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一条被单,盖着两人。

    成芸躺在周东南身上,她是真真正正地“躺在”了他身上。周东南被成芸翻了个趴在床上,他们胸贴背,腹贴腰,腿缠腿……她粘在上面了。

    周东南闭着眼睛,不过没有睡着,他被压着,所以呼吸比较困难,每次喘气都呼出了声音,背部也明显地起伏着。

    躺在上面,好像泛舟。

    皮肤相贴之处,有薄汗粘连,一方阴柔,一方阳刚,糅杂着,让男男女女永不舍分离。

    床边堆着衣服,风衣、夹克、皮裤、牛仔裤、毛衣、衬衫……以一种没人管顾的方式堆积在一起。不管干净的,脏的,你叠我我叠你,就跟主人一样,黏在一起了。

    在衣服堆的最上面,是一件深蓝色的保暖衬衣,那本是周东南穿着的,现在也脱了。

    当初脱这件还费了点功夫。

    周东南死活不让。

    “你黄花闺女啊?”

    成芸早已脱光,提问的时候微微探身,双胸就好像是软桃一样,缀着,弧度可人。周东南低头瞄,瞄完不忘摸一把,手下触感不能再嫩,还带着点水润的青涩。

    脸色没变,身下也是默不作声地翘起来了。

    成芸拍掉他的手,直起身,面对面地坐在他身上,弯膝缠住他的腰。

    两个人较上劲来。

    一个握着衬衣角,死命往下压,一个拉着肩膀的衣服,死命往上提。

    要说这衣服弹力真不错,脸都没过去了,还能接着往上抻。

    成芸泄气松手,衬衣肩膀留下手印。

    周东南又过来抱他。

    成芸再次打掉他的手,转头拿烟抽。

    还是面对面,隔着烟雾,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脸。光不出溜,下面还挺着,可她不让动,他就只能那么晾着。

    “我都知道了。”成芸弹弹烟,蹙眉说。

    周东南还是看着她,总是看不够一样。

    成芸两腿使劲夹他,“我说话你听见没?”

    周东南这才反应过来,“什么?”

    “你那衣服。”成芸不拿烟的那只手过去,他马上又压住衣角,她不在意地嗤笑一声,顺了顺他的胸膛,又说,“还有你那后背。”

    周东南低下头,半晌哦了一声。

    “脱了吧。”

    还是摇头。

    “都知道了还穿什么。”

    他眼神瞟到旁边,好一会才低声说了仨字——

    “不好看。”

    成芸唇口轻张,慢慢地眼神也移开了。

    烟抽了一半就被成芸掐掉了,腿一收,折到后面,她虚虚地跪坐在他的膝盖上。

    她问他:“你为什么烧桥?”

    不说。

    成芸探手,毫无预兆地握住了枪把,黑黝黝的大腿一哆嗦,这回不得不做出反应了。

    成芸再问:“为什么烧桥?”

    他皱眉,“看着烦。”

    “怎么烦?”

    周东南飞快地瞥了她一眼,他不会用“明知故问”这个成语,他的眼神替他怪罪了。

    女人心里酸,酸之中又透着春风得意,山谷中的清风一点点吹着她,吹得心都不是自己的了。

    周东南垂下头,面无表情,可一直关注着被握住的命根子。

    被她手钳住,他那里一直胀着,没得纾解,难受。

    忽然,视线里多了黑色的发丝。

    成芸弯下身,含住了。

    周东南一瞬间抽紧,突如其来的暖意,突如其来的震慑,让他差点叫出声。

    太软了,舌尖,下腺,辗转反复。

    成芸一手轻盖,在收缩的皮囊上细细摩挲。那里色素沉淀,暗暗的褐色,皱褶多,摸着薄而柔软。过了一阵便渐渐向下,指尖兜住那小小的一堆。

    观音巧手,拨弄人间浪潮。

    微凉,轻触进去,好似碰到了平滑的肉膜。袋上毛发稀疏卷曲,她嗅到了汗腺分泌的奇特味道。

    周东南的脸跟那袋子一样,皱啊皱啊,忍不了了,全都聚在了一起。他的额头满是汗,肤色更沉,双腿抖如筛糠。

    到底还是倒下了,敌不过。躺在床上,腿分开,他全权交给她。成芸舒展身体,开始专注在枪把之上。他那处有与他人不同的地方,每次胀着,都微微上翘,有一道让人怜爱的弧度。

    周东南好不容易觉得自己走在她身边了,她稍稍施了点手段,他又被她紧紧拿捏。

    太炽烈,太浓稠。

    他终于吼出声来。

    他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可也没用。最极致的感受被她操弄着——从那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开始,从那座破旧古老的风雨桥开始,他这辈子的感情都被她操弄了。

    很快释放,又不甘心。

    辛辛苦苦摸索锻炼的学徒,被老师傅一竿子打回原形。

    衣服什么时候被脱了,他也不知道。

    成芸渐渐向上,与他肌肤相贴,她身上还沾着他的东西,周东南脸色红黑,好像烧过了的炭。

    手叠着,下巴垫着手背上,成芸看着丢盔卸甲的周东南,脸上带着坏笑,笑里无限温柔。

    “喜不喜欢?”

    “……”

    “我这么对你,喜不喜欢?”

