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结果当晚预感成真。

    成芸果真大赢了几把。

    她觉得手很顺,这种顺也是有顺序的。从心里开始——心顺、手顺、牌也顺。

    有人赢自然有人输,不过这麻将打得就是个开心,大家还是玩得热火朝天。

    刚给成芸点了一炮的李云崇被曹凯和郭佳调侃,他脸上带着浓浓笑意,也不回嘴。

    桌上人除了郭佳以外,其他的都抽烟。几圈打下来,麻将桌边烟雾缭绕,烟灰缸堆了半缸,红姨过来倒掉。

    “等等。”成芸刚好抽完一根烟,叫住红姨,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她抬头,看见红姨疲惫的脸色。

    麻将机正在洗牌,成芸在稀里哗啦的撞牌声中对红姨说:“太晚了,你先睡吧。”

    “不用,没事。”

    成芸喊了李云崇一声,“叫红姨休息吧。”

    李云崇点头,说:“嗯,太晚了,你先睡吧。我们这就不用你管了。”

    红姨见李云崇也点头了,就说:“那我先睡一会,要是有事就再叫醒我。”

    后半夜两点,牌打到白热化。

    本来打得就不小,加上上一局黄了,这一局长了毛,大家都谨慎地对待手里的牌。

    也就李云崇一个人,放松地靠坐着,按照自己的老打法,节奏稳定。

    曹凯开玩笑似地提醒他说:“李总,成姐可已经上听了。”

    郭佳拖着下巴,“不是又要点炮吧!”

    李云崇笑得无可奈何,“我点,也得收才行。”

    郭佳和曹凯在旁边问什么意思,李云崇不答。

    成芸一直盯着自己的牌,就当没听见。

    其实刚刚李云崇已经点炮,可成芸并没有胡牌。

    她知道李云崇不是故意点给她,他只是照着自己平时的风格打,可她还是没想接下那张牌。

    又过了一圈,牌到最后。

    郭佳摆摆手,“得了,分张吧,又黄了。”

    一人摸了一张牌,李云崇看都没看,只手摸了一下,就直接亮开。

    郭佳一哆嗦。

    曹凯长叹一口气:“海底捞啊。”

    一个满番,全体出局,又要重新开牌。

    曹凯忍不住摇头,“大过年的散散财,通爽!”

    郭佳在一边说:“不行了,我得去个厕所转转运。”她就坐在成芸上家,趁着码牌的间隙上了个洗手间。

    成芸也想洗脸,就跟着去了。

    两个女人熟得很,没那么多讲究,一起进去洗手间。成芸在镜子前抹了一把脸,郭佳过来夸张地哼哼。

    “没整儿了,输得底朝天。”

    成芸还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拿手指蹭了蹭鼻尖。

    郭佳杵她一下,成芸不耐地皱眉,“干什么。”

    “赶紧下桌。”郭佳在水池旁边挤成芸,“你俩这牌霸凑对打,还让不让别人玩了。”

    “怎么说呢,谁凑对了。”

    “你说谁凑对。”

    成芸觉得鼻尖有点干,拿起柜子上面的润肤膏抹了抹。“他打他的,我赢我的,怎么叫凑对打。”

    “还不是一家的!”郭佳干瞪眼,“他给你点了多少炮了!”

    “他也没少给你们点啊。”

    郭佳听不着后一句,紧着赶成芸下桌。

    “今天李总杀气太重,完全不留情。”郭佳摆着手指头数,“这才几圈,我已经输他快一万块钱了。”

    成芸耸耸肩,“他今天手气好。”

    “我这回家得让我们老崔骂死!”

    “玩嘛,骂什么,他协和医院的教授,差这点钱。”

    郭佳冷哼一声,盯着成芸说:“怎么花钱跟挣的多少没多大关系,这你还不懂么。有人挣得少,但肯花,有人挣的多,但寄给这个一点寄给那个一点,抱着钱跟要孵蛋似的。我家那个什么型,你还不知道么。”

    “……”

    成芸听郭佳提起过,崔利文家境并不好,父母一辈很穷,可以说是集全家之力供他读书。好在寒霜数十载,最终学出了点名堂,他对父母非常孝顺,工资一半都要寄给家里。

    不过崔利文长得帅,郭佳也是真喜欢他。

    既然真喜欢,以郭佳的家庭情况,也不差这点钱了。

    “行吧,反正我也玩的差不多了。”成芸说着,像故意气郭佳似地,冲她笑道:“新年新气象,我这门开得响哦。”

    郭佳瞪着眼睛撞她。

    回去之后成芸随便找了个由头下桌,换另外一个人上去。

    她坐在沙发上,喝水休息。电视开着,不过没什么好节目,成芸拿着遥控器啪啪啪地来回按,画面一晃而过,根本就没入脑子。

    抬头,李云崇他们还在打麻将。

    李云崇打麻将的方法跟成芸不同,或者说是理念有差别。

    这种差别经常让人误会。

    成芸打麻将手法刁钻,攻其不备,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赢什么样的牌,一般上听极快。而李云崇不是,他的打法如果你刚刚接触,会觉得这是一个新手,或者说是一个不太会玩的人,因为他放牌点炮都像从来不考虑一样。

