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成芸按部就班地生活。

    工作、休息,偶尔被郭佳拉出去喝喝小酒,或者被李云崇叫着去家里坐。

    每次去李云崇那坐,基本都是相同的模式。要么吃饭喝茶,要么喝茶吃饭,然后就坐在沙发上聊天。

    有时候成芸实在熬不住,到最后就一边聊一边睡。每次碰到这种情况,醒过来时,身上总是盖着毯子。

    年底公司事情多,又是总结会,又是拜年会。这也是李云崇一年到头为数不多出门应酬的时候。

    有的应酬成芸跟着,有的不跟。

    元旦当天,李云崇陪几个朋友在外面吃了顿饭,回来的时候叫成芸过来家里,说有东西给她看。

    好不容易放假,成芸本来想在家睡个二十几个小时,结果李云崇一个电话,又得起来。

    赶到李云崇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了。她进屋,发现李云崇一个人在家。

    “红姨呢?”成芸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

    “回老家了。”李云崇说,“她也好久没有回去看过了。虽然没有丈夫孩子,不过兄弟姐妹还是有的。”

    成芸点点头,两人走到客厅里,成芸坐下喝了杯热水,暖和了一会,才说:“你有什么给我看的?”

    李云崇笑着说:“哦,对对,有东西给你看。”他起身,去旁边的柜子上拿了一个袋子来。

    或许是年龄的原因,也或许是生活浸染,李云崇不管说话做事,总是不紧不慢,给人一种十拿九稳的感觉。

    李云崇从袋子里取出一个文件夹,放到茶几上,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说:“你看看这个。”

    成芸放下杯子,把文件夹拿过来。

    当她看到文件夹的时候,反射性地觉得李云崇要说的是公司的事情,恰好前不久还冒出点问题,她的思绪已经在一瞬间调动到工作状态。

    所以当她把文件夹里的文件拿出来时,着实怔住了。

    她嘴里还有口香糖,都忘了嚼。

    “你还真的——”成芸睁大眼睛,“你真买了?”

    李云崇眉头微蹙,一副埋怨状。

    “什么叫‘我真买了’?我之前跟你说的,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成芸无语低头。她手里是两份地产资料,不过不是北京。两块地一块在贵州,一块在云南。

    成芸把材料放到茶几上,又开始嚼口香糖,这回嚼得比之前还快了一点。

    “你挑挑看。”李云崇说,“这两块地都是我找人精心选的,你喜欢哪里?”

    成芸像是开玩笑似地看他一眼,说:“找风水先生也算了?”

    “哎,你别这个语气。”李云崇凝神指点,“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图个心安而已,算算对我们又没损失。不说这个,你先看看你喜欢哪个。”

    成芸没有看,反而说:“你离退休还十年呢,你急什么。”

    “你又没好好听我说话。”李云崇眯起眼睛,“我说了,我干到五十五。”

    成芸不说话了。李云崇把茶几上两份材料摊开,说:“两块地我都订下来了,只不过还没有决定要哪个,你帮我提点意见。”

    成芸说:“你喜欢就全买好了。”

    “这种房子不用多。”李云崇说,“一套足够了。”

    “那……”成芸低头,思忖片刻,低声说:“那就云南吧。”

    “怎么,去了趟贵州,不喜欢?”

    成芸说:“两个地方都不错。”

    “那怎么不选贵州。”

    成芸抬眼,看着李云崇:“我听云南名字好听。”

    李云崇笑。

    他年纪不小了,脸上自然留有岁月的痕迹,每一次笑,眼角都折着深深的皱纹。那是常年累月的笑容积攒下来的。成芸已经见过无数次。

    她有时会回忆起第一次见到李云崇时的情形。

    郭佳说她在他身边十年了。其实,要比那还久。

    十二年,刚好一轮。

    那年李云崇才三十五,英俊而亲和。

    那个夜晚,他靠在自家别墅门口,冲着偷偷溜进高级住宅小区推销保险的她说:“你是哪家的业务员,大冷天的就穿条小裙子卖保险?”

    那时,他也是这么笑的。

    成芸把口香糖吐了,喝了一口茶。

    “红姨走了,谁照顾你?”

    李云崇好笑地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非得要保姆来照顾。”

    成芸转头,在空空的屋子里扫视一圈,说:“你也给张师傅放假了?”

    “元旦嘛,厨师也得给自家老小做顿饭。”

    成芸放下茶杯,说:“这几天我住在这吧。”

    “行啊。不过——”李云崇话锋一转,看着成芸道:“你住这,那谁照顾谁就说不好了。”

    成芸耸耸肩膀,不回应。

    元旦过后,更多人开始期盼新年假期。公司里聊天的话题也从“年底业绩”渐渐偏向“年假要怎么用才划算”。进入二月,年味更浓,成芸住的国际公寓大楼上,挂了好多红灯笼。一到晚上一起亮,像一棵会发光的大枣树一样。

    每次站在楼下,成芸都能很快找到自己的屋子——因为只有她的房子,从头至尾都是光秃秃的。

    公司的人事部门和后勤部门也买了不少东西,把公司外面和院子装点一番。离除夕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已经有人准备开始请假了。

