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异世重生]国王的信徒最新章节!

    爱德华也站了起来,而王后依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国王的私生子女太多了,她已经不需要通过向这些孩子表达关心来显示自己作为国母的宽广胸襟,而实际上,她只要不苛待他们,就已经无懈可击了。

    国王走了过去,贵族们纷纷起立,为国王让路,爱德华忙跟上去,却被王后拉住了手腕。

    “你想干什么?”王后压低了声音,看起来有些生气,“别自降身份去凑热闹!”

    爱德华表情不动,用力的挣开王后的手,快步绕过桌子,在国王的对面站定。

    国王板着脸,慢慢的环顾了一圈,看了看躲在夏陵公爵怀里抽泣的马修,视线在他脖子上狰狞的伤口上停留了一阵,又看了看还被兽人镇压这的威廉,威廉接触到他的目光,僵硬了一下,最后变回了人型,板着脸拧着脖子,一副不服气的模样,而他除了面颊上的擦伤,看上去似乎完好无损。

    “看在奥尔贡拉的份上,”国王缓慢而抑扬顿挫的说道,当他用这种很明显的咏叹调一般的贵族腔调说话的时候,通常意味着他十分生气,“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陵公爵忍不住怨愤的抱怨道:“事情已经很明白了,陛下,这孩子莫名其妙的伤人,下手还如此狠辣,我从未见过……”

    “大人。”爱德华出声打断他的话,“我想,您也没有看到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不是吗?”

    夏陵公爵一顿,最后不情不愿的转开头,不再说话。

    国王快速的扫了眼爱德华,又看着所有围在周围的贵族们,道:“谁坐在威廉和马修的附近?”

    没有人说话。一个是公爵的儿子,一个是国王的儿子,不管为谁说话,都会得罪另一方,众人一致认为此时哲保身是最好的选择,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国王冷笑道:“两个孩子打架而已,就这么点小事,你们也要思前想后,怪不得我们的这个阶级越来越衰落,我看过不了多久,卡斯伯特就可以学学它北边的邻居,不要再分什么贵族平民,也不要什么国王王后,变成一个共和国好了。”

    贵族们把头低得更低了,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连刚刚还在哭的马修都被这严肃的气氛吓得忘了哭泣,害怕的抱紧了父亲的脖子。

    就在这时,一个纤细瘦小的还未成年的女亚兽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向国王行了一个屈膝礼,向前展开放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就像是一双修长的翅膀,姿态优美,“陛下。”她说道,“我离威廉阁下和马修阁下只相差一个座位,我看到了整个过程。”

    国王点了点头:“你说吧。”

    女亚兽人娓娓道来。这场冲突的开端很简单,马修嘲笑威廉僵硬笨拙的姿势,难听的口音,以及说话时简陋、甚至错误百出的语法,威廉一开始并不理睬他,而他的退让反而让马修得寸进尺,更为肆意的嘲讽了起来,最后甚至对威廉的母亲玛格丽特小姐开始评头论足起来。马修对玛格丽特小姐的教养表示了极大的鄙视,笑话她一定是个粗鄙的村妇。当然,他不敢就对方作别人情妇的事情发表什么看法,周围坐了一堆国王私生子,这种话会打倒一片,平白得罪人。于是,忍无可忍的威廉突然间爆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马修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了一顿。

    听罢,国王冷笑了一声,不做评论,而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亚兽人再一次行礼:“我叫伊利莎白西摩,我是格罗斯女伯爵,玛琳娜西摩的女儿。”

    格罗斯女伯爵立刻带着她的丈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向国王行礼问好。格罗斯伯爵是个同样瘦弱女亚兽人,她的丈夫和她看起来一样的孱弱,又瘦又高,像根晒干了的竹竿,但是爱德华并没有小觑这对夫妻,格罗斯女伯爵的丈夫是一位七级中级的兽人,兽型为猎豹,别看他人形时看起来消瘦干瘪,虚弱憔悴,当年在军队中可是立下过赫赫战功,还因为下手过于残暴,被冠以“血豹”这样一个充满了杀气的外号。格罗斯女伯爵本人的实力同样达到了七级中级,而与众不同的是,她是一个能够种植草药的亚兽人,年轻的时候在教会工作,在整个帝国都颇有名气。