    可如果打熟了,你就会感觉出他的可怕。

    李云崇从来不在乎小牌,有时候明明可以很快听牌,他也会为了做自己想要的牌面随意拆牌。

    而且就算是已经没有机会做成他要的牌了,他也不会凑合着胡牌。

    开始的时候成芸觉得这种打法很傻,如果一直做不了还干等着,那不是一输到底了。

    她跟李云崇说她的想法时,李云崇只是笑笑。

    “我跟你打个赌。”那时他对成芸说,“以后,你也会像我这样玩的。”

    如今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输输赢赢,那些面子,那点钱,他不在乎。他玩得太多了。

    他打牌的乐趣就在于做自己喜欢的牌,端出那种任你风起云涌,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甚至有时候别人点炮他都不胡,只玩自摸牌。

    往往别人辛辛苦苦打了一晚上赢来的钱,他最后一个收尾,全都出局。

    而更可怕的是,他这样的打牌法,居然成功的次数很多。

    曹凯就曾说,有时候打牌,技术倒是其次,关键就是看运势。而这个运势,多数决定于自我的心态。

    “要不怎么说人都是跟自己战斗的呢。”曹凯说,“跨过自己那关,心态自然就平了,心里一平,运势就来了。”

    曹凯对于李云崇是三百六十度螺旋崇拜,每次碰到李云崇的事情,简单的也给说得无比复杂,而且光复杂不行,复杂里面还得加点玄之又玄的东西,这样才最好。

    所以每次成芸都一听一过。

    李云崇跟她打赌是五年前的事情,直到现在,成芸还是在用她自己的方法。

    李云崇偶尔说起,成芸就告诉他,你那境界我不懂。

    可李云崇看起来依旧信心满满,对于成芸的说法,李云崇只表示,时候未到而已。

    “早晚有一天,”李云崇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笑着对成芸说,“我拉你上这来。”

    成芸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最后在沙发上睡着了。

    客人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清楚。

    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上午,成芸躺在床上,懒懒地翻了个身。

    窗帘挡着外面,透着蒙蒙的光。

    成芸下床,拉开窗帘。

    今天有点阴,明明是白天,却不见太阳,云不是成片的,而是一股一股,犹如搅拌过后的奶昔,泛着淡淡的旧黄色。

    成芸洗漱过后下楼,李云崇还在睡。

    今天是除夕,不过成芸知道,晚上不会有什么人来。李云崇家的除夕夜很安静,远没有前一夜热闹。

    按他的话说,闹腾了一年,最后一天,也该安静安静了。

    成芸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楼梯拐角处出现红姨的身影,昨晚她也很累,今日见到老态更加明显,手里端着要洗的窗帘,往洗手间走。

    她甚至没有看到成芸。

    没有灯,没有阳光,屋里一片死寂。

    成芸坐了一会,站起身穿好衣服出门。

    公司没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但在家闲着更无聊。

    成芸开车往公司走,街道两边行人不多,商铺门口很多都贴了新的春联。成芸公司也贴了,在大门口,后勤部门买的。

    中午的时候,成芸坐到办公室里。拿了几本文件,却一点都没有看下去。她打个哈欠转头看窗外,还是黄闷的色调。

    看这样,这一天是出不了太阳了。

    天很沉,感觉要下雪。成芸无聊之中搜了搜天气,今晚果真有雪。

    她又无聊地看了一会,最后把文件扔到一边,脑袋倒在办公桌上。

    她没有照镜子,不然她就会知道自己的眉头一直皱着。

    成芸觉得脑子里有点乱。她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时间久了,更觉得心里压得慌。

    她转头,额头顶在桌子上,闭上眼睛。

    她想调整一下心态,最后发现全都是枉然。

    这样下去永远没有结果——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因为她一直在刻意回避那个让她有些心烦的理由。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

    成芸坐起身,拿包出门。

    她觉得她需要透透气。

    成芸没有开车,走在大街上。路边不时有与她错身而过的行人,寒风刺骨,大家的脸上也都没有什么表情。

    成芸在一个十字路口站住脚步。

    她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越是在这样的节庆日子,人察觉到的孤寂感就越是强烈。

    明明应该是一年最热闹的一天,可天是这么阴,风这么冷,气味这么呛——

    人这么沉默。

    成芸走着走着慢慢停下脚步。

    这是一条老巷子,成芸经常来这边散步。

    她见证了这些年这条巷子的起起伏伏。

    之前两年巷子里开过几家精品女装店,可最后都干不下去了。

    反而那些不怎么卫生的快餐店、五金店,旧杂志社存活了下来。

    好多店在成芸来这里工作之前就已经有了。

    又走了一会,成芸路过一家奶茶铺。

    她停下脚步,买了一杯奶茶。

    她在奶茶店门口喝了几口,转头环顾之时,发现这个地方,就是之前周东南给她的地址。

    成芸没有惊讶,对于这个发现,她波澜不惊。

    她甚至想到,如果她有□□的能力,那现在一定会站在自己的面前,用她那习惯性的、带着几分嘲讽的冷笑看着她自己,说一句——

    “你不就是想来这么。”

    成芸把刚刚喝了几口的奶茶扔了,嘴里换了一根烟。

    奶精搭配着烟草的味道,简直回味无穷。

    成芸再次迈开步子。

    她终于明白了当初周东南那句“你放心,我不会找你”的意义何在。

    他还有后半句没有说完。

    我不会找你——

    因为你一定会来找我。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