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那天晚上成芸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她回到公寓,把自己摔到床上,躺了好久好久。

    坐起来是因为冷,她忘了开空调,而等她开了空调后,又发现自己外套找不到了。

    如果说成芸这房间还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就是找东西方便。成芸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乱放,因为一打眼过去,屋里一共就那么几样,放哪都能找到。

    所以在成芸找了十分钟依旧没有找到外套时,她几乎气炸了。

    她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嚎叫一声。

    屋子虽然空,但还不至于有回音。

    喊完一嗓子,成芸忽然想起来,衣服在车里,她忘了拿回来。等她意识到这一点时,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点了一根烟,成芸盯着天花板,才慢慢清醒过来。

    多长时间了?

    窗外灯火辉煌,成芸看着缓缓盘旋的烟雾,心想,到底多久了?

    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她有点记不清了。

    事实上,她很惊讶自己居然还能认出他,并且在那条追逐的道路上顺畅地喊出他的名字。

    她以为她忘了——当初偶尔的一次停留,她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忘了。

    记忆就像是一本书,可成芸天生就不是喜欢看书的人。她现在的感觉就好像被强行拉着复习课本的高中生一样,被迫看了好多章节,心烦意乱。

    成芸抽完一根烟,又点了一根。

    回忆总要有个起始。

    成芸咬着烟,想起了她从贵阳下车的那个瞬间。有了这个瞬间后,之后一系列的记忆都扑面而来。

    成芸恍然想起,她还没有问过张导游身体怎么样了,也没有问刘杰旅游社的钱都算清了没有。

    甚至于那个苗王银店的头饰,在她给对方发过地址后,也就再没消息了。或许是店长反悔,或许是他们不想先发货后收钱。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成芸揉了揉脑袋,最后想到了周东南。

    她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她也不知道在公司附近碰见他到底是巧合还是其他。

    他居然还开起黑摩托来?

    成芸急躁的脾气下去,忽然莫名其妙地哼笑了一声。

    这人就跟繁华世界里随处可见的野草一样,别的没有,扎根能力无人能敌。

    她最后想到——他是不是来找她的?

    成芸站起身,来到窗户前。脚下是一条明亮的街道,已经半夜,街上没有多少行人,不过还是有车辆通过。

    玻璃窗上反射的成芸的影子,显得有点冰冷。

    不管是不是来找她,结果都一样。

    这段插曲让成芸当天晚睡了两个小时。第二天起床,成芸有点脾气,上班时若有若无散发着的没事勿扰的气场,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郭佳中午来找成芸吃饭,一边吃一边聊家里的事,说着说着感觉成芸不在状态,问了一句:“怎么了?”

    成芸摇头,“没什么。”

    “今天晚上出去玩,我叫了几个人,唱歌去。”郭佳说,“去不去?”

    “我不去了。”成芸低头吃了一口饭,说:“我今天要加班。”

    “你个老板成天加什么班啊。”郭佳皱着眉抱怨,成芸一听一过,没有回话。

    其实她今天并不需要加班。

    她是硬生生在办公室里坐到九点的。

    因为昨晚,她就是九点走的。

    成芸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好像是想要抓住某些证据一样。不过她完全没有考虑接下来,如果真的找到证据,她下一步要做什么。

    九点整,成芸拿包走出公司。

    开着那辆黑色的凌志,成芸再一次拐进了那条小巷。

    晚上太冷,街上行人来去匆匆。

    成芸把车停在昨天的位置,车窗开了一道小缝隙,然后就坐在车里抽烟。

    路边奶茶店的灯箱坏了,不时一闪一闪。

    成芸胸口压着东西似的,怎么深呼吸都没有用。

    可这晚她并没有看到周东南。

    她开车回家,心里想,或许真的跟他说的一样。

    他只是来送东西。

    亦或者,他除了送东西,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只不过,这些事情里并没有她。

    可能是她自己想多了。

    想到这,成芸舒出一口气。可是舒完一股气之后,另外一股气又冒了出来。

    一下一上,收支平衡。

    胸口还堵着。

    “操。”成芸在车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李云崇最终选了云南的那块地。

    这块地不在省会昆明,也不在大理丽江这些云南著名景区,而是在玉溪。

    成芸对这两个字的概念仅仅在于烟。

    “玉溪是个好地方。”李云崇说,“马上就过年了,要是有空,我带你去看看那片地。”

    既然已经决定了,李云崇效率也高了起来,跟成芸说:“年前我找一家建筑公司,设计几套方案,到时候咱们再选一选。”

    成芸本来以为李云崇只是一时兴起,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完全不是这样。

    “你不用这么急吧。”成芸把一叠材料放到茶几上,说,“就算要住,也还有五六年,万一以后你又碰到更好的地方了呢,这儿不白买了。”

    “现去现盖的房子那能住么。”李云崇冲了冲手头的茶具,说:“房子弄好,要搁一搁,沉一沉,到时候才好住。”

    成芸简直无话可说了,“行,都随你。”

    那天晚上李云崇约了几个朋友,在家吃饭。李云崇把自己买的地拿出来给他们看,几个男人围绕着地皮聊得不亦乐乎。

    有两个人带了老婆来,吃完饭,成芸跟两个女人到一边闲坐。

    人不熟,但是不妨碍聊天。

    屋里温度高,加上人刚吃完饭,几个女人脸上都泛着闷红。成芸站起身,去旁边推开半扇窗户。

    隔间里是李云崇养鸟的地方,成芸无意之中瞥了一眼,意外地发现笼里只有两只鸟了。

    她微微一顿。

    她记得从贵州回来的时候,明明还有三只的。

    “哎,成姐看鸟呢?”

