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成芸起晚了。

    大年初一是阴天,这在某种程度上更加促成了她睡过头的结局。

    不过,阴天不是最关键的理由。

    成芸拿着手机,指着还在床上的周东南,目光凶恶。

    “你关我手机是不是?”

    周东南把从旁边捞了衣服递给她,“你先把衣服穿上。”他一边说,另一只手去够空调遥控器,把空调打开。

    “周东南!”

    床上的男人看过来。

    他神色有点懒,面对神色严厉的成芸他表现得异常淡定——这不能怪他,因为成芸虽然眼神犀利,但是造型并不可怕。

    经过那乱七八糟的一夜后,成芸两只眼睛带着宿醉的微肿,头发完全炸开了,站在床前只穿了件文胸就瞪圆眼睛指着周东南,形象甚是搞笑。

    周东南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脸。

    他穿着昨晚那件卫衣睡的,衣服被他压得全是褶皱。

    周东南把被子掀开,露出光不出溜的一双大腿,腿上颜色也没白到哪去,大腿有力小腿修长,膝盖和脚掌的骨节十分清晰。

    周东南只穿了一条三角裤衩,掀开被子后就开始找裤子。

    成芸被他这无所谓的态度刺激了,音调再高一级。

    “你昨晚是怎么说的!?”

    周东南停下手,再一次看着她。

    其实也不是昨晚,按时间来算的话,已经是今天了,具体一点就是七个多小时之前——

    后半夜三点,成芸要走。

    周东南不让。

    “太晚了,睡我这。”

    成芸打了一个哈欠,手还在穿衣服,风凉道:“是睡你这还是睡你啊。”

    “……”

    手腕被拉住,成芸抬头,周东南看着她说:“你想再来也可以。”

    他那表情不像开玩笑。

    成芸荒唐地呵笑一声,把手挣开,点了点周东南的胸口,“二十几年憋了不少存货是不是?”她把周东南推开一点,弯腰穿鞋,淡淡地说:“不想憋了就找个女朋友去,到时候随时随地给你撒种。”

    鞋子拉到一半她就被拽了起来。

    周东南扯着成芸的衣领,目光果决。

    成芸冷着脸冷着声,“松手。”

    周东南几次吸气,就在成芸做好他破口开骂甚至于动手打人的准备时,周东南又松开了手,变回原来的样子。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他语气平淡地说,“今天住我这。”

    “我明天还有事。”

    “那也是明天的事。”

    “我要去机场。”

    周东南一顿,“你要出门?”

    “嗯。”

    “去哪?”

    “去哪跟你没关。”

    “去几天?”

    “……周东南,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周东南站了一会,然后转身回到床边,开始换床单。

    “……”

    被单扯下,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干净的重新铺好,成芸则站在窗边默默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

    “来。”他铺完床,转头对她说,“过来睡觉。”

    成芸有种无力感。

    周东南说:“你明天几点的飞机,我会叫你。”

    僵持了一会,成芸踹开脚上的鞋。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累了,否则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说服。

    刚刚穿上的衣服也脱了,成芸直条条地倒在床上。

    一沾床成芸就开始庆幸自己的决定。

    谁愿意在大年夜浑身疲惫地走进风雪里,然后再开几十分钟的车回家——谁都不愿意。

    成芸拿出手机,睡眼朦胧地定了闹钟,又跟周东南说:“八点叫我,我要洗个澡。”说完,她把脸埋在枕头里,准备睡觉了。

    周东南碰碰她,“你这么睡不闷么?”

    成芸不耐地扒开他,“别说话。”

    成芸很快睡着,周东南没有。

    他在成芸睡熟之后盯着她看了好久。屋里没有开灯,他只能借着电视机的微弱亮光看清她的轮廓,半晌之后,周东南拿过成芸的手机,鼓捣了一会,把闹钟关掉,关完之后还觉得不太保险,干脆把手机全关了。

    放下手机,周东南伸手,扳着成芸的肩膀把她翻了过来。

    成芸完全没有动静。

    等了一会,成芸还是没动静,周东南把手指头放到成芸鼻子下面。

    还在喘气。

    周东南这才放松地把她抱在怀里睡下。

    一觉睡到十点半,周东南是在成芸一声操中醒过来的。

    之后就是现在的场景。

    “我今后要是再信你——”成芸气得腮帮子都红了,“我成字倒着写!”

    她火了半天,发现周东南像没听见似的。不仅神色不变,连眼睛都没有与她对视。成芸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见自己几乎光着的身体。

    成芸抬眼,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周东南,我□□大爷。”

    周东南靠在床头上,说:“多吃点吧。”

    “……”

    周东南发自内心地说:“你太瘦了。”

    成芸捡起地上一只拖鞋甩过去。

    周东南及时俯身体躲开了。

    “哎呀?”成芸眼珠一瞪,觉得周东南能躲过去完全是靠运气,她很快捡起另外一只拖鞋,瞄准的时候,手机震了。

    成芸的手机从来都只调成震动模式,那嗡嗡的声音她听过无数遍,可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仿佛那震动声并不是电话,而是闹钟,把她从睡梦中叫醒了。

    ——这样的感觉或许有些奇怪,因为她明明已经醒了。

    成芸放下拖鞋,接通电话。

    “怎么还没有到?”

