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重生]世家名媛最新章节!

    死而复生,钟凡琳看着手下的药材,有些恍惚。

    自己做了一辈子药膳,却始终忘了去察探人心。生在钟家,不争不抢,就是个死字。

    钟凡琳手下动作微微一顿,复又继续。

    死了又怎么样呢,重来一世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这辈子,自然该有这辈子应有的活法。

    搅拌完毕,看着钵内自己悉心制成的酱料,钟凡琳这才展露笑脸。

    这味清心酱料,讲究的就是一个“清”字。清口,清澈,清心。

    端起钵体,拿起竹筷点了点其中的酱料,竹筷便带起了几缕依依不舍的凝膏来,透明晶莹,很是好看。将蘸取的酱料放入口中,微微抿了一口,一开始时,酱料有些味浓,给与口舌刺激,而后,酱味渐渐散开来,飞快的化成了液体融入口中,带着几分清甜,又有几分药香。咽下酱料,余味不绝,神清气爽。

    酱成了。

    满足的笑了笑,钟凡琳精致的脸上便带了几分妩媚,她将酱料合好,装起,整理了药材和用剩的食材,这才抚了抚身上的尘土,迆然起身出了房门。

    “堂姐!你的酱料制成了么!”声音娇憨而活泼,还带着些许撒娇。

    钟凡琳听着钟熙的声音,恍若隔世。

    上辈子自己不争不抢,做出了新药膳也毫不邀功,只一心一意专注自己的药膳。恐怕,自己的那些药膳都被这个好堂妹拿去和钟老爷子邀了功劳。

    想起上一世,钟凡琳心底终于起了一丝波澜。她静静的看着钟熙,并不回答,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心疼,悲伤,怨恨,种种情绪逐渐涌上心头。她想不通,对钟熙,她可以说是仁至义尽,可钟熙还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她以为,她们是最亲近的人,却原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钟熙有些不耐烦,看着钟凡琳的眼神也有些不加掩饰的烦躁:“又失败了么!堂姐你就换个酱料来研制吧,这个什么清心酱你都浪费了一堆药材了,库房里的药材可经不起这么浪费……”

    “这是我家,我是长子长孙。”钟凡琳淡淡的打断了钟熙的话语,微微冷笑了起来,“老爷子都没说什么,你急什么。”

    钟熙语塞,有些气急败坏。她不知道钟凡琳是怎么了,明明以前自己数落她时,她只会站在那里傻笑,笑过头了就继续傻子一样研究她的药膳。可今天,她是吃错药了不成!竟然和自己摆起谱来了。

    钟熙深深吸了几口气,压下了心底窜起的怒火,勉强笑着对钟凡琳赔罪:“堂姐,我不是替你着急么!你也知道我心直口快的,千万别和我生气啊。”

    钟熙在药膳方面没有什么天赋,可在钻营方面却是个中好手,在钟家这个只认利益的大家族里,没有药膳天赋,她就光凭着把钟凡琳把在手心里,就确立了她不可替代的地位。可是如果没有了钟凡琳,没有了钟凡琳自愿给出的那些药膳秘方,钟熙在这个人吃人的世家里,很快就会被人撕扯着咬下一大口肉来。形势比人强,钟熙面对着钟凡琳也只能忍气吞声。

    钟凡琳突然觉得有些悲哀。这就是自己一心一意对待的好堂妹。

    钟家是个冷血的家族,逼死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钟凡琳自从记事以来,就对钟家毫无归属感,对钟家老爷子更是亲近不起来。在钟家,唯一称得上信任的,就是自己的堂妹了。

    钟凡琳突然记不清自己为什么那么盲目的信任钟熙了。努力的想了想,大约是因为是向往妈妈口中所说的兄友弟恭姐妹和睦的生活吧。

    眼神有些散漫,钟凡琳突然意识到,即使一直把自己关在药膳的世界里,自己也是寂寞的。所以才会蒙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钟熙那些势利钻营的行为,不去看钟熙那贪婪嫉妒的眼睛。一叶障目,便是坠落悬崖粉身碎骨。

    抬起头,看着钟熙讨好又带着难以遮掩的鄙夷的神情,钟凡琳突然笑了起来:“真丑。”

    钟熙愣住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钟凡琳走远,久久没有回神。

    这个女人,是吃错药了么!

