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叮地一声响,电梯门开了。

    周东南没有注意到,他靠在墙壁上,脑子昏昏噩噩。时间过去太久了,他已经半睡半醒。

    成芸从电梯里出来,慢慢地走到蹲在门口的男人面前,站住脚步。

    她高高在上,看着他的视角近乎垂直。

    走廊的灯因为她的脚步声亮了起来,周东南迷糊之间睁开眼,首先看到一双笔直的长腿。成芸穿着一条黑色的皮裤,在楼道有点发黄的灯光下,质感干脆又鲜明。

    周东南抬起头。

    楼道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寂静得让人心凉。他的额头因为抬眼的动作折出几道抬头纹,眉毛又黑又浓,微微挑起,直直的两条,搭配着一双玻璃珠似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想法。

    成芸微低着头,头发在脸颊两侧垂下,遮挡住了光。

    她站得很直,寒冷的空气让她的面孔凝结,而安静的模样让她看起来更为麻木。

    周东南说:“你回来了?”

    成芸嗯了一声。

    周东南慢慢站起来。因为蹲了太久,他刚站起来的时候膝盖有点受不住,扶着墙晃了晃腿,又跺了跺脚,最后才直起身来。

    成芸的视角就追随着他,慢慢抬起。

    她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一手拎着黑色的皮包。或许是灯光的原因,亦或许是化过妆的原因,她的眼角颜色极深。

    周东南站起后,他们只离着半步远,轻易就可以看清彼此。

    周东南头发有点乱,神色也微显疲惫,他抿嘴嘴,还没有从模糊的意识中完全清醒。

    可他还记得一直看着成芸。

    “你回来了?”他又问了一遍。

    因为楼道□□静,他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降低了很多,低低的嗓音,只有这样的距离,才能听得清楚。

    “几点了……”他慢慢有些清醒了,揉了揉脑袋,翻出手机,按了半天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十二点半。”成芸帮他回答。

    周东南的目光从手机上挪开,他看着成芸,说:“回来的这么晚。”

    成芸又嗯了一声。

    周东南说:“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

    “我有事。”

    “哦。”周东南点点头。

    周东南双手插在羽绒服的衣兜里,靠在墙上,身体放松,成芸不说话,他就这么站着,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过了一会,楼道的灯灭了,周东南抽手,随意打了个指响,又踹回兜里。

    周围一灭一亮,成芸开口说:“你等了多久了。”

    周东南脑袋枕在墙壁上,定了一个点,然后来回晃动,活动脖子,他随口说:“没多久。”

    是不是真的没多久,两人都清楚。

    成芸淡淡地说:“人不在就回去好了,等在这不累么。”

    周东南停下,低头,与她对视,低声说:“你看着比我累很多。”

    成芸眼睑微颤,随即眯起双眸。

    周东南低了低下巴,说:“你给我买的衣服,怎么样?”

    成芸不是没有注意到他穿着那件新羽绒服,太平鸟的韩国爆款系列设计着实一般,只不过周东南高个子,体型又结实,随便穿件什么看起来都不错。

    “保暖么。”成芸问。

    “嗯,比我之前的好。”周东南收了收下颌,嘴唇抵在竖起来的领口拉锁上,“北京太冷了。”说完,他又看着成芸,道:“谢谢你,我很喜欢这个。”

    成芸盯着他,似是随意地说:“不用谢我,总不能让你白花了力气。”

    周东南一顿,随即脸色深沉下来。

    “回去吧,今天太晚了。”成芸打开包,开始翻钥匙。

    下一刻,手腕被攥紧,成芸被猛地一拉,她与周东南换了位置,人被推到墙上。

    这回变成周东南低头,逆着光,他的脸孔比成芸更加深邃,好像远林的山鬼。

    包掉到地上,成芸低头瞄了一眼,钥匙滑了出来。周东南也注意到了,他抬腿,把钥匙一脚踹开。

    成芸索性靠在墙上,“你要干什么?”

    周东南咬着牙,憋着气似地说:“你明明……明明……”

    “明明怎样?”

    周东南看着她,万般念头汇聚脑海,可偏偏一句都说不出口。

    成芸等待着,等了许久,久到走廊的声控灯都熄了,面前的男人还是不知要从哪开始。

    黑暗降临。

    成芸迎来了一个吻。

    她闭上眼睛,很轻易便张开唇瓣,接受了他。

    周东南的脸很烫,吻无声,强硬迅疾,半点温柔都没有,湿润而灵活的舌头每一次纠缠都满是沉醉。

    他步步向前,到最后,将成芸紧紧地挤在了墙壁之上,寒冬之中变得坚硬的牛仔布料包裹着同样绷紧的躯体,挤压着成芸。

    她忍不住吸气收腹,仿佛身前身后都是坚固的墙壁一般。

    周东南吻着,一直吻着,就好像自己的所有的话都在这个吻里。

    话说不完,吻就不会停。

    慢慢的,成芸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有些困难了,可她没有叫停。

    那种压抑着的,带着些许沉重的窒息感,让她浑身的毛孔都在叫嚣,她觉得好爽。

    最后,在成芸即将脱力的时候,周东南停下了。他的身体抵着成芸,不然她一定会顺着墙壁滑下去。

    他的脸贴着成芸。

    “还说么……”黑暗的廊道里,他的声音轻不可闻。“那些话……你还说不说……”

    成芸低着头,额头靠在周东南厚实的肩膀上,她拼命地喘息,闻到的都是他脖颈深处的汗味。

    周东南移了一步,发现成芸顺势要往下倒,他连忙站住脚。

    “成芸?”

