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成芸知道,李云崇生气了。

    这从到东京之后李云崇没有管她半夜出去玩就能看出来。

    从庭院的那次谈话之后,他们之间仿佛陷入了一个僵局——非是冷战,只是僵局。他们的相处同往常差不多,可有些更深的东西,却怎么都顺不通。

    李云崇在东京待了两天,成芸基本都是跟他分开行动的。她偶尔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不用再陪他跟那些日本老头子聚会。

    东京也是个不夜的城市,它的夜晚没有京都那么妖冶,却多了一丝迷醉的混乱。

    不用跟李云崇聚会的另外一个好处是成芸可以尽可能地补觉,到东京的第二天,李云崇下午出门,成芸睡了一觉,直到八点才醒过来。

    李云崇还没回来。

    成芸有点饿了,正好睡够了精神也足,换了衣服自己出门了。

    李云崇选定的酒店在新宿,是东京最著名的商业区,一到晚上灯火辉煌,满街都是人。成芸路过一个便利店,进里面买了一个面包。

    她一边吃着面包一边闲逛,不知不觉来到一条步行街上。

    她抬眼,看见街头一个大牌子。

    来日本玩有个好处就是及时不会日语,也不至于走在路上睁眼瞎,很多句子靠蒙也能蒙个大概。

    歌舞伎町一番街。

    “啊……”

    成芸的记忆又一次被翻出来了。

    这条街,她来过。

    成芸想起什么,扯着嘴角笑了笑。她把吃完的面包袋扔了,往街深处走去。

    在日本这么讲究干净的地方,这条街已经算得上脏乱。不过来这的人也没有多少会注意脚边的垃圾,仿佛正是因为有这些垃圾,才使得这条街成了这条街。

    街上大多是年轻男女,打扮前卫,路边是各种各样的酒吧和风情店,店门口站着拉客的店员。

    随处可见男男女女,收紧衣服站在街上。他们不怎么走动,眼睛却来回地瞄着过往的行人。碰见觉得可以拉拢的客人,就上前搭讪打招呼。

    街上的店铺灯光都很刺眼,很多都选用扎眼的纯色调。如果在外面的街道上碰见一间这样的店铺,或许会感觉很掉档次,可在这里不同,所有的店铺都是如此,姹紫嫣红之中,构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在黑暗的天幕下,犹如群魔乱舞。

    成芸走了一会,在一个大牌子下站住脚步。

    那是一个悬挂得很高的牌子,白色的灯光,上面有两排照片,二十个男人。

    牌子很大,看起来做过不少功夫,每个男人的头像下面都有几行文字,看起来是介绍。牌子最上面有一排字,成芸认得后面,是排行榜,前面一串英文似乎是一家店的名字。

    这习俗还没变。

    成芸早几年来这里的时候也碰见过这样的牌子,这是牛郎店的广告牌,上面的男人都是店员。

    忽然,身后有人说话。成芸转头,一个日本年轻人站在她身后,脸上带着笑容。他穿着一身休闲装,脖子干净细长,头发染成黄色,喷了发胶定型。

    他体型比较单薄,大冬天地喘着一件休闲的外套,露出锁骨来。

    成芸穿着高跟鞋,还比他高出一些。

    他又说了一句话,成芸才回应说:“听不懂。”

    年轻人一愣,呃了一声,手指挠着下巴,好像在想什么。

    成芸站在那看着他,他忽然啊了一声,用有些蹩脚的发音说出:“se?”

    成芸英语再差这个词也还是能听懂的,她冲年轻点点头。

    年轻人恍然啊了一声。他指着成芸刚刚看的那个牌子,又指了指成芸,费劲地说:“youlikeit?”

    成芸明白他的意思,淡淡地笑。年轻人看她笑,自己也笑,他试着拉着成芸的手,朝街对面指:“.”

    成芸跟着他来到店铺门口,年轻人请她进去。

    她抬头,看见店铺的牌子,上面正是刚刚看到的那串英文。

    牌子是很梦幻的粉色,不过不是芭比娃娃那种公主粉,而是那种廉价的,尖锐而刺眼的粉——就像把公主的梦境提炼了。

    年轻人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成芸不再多说什么,推开店门进去。

    刚进去时,店门两侧都是鲜花,大多是客人赠送的,有的花篮上还放着照片,写了许多祝福的话。

    这家店跟酒吧的环境很像,有外场和内场之分。成芸有过经历,刚进去就指了指里面,年轻人了然,带着她进到一个包房里。

    包房很宽敞,黑皮沙发,里面的墙上铺着暗色的玻璃,玻璃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洋酒。周围竖立起高高的封闭式鱼缸,里面亮着梦幻的彩灯,各种观赏鱼缓慢悠闲地游来游去。

    成芸在沙发上坐下,年轻人跟她说了几句话,她从他的神色看,大概是想让她等一会。

    年轻人出去之后,过了一会,进来另外一个男人。他年纪稍大了一些,圆寸发型,留着一撮小胡子,一进屋就冲成芸行了个礼。

    “你好。”

    成芸挑眉。

    男人自我介绍说:“我叫藤井,我在中国生活过,我能说中文。”

    “哦。”成芸笑了笑,“你们业务范围还挺广。”

    藤井的中文很熟练,“店里来过中国客人。”

    藤井一边说,一边递给成芸一个机器。不大,比平板电脑稍稍厚一点,上面的屏幕上是这家店的logo。

    他帮成芸点了一下,屏幕跳入一个界面。

    跟门口的牌子很像,不过这里更为详细。

    与保守的中国女性观念相比,日本女人大多比较开放,对自我的认知度也高,很舍得给自己花钱。不过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时代演变,很多中国女人的观念也与从前不太相同了。

    成芸一边随手翻着,一边问藤井:“你这有很多中国客人么?”

