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病床上好在垫着一层被,摔上去也不疼。成芸手肘撑着床,还没起来,阿南就压了上来。

    病房里黑黢黢的,今晚外面又没月亮。成芸着实适应了好一会才渐渐看清阿南这张跟黑暗融在一起的黑脸。

    成芸被他压着,怎么挪都动不了地方。

    她眯起眼睛,顶了阿南一下。

    “你个牲口……”

    阿南两手握住她的手腕,张开。

    这么仰头看着,阿南的肩膀很宽。成芸反正没多大力气,索性也不挣了,仰头躺在床上。

    “这可是病房。”成芸说,“护士过一阵就会来,你不怕弄到半路被人开门围观?”

    阿南一顿,好像有点犹豫。

    成芸瞥他一眼。难得爆发一次,气势一过,又开始木愣愣的。

    看看眼下场景,这到底算个什么。

    “阿南。”

    阿南低头,“干什么?”

    成芸说:“你先松开手。”

    阿南抿着嘴。成芸又说:“就是做也不能在这。”说着,她又充满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说:“除非你五分钟就解决了。”

    “……”

    “松手。”

    阿南把手松开。成芸从床上坐起来,跟他说:“把鞋穿好,跟我走。”

    成芸带着阿南从医院出来。医院停车场里没有几辆车,成芸一眼就看到了张鹏给她留的帕萨特。

    成芸坐到驾驶位上。

    “去哪儿?”阿南问她。

    成芸把车发动起来,转头说:“你想去哪?”

    阿南看着前方,低声说:“我无所谓。”

    成芸握着方向盘,想了想,说:“我送你回家吧。”

    阿南有点诧异,“回家?”

    “嗯。”成芸踩下油门,离开医院。

    成芸记路记得很清楚,一个弯都没有拐错。

    三点钟,万籁俱静。成芸开车路过刚刚的事发地点,肇事的两辆车都被拖走了,地上还留着一点撞击后的痕迹。

    成芸开车速度快,一晃就过去了。

    “你那车估计不能用了。”

    阿南说:“不要紧。”

    “你还要开?我发现你真是不怕死啊。”

    “再看看,我先修理一下。”

    “那破车你还修什么。”成芸下一句本来想说,我给你买辆新的。可念头一转,又觉得现在说这话没什么好的由头,就压下去了。

    重新回到阿南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阿南的哥哥还在睡觉,阿南和成芸小心地上楼,打开屋门。

    早上的时候刚离开,结果折腾一圈,又回来了。

    床上的被子还没有收起来。成芸躺在床上,本来想等等阿南,结果实在太累了,沾了床直接就睡着了。

    阿南收拾好东西进屋的时候,成芸仰着头睡得正酣。

    他坐到床边,脱了鞋,然后躺到她身边。

    成芸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占了大部分地方,阿南给她挪了挪。

    他并没有马上睡着,趴在床上,双手跌在一起当垫子,侧着头,看着成芸。

    她睡觉的时候嘴唇紧紧地闭在一起,就像她生气的时候。

    阿南看着看着,想起她说过的那句话——

    【旅途中的插曲,图的就是个爽快。毕竟结局大家都知道。】

    阿南把头埋在胳膊里,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凌晨睡着,两人一起睡到第二天中午。阿南先起身,出去的时候撞见周东成,后者吓了一跳。阿南给他简单解释了一下,还没说完,成芸也出来了。

    饭桌上,成芸对阿南说:“等下去风雨桥。”

    “为什么?”

    成芸没回答,只笑。

    阿南忽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什么勾住了,从膝盖窝到脚踝,轻悠悠地滑下来。他脸上一绷,埋头吃饭。

    周东成就在一边傻傻看着。

    吃完饭,离桌前,阿南低声问了一句:“要拿点什么?”

    成芸说:“你看着拿了。”

    阿南回身上楼,剩下成芸和周东成两人。成芸见周东成一直看着她,说:“我借你弟弟一会,等下就还你。”

    周东成忽然开口:“你要和他好好的。”

    成芸侧头,“嗯?”

    “你跟他,好好的。”周东成看起来很认真。

    成芸淡笑,“怎么好好的?”