    成芸一语不发,恍惚之间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自顾自地发呆。

    周东南又尝试着轻轻晃她,发现还是没什么作用,干脆弯腰给她打了个横抱。

    他抱着成芸,在走廊里啊了一声,声控灯亮了,他保持着身体平衡,慢慢蹲下,用手指勾住成芸的包,站起来后又去捡钥匙。

    成芸家的门不太好开,反反复复地好几道关卡,周东南开了老半天才打开。

    进屋他也没有开灯,反身抬脚给门关上,然后直接进去,把成芸放到床上。

    他压在成芸身上,感觉到身下女人的胯骨顶着他的腰。

    同样,成芸也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周东南盯着她的脸,成芸回视。

    女人的表情比男人复杂得多,也尖锐得多。周东南被那炽烈的挑衅眼神激起,手臂一撑,坐起来就开始脱裤子。

    如果夕阳带给人的是鬼魅的温柔,那黑夜就是彻底的霸占。

    后半夜,世界消声,人们撕开了最后一层脸皮。

    当情意碍于表达,那人剩下的就只有赤/裸裸的*。

    周东南扒了自己的裤子,往手上啐了一口,胡乱抹在身下。

    他在床事上的精进速度如同坐了火箭,直线上升。

    他们没有再做任何前戏,周东南直接挺身而入。

    成芸被顶起的瞬间稍稍觉得有点不顺,可她很快就适应了。

    并且慢慢的,他们都沉浸其中。

    周东南第一次在床上表现得具有侵占性,他为了保持力度和深度,把手撑得很高,方便腰上用力。

    他的速度很快,这样的速率带来的刺激是对双方而言的,她哼叫出声,而他则是咬紧牙关,额头渗汗。

    没有体贴的前戏,周东南省下的力气全部用在了动作之上。不多时,他们两人身体接触的地方已经湿得发粘。

    成芸的胸口涨起,刚刚在楼道里的那种窒息感又出现了。

    随着时间的流淌,周东南渐渐也有了声音,一次一次低沉而短促地嗯鸣。

    在深夜里,他的声音搭配着那张黑沉的脸色,形成了一股无法言明的放荡之意。

    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地变缓,成芸在快意与颤栗之间大口地喘息。她感觉到一股情感,埋藏至深的情感,此时被翻开,就像他们身下相交的地方一样,炽烈而浓稠。

    周东南咬紧牙关,扳着成芸的身体。成芸犹如一条水鱼,细腻软滑,被他轻易地翻了过来。

    他的手穿插在她的肚子下,往上提。

    “起来。”他憋了太久,气息不匀,简单的两个字像喷气一样吐出。

    成芸撑着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在颤抖,不止手臂,她浑身都在颤抖。

    周东南不管那些,他跪下,拖着她的臀部,手揽着她的腰腹,使劲往后一抽,再一次将自己送了进去。

    “……啊啊……”这样的刺激让周东南也忘乎所以,他的声音黯哑,语不成调。

    他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切入点,她的内壁如深幽曲径,水帘洞天。

    这样的角度,他们看不到对方的脸,于是他们接触的肉身则更为敏感。

    周东南憋不住了一样吼叫出声——他的声音很大,遒劲之中又透着半缕沉陷情迷的软弱,好像一只从深山之中跑出来的野兽,独自追寻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里。

    成芸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像一条濒死的鱼,搁浅在荒芜的沙滩上,世界一片空白。

    有东西从她的身体涌出,顺着大腿滑下。她的身体抽搐几下,深处犹如含劲的潮汐,在某一刻猛地收紧——

    她干吸了几口气,而他则像是得到了某种信号一样,猛抽几下,而后直捣黄龙。

    成芸大叫了一声。

    瞬息之间,潮汐喷涌,腥液淋漓,铺在暗黑中的床单之上,犹如窗外星月漫天。

    人在某一刻,触碰到了永恒。

    成芸瘫倒,周东南躺在她的身上,下面已经疲软,他还没有抽出,他紧紧地抱着她。

    视听味嗅触,五感混沌。

    成芸的脸紧紧埋在枕头里,身体还在贪婪地品尝刚刚的感觉,不时地抽搐,痉挛。

    周东南就抱着她,他同样疲惫,反应迟缓,可他还在极力地保持意识清醒。

    慢慢地,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覆上一只轻柔的手。

    他听到成芸的声音,轻得仿佛是窗外的一片雪花,风一吹,就不见了。

    所以他屏息,一点都不敢惊动,静静地听着她唤他——

    “阿南……”

    如果成芸这个时候回头,她会看到周东南那张瘫脸上少有地出现表情,可她没有回。

    所以她只能感觉到周东南把头深深地埋进自己的脖颈中。

    周东南紧紧抱着成芸,紧紧抱着。

    公寓外,阴冷的天空下,一辆黑色轿车安静地停在院子里。

    天渐亮,车才缓缓开走。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