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异世重生]国王的信徒最新章节!

    王室亲情淡薄,对于感情的克制被视为一种高贵的行为,而热情和亲密则是粗俗的平民的举止。爱德华自出生起就是被保姆养大的,三岁时受封萨摩赛特亲王,便立刻离开了宫廷来到自己的封地居住,只有在仲夏和新年才能回宫廷小住一个月,和国王和王后生疏的仿佛陌生人。

    当然,自己又不是两位陛下的后代,本来就是一个陌生人。爱德华不紧不慢的走在皇宫高大的走廊里,身后跟着一长串侍从、书记官和教士,他已经更衣完毕,现在要去向他名义上的父母,国王和王后问安。他还记得上一世每一次回宫都心急如焚,心中满满的都是对久别的父母的孺慕和思念,而现在,他的心平静得仿佛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当年,王后无法生育,便想出了鸠占鹊巢的方法,她威逼利诱,强迫她的亚兽人弟弟和国王的私生子兽人哥哥为她生了个孩子,还买通了莱曼大教堂做血统测试的大主教。孩子生下来后,她又立即暗中处理了两人,不留一丝痕迹。可笑她自以为能够瞒天过海,谁知道国王早就对她的一举一动心知肚明,不揭穿她,不过是打着利用这个孩子为他真正的继承人做挡箭牌的主意而已,好让那孩子平安成年。

    卡斯伯特帝国的婚姻法对于王后的这种行为有着严厉的惩罚措施,如果在血脉后代的问题上有欺瞒行为,比如未经过夫妻另一方的允许堕胎,或者未经允许调换子嗣,用自己的私生子或者他人的孩子代替双方的后代等等之类的行为,除了一定的刑事责任,还会被判决婚姻无效,无效期自欺骗行为发生之时开始,而那也意味着,欺骗行为之后所生育的孩子都会变成失去大部分继承权的非婚生子。

    国王便是抓着这一条,开始为他真正的合法继承人的诞生做准备。一个兽人的潜力其实在他或她还是亚兽人母亲空间里的一颗蛋时就能测试出来了,于是国王开始流连花丛,和不少亚兽人生儿育女,这并非因为他贪恋美色,而是为了生育最强大的后代。最后,莱特曼家的玛格丽特小姐中了头彩,专家和大主教确定玛格丽特小姐空间里的这颗蛋将来会孵出一位实力不下国王的巨龙。

    于是国王抓紧时间,在威廉破壳之前,和莱特曼家的玛格丽特小姐秘密成婚,虽然没有公之于众,但是国王枢密院中三位举足轻重的成员,莱特曼家族的重要兽人成员,以及三位大主教都在现场做了见证,并签下了具有魔法和法律效益的契约,证明两人结合的合法性。因此,威廉才是名正言顺的合法继承人,他的合法性没有一丝破绽。

    国王和王后此时正在国王的会客厅等待接见王储,守在会客厅门口的仆人看到王子,深深的鞠躬行礼。爱德华在门口停了下来,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自从一年前重生醒来,他一直称病拒绝回宫,错过了去年的仲夏夜和新年,今年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不回宫了,而他也不想再逃避下去。今天是他重生后第一次面见自己名义上的父母,虽然对两位陛下已然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但是对于即将会见这两位在上一世毁了自己一生的王者,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抽搐一般的紧张,无法压制的怨愤,还有一丝恐慌。这也是他一路上为何每天至少花四个小时在祈祷上的重要原因:他一直在乞求奥尔贡拉赐予他足够的勇气和冷静面对现实。

    既然您已经给了我重活一世的机会,那么现在,就请再赐予我足够的力量吧。爱德华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金环龙,心中默背着赞美神的祷告词,感到自己渐渐的平静下来。

    “殿下,现在通传吗?”仆人问道。

    爱德华点了点头。

    于是仆人走进了会客厅,隔着会客厅的大门,爱德华听到他字正腔圆的高声喊道:“爱德华王子殿下,萨摩赛特亲王,埃斯杜尔公爵,布尔森塔伯爵。”

    他将憋在胸口的那口气缓缓的突吐出,微微抬高了自己的下巴。大门再一次打开,他缓步走了进去。会客厅里的正前方立着三把宝座,国王坐在正中间,王后坐在国王的左手边,右手边的椅子则是为爱德华准备的,三把宝座的两边依次坐着王室的几位位高权重的公爵和他们的伴侣,末尾坐着几位深受国王喜爱的私生子。虽然在正式的政治场合,让国王没有爵位的非婚生子出席是对客人的一种不尊重,但是现在的会见是家庭内部事宜,与政治无关。除了国王和王后,剩下的人见到爱德华都站起来向他行礼。

