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世慈光(重生) > 第473章 结婚就翻身

第473章 结婚就翻身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盛世慈光(重生)最新章节!

    “二拜高堂”

    沐慈和梅容依然手牵着手,对着端坐在主位上的德光帝与梅皇后,虔诚的三跪九叩,让天赋的皇权,自己的父兄,保护与祝福他们正当合法的婚姻。

    德光帝看着跪拜的沐慈和他的伴侣,再忍不住眼角的泪意,假做忍不住正了一下冕旒,飞快用袖子印了一下眼角,然后感觉额头痒痒的,像被摸过似的,却不好总擦了,只好忍着。

    堂下,沐慈和梅容双膝跪下,参拜,起身……两人的手一直没松开,德光帝注意到梅容一直在使力撑住沐慈,让沐慈跪拜时能好过一点。

    哪怕只是能分担一点点,让沐慈好过那么一点点,梅容也下意识在做。

    德光帝心中五味陈杂,心想若他不顾沐慈意愿,给他赐婚,如今站在他身边的人,不得让他开颜不说,只怕也做不到梅容这般自然而然的把沐慈放在心上,时时刻刻捧在手心里,且有能力照顾他,在事业上还能协助他。

    好吧,认了吧。

    德光帝略仰头避免眼泪流下,看着天上,飘过来的一朵白云,竟然隐约有点像天授帝??!!

    德光帝视线模糊,努力瞪大眼,越看那云朵越像,竟似露出了慈和的微笑。

    父皇,您也是来看九弟大婚的吗?

    您看到了吗?现在能放心了吗?

    父皇!您心心念念九弟子嗣,不用担心,即使他中意男子为伴侣。因为儿臣已经过继了一个孩子给他,将来他们不会连个尽孝的人都没有。

    父皇!您说九弟是贤才,是国之肱骨,又体弱,免他跪礼。只是今天,这跪礼九弟免不了。但已经有人在他身边,扶着他,护着他了……跪着也是高兴的,不是吗?

    父皇!您让儿臣好好待九郎,我一直信任他,倚重他,终于明白,这的确是我的幸运,更是整个大幸百姓的幸运。

    父皇!请您放心吧!

    儿臣会一直照顾好九弟,会尊重他,发挥他的才能;会疼爱他,让他幸福;会如父皇所言“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哎呀,父皇!儿臣都不知所云了。

    您在天上,看到了吗?

    儿臣真的能理解您弥留之际,看到九弟笑容那一刹那的幸福感了。

    九弟的笑容,是如此幸福……

    我们能看到他越来越多的笑容,也是如此幸福……

    真的愿意,用此生最真诚,最包容,最忍耐的心情,来给他世上最美好的一切啊。

    那朵白云,幻化成一个更慈祥,更和蔼的笑容,然后……渐渐的消散了……

    父皇!

    您看到了,

    是放心了吧?

    ……

    沐慈和梅容拜完,司仪太监大喊:“夫夫……”

    梅容拉着沐慈,冲他笑。

    沐慈却摆手道:“稍等一下!还有高堂没拜完。”

    “恩?”梅容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道,“对,姨父姨母还要拜!”然后从人群中搜索到了王又伦夫妇,与沐慈一起走过去,对两人深深鞠躬,拜了下去。

    王又伦本来就爱哭,现在老泪纵横,话唠体质的人这会儿只会说一句:“好好好……要好好的……你们好好的……”说一声好哭一声。

    王夫人谢望也哭着,拉着沐慈的手,哽咽道:“你母亲要是能看到今天,不知道会有多高兴。”转而在人群里似乎看到了水莲心,立即想到沐慈这孩子其实算谢期为了宫外的那个大儿子而放弃的,从小历尽苦痛劫难,如今的好局面都是这个好孩子自己努力打下的。

    谢望忍不住为妹妹和孩子心疼,又觉得无比愧疚,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

    倒是知道一切真相的沐慈看了出来,却并不介意,宽容平和道:“姨母放心,明天一大早我和王君都要去皇陵祭祀的,我会告诉父皇和母妃,我过得挺好,我们会很幸福,让他们不要挂心。”又温柔给谢望擦眼泪,“姨母别哭,大喜的日子呢。”

    谢望立即收了眼泪,笑了出来。

    多好的孩子啊!!

