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成芸当天中午回到贵阳,直奔机场。

    飞北京的飞机最早一班是下午三点,成芸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在机场咖啡厅坐着等。

    手机充好电,开机。上面有四个未接来电。

    两个是李云崇的,另外两个不认识。

    李云崇的电话成芸没管,拨回了剩下两个电话。

    一个是张导的,告诉成芸她已经回旅行社了。

    “我跟刘杰打过招呼了。”成芸说,“你的医药费他会处理。”

    “好的,谢谢了。”张导还有点不好意思,“碰见这样的事真是对不起,影响成姐的行程了,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上呢。”

    成芸笑着说:“以后有机会的。”

    “那成姐再来贵州还来找我吧。”

    “行,我存下你的号码,下次有机会去一定再找你。”

    又闲聊了几句,两人就挂了电话。

    成芸拨通另外一个号码,这是个座机号码。

    电话另一边是一个女孩。

    “喂,你好,这里是苗王银饰。”

    成芸脑中一恍,似乎是明白了这通电话的缘由。

    “刚刚有人给我打过电话吧。”

    “嗯?我看看……哦!您是成小姐吧。”

    成芸说是。

    “您之前问的那款凤凰头饰,请问现在还需要么?”

    成芸说:“怎么,问过老板了?”

    “对的,这款头饰是苗族银匠花了两年时间做成的,您也看到了,做工非常精细……”

    店员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成芸的脑中却过着另外的画面。

    她想起她踏入这家银店的时候,那是几天前?

    两天?三天?

    明明这么短的时间,为何如今想起,却好像过了很久一样。

    人心瞬息万变。

    “喂……喂?成小姐?你还在听吗?”

    “哦,在。”成芸淡淡地说,“你们老板说多少钱卖?”

    “这个,因为真的是精品,所以价格也不低的。”

    成芸笑,“那是多少钱?”

    “要五万。”

    “你那材质只是镀银,又不是纯银,要五万?”

    “这个还是要看做工的,您看我们把这款头饰放到最前面,您当时也问了是不是镇店之宝。”

    “你给我个实诚价。”成芸两腿相叠,靠在咖啡厅的沙发椅里,揉了揉眼睛。这两天睡眠严重不足,在哪都犯困。“我看看能不能接受,能我就要了。”

    “成小姐,我们给的价格已经……”

    “五万我不会买的,你要不跟你老板再商量一下。”

    “那您看多少钱能买?”

    成芸打了个哈欠,“你先砍一半再谈吧。”

    “这……”银店售货员说,“这个价格肯定是不行的。”

    “那就不用了。”

    说着,成芸就要挂电话,售货员连忙说:“那我再问问老板。”

    机场空调开得高,成芸热得脱了风衣。

    她招呼服务员,指了指桌上的摩卡,说:“再来一杯。哦,帮我兑得浓一点,提神。”

    咖啡喝了半杯,成芸总算精神了一些。

    电话又来了。

    “成小姐,我们老板说了,如果您真的想要的话,两万五是最低了。”

    成芸觉得搞笑,她咧着嘴,顾及对方面子,没笑得太张扬。

    “啊,这样啊……”成芸有一搭没一搭地回话。她能听出售货员有点紧张,可能是还没卖过单件几万的东西。

    成芸靠在背椅上,也懒得再讲价了,说:“行吧,我要了。”

    售货员一听,马上说:“那太好了,那不知道成小姐是打算汇款邮寄还是找人来店里提。”

    “汇款。不过啊,我先说好,你们给我邮东西,我拿到检查好了之后,才能结全款。”

    “这……”

    “你也不能让我直接给你两万多块钱,那你们要给我乱邮呢。”

    “这肯定不会的。”

    “咱们两边各行个方便,你跟你老板说,行,就给我发账号,不行就算了。你们要是怕给了东西拿不到钱,那我也不要了。”

    “……那我再问问吧。”

    电话又挂了。

    过了几分钟,成芸又接到店家电话,来问成芸地址。

    其实这东西要还是不要,都没多大意义,成芸买,纯粹只是闲。

    她转过头,看向外面。一架飞机正准备起飞,在跑道上加速。

    这一趟出来,唯一能称得上意义的,就那一个。

    只有那一个。

    下午三点,飞机准时起飞。

    成芸看着窗外,感受着飞机加速带来的压力。

    终于,飞机离开地面,爬过云层,来到万米高空。

    成芸转过头,闭上眼。

    五点四十分,飞机落在首都国际机场。

    机舱门一开,还没吹到风,成芸就感觉到这天有点邪。她紧了紧衣服往外走,掏出手机。刚打开,叮叮咚咚的消息声响起,下一秒,电话就挤进来了。

    “喂喂喂?成姐,你可回来啦!”

    成芸把手机拿开一点,“刚落地。”

    “我已经到了,就在外面等着,您老人家直接来一号出口就行了。”

    从出口出去的一瞬,成芸险些冻成棍。

    尤其是在大门的风口处,门一开,强风刮来,还夹着雪星,成芸觉得自己浑身的皮都缩紧了。

    成芸捂着脸,听到一声呼喊。

    “成姐——!这儿!”