    爱德华在王座前停下,单膝跪地,低下头行礼道:“父王,母后。”

    “我亲爱的儿子。”国王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向他伸出自己的右手,示意他上前亲吻自己的戒指。位高者允许位低者亲吻自己的戒指是一种表示喜爱和亲密的举动。

    爱德华立刻上前,跪在国王的脚边,双手握住他的手,亲吻他套在右手无名指上的国王权戒。国王反手抬起他的下巴,慈爱的打量着他的面孔,温和的说:“你瘦了,我的儿子。”

    “对不起,让您担心了。”爱德华温柔的说,他看了眼国王,便驯顺的垂下了目光。他能看出来,国王的慈爱不过是故作的面具,因为他的眼睛是冰冷的,那眼神,恐怕看到猎犬都比看到自己要温暖。

    爱德华忍住一阵战栗,上一世,传令官宣读的死刑判决犹在耳畔,一想到这个将自己养大的男人可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吊死在圣安东尼广场,他便浑身冰凉,心中泛起一阵阵强烈的刺痛和酸楚。

    上一世,他将这个男人当成自己最崇拜最敬仰的父亲,毕竟一个孩子总是深爱着自己的父母,特别是缺爱的孩子,对于父爱和母爱的渴望甚至可以超越求生的本能。爱德华和王后的接触更多一些,王后每年总能抽出一段时间去探望他,然而名为探望,实则是担心爱德华脱离她的控制,前来查看王子的思想状态,正因为在这些更多的接触中王后表现出来的对他难掩的冰冷生硬的态度和漠不关心,反倒将爱德华更多的推向了国王。比起一言一行都透着不耐烦的母亲,爱德华更爱一年难得见上几面,而每一次都无比温柔和包容的父亲。他相信,上一世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愿意为了国王献出自己的生命。

    爱德华深爱着国王,然而国王对他的感情,除了厌恶反感,就只剩下轻蔑。爱德华的存在是王后家族对于王权的挑衅和对国王的蔑视,他的出生不受祝福,他的存在对于国王来说更是如鲠在喉,再加上上一世,爱德华在王后刻意的引导下,只是一个沉溺享受,只对吃喝玩乐有点研究的纨绔,国王是个严于律己的军人,最看不上的就是浪费青春的纨绔子弟。王后如此引导爱德华是为了更容易支配爱德华,达到自己摄政的目的,而国王乐见其成,甚至推波助澜。

    国王摸了摸他的脸,俯□□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到你母亲那边去吧,她很思念你。”

    于是爱德华又跪在王后的脚边亲吻了她的权戒。王后的演技更甚一筹,眼眶中饱含着泪水,一副竭力压制着感情的表情,简直见者落泪,格外让人心酸。爱德华心中冷笑不止,心中不断翻涌着的对于王后的怨恨和愤怒让他几乎无法控制脸上的表情。上一世在威廉的成年礼上,国王揭露了事实,宣告他和王后的婚姻无效,废黜了爱德华的继承权,册封威廉为王储。王后当然拒不承认,联合家族反叛帝国,引发战争。

    战争开始后的这几个月,王后对爱德华完全撕破了脸。王后本来就不喜欢爱德华,当年,国王更喜爱王后的弟弟,她的王后之位实际上是使计从弟弟手中抢过来的,而爱德华是她弟弟的孩子,容貌有七八分的相似,王后对于弟弟的嫉妒和厌恶便转移到了爱德华的身上。以前王后还能维持表面上的母子之情,而现在,她营营汲汲二十多年,却一朝东窗事发功败垂成,沮丧至极,心情烦躁,便将所有的不满和怒火全都发泄在了爱德华的身上,动辄训斥辱骂,甚至于动手。而为了联合另一个早有反意的家族,王后甚至强迫爱德华嫁给对方家族年迈的族长换取结盟。

    觉得前途暗淡的爱德华故意被俘以逃离王后的控制,然而在国王这里,他等来的却是绞刑。好不容易在威廉的帮助下逃离了王都,却在半夜又被追兵追上。那场可以算是意外的爆炸后,再一睁眼,爱德华就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年以前。那一年,威廉还跟着他病重的母亲躲藏在远离首都莱曼的小镇上,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而他还是那个不知世事的无能王储,最新的爱好是诗歌和琉特琴。

    感到情绪似乎有些失控,爱德华强迫自己放空大脑,开始默背祷告词和圣徒的训言。很快,他就感到心中所有负面的情绪都渐渐的消退,他再一次平静了下来。

    爱德华在国王右手边的椅子上坐下,听着两位陛下你一言我一语的表达着关怀,直到国王说道:“爱德华,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你又多了一个弟弟,他叫威廉,今年十二岁。”

    爱德华点了点头:“是的,陛下,我听说他刚刚失去了他的母亲。我可以见见他吗?”