    藤井说:“旅游旺季的时候,确实是这样。”

    其实像这样的牛郎店也并非像外人所想,进来就是□□,很多女人来只是寻一时放松,就跟男人找陪酒女一样,只不过这里换成了男人。

    而店员的提成很大一部分也是靠卖酒,这里的酒都不便宜。

    当然,□□的也有,日本的牛郎是真正把自己的工作当成一个事业,服务非常讲究。

    成芸翻来翻去,排在前面的几个男人看着还行,后面的就有点水了。

    成芸随便点了几个人,刚要放下机器的时候,下一页的照片飘出来。

    人不是很好看,走的是肌肉男的路线,皮肤晒成了深深的古铜色。

    成芸手里一顿,藤井在一边问:“这位,也需要么?”

    成芸把机器放下,摇摇头,“不用了。”

    当晚,成芸在这家店里花了一百多万日元,大概六万□□。

    一个人的话,这已经算是不错的消费,几位店员很高兴,兴致勃勃地玩了许多游戏,虽然语言不通,但也在极力地讨成芸欢心。

    藤井是唯一能跟成芸沟通的,一晚上下来,说得嗓子都冒烟了。

    这有一部分是因为职业精神,另一部分就是成芸的个人原因。

    喝到最后,屋里的气氛很热闹,同时也隐约透着一股子迷乱味道。

    有几个男人坐在成芸身边,或是用眼神,或者若有若无的碰触,暗示着成芸什么。其中一个年纪小一点的男人,揽着成芸的肩膀撒娇,成芸听着那软软的语调,笑得上不来气。

    藤井偷偷问她,需不需要其他方面的服务,成芸抽了一根烟,摇摇头。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成芸离开。临走时,藤井把自己的名片塞给她。

    “如果有需要,欢迎再次光临。”

    成芸呼吸着外面的冷风,散了散酒气,说:“好。”

    走出店铺,拐了个弯,名片被她随手扔掉。

    时近午夜,可东京的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灯火通明。成芸回到酒店,开门发现屋里一片漆黑。

    成芸撇撇嘴,李云崇也难得聚会到这么晚。

    她把灯打开,一转头,吓了一跳。

    李云崇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淡淡地看着窗外。

    成芸反手关上门,一语不发地进到里屋的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镜子里的自己眼角带着血丝,她拨着眼皮仔细看了看,眼底也有些泛红。

    成芸伸了个懒腰,把头发扎起来。

    出来的时候,李云崇还是刚刚的样子,一动也没有动过。

    酒店的窗前有一个玻璃的小圆桌,两边分别有一个沙发,成芸走过去坐到李云崇对面,掏了一根烟,随手捡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着。

    “谈谈吧。”她说。

    李云崇的目光落在玻璃窗外的城市里,异国他乡之间,夜似乎比往常冰冷。

    他一句话都不说,成芸缓缓吐出嘴里的烟,低声说:“几点回来的,坐这多久了?”

    安静了许久,李云崇才慢慢转过眼,轻笑了一声。

    成芸抬眼,“你别这样。”

    李云崇道:“怎样?”

    成芸细长的手指夹着烟,眼睛看向窗外,她来回咬了咬牙,好像在活动下颌一样,想了许久,她才转头,真切地发自内心地说了句:“李云崇,没必要。”

    “没必要什么?”

    “你这趟跑来日本,给我看这些讲这些,都没必要。”

    李云崇微微侧过头,好像要仔细听成芸的话。

    “我是什么样的人,十二年前你就知道了。”成芸看着他,静静地说。

    李云崇不急不缓地说:“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懂得学习。”

    “我一个高中的辍学生,你指望我能学明白什么?”

    李云崇静静地看着她,缓道:“或许从小的经历真的会影响人很多。不过无妨——”他说着,撑着双膝,慢慢起身来到成芸身边,手摸在她的头发上,一下又一下。

    “你不懂的,我慢慢教给你。十年学不会,就学二十年,总会有懂的一天。”

    成芸安安静静地坐着。

    “小芸,你要记住凡事过犹不及,人真正的成熟是在于懂得克制。我在你身边,往后你拥有的只会越来越多,我希望到最后,你能从这些东西里面找到真正值得坚持的,而不是抱着一时低劣的*徘徊挣扎。”

    他慢慢抱住成芸,看着成芸面前缓缓飘起的烟雾,说:“到那个时候,你才算真正能站到我身边来。”

    窗外灯影霓虹,成芸淡淡地吸了一口,说:“李云崇,事情没有那么复杂,你不过是——”

    “小芸。”

    成芸话语停住,她盯着房屋里虚无的一处,低声说:“崇哥,你别魔怔了。”

    脸颊被轻轻点了一下,李云崇像是惩罚淘气的小孩一样,“说了别这么叫我。”他在她头顶呵呵地笑了两声,又说,“你还是太年轻,咱们慢慢来吧。”

    他的语气与以往无差,永远平和安稳,大局在握。

    成芸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李云崇松开手,说:“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回国了。”

    说完,他走回房间。

    成芸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烟已经燃尽了,她把烟头掐熄在烟灰缸里,转头看着窗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早就该知道。

    没得谈。

    他铜墙铁壁,根本没得谈。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