    又拉着梅容有些粗的手,拍了拍,从一双手上最能看出,梅容也是个从小吃了苦的孩子,不由心疼道:“你也是个好孩子,以后雁奴有不好的地方,别管着他,来和姨母说,姨母教育他。”

    梅容应道:“他对我可好了,姨母放心,我也会尊重敬爱他的。”

    “好好好……”

    拜完了姨夫姨母,沐慈又带着梅容给青王拜了下去,跟着梅容喊了一声“干爹”。

    青王:……他很想说,错辈分了,其实我是你叔公。

    青王本是沐慈祖父辈的,不过梅容也的确是青王收的义子……都不知道这个辈分怎么处理了。

    青王:……他也不想的,但总不能叫他的儿子沐蕴歌收梅容为义子吧,这不是结盟,是打脸。

    不过好在宗室是最不注重辈分的一个群体了,大家只当做没发现,含糊了过去。

    司仪太监再次想喊“夫夫对拜”,看到沐慈又做了一个手势,命他不要急着进入下一个流程。

    梅容奇怪问:“还有哪一个长辈需要拜吗?”

    “当然有了,你的长辈也是需要拜的呀!”沐慈道。

    梅容的干爹拜完就是……父母?

    周围听见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梅容的父亲梅显已经在公开场合声明把梅容逐出了家族,算不得梅容的父亲了。而楚王沐慈可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烂好人,所以说的这个长辈绝对不是梅显。

    梅容作为沐慈的爱人,当然是最了解他的,竟有些紧张地握紧沐慈的手:“是母亲?她……”作为人子,实在有说不出母亲索菲·菲尔德不应该出现,更不配当高堂来拜这种话。

    沐慈没有压低声音,非常坦然而平静地问梅容:“难道连你都认为,在儿子此生唯一一次的婚礼上,作为你的母亲,菲尔德女士没有资格给我们祝福,接受我们这一拜吗?”

    不,梅容当然不认为母亲没有资格。——即使母亲现在是独身一人,又是一个纯粹的胡人。但那又如何?世人看不起自己,看不起母亲,难道做儿子的也要自甘下贱,看不起自己和生他养他教育他疼爱他的母亲吗?

    只是梅容没想到,沐慈能为他做到这样的地步。

    他可是大幸最尊贵的亲王啊!!

    可沐慈做来,却毫无一丝勉强,反而觉得把伴侣的胡人母亲纳入高堂,弯腰下拜,是天经地义的。

    他的爱人,永远有一套他自己奉行的,虽与大众价值观完全不同却总是让人想感动落泪,更为珍贵的行事准则。

    梅容已经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红眼眶了,这次他没有再忍耐,任由晶莹的泪珠儿从他湛蓝的眼中掉落下来……他牵着沐慈的手在嘴边温柔而虔诚的亲吻一下,沙哑道:“你事先没有和我商量过?我只是觉得有点意外。”

    “哦,我认为这是应该的,有什么需要商量的吗?”沐慈的态度真的太过理所当然,而今天能进楚王府参加他们婚礼的都是亲友团,虽然觉得不妥当,却也……好像根本没有意外的感觉呢,楚王行事,那一次不是与众不同的?

    所以,大家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也没有以什么封建礼教、种族隔阂的理由,来出言扫兴。再说,连王君都是棕发蓝眼的胡子混血,一堆黑头发的亲友当中有好些个金发碧眼的异族人,听说还有喜欢吃人的食人族呢……身处“联合国”人种大展览现场,这会儿再来计较什么种族出身不是很可笑吗?

    退一万步来说,沐慈要在婚礼上给自家王君做这个脸,是他们自己的私事,干外人什么事?