    国王有些惊讶,爱德华向来不喜欢他的那些异母的兄弟姐妹,虽然不会伤害他们,但是鲜有好脸色,并不愿和他们有过多的接触。不过虽然心中疑惑,国王还是向座位的末尾处招了招手:“威廉,见见你的长兄,爱德华王子。”

    一个又瘦又矮的孩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兽人不像亚兽人,他们在未成年时都很瘦小,身体和思维发育都一样迟缓,十七岁和十岁不仅外观看起来几乎没有区别,思维也同样的稚嫩,但是一旦成年,年满十八岁的第一天个头就会开始突飞猛进的暴长,半年之内就能达到兽人的平均身高两米,五官也从稚嫩的男孩变成男人,身上长出结实的肌肉,最重要的是,开始散发求偶的气味,也开始对亚兽人产生渴望,大脑开始二次发育,对于世界开始产生新的认知,也就是进入了青春期。至于什么时候彻底成熟,就要看个人的身体素质了。

    威廉慢吞吞的走到宝座前,他迟疑的看着国王,又看了看周围的人,最后学着爱德华的样子单膝跪地,动作并不标准的行了礼,说道:“王子殿下。”

    威廉是在远离王都的北方长大的,口音浓重,发音浑浊。贵族说的是标准口音,发音清晰,语调抑扬顿挫,婉转优美,就像是宝石的珠光,柔和而高贵。而威廉的口音听起来就像一把斧头,重重的砍进木头,沉重而坚硬。

    房间里的人听到威廉的声音都开始轻声窃笑了起来,特别是坐在末尾的几位国王的私生子,大家都知道威廉过人的潜力和刚刚进宫时国王表现出的喜爱,因而极为乐于见到他被人嘲笑。

    威廉的脸涨红了,他知道别人在笑话他的口音。在他原来生活的地方,除了他的母亲玛格丽特小姐,没有人会咬文嚼字、端着架子说标准口音。玛格丽特小姐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说一口婉转的贵族口音,举止优雅,礼仪完美,气质出众,她无时无刻不在向爱德华强调他高贵的出身。但是比起远在天边抽象得不可知的王族亲戚,威廉更希望能够和同村的兽人孩子打成一片。人对于与众不同的事物向来采取排外的态度,因此威廉没能学会标准发音,也没有记下繁琐的礼仪规范,他就像一个普通的乡下孩子,举止笨拙,口音粗鄙。

    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场景让爱德华有点神思恍惚,只是当年,他不像现在这样主动提出见一见威廉,而是对威廉的进宫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是国王还是让威廉上前行礼。上一世,那个孩子就像现在这样,又瘦又小,跪在王座前,被在场的贵族们嘲笑。

    望着威廉窘迫和倔强的脸,爱德华忽然觉得有些心疼。上一世,即使威廉早就对两人的身世心知肚明,他依旧对自己恭敬有加,甚至在自己被俘虏成为阶下囚的时候,仍然以礼相待。重活一世,在自己所认识的所有人中,爱德华唯独对威廉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甚至心怀感激,自己对威廉向来客气有余亲密不足,可到了最后,只有他站出来训斥了那些羞辱自己的狱卒,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于是他向威廉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手背向上,无名指上的王储权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会客厅里的笑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姿势的含义,王储在示意威廉上前亲吻他的戒指,这表示他喜欢这个孩子。而要知道,即使是贵族,也鲜有人得到过王储如此直白的示好,他几乎不主动向任何人伸出自己的右手。