    周东成拍了拍自己,说:“我是他哥,我能感觉出来。”

    “你感觉出什么?”

    “他喜欢你。”

    成芸呵笑一声,“我也喜欢他。”

    “那你们好好的。”

    “嗯。”

    成芸从怀里掏出烟来,咬在嘴里,低头点火。“真是奇了。”她的一句低缓的话语就被烟和火苗吞噬了。

    “你们全家男人姻缘都这么差。”

    阿南下楼,抱着两床被子。

    成芸转头一瞬,看见他小心翼翼地下楼梯。阿南抱着被来到她身边,说:“走吧。”

    这回阿南领她走了一条与之前不同的路,从寨子里面穿过去。一路上,成芸看到好些侗寨妇女,她们穿得朴实,坐在自家门口,有的在缝衣服,有的在聊天。

    成芸路过的时候,大家都会看过来,毕竟这里很少有外人来。

    从寨子出去,又走了二十几分钟,成芸看到了那座风雨桥。

    阿南背着东西像没背一样。从山坡上跳下去,又抬手接成芸。

    来到桥上,阿南跟成芸说:“我先打扫一下。”他把被褥放到一旁,拿脚踢了踢桥上的碎石,然后把被褥铺在上面。

    成芸转头,今天阳光太好,照在浅浅的山泉中,波光粼粼。山谷旁的山坡上绿葱葱的。她眺望一个方向,可惜看不到阿南家的杨梅树林。

    她静静地看,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阿南的手从她腰间穿入,两手交叉,揽着她的小腹。

    成芸转头,他还抱着她。

    “阿南。”

    “嗯。”

    “我之前说的,你记住了么。”

    “记住了。”他的眼睛很清,“图个爽快。”

    他把她放倒在被褥上,自己虚骑在她身上,一件一件脱衣服。

    成芸躺着看。

    他身上皮肤也偏黑,这种黑同那些去沙滩上故意晒出的古铜色不同。

    成芸觉得,这种更美。

    他脱完了自己的衣服,又来脱她的。

    最后,他拥着她,把最后一层被子盖上。

    他们两人身体紧紧相贴,阿南的身子比成芸热,成芸抱着他,像抱着一个暖炉一样。

    阿南贴紧她,没有动。成芸从他肩膀处抬起头,旁边就是他的耳朵,她轻声说:“想什么呢?”

    阿南抱得更紧了。

    成芸抬起腿,勾住阿南的大腿,轻轻地蹭。

    成芸的腿很长,皮肤嫩滑,臀部滚圆紧实。阿南的身子不经意地抖了抖。她搂着他的脖子,蜻蜓点水似的亲吻。

    可动作轻,意味却不轻。她的唇艳,吻湿,盖上一处印,抬起时还牵着银丝。吸允的声音就在阿南的耳边,让他皮肤发紧。

    她身上带着香,此时闻着更浓。

    慢慢的,两人身体燥热,呼吸也不畅了。

    成芸的手在阿南的身上游走。

    他的身体很滑,成芸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男人的身体也这么细,明明看起来又黑又粗糙。

    她抱着他的脖颈,亲吻,舔舐,她的嘴唇摩擦在他鼓起的脖筋上,手摸在他的后背。

    他的背摸起来也很细腻,带着男人独特的宽广,隆起的背肌,鼓动的肩胛骨,强有力的脊椎……她把脸深深埋入他的肩窝里,闻到一股温热的体香。

    她空出一只手,摸到下面。

    他的毛发浓密,弯弯曲曲,摸在手里,让成芸想起了在朋友家摸到的小泰迪狗。

    阿南受不住成芸这样的抚摸,胯抖动了一下。他低着头,紧紧靠在成芸脸边,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臀部更是硬得如石头一般。

    成芸贴着他的脸,动作远比她预料的温柔。他们都看不到下面,可他们都感受得到,那并不是一幅难以想象的画面。

    她的手轻轻的碰触,诱惑,引导……

    慢慢的,阿南两条腿都在抖。

    成芸微微侧过头,本想亲亲他,却刚好看到他饱涨的耳垂,成芸没忍住,张口含到嘴里。

    那一瞬间,她的耳边响起了一声闷闷的呜咽,像哭又不是哭,听着苦却又不苦。

    手瞬间湿了。

    成芸从木桥的桥柱空隙,看见泛着光的河水,晶亮如宝石。

    风轻轻地吹。

    成芸说:“你是第一次吧。”

