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阿南 >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最后一天。

    成芸再一次来到李云崇家门口。

    敲门,没人应。

    成芸没离开,她在院子里转了转,捡起一块铺在侧方用来装饰庭院的石头,朝着二楼的窗户就砸了过去。

    二楼的客房,那是成芸的房间。

    她使了大力,玻璃应声而碎。破碎的声音在清晨安静的小区里显得格外刺耳。朦朦的青天,无人的院落,依旧没有人来应门。

    倒是把保安引来了,保安也认得她,来来往往数年,谁没听过风言风语。成芸在他眼中就是一个被抛弃的情妇,有何能耐,胡搅蛮缠。

    胳膊被拉住,成芸撕扯起来,这让保安更不屑了。好歹也做过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必弄得这么难看,泼妇一样。

    成芸的眼睛阴毒,她砸、她扯,但至始至终没有出声,她只是盯着二楼,砸碎的玻璃窗旁,站着的身影。

    李云崇的心一样紧着,带着一丝压抑又爽快的报复感,让他浑身的皮肤都隐隐颤栗。

    成芸反手拉住保安的衣服,朝他下面就踢过去,保安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下这么阴的脚,一个没注意就中了招,捂着裤子蹲到地上。

    成芸喘着粗气,把衣服使劲整了整,又朝着李云崇家走去。

    在她走到院子里的时候,门刚好开了。

    李云崇负手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她,陌生审视。

    成芸径直走到他面前,“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

    成芸走到屋里,错身而过的时候,李云崇挡下了她。

    “我让你进了么。”

    成芸凝视着他的眼睛,“有人要查我的公司。”

    “是么。”李云崇看起来并不在意。

    “你知道?”

    李云崇不置可否,成芸眯起眼睛,一字一句:“李云崇,不是开玩笑,有人查我。”

    李云崇有些神经质的迷茫。“然后呢?”

    “……”

    “你来找我,是为了让我帮你摆平?成芸,你当初走得不是很痛快么。”

    “李云崇。”

    李云崇扬起下巴,“你真有种,就别来找我,自己去解决。”

    成芸淡淡地说:“他们查我也是查你。”

    哼笑一声,李云崇风轻云淡,嘲讽地看着成芸,“既然家里有人,怎么出了事还要跑出来找别的男人,你家那个行不行啊,不是挺倔的么,让他去摆平。”

    成芸面无表情,“你怎么知道他倔。”

    李云崇冷下脸,成芸看了一眼,又道:“你见过他?”

    李云崇险些大笑,“我见他?”笑容又在一瞬间收起,轻轻地挑眉,“他算个屁,我见他。”

    寂静蔓延,成芸看着一旁屏风上的四君子画,看得入神。

    屋外的风吹进来,成芸转过头。

    李云崇那么爱保养,眼睛里竟也出现浑浊的黄斑。

    “你们做的事,都有多少人知道。”

    李云崇冷冷看着她。

    风还吹着,四君子定格在屏风上,一如过往。

    成芸与李云崇四目相对,她发现他老了,真的老了。

    成芸忽然说:“你知道么,有人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叫行走江湖,输赢自负。”

    李云崇眼角一跳,神色更加阴霾,就好像一瞬间明白,说这句话的人是谁。

    “我从前不怎么懂,现在我懂了。”

    李云崇忍不了,“滚。”

    成芸的声音轻不可闻,“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保重。”

    人走了。

    李云崇蓦然冷笑,在最后一刻说道:“这回,你别想我帮你了。”

    回家,周东南还没下班。成芸坐在床上,接到刘佳枝的电话,年轻的女孩急得跳脚——

    “你去没去呢?还没去?我听到消息了,马上就要彻查了,我的资料被提前拿走了。我跟你说你千万别不当回事,你的公司只是一小部分,你背后的那个人贪了太多,这回谁也保不住!你快点自首,别被他拉下水!”

    风水轮流,满目苍凉。

    成芸放下手机,给周东南打电话。

    “你回家。”

    “没下班呢。”

    “求你。”

    “……”

    周东南赶回来,刚一进门,就被成芸抓住,他身上还带着冷气,就被成芸推到了床上。

    她有些怪,可周东南对这些已经轻车熟路。

    他散开她的头发,摸她光滑的胸口。

    她帮他脱掉衣服,亲昵那烧烂了的阔背。

    他们动作越是细腻,越衬胸中情意无限。成芸此番有无边的温柔,无尽的耐心,彻头彻尾地完成盛宴。纠缠在一起的迷离肢体,好似修罗大殿上的双修佛像,静谧之下,欲海滔天。

    她紧紧抱着他的脖颈,双手伸进他的头发里,十指紧扣,抓得他好疼。

    “我对你好不好。”她在他的攻势下颤声开口。

    周东南咬着牙,干脆地说:“不好!”

    “不好还喜欢,你有病么。”

    周东南倔得使劲捅了一下。

    成芸猛吸气。

    她把他的头抱近,闻他脸上的味道。

    “你说,你怎么喜欢我的。”

    周东南挺着不开口,成芸忽然大声:“说啊!”