    威廉有些茫然的看着爱德华的手,然后他突然想到王子刚刚进屋的时候,国王如出一辙的动作。于是他试探的站起来,却犹豫着要不要走上前去。

    “来,过来。”爱德华微笑着看着他,男孩儿这副迷路的小动物的模样让他心生怜惜,他又将手向前伸了伸。

    威廉小心翼翼的走到爱德华的脚边,单膝跪下,双手抓住爱德华的右手。他的座位比较靠后,并没有看清楚爱德华亲吻的是什么位置,于是他亲吻了爱德华的手背,就像他曾经在村子里曾经看到过的,兽人邀请亚兽人去跳舞时所作的动作。

    国王哈哈大笑:“你可吻错地方了,我的孩子,你要亲吻王子的戒指,这表示你对他尊重和爱戴。亲吻手背只发生在兽人和他喜欢的亚兽人之间。”

    “我、我没有吻错位置。”威廉小声的说,但是会客厅的回音效果让每个人都能清清楚楚的听到他的声音。“我喜欢王储殿下,所以我可以亲吻他的手背。”说着,他捧起爱德华的手,再一次亲吻了他的手背,然后才亲吻了他的戒指。

    “很高兴你喜欢我,亲爱的弟弟,起来吧。”爱德华弯下腰,握着威廉的手臂扶着他站起来,笑着说,“不过这两种是不同的喜欢,陛下所说的喜欢,指的是你想和那位亚兽人结婚生子的那种喜欢。当然,你现在还不理解,不过没关系,等你成年了,你就知道了。”

    威廉微微皱起脸,他想起已逝的母亲曾经对他说的话:

    “现在那个顶着王储头衔的爱德华兰开斯特根本不是你父王的孩子,他是老国王的野种和王后的弟弟媾和的产物,是野种生下的野种!”

    “我喜欢殿下,”威廉小声嘟囔着,“我也愿意和殿下结婚,难道这样也不可以亲吻殿下的手背吗?”

    “哦,可怜的傻孩子,你的母亲难道连这些都不教你吗?”王后满脸慈爱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在打趣自己的晚辈,“王储殿下是你的亲哥哥,同父的兄弟姐妹可不能结婚。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王后突然感叹道,“怎么会连这些都不知道?”

    贵族们又笑了起来。

    威廉知道自己不能反驳这句话,但他还是想了想,回击道:“《□□纪》里说,万能的神奥尔贡拉将一颗龙蛋放在世界上第一个亚兽人菲奈斯的空间里,这颗龙蛋孵出了世界上第一个金龙兽人阿拉贡,后来两人结为夫妻。可见,世界上第一个兽人是第一个亚兽人生的,他们其实是父子关。连父子都可以结婚,兄弟为什么不可以?”

    会客厅里再一次陷入一片死寂,因为威廉提出了一个到现在都无解的宗教问题。

    在萨尔曼大陆上,兽人和亚兽人是卵生哺乳类动物,一条小生命被创造之初是以一颗蛋的形态,存在于亚兽人母亲或者父亲的空间中,经过十二月的孕育,才破壳而出,离开空间,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所以物种繁衍的本质上来说,奥尔贡拉所创造的兽人和亚兽人的始祖实际上是父子关系,然而现在,这种关系结合为夫妻是不为法律和道德所容的*。谁也不能说奥尔贡拉错了,菲奈斯和阿拉贡不能结合,但现在谁也不可能认同父亲可以和自己的孩子发生关系。

    关于这个问题,几万年来整个大陆的众多学者给出了各种解释,然而谁也无法完美的解答。于是这个问题成为了一个盲点,没有哪个讲解《□□纪》的老师会主动提出这个问题,而一般来说,因为未成年的兽人和亚兽人对于爱情和□□还没有意识,通常情况下也不会想主动想到这个问题。

    “你可把我问住了,真是个聪明的孩子。”爱德华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威廉有着王室巨龙血统特有的金眸,却继承了他母亲的黑发,理得短短的,摸着就像一把小刷子,“或许我们可以找时间去图书馆查查书?”

    “好的。”威廉望着爱德华的脸乖巧的点了点头,有些舍不得移开自己的实现。爱德华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亚兽人,他以前还不明白为什么同村的兽人总是把视线黏在亚兽人的身上,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像能够理解了,如果是爱德华的话,他也愿意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光盯着对方看。然后他忽然想到弟弟斯蒂芬的父亲,他母亲的侍卫理查说的话:

    “您不知道您的出身有多高贵,我亲爱的威廉少爷,您将来会和整个大陆上最好看的亚兽人结婚。这毋庸置疑。”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异世重生]国王的信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守本琦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守本琦子并收藏[异世重生]国王的信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