    阿南没有回答,他始终埋着头,紧紧抱着她。

    “你没碰过女人。”

    成芸剩下一只手,也把他抱紧了。

    “你们还真的一家都是情种……”她摸了摸他有些软的发梢,说:“来吧。”

    地上有土,有灰,也有小石。

    被上还带着点潮湿的霉味。

    可成芸却觉得,这很干净。

    时光是这样的安静,山水又是如此包容。

    整个世界都在对他们说——

    来吧。

    成芸长长吸气,仰起头,她的脖子修长,与下颌一起,连成一道柔软的弧线,如同起伏的山峦。

    她没有闭眼,她看见风雨桥顶的叠叠结构,看见从木梁的缝隙中长出的野草。

    阿南动作由慢至快,成芸紧紧抱着他,随着他的动作大口喘息。

    成芸三十岁了,她有过很多男人,却没有过这种经历。

    她一开始以为他是竹筒饭,里面夹着肉,满满的都是腻香。结果真的把竹筒撬开后才发现,里面根本不是肉,而是一截甘蔗。

    看着干硬,一口咬下去,淌着水的。

    嚼到最后,满口甘甜。

    阿南的技巧并不好,从头到尾都是成芸在引导。不过他很认真,很仔细。成芸觉得他有自己的节奏——慢慢地认识你,慢慢地认识你的身体。

    他也没有持续很久,不到二十分钟就结束了。

    成芸没有□□,却也觉得挺好。

    事后,成芸有点懒,没有穿衣服,直接坐在被褥上。阿南拿被给她转着圈地裹起来,像个粽子。

    成芸从风衣里拿烟,另一边,阿南没了被子保暖,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等他把衣服穿好,成芸拍拍身边的被褥,“坐下,歇会儿。”

    阿南把外套披上,坐在她身边。

    他们看着面前的小河,绿草葱葱。

    成芸说:“北京这个时候,已经没多少草了。”

    阿南靠在后面,“是么。”

    成芸一根烟抽完的时候,阿南问她:“你在北京做什么的?”

    成芸正往地上杵烟头,闻言一愣。这还是阿南第一次问她关于她自己的事。

    “没做什么。”她接着把烟掐了,随口说:“卖保险的。”她转头,看向阿南。他还是一如往常,平静的脸,没什么神采的眼睛。

    “你呢。”成芸说,“你这么多活,一直忙下去?”

    阿南摇头,“我在攒钱。”

    成芸终于从他嘴里听到一点值得深究的东西,抓住了话头问下去。

    “攒什么钱,要干什么?”

    阿南看她一眼,缓了一会才说:“我想开个店。”

    “卖土豆还是内部票?”

    “……”

    成芸呵呵地笑,声音慵懒又清脆。她从粽子里伸出手,推了阿南一下。

    “开玩笑的。”

    阿南像个不倒翁,歪了歪,自己又圆了回来。

    他反问成芸:“如果你开店,想做什么生意?”

    “我?”成芸说,“跟我什么关系?”

    “你给点建议。”

    成芸哼笑一声,“我还一直以为你主意挺正的。”

    阿南不说话,成芸扭头,唔了一声,说:“我想想啊……要是我啊,我就开个火锅店。”

    “火锅店?”

    “啊。”成芸说,“方便,快,操作简单。”

    阿南看着她,一脸探究。过了一会,他下了结论,“是你自己喜欢吃吧。”

    成芸瞥他一眼,又掏出根烟。

    “不行?”

    “你做饭好么?”

    “我不会做饭。”成芸说着,反问阿南,“你做饭好?”

    阿南点头,“挺好。”

    成芸白他一眼。“又不是非得做饭好才能开饭店,难道所有饭店老板都是厨子出身么?”

    阿南难得点点头,“有道理。”看表情他好像还挺认同成芸的话。

    成芸抽了一口烟,冲着远处河水眯起眼睛。

    静了一会,她才淡淡地开口:

    “要多少钱?”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