    成芸扭头,曹凯站在她身后。那桌的男人还没聊完,看起来曹凯是下桌上洗手间,回来时路过这里。

    “我透透风。”曹凯手里拿着牙签剔牙,一边说:“太热了,这李总家采暖真好,大冬天屋里跟蒸炉似的,都能直接穿背心裤衩。”

    成芸没说话,又转头看着鸟笼。

    曹凯喝了酒,人微醺,眼神也有点迷离。

    他见成芸看着鸟,自己的目光也落到上面。

    不知道是对成芸说话,还是自言自语,曹凯淡淡开口:“李总养鸟真是讲究。”

    成芸侧目。

    曹凯指着鸟笼说:“又精了一步。”

    成芸听不懂,转过头问曹凯:“我之前看还有三只,怎么越养越少了?”她知道李云崇不可能把鸟养死,少了只可能是他放走了,或者送人了。

    曹凯看她一眼,“你不知道原因?”

    “我上哪知道。”

    “贵精不贵多呗。”曹凯简单解释,“养了大半辈子了,总会悟出点什么。你看那些武侠小说里写的,高手练功练到最后,全都九九归一了,这万事万物一个道理嘛。”

    莫名其妙,成芸嗤笑一声,刚想损几句,门铃响了。

    屋里谈笑声未落,曹凯奇怪地问了句:“还有谁要来啊?”

    “应该没人了。”成芸也有点疑惑,她对曹凯说:“我去看看,你回去坐吧。”

    曹凯点点头。成芸往门口方向走过去。

    餐厅离门口有一段距离,隔了一堵墙,似乎连里面人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门铃响了两下就停了,成芸走到门口,一边问是谁,抬手准备开门。

    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在成芸的手落到门把上的一刻。

    就像是某种直觉一样。

    没等外面人回答,她已经把门打开了。

    寒风灌入。

    他还穿着那天那身衣服。

    一点花纹都没有的黑色短款羽绒服,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棕色的高帮鞋。脖子上围着一条厚厚的围巾,在领口前系了个大结。

    这次他还带了顶帽子,整张脸只露了一双眼睛出来。

    成芸预感成真,她迅速地往后看了一眼。从她这里看不到屋里的情况,听声音,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

    成芸从屋里出来,门扣上一些,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你干什么!?”

    周东南把手套摘下来,用手拉了拉围巾,露出嘴巴,说:“你别出来,外面太冷了。”

    成芸险些抬脚给他蹬下去,她指着他,“我说的话你都当放屁了是不是?”

    “没。”

    成芸被他这装傻充愣的态度激得眯起眼,只说了一个字——

    “滚。”

    周东南低了低头,复又抬起来看着她,他神色不变,说:“我是来送东西的。”

    “送什——”成芸刚开口,周东南就指了指下面。成芸目光落下,才发现地上有个大箱子。

    “什么东西?”成芸踢了一脚。

    周东南连忙扶住,“别踢。”他说,“你的头饰。”

    头饰。

    周东南怕她想不起来似的,又提醒她。“你在苗寨里买的。”

    成芸瞠目结舌。

    周东南又说:“你要不要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给你账号,你把钱给了。”

    停,等等——

    成芸问题太多,她尽力地捋清思路,选一个最能代表她心情的问题,还没等她选完,屋里传来声音。

    “怎么了,是谁?”

    是李云崇。

    他正朝这边走过来。

    成芸把箱子拉到屋里,推了周东南一下,看也没看他一眼,只低声说了句:“晚点再说,你走。”就把门关上了。

    她拖着箱子过了玄关,李云崇刚好露面。

    “谁啊?”

    “快递。”

    李云崇也看到了地上的箱子,说:“这么大,你买什么了?”

    成芸闷头推箱子,说:“之前在贵州玩的时候订的,一个装饰品。”

    李云崇下了桌,自然有人跟过来。

    曹凯和另外一个男士过来,一看这场面,都连忙过来帮忙搬。

    李云崇在一旁看着,曹凯撅着屁股把箱子搬起来,问成芸:“成姐,放哪啊,我给你拿楼上去?”

    成芸还没开口,李云崇说:“拿屋里来,咱们欣赏欣赏。”

    大箱子被抬到客厅,女人也不聊了,男人也不吹了,全都围了过来。

    成芸想要象征性地笑笑,却发现笑不出来。

    ——见他也跟喝苗族的酒似的,全都是后反劲。

    李云崇抬抬下巴,“打开。”

    曹凯帮忙找剪刀,一边问成芸:“成姐,你这买的什么装饰品,还挺沉的。”

    “嗯。”成芸点点头,看着箱子被一点一点拆开,“银饰,苗寨里买着玩的。”

    旁边一个人问:“都这么久了才送来?”

    成芸随口说:“找人现做的。”

    箱子打开,那个凤凰头饰端庄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头饰跟成芸在店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密集的银片拼成长长的凤尾,在吊顶下泛着亮光。头饰两边的挂坠也很好地包了起来,以防磕碰。

    大伙看见,你一句我一句地夸赞漂亮。

    成芸总算有点缓过神,微笑着一一应对。

    李云崇却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