    “很好。”国王赞许的点了点头,“你很勇敢,伊利莎白小姐,这很好。”

    格罗斯女伯爵心中咯噔一下,忙抬头观察国王的表情,发现国王眼中只有长辈对晚辈的赞赏,而没有兽人对于亚兽人的渴望,这才松了口气。没办法,国王前科累累,虽然已经十几年没有再收新的情人了,但是满屋子的私生子都在提醒着大家,十几年前他是如何疯狂的沉湎于追求亚兽人的活动中的。

    这时,夏陵公爵突然上前一步,道:“陛下,我的儿子确实做错了事,但是这不过是口舌之争罢了,难道这几句话,他就要被如此残忍对待?我从未见过哪个小孩子打架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口!这不是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这时蓄意的伤害!应该得到严惩!”

    “我不这样认为,公爵阁下。”爱德华道,“在我看来,马修羞辱了威廉,是一种很明显的挑衅行为,这等于他向威廉发起了挑战,而威廉决定回应他的挑衅,为自己的名誉而战,解决方式就是你们兽人最喜欢的,打架。这完全合情合理,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而且,在我看来,马修之所以会伤成这样——这样说可能听起来有些冷血——那完全是因为他技不如人。还有,您别忘了,他比威廉还要大一岁。”爱德华竖起一根手指阻止了夏陵公爵的反驳,“您也是一个兽人,难道您要求威廉面对这样的羞辱保持沉默?您自己做得到吗?”

    夏陵公爵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的亚兽人丈夫担心的扶住他的手臂,低声唤道:“亲爱的?”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国王最后总结道,“还有谁要对当时的情况做什么补充吗?”

    没有人说话。

    “很好。”国王又恢复到他平日里干脆迅速的说话方式,“威廉,”他望着自己刚刚回宫的儿子,“你需要向马修道歉,你伤他伤得太重了,你们不是仇敌,你不可以这样伤害你的同胞。”

    威廉瞪大了眼睛:“不!”他干脆利落的拒绝,“我不向胆小鬼道歉!”他大声喊道,梗着脖子瞪着夏陵公爵和他怀里的小兽人,“瞎说八道就要挨揍!自己找揍还敢找家长告状,你真是个胆小鬼!”

    说着,威廉朝着夏陵公爵的方向比了一个下流的手势:他举起自己的右拳头,大臂前伸,和地面平行,前臂竖在眼前,和大臂垂直,左手握住自己的大臂,仿佛在展示自己的肌肉,不过这个手势实际的意思是——

    我要干爆你的屁股!

    夏陵公爵倒吸了一口气,面色铁青。国王的嘴角飞快的向上勾了一下,似乎马上就要笑出来了。爱德华忙上前,拍掉威廉的下流手势,低声道:“你以后不许再做这种动作了!”

    威廉愤愤的放下自己的手,对着夏陵公爵怀里的马修又喊了一声:“胆小鬼!打不过就找爸爸的胆小鬼!”

    马修打了一个嗝,忍住再一次哭泣冲动,转回头红着眼睛瞪着威廉:“你才是胆小鬼!”

    威廉不屑的哼了一声,马修立刻又变成了一头小黑狼,身上软软的绒毛都炸了起来:“我要咬死你!”他挣扎着要脱离父亲的怀抱,扑过去再和威廉打一架,“我要咬死你!你这个不知所谓的乡下佬!”

