凡想走,心里急了,使劲的拉住他。

    “我们不合适。”张凡说,“我现在有点后悔当初请你进我的房间了。”

    “合适!”东沧海几乎都是大吼了,他的情绪很激动,眼眶都是红的:“我就觉得合适,我知道你的事情,全都知道!”

    张凡打断东沧海的话:“不可能!”他一面说,一面将刚刚被东沧海松开的裤带和拉链都弄好。

    “我真没想到今天见你你竟然会提这个。”张凡显得很不耐烦,又格外焦躁,“我是看这四年来,你给我打了三四百未接电话,才过来找你的。我想你大概是没找到合适的人采阳,所以特别想我,如果知道你是要找我恋爱,我不会来。”

    东沧海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被丢弃在沙滩上,他又不甘,于是冲上去头脑发热想要强吻张凡,但根本不是对手,太高难度的事情做不到。

    “张哥……别走,我求你别走!”东沧海看见张凡已经把隐匿阵都给收了,他慌了神,“那我不要恋爱了,我只求这五十年,你跟我多约两次炮可以吗?”

    张凡的手一抖,回过头。

    “可以吗?”东沧海已经几乎是祈求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在张凡面前,竟然会哀求到这个地步,“我不会在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就……就在这五六十年里,想你了就去开房做一次,可以吗?我不会用采阳真经的,就是单纯的约炮,可以吗?”

    张凡的喉头有些抖动,过了片刻,他说:“你……都知道了。”

    东沧海说:“这事不难打听,我当初还没进你房间的时候,听岳明提到过你,就隐隐的猜到了。后来在离开交易会的一个星期后,我仔细去问了他,就确定了你还剩下五十年好活。”

    “你或许还在心存幻想,以为我已经抵达练气顶级,说不定能够突破?”张凡的声音听起来冷漠得让东沧海发抖。

    “岳明并不真的很清楚。他大概也跟你说了,三年后,还有机会是么?”张凡问。

    东沧海说:“他跟我说过,但我不是很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这不重要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张凡说:“三年后,五十年一次的景山之行会再次开启,那里是地球唯一一处灵气浓密的地方,很多炼气期顶层的人,都会去里面突破筑基,从此有两三百年的寿命。我已经去过一次,筑基失败了,这辈子,只能够停留在炼气期,不可能再有进展了。炼气期修士最多能够活一百五十岁,我只剩下六十年,也可能是五十年的寿命,这辈子就这样了。”

    东沧海觉得这些根本就无所谓!他现在只想跟张凡在一起,哪怕不谈恋爱,打炮也行,就算是不打炮,就算是看着他也好!

    “那又怎么样!”东沧海怒吼起来,“就算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六十年后也八十了,过完一辈子了!你前面的一百年,我还没出生就不算了,那后面的几十年,打几个炮难道很难吗?!就算是时间再长,也不过就十多个小时……我就想占用你十多个小时都不行吗……”

    东沧海难受的顺着墙慢慢蹲下,最后忍不住哭了出来。

    在没见到张凡的时候,天天想,但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却因为自己不合时宜的要求,闹到了从此不见的地步,自己怎么这么蠢!怎么蠢到这个地步!

    张凡缓缓蹲下身,靠在东沧海边上,终于在心中叹了口气,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吻了吻他的脸:“那……既然你一定要这样,那好吧。”

    东沧海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深深吸气,他怕自己情绪再激动的话,张凡就没那个耐心在一旁呆着了。

    于是他强行让自己笑出来:“那很好啊!别浪费时间了,我们去开房吧。明天一早估计你该走了。”

    “不用这么着急。”张凡说,“你想清楚了,你还这么小,就已经练气四层,将来别说是突破练气六层,就算是筑基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如果你将来一个人……会很痛苦,长痛不如短痛,我没想到你会这样恋我,如果知道,我不会在那时候跟你好的。”

    东沧海说:“我都想了整整四年,想的很清楚了。五十年足够我过一辈子!张哥,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我想你都快想疯了,五十年长着呢,我现在只想跟你在一起,谈个恋爱而已,很多人谈个两三年就分手了,谁会管几十年后的事情。”

    张凡默默地看着东沧海。

    东沧海也看着张凡,过了一会儿他上前,死死的吻张凡,用自己能够想到的最*的方式吻他,用神识查探对方的身体,又用手隔着裤子摸他。

    张凡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声,舒服到了极点。

    “张哥……”东沧海小声说,“我爱你,兴许我连练气六层都突不破,那不是正好可以跟你一起老死吗?跟我谈恋爱好不好?”

    张凡抱住东沧海,回吻他:“好。”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修真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绍兴十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绍兴十一并收藏修真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