    ====***====

    街上很热闹。

    钟凡琳愣愣的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心。这一切是真的,这街上的嘈杂,这手心的温热,自己是真的重新活过来了。她呆呆的看着大屏幕上做的各式药膳广告,突然就笑了起来。

    真好,自己活过来了,还能继续研究自己热爱的药膳,还能避开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好好的过一辈子。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看着人来人往,钟凡琳一个人静静的散着步,也不觉得孤单。走的累了,就去一家茶药铺里买些清凉解渴的茶水,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慢慢捧着喝。

    钟凡琳想,她是时候计划一下离开钟家了。

    钟凡琳如果是个普通的钟家孙女,那大概也不过是联姻的命。可她不是,她是钟家难得的有药膳天赋的人,她想走,钟老爷子恐怕也不愿意放,对于钟老爷子来说,钟凡琳代表着更大的利益,除非榨干属于钟凡琳的所有天赋,否则,钟老爷子恐怕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毕竟在这个世界,药膳师对于一个世家来说,就犹如命脉一样重要。

    可是,她不愿意。不愿意像个畜生一样的被钟家榨干所有价值,剥皮抽筋去骨,利用的一丝不剩之后,还要拿自己最后的那个皮囊去讨好钟家想要讨好的人。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看着不远处的药膳店铺,门口排满了人。这个世界的医术早就已经没落了,除了那些最简单的治疗方法,其余的全都失传了。如果得了病,要不忍着,要不就用药膳慢慢调养着,实在不行,恐怕就只能等死了。

    钟凡琳呆呆的看着店门口,心底有些感慨。她记得书上记载,医术最为发达的时期,药膳也不过是富贵人家用来养生的玩意,哪里值得一提,可现如今,药膳却替代了医术的地位,成了唯一的救命办法,这一切,恐怕是谁也想不到的。

    低下头,钟凡琳又喝了一口手里的苦茶。

    皱了皱眉,她习惯性的呢喃道:“茶熬得太久,过苦又涩,糖精画蛇添足,冰块随意敷衍,糟糕。”

    “小姑娘你也是这么觉得的么!”一个老头子突然兴高采烈的接过了话头,“我也是这么对那个店的店员说的,可他们竟然把我赶出来了!真是气死我了!”

    钟凡琳有些窘迫的看着那个老头子,心底有些无奈。在别人的店里说别人商品的坏话,这事情干的也太缺心眼了点。可她是个药痴,见到同类的兴奋感很快就盖过了那一丝丝怪异:“您也是药膳师么?”

    这世道,能尝得出冰苦茶火候的人可不多。一般人总是觉得苦茶越苦,效果越好,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做过犹不及。苦茶可并不是只有苦,才最有效。

    那老头子撇撇嘴:“什么药膳师,叫我老林就好了。不过是懂点药而已。”

    钟凡琳认认真真的对林老爷子点了点头,口中叫道:“林爷爷,我叫钟凡琳。你也懂药么?”

    林老头子翻了个白眼,不耐烦了起来:“什么药不药的,不要!”

    钟凡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起气来,只好“哦”了一声,就继续捧着手里的苦茶小口小口的啜饮起来,神情专注,仿佛刚刚批评了苦茶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林老头子却是耐不住了,戳了戳钟凡琳:“小姑娘,生气啦!?”

    钟凡琳看了一眼林老头子,摇了摇头,继续捧着杯子不做声。

    “诶!和我说说话嘛!”那老头子继续戳了戳钟凡琳,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其实我也懂药哦!”

    钟凡琳抬起头,看了一眼老头子,缓缓说道:“我也懂。”接着,就又沉默了。

    那林老头子不高兴了,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对这个小姑娘很有好感,一时间倒也是耐下性子来:“你不知道,这些人就只知道吃药,药膳是能随便吃的么!劝了他们还不听,你说气不气人!”

    “……”钟凡琳茫然的看了一眼那林老头,“有什么好气人的。他们不听,是他们的错,你为什么要因为他们犯错而让自己生气?”

    这下,换成那林老头子沉默了。他张了张嘴,觉得哪里不对,可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闷闷得说道:“我就是生气!”

    钟凡琳想了想,认真的劝解道:“怒伤肝,肝不好,你整个人都不会好了。”

    “……我现在就整个人都不好了!”那林老头子不服气,“小姑娘,你要是没有嫁人,那就嫁给我孙子吧,你们两个都爱气我,凑一起才好呢。”

    “嫁人?”钟凡琳愣了一愣,细细的思索了一下之后突然笑了起来,“我不嫁人的。”

    脱离钟家,与钟老爷子对抗就是为了获得最大限度的自由,她怎么可能会舍得就那么轻易的进入爱情的囚牢。自主,自由,才是钟凡琳所期待的。

    林老头子一愣:“不嫁人?女人不嫁人,付出的要比男人多太多。小女娃娃你可要想清楚了。”

    钟凡琳静静的想了一会,突然笑了:“恩,我有我所想要坚持的,付出再多又怕什么呢?”

    对着老爷子笑了笑,钟凡琳心底仿佛卸下了一块大石。

    不错,付出再多又怎么样呢,前途困难重重,那又怎么样,除了自由,她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的了。

    掌握自己的命运,比什么都重要。

    电话突然响了,打开手机一看,是钟家的电话。接听了电话,钟凡琳有些意外,钟老爷子竟然会纡尊降贵的给自己打电话,虽然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快回来”。以钟凡琳对钟老爷子的了解,恐怕这已经是钟老爷子能对自己展现的最亲切的姿态了。而这往往也代表着——麻烦。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重生]世家名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吾辈吃鸡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辈吃鸡蛋并收藏[重生]世家名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