    成芸瞟了一眼,奔着一辆黑色轿车就过去了。

    车里温度高,总算让人舒服了一点。成芸坐到副驾驶的位置,搓了搓手。

    这个口口声声喊成芸“成姐”的人叫曹凯,别看喊她姐,其实年纪比成芸大不少,这声姐纯粹是叫个面子话。曹凯今年四十一,勉强算是壮年,他是李云崇的得力部下,不仅工作,生活上走得也很近,李云崇很多事情都是他来处理。

    曹凯是土生土长北京人,嘴皮脸善,见人总是笑。刚过不惑,法令纹就深成两条沟。

    “我还真担心来着。”曹凯发动车,“今儿晚报得是大雪,你瞅瞅这天沉的。”

    “你等久了吧。”

    “哪儿呀。”曹凯摇头,“没多一会。今天李总在家设宴,给你接风。”

    成芸笑,“接风?还是打个电话让他们早点吃吧,等我们回去,别再饿死了。”

    六点多,天坑的北京城,车还没出机场就堵上了。

    “不怕。”曹凯转身,从后座上拿东西。

    国有企业中层干部,肚子是一大特色。因为要够东西,曹凯腹部还用了力,从成芸的角度看,整一个扭了个儿的柚子,不忍直视。

    “来。”曹凯总算够到了。“点心,你要饿了就先垫一垫。”

    成芸接过点心,说:“你是不是又胖了。”

    “当然不是!”曹凯瞪着眼睛,把身上的安全带拎起来给成芸看,“主要是它勒着我,不方便。”

    成芸从袋子里拿出一块小面包,拆开了吃。

    “你老婆给你的减肥食谱你吃了么。”

    “吃了。”

    “就这效果?”

    “我在外面还吃别的啊。”

    “减肥食谱就是加餐呗。”

    “你可别跟我老婆说啊。”

    成芸呵呵地笑。

    路上车太多,车像挤牙膏似地往前拱。

    “对了,我听说怎么着,还出了点事啊。”曹凯按开一点玻璃,点了一根烟。

    “嗯。”成芸嘴里还塞着面包,“车刮了一下。”

    “你可不知道那天晚上啊。”曹凯皱巴着脸,“李总几个电话,我们这大晚上赴汤蹈火的,噼里啪啦地联系人。所以说以后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就别去,尤其是晚上,这次是幸好没事,万一真有点什么事儿,那可屈死了啊。”

    成芸吃面包,眼睛看向车外面。

    车堵了半个小时了,天已经黑透了。

    可视线里却亮得很,路灯,车灯……尾气顺着打开的一丝玻璃缝飘进来……吸入鼻腔,一股子人间烟火。

    “没什么,小事故。”成芸把吃完的面包袋放回去,说:“是不是前几天来人查了,谁来的。”

    曹凯眉头微皱,不知道是因为听见这个问题,还是烟熏的。

    “有一对老头老太太,到公司退保。保单查不着,前台就没给退。”

    成芸神色不变,“然后呢。”

    “后来他们找个了小报社,跟着来了一个实习记者。”曹凯说到这,忍不住嗤笑,一脸地鄙夷。“也他妈是个新记者,什么都不懂,跟着老头老太太来秘密采访,装着是他们女儿。那前台也是新人,就认死理,查不到保单就是不给退。”

    成芸听着,也掏出烟来。“然后呢,前台给他们看记录了?”

    “没。”曹凯挑眉,“那当口上,正好李总开会出来。”曹凯转头,眼睛微微一眯起,“李总什么人,人一眼就看出来那是记者了。”

    “点透了?”

    “没有,点什么。”曹凯说,“他跟他们说前台是个新人,系统用的还不熟练,回头他会亲自处理。那记者也是想出名想疯了,还专门上保监局举报去了。屁的东西都没有,她能举报出什么来啊。人家保监局都没怎么搭理她,这事就算拉倒了。”

    “保单呢?”

    曹凯看着前面塞得慢慢的车道,淡淡地说:“当然是找到了。”

    成芸笑,“找到就好。”

    曹凯的手机铃响起,他把烟掐了,接电话。

    “哎,李总。”

    成芸眉尖不由自主地一动。

    “还得一会儿,这机场高速又便秘了。成姐说要不你们先吃吧。”

    “啊,那也行,我们尽快了。”

    谈话很短,曹凯放下电话,说:“说等。这接风接风的,你不去人家根本不开席。”

    李云崇的住处离首都机场很近,如果不堵车的话,二三十分钟就到了。可这一堵,足足开了一个半小时。

    “可算是到了。”曹凯这车开得额头都冒汗了,车里空调也关了。“安全送达,你赶紧去吧。这外面可冷了,你别耽搁。”

    “嗯。”

    曹凯把车停在李云崇家门口,成芸下车。

    寒风刺骨。

    李云崇的院子里种了不少树,有松有柏,这个季节仍能见点绿,十分不易。

    她按响门铃。

    门前的台阶打扫得很干净,头顶是一直亮着的门灯。不晃眼,嫩黄的色调。

    成芸呼出一口气,面前是白白的雾。

    门打开,李云崇亲自来开门。

    成芸抬头,忽然感觉额头凉了一下。

    开始下雪了。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