    “安静!”爱德华扬声道,制止了这边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纷争,“管管你们的舌头,先生们,我想陛下还没有说完他的判决,请各位耐心点。”

    “谢谢,我的儿子。”国王点了点头,“威廉要为他咬伤马修这件事向马修道歉,但是,马修必须先向威廉道歉,因为你羞辱了威廉和威廉的亲人。一个绅士不应该随便对别人品头论足,肆意中伤,马修,你要为你无礼的行为道歉。”

    于是打架这件事就这样完美的落下了帷幕。夏陵公爵黑着脸抱着孩子提前退场了,威廉则被带下去换衣服。摔碎的盘子和污染的桌布被换上了新的,桌子上重新摆上美味佳肴,大家又在长桌两旁坐下,轻声细语的交谈了起来,仿佛刚才的骚动没有发生过。

    晚宴结束后,大家再一次回到大客厅,打牌、聊天、喝酒,弹琴、唱歌。

    国王坐在牌桌旁,看着自己手里的牌,就像在看一份文件一般严肃,爱德华坐在他的左边,等着他出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身边有三个兽人近侍这个月成年。”国王出了一张牌。

    “是的。”爱德华紧随以后也出了一张。

    国王等着牌桌上另外两人出牌,继续问道:“对于补充进来的近侍人选,你有什么想法吗?”

    爱德华忙恭敬的说:“我没有什么……”突然,一个想法突然闯进大脑,爱德华愣了一下,国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爱德华迟疑着,但是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就像是某种极度的渴望一般,无法压制。他在心中飞快的计算着其中的风险和得失,左右权衡,然而内心的天平还是快速的倾向了一端。说到底,他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棋子,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提线木偶,如果不想粉身碎骨,就必须把提线交到正确的人的手里。

    于是最后,爱德华凑到国王的耳边,轻声道:“父亲,我等一会儿可以和您单独讨论一下吗?”

    国王没有反对,也没有接受,却突然扔了牌,大笑着对牌桌上的人说:“王子偷看我的牌,这局不算,重新来。”

    聚会直到午夜时分才结束,国王和王后先行退场,王储随后,大家目送帝国最高贵的一家人离去,这才纷纷散去,回家休息。

    爱德华回房,换下身上华丽的礼服,稍加梳洗,换了一身宽松的常服,这才带了两个侍从去面见国王。这两个近侍的家族都是国王的亲信,爱德华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威廉才起真正的王储,不过在关键时刻,他们一定站在国王那边。

    国王已经换好了睡衣,外面披着一件薄薄的睡袍,坐在壁炉旁,双腿向前伸开交叠在一起,手里端着一支酒杯,酒杯里琥珀色的液体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现在正是夏季,壁炉里生着由魔法阵维持着的冰蓝色的火焰,这种火焰可以给房间降温。

    “陛下。”爱德华向他行礼。

    “你想对我说什么,我亲爱的儿子?”国王懒洋洋的说,“想要来杯酒吗?”

    “不了,谢谢您。”爱德华拒绝道,“陛下,我想和您单独说几句话,就我和您。”

    国王抿了一口酒,盯着爱德华看了很久,久到爱德华开始心慌,才挥了挥手,让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出去。

    “你想说什么,现在能说了吧?”国王放下酒杯。

    爱德华在国王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慢慢道:“关于我身边空缺的三个近侍人选,我想把其中一个给威廉。我想带他去萨摩赛特。”

    国王高高的扬起眉毛:“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威廉,能告诉我原因吗?”

    爱德华抬起头,看了眼收敛起了所有气势,甚至有些心不在焉的国王,又快速的垂下眼睛。事到临头,面对这位心狠手辣国王,爱德华还是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最后他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跪倒在地上,慢慢的膝行到国王的脚边,亲吻他的鞋尖。

    “求您原谅我,陛下。”他伏在国王的脚下,姿态谦卑到了极点,“求您原谅您最卑微的仆人。我愿意为您和尊贵的王储殿下献出余下的一生,只要您怜悯我,体恤我身不由己的苦衷,原谅我不得已的冒犯,赐予我效忠机会。”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异世重生]国王的信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守本琦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守本琦子并收藏[异世重生]国王的信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