    公司很忙,假不好请,可成芸还是给很多人放了假,结果就导致包括成芸在内的几个领导层加班严重。李云崇对此不太满意。

    他经常对成芸说,驭下要严,自己也要自律,可成芸总是记不住。

    成芸又一次加班,李云崇打来电话时忍不住说她:“你就是做事太凭心情,兴致一来,就不顾后果。”

    成芸不置可否,随口道了道歉,接着干活。

    手头的工作不少,成芸觉得自己想赶在放假之前结束的可能性太低。加班结束后,成芸离开公司,天已经完全黑了。

    她跟值班的员工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家。

    因为避过了晚高峰时期,成芸开车还算顺利。虽然也没有一路畅通,但最起码没有堵得走不动道。

    街上的路灯亮着,两边挂着灯笼。灯光昏黄,照着灯根下残留的小雪堆。十字路口有点拥堵,成芸把握时机,拐进了一条小道里。

    成芸对这片交通很熟,每条小路她都认得,就连一条路上有几家奶茶店她都清楚。

    这条路有点曲折,路灯很少,不过也不暗,因为街边有很多小店,晚上都亮着灯。

    成芸很喜欢这条路,这儿让她想起小时候在家乡的街上玩闹的情景。只不过那条街在他们那儿已经算是了不得的商业街,而这在北京,只是一条没什么人来的小巷。

    成芸往窗外看,思索着要不要停下买点快餐直接带回去。

    就在她思索之际,眼角忽然瞥到什么,那一刹那成芸几乎是过电一样,大脑没有做出任何思考,脚已经把刹车踩到底了。

    还好速度不快。

    还好后面没有车。

    饶是这样,路边也有行人对这种突然式地刹车法表示不满,从车边走过抱怨几句。

    可成芸听不着。

    她看向外面,马路对面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破摩托车。

    车上面,坐着一个人。

    那人腿长,一脚踩着脚蹬,一脚直接踩着地。

    他双手插在衣兜里,好像在等谁。

    因为是夜晚,天色暗,成芸不能一眼分辨出什么。她把车窗按下,没有了黑色的车膜,冷风灌入,成芸眯起眼睛看。

    很快,一个中年妇女从旁边的小吃店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外卖的塑料袋。她出来后直奔摩托车,跨坐上去。司机踹了一脚摩托,转身骑走。

    成芸二话不说,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小巷道里,摩托车开得并不快,成芸保持跟他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其实这个距离跟着已经算是明目张胆了,但那摩托车司机一点都没注意到,一心一意地辨认方向。

    又拐了个弯,摩托车停在路口。

    中年妇女下车,从包里掏钱。

    成芸也下了车。

    司机收完钱,插在后面的裤兜里,要走,成芸在后面喊了一声。

    “喂!”

    司机好像没听着,摩托车开动,往一条小巷子里拐。

    成芸一股无名火上来,从后面跑着追进去。里面的巷子更黑,细窄的街道两边无树无灯,墙角是堆积起来的黑雪。

    成芸憋着气大喊一声:“周东南——!”

    这一嗓子就不止是声音大了,细细听来,里面几乎有一股狠绝的味道。

    暗巷之中,风雪飘摇。

    摩托车停了下来。

    成芸脚下不停,一路跑到走到摩托车前面。

    司机围着一条大围巾,把半张脸都裹了起来。他看着挡在面前的女人,抬手,把围巾拉下去。

    呼吸之间,一股白气冒出来。

    这时,他才像是回应一样,说了句:“嗯?”

    成芸看着他拉下围巾,露出那一张黑脸,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成芸一开口,声音都发颤。

    “你干什么?”

    周东南不太懂说:“什么干什么?”

    成芸指着他,“你到底要干什么!?”

    周东南一脸茫然,“什么?”

    成芸猛地转过身,又转回来,深吸一口气,阴沉沉地说:“你什么时候来北京的。”

    “哦。”周东南把手套摘下来,搔了搔脸,说:“刚来。”

    成芸无意追究他话中真假,又问:“你来北京干什么?”

    “给人送点东西。”

    成芸冷笑一声,“你又干上快递了。”

    周东南没回答。

    成芸手掐着腰,脑中乱得一时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东南倒是先开口了。

    “不冷么?”

    “什么?”

    周东南打量着她,冲她努努下巴,“你穿这么少,不冷么?”

    成芸低头,这才看到自己连外套都没披就直接追下车了。神奇的是她现在根本就不冷,非但不冷,她简直热成一团火。

    “……北京真冷。”周东南低声呢喃一句,又把手套戴上了。

    成芸沉了一口气,说:“你只送东西?”

    周东南看着旁边,含糊地嗯了一声。

    “送完东西就回去?”

    周东南的围巾把脖子团团围着,他不说话了。

    “我不管你干什么。”成芸缓缓说,“别来找我。”

    周东南的目光转过来,静静地看着她。

    成芸语气冰冷,“我们俩两清,你自己该知道。”

    周东南微低着头,看着路上残留的雪印,过了好久,周东南才回话。

    “我知道。”说完,他又补充一句,“你给了我很多。”

    “你知道就好。”成芸收回目光,没有一丝语气地说:“送完东西就回贵州去。”

    成芸说着,与他错身而过。

    阿南就坐在摩托车上,双手插在衣兜里,一脚踩在黑泞的地面上。

    巷子太黑,不知道有没有人回过头。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