    成芸下意识地把手机拿开一点,看了一眼时间,十点五十了。

    她深吸一口气说:“我有点睡过了,等下我直接去机场。”

    电话里静了一会,成芸的目光落在窗外,这场雪真的下了很久,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停。

    李云崇说:“怎么这么不小心,昨天不是提醒你了。”

    成芸说:“不会晚,下这么大的雪,飞机肯定要延误的。”

    李云崇听完叹了一口气,说:“确实延误了,要四点起飞,给你打电话就是让你别急,不过现在看来你确实一点也没急。”

    成芸嗯了一声,“那等下我去机场。”

    “你现在收拾好了么,收拾好了过来我这也行,到时候我们一起走。”

    成芸扭头,床上一片迷乱。

    她的眼睛不经意间扫过周东南。

    他裤子穿到一半停在那,静静地坐在那看她,目光与平日无异。

    成芸很快移开眼,又说:“没收拾好,我刚起来。我就不过你那里去了。”

    “那也好,等下不要开车,路况不好,你直接打辆车。”李云崇顿了顿,又说,“或者我叫人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去。”

    “路上注意安全,不要急。”

    “知道了。”

    挂断电话,屋里一片安静。

    成芸把手机放到一边。现在时间还很充裕,她打算洗个澡。

    “有干净手巾么?”她问周东南。

    周东南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柜子。成芸拉开,里面有条没有拆封的粉色毛巾。

    成芸刚想嘲笑两句,余光看到了什么,又把抽屉拉出来一点。一支粉色的新牙刷,一个塑料牙缸。成芸直接把抽屉拉到头——最里面还有一把木梳,新的,也没有拆包装。

    周东南虽然不是寸头,但也绝对用不着木梳。

    成芸手指攥着抽屉把手,听见后面的声音。

    “都是新的,你用吧。”

    成芸默不作声地把毛巾拿出来,换上拖鞋走进洗手间。

    直到关上门,她这口气才出来。

    抬头,刚好看见镜子里自己的样子,成芸觉得脸上有些僵硬,她使劲捂了一下脸,把头发全都顺到脑后。

    洗手间不大,瓷砖地面,成芸把坐便盖子盖上,转身开了淋浴。

    热水很足。

    座便的后盖上放着一瓶洗发水和一瓶沐浴液。

    洗发水很大一瓶,便宜货,碱性特别强,成芸洗完之后觉得头发都快硬了。她手扶着墙,想让热水多冲一冲。

    闭着眼睛的时候,其他的感觉就格外地敏感。

    成芸豁然转头,脸上的水珠都来不及抹掉。

    阿南走进来,反手把门关上。

    洗手间本来就不大,水汽蒸腾得半步以外的人都看不清楚。

    水声稀里哗啦。成芸也没躲,她看着他,抬抬下巴示意说:“衣服。”

    周东南是穿着衣服进来的,淋浴水从成芸的身上迸溅出去,刚站了这么一会,周东南的卫衣前胸已经湿了一片。

    他把手里的的东西递给成芸。

    一瓶护发素——同样,还是新的。

    成芸接过的同时背过身去,她有点不想看周东南的脸。

    背身代表着撵人,周东南虽然木,但不傻。

    可他没有走。

    水冲在头发上,成芸觉得发梢更涩了。

    又像是某种预感一样,成芸身体微微一颤。颤抖过后,她感觉到有湿漉漉的衣服贴到她的背上,像一面沉默的墙壁。

    他就站在她的身后,不过并没有抱她。

    他在她耳边开口,声音穿透水帘,低沉又压抑。

    “你骗我是不是……”

    成芸没有说话。

    “你在高速休息站的时候跟我说,你没结婚,也没有男朋友。”周东南的抬手蹭了一下脸上的水,又说:“你在三宝的时候跟我说你告诉我的都是真话,你是不是骗了我。”

    成芸忽然把水关了。

    洗手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这让成芸接下来的话更为清晰。

    “然后呢?”她把湿润的黑发掀到脑后,转过头来看着周东南,“我骗了你,你打算怎么办?”

    周东南浑身湿透,头发打绺,满脸的水珠没有擦净,滴滴滑下,好像是在哭。

    尽管成芸知道,他并没有哭。

    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坚定得多。

    周东南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脸颊上。从饱满的额头,到黑长的眉毛,再到高挺的鼻梁和紧闭的双唇。

    还有那双眼睛。

    结着冰一样的眼睛。

    周东南缓缓摇头,转身离开洗手间。

    水汽渐渐散开,温度一点一点降下来,成芸重新打开淋浴,却觉得水温怎么都调不对了。

    那天,直到成芸离开,他们之间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她走出楼栋,大雪铺了满地。新年伊始,一切都是新的。

    她没有打电话叫车,她还是开着自己的车前往机场。

    路上有扫雪的环卫工人,穿着荧光的鲜艳衣服,在白雪皑皑的街道上,却也没有显得很突兀。

    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存在于一种诡异的和谐里。

    成芸在等红灯的时候点了一根烟。

    【你在高速休息站的时候跟我说,你没结婚,也没有男朋友。你在三宝的时候跟我说你告诉我的都是真话,你是不是骗了我。】

    ……你是不是骗了我。

    成芸按下一丝窗缝,靠在车椅上,无聊似地把一口烟吐得无比绵长。

    如果我说我没骗你,你会相信么——

    要是这样说,他会有什么反应?

    成芸不打算往下想。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