    周东南下巴收紧,眼神凝滞,动作也停了。两人之间隔着一张纸的距离,呼吸着对方的气息,屋里钟表滴答滴答地走着。

    “我忘不了……”周东南终于开口,声音低哑。他说得自己难忍,头低着,说什么也不去看成芸的脸。

    “你走了,我哥跟我说你是个坏女人,我想听他的。”

    她逼着他。“那你怎么没听。”

    “我忘不了。”他嗓子磨砂一样,“……你是个坏女人,可那天你对我太好了。”

    那天。

    山间的午后,波光粼粼的小溪,祥和宁静的侗寨,风雨桥上的女人。

    他第一次的那天。

    “我哥说我又被骗了,他说你玩我,根本不喜欢我。”他好像从来没有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激动得声音微抖,越说越快。

    “我觉得不是,你怎么会不喜欢我……你那么、那么……”他心里无数的话,经历的无数挣扎,就苦于一张不会说的嘴,通通无法表达。最终,也不过是抬起头,眼眶发红,眉凝成川,艰难地坚信着。

    “你不会不喜欢我,只不过你自己不知道。你以为那天走了就算完了,不是的。我来找你,我带你回去,你跟我走才是结局。”

    你跟我走才是结局。

    成芸摸着他高挺的眉弓,淡淡地问:“我和你那个艺术家前女友谁好。”

    周东南停住,成芸一个小巴掌扇过去,周东南脸没动,受了一下。

    “这还要想,找死呢你。”她扬起下巴,睥睨一切。

    周东南鼓囊着脸,答兑她。“你比她好。”

    “你等她等了多久。”

    又停住,这回成芸没有再扇过去。

    “什么意思?”

    成芸说:“你等她八年……”

    “我不是等她。”

    “那怎么没女人。”

    “没人要。”

    成芸嗤笑一声,又扇他。“你不老实。”

    周东南接着说:“也没碰到好的。”

    “你要求还挺高。”

    周东南埋头下来,啃她的肩。

    成芸在他身体之下,仰头看着黑暗的天棚。“你能等我多久。”

    潜心品尝的嘴唇停下,成芸感到两侧床褥微微一沉,周东南撑起身子,俯视着她。

    “什么?”

    “你等她等八年,等我能多久。”

    他不懂,凝视着她,等着她解答。

    “阿南,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去哪儿?”

    “另外一个地方。”

    “多久?”

    “我不知道。”

    “多久?”

    成芸忽然觉得离开他的怀抱身体很冷,她伸出手,自己抱住了自己。

    周东南说:“我跟你一起。”

    “一起不来的。”

    “那你告诉我多久。”

    “我真的不知道。”成芸还是觉得冷,她去抱他,在碰到他身体前的一刻,周东南翻身,屈膝坐到一边。

    “我给你买了票。”成芸说,“你先回贵州。”

    “我不走。”他很直接。

    “别留在这。”

    他侧头,“为什么。”

    成芸想了很久,最后给了那个他自己也用过的回答。

    “不好看。”

    周东南怔住了。

    成芸也坐起来,慢慢挪到他身边。

    她自黑暗中看见周东南强忍的一张脸,她轻轻拨动他的肩膀。“阿南……”

    周东南悄声说:“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等你。”

    一语道出,成芸忽觉轮回倒转。一时间,天地皆净,雪花漫天,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面对重重阻碍,无望的未来,还有朦胧无知的爱人。

    对着坐在床边的自己说:

    “回家等我。”

    她尤不愿意,在雪中撒泼,喊叫着你去哪,去多久,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等你。

    他抱住她,亲她的脸,亲她的额头。

    雪花在他们之间消融。

    你不相信我么。

    你等我。

    成芸梦中清醒,自己正把面前人紧紧拥着。

    他是谁,她又是谁。

    “你回家等我。”成芸说,“我会回去,我一定回去找——”

    寂静的惨夜,无休无止的折磨,漫无边际的荒芜……

    成芸说着说着,忽然大哭出声。这出庄生晓梦里,只有她贯穿始终,没有人比她更懂阿南——包括她自己,每一个阿南。

    “算了,算了。”她似崩溃一样摇头,“你别犯傻了,别等了,你还是把我忘了吧!”

    周东南张皇无措,他的大手捧着她的脸,好不容易让她安静下来。

    她第一次像个疯子,看他的表情就像同情一个濒死的囚犯。

    他为什么哭,他明明好好的,他明明那么爱她。

    只是等而已,他怎么可能忘了她。

    他的镇定让成芸慢慢恢复理智,她在狂夜之中看进他的眼睛里,忽然就改口了。

    “不,你还是等吧。”她平淡地说,“我死也要拉着你,你怎么可以不等我。”

    周东南不在意她刚刚的疯言疯语,摸她的头,低声说:“你别哭,我会等的。”

    如今,他的声音依旧和缓。轻轻易易,许下半生。

    而她一点都不意外,泪眼朦胧中淡言道:

    “你回贵州去,就当成全我。”

    周东南波澜不惊,“好。”

    他们坐在床头,在长夜之中相拥。

    十二点过了。

    人是不是该期待黎明了。

    火山海啸,太阳初升;地震火灾,太阳初升;干旱洪涝,太阳初升。

    永远这般,好似人间情爱,伤透再伤,死过再死,到头来山间月色依旧照耀着痴傻的有情儿女,世间沉沦。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阿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Twenti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wentine并收藏阿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