    周东南垂头喘息一阵,把最要命的那段时间过去,然后张臂,把她抱了上来,搂着。

    “喜欢……”他一直都说实话。

    “转过去。”

    事已至此,再躲也没什么意义。周东南放开成芸,翻了个身,把后背露了出来。

    过去几个月了,伤口已经变成了疤痕,从右肋上方,到左肩附近,很明显的一道。肉豁开,伤疤凹凸不平,皮肤也似没有涂匀的油彩,中间淡红,外圈又是黑褐,一块一块,又揉在一起。

    他趴在床上,带着纾解后的慵懒,老老实实的。

    成芸半天没动静,他侧过脸,说:“不好看。”

    成芸抬眼,跟他斜过来的眼神对上。

    “你还挺爱美。烧桥怎么烧到身上的?”

    “不小心,站太近了。”

    她拍他一下,“这要烧到脸了怎么办?”

    周东南枕着自己的胳膊,淡淡地说:“烧了脸就不来了。”

    成芸摸摸他的耳朵,俯身躺在他脸边,男人的热气熏着她。

    成芸咬着他坚硬的下颌骨,悄声说:“你怎么这么骚呢你。”

    周东南说:“怎么了?”

    成芸不说话,涩涩地笑。周东南被她笑得一激动,一把捞住人,反身压在身下。

    又是他在上,眷顾着怀里的人。

    成芸还在笑。

    笑啊,叫啊,聊啊……屋里的声音好像从来都没有停下过。

    刘佳枝在这阵穿透心房的声音中搬走了。不,该说是逃走了。

    那天,她从猫眼洞里等着,等着看自己那个黑邻居的老婆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们在大雨中抱了很久,刘佳枝等到不耐烦了。

    而当那女人的身影真的一步一步走上楼梯,那张苍白的脸逐渐暴露在她的视野中时,她又后悔了,恨不得再等一会。

    二十几年的风雨,也没有那一天来得心惊。

    她跑回屋子,在一堆材料里翻来翻去。用找么?根本不用找,她闭着眼睛也记得她的长相。北京平泰保险代理公司总经理,成芸。

    芸!

    歌声又响起来了。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刘佳枝把资料摔在桌子上,一切都对上了,还有什么好验证的。

    可是,怎么可能呢。

    当天晚上,刘佳枝就在那一声一声的□□中,思索着这个问题。

    刘佳枝反复地想,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她把他骗了,一个混迹商场的精明女人,闲来尝鲜,他蠢到不行,她把他——

    又一声叫!肆无忌惮!她的思绪被打断,等回神,已经不知道要从哪重新开始。

    刘佳枝把被子都蒙在头上,又把脸死死地埋在枕头里,忽然忆起今天给他买的几大袋子吃的,心里憋得要呕血,闷着声大喊,使劲地踹床。踹累了又扯着嘴角。

    婊/子。

    北京大妞拽起来谁的面子也不给,心里破口大骂,以另一种方式给自己出气。凌晨时分,骂够了,也骂累了,她狠狠地从床上爬起来,把行李搜刮一遍。

    就在那时,门被敲响了。

    刘佳枝开门,门口站着周东南。

    穿得少,好像刚从被窝里起来,头发也是乱的。刘佳枝冷着脸看他,周东南没有反应,他把手里的东西拿起来,“昨天忘了还你,太多了,吃不完,你留一点吧。”

    “我不要,吃不完不是——”刚想说吃不完不是还有你老婆,可一想自己买的东西要被别人吃,莫名怄气,伸手把塑料袋拿回来了。

    他迷糊地打了个哈欠,微微慵懒,揉脸,抽吸鼻子,等着晨光慢慢唤醒自己。

    刘佳枝就看着。

    他好像一夜变了,又好像一直都没变。

    这个社会真是人捧人人抬人,昨天还是不值一哂的打工仔,因为睡了那样一个女人,瞬间抬高了层次。

    可哈欠打完,他又恢复原状了。

    呆、蠢、还带着小气。

    “找到人了?”她站在门口问。

    周东南顿了顿,哦了一声,过会又更为确定地嗯了一声。

    刘佳枝欲言又止,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她把声音放低,说:“你……你今天去上班么?”

    “不去,这两天我有事。”

    刘佳枝心里又恼怒了。他找到人了,就忘了工作是谁帮他找的,被迷得神魂颠倒。

    “我等会去请假。”

    刘佳枝撇嘴,轻声说:“没出息……”

    周东南说:“我回去了。”

    “等等。”刘佳枝赶忙叫住他,到底还是记挂。“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

    刘佳枝不耐烦地说:“现在不能说!你什么时候有空?”

    周东南想了想,“得过几天。”

    “几天?有个准信没?”

    周东南思考缓慢。

    刘佳枝干瞪着眼,你精气都被榨光了么!“等我电话吧!”狠道了一句,刘佳枝翻着白眼关上门。

    当天,她就搬走了。

    她觉得这地方住不下去了。

    ……

    成芸躺在周东南身上,胸贴背,腹贴腰,腿缠腿……依旧如此。

    好几天了。

    真的要感谢刘佳枝剩下的一点食物,让他们不至于饿死。

    周东南连做饭都是光屁股的。

    窗帘很少拉开,屋里一直昏暗。

    也不知道两个人憋了多久,说是下次结束,下次结束,却总也完不了。他们不停地抱着,搂着,舔皮吸骨,那感觉无以形容,却又因为太过美妙,让人心底产生即时幻灭的错觉。

    所以他们更不会分开,就好像在安抚另一个自己,永远都不够。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