    可是索菲自己迟迟不来,派去打听的人说,是她自己不愿意。应该是怕天下的悠悠众口,不想给本来就在风口浪尖的孩子增加压力,一片拳拳爱子之心。

    索菲的退让,反倒让人高看了她一眼。

    沐慈道:“再等一刻钟……”所有人,包括梅容都以为他要放弃,忍不住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却听沐慈继续说,“母亲不过来我们就去找她。”

    索菲住在楚王府里,去找她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众人:“……”就知道,完全不意外呢。

    德光帝都要气死了,表达过意思,意思意思就行了,干嘛真死心眼?他直接站出来不满道:“九弟,别耽误了吉时。”好歹没说“别胡闹了”,虽然很想说啊。

    沐慈转身,非常坦然的看着德光帝,漂亮的美目中闪动的是一种睿智而深沉的坚定光芒,道:“三哥,之前你不同意我的婚事,我和你讲过道理,闹过也发过脾气,却并没有真的用任何会让你伤心的方法来逼迫你同意,我的爱人也一直陪伴着我,劝我不要着急,甚至一度愿意为了你做出退让,放弃与我成婚的正当权利。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吗?”

    这句话和后面的意思,让德光帝微微动容。

    “我们并不是惧怕什么,也没有多少政治因素的考量,只是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啊。所以我们想要得到你的认同和祝福,一直在耐心等待。”沐慈笑了,“我很高兴我并没有等待太久。”

    德光帝控制不住,奔了过来,紧紧的拥抱了沐慈……

    沐慈没动。

    德光帝突然伸手,把梅容一起揽住,主动拥抱了这个他怎么都看不顺眼,现在依然不是很喜欢的弟婿。

    沐慈才伸出手,也抱住了自己的哥哥和爱人,道:“为了等待你的祝福,我等了大半年。所以,等待一个来自母亲的祝福,我们也是可以耐心一点的。”

    德光帝这下没再说什么,控制了情绪,把九弟放开,看着他和梅容,点了点头。

    皇帝都点头了,这让将来想叽歪什么“楚王胆敢拿皇帝与一名胡女并列参拜”的,也没有了立场。

    沐慈心知肚明这个皇帝三哥为了自己做了许多让步,对他露出“你的情义我都记着”的笑容。

    德光帝颇感欣慰,瞬间被这个笑容治愈了。

    ……

    沐慈发了这样的话,德光帝点了头,梅容的大舅奥斯汀才把自己的妹妹索菲劝来,但索菲怎样都不肯进入楚王府的主殿,只站在殿外的大门口,遥遥受了沐慈和梅容手牵手的一个鞠躬,听到一声“妈妈”的称呼,强忍着泪意不在婚礼上流淌,对他们笑着点头。

    等到索菲转身,听得“夫夫对拜”瞬间,她再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这个孩子,她唯一的孩子,她本以为碍于血统,会孤独终身的孩子,竟然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伴侣。

    一切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

    “夫夫对拜!”司礼太监总算把这句话喊了出来,有大松一口气的感觉……夫夫就这么一对儿,总不能再拜出花儿来了吧。

    一对一么,的确没出幺蛾子,沐慈和梅容手牵手,没有行跪礼。

    夫夫之间,不需要谁跪拜谁,都是平等的。所以两个人依然手牵手,冲对方弯腰鞠了三个躬,头碰头的时候,亲昵的碰了三下额头,各自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笑意满满的自己的影子。

    “送入洞房……”

    沐慈和梅容手牵手,一起被人群簇拥着,送回了洞房。

    洞房依然布置的红艳艳,两只同样是龙的红烛在燃烧,因是两个男子成婚,里头也没有女人,都是些大男人。

    被邀请的女客,在楚王府的后院,交给朝阳郡主和熙宁大长公主在照应呢。

    两夫夫走到挂着百子千孙红帐子的床边,沐慈要坐,梅容拉住沐慈,先一步伸手摸进红色的绣着鸳鸯和并蒂莲的被褥里,果然抓出了一把红枣、花生、桂圆、莲子……

    汗!谁放的啊?

    他们两个大男人,要这个干嘛?还真能早生贵子啊?

    不过话不能说的太直白,梅容一头黑线道:“赶紧收拾了,我们儿子已经有了,不用这些。”

    来闹洞房的立即有人起哄:“这可说不准,照您二位这个恩爱法,说不定真能生出一个大侄子大侄女来呢!”,正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淮南王沐悠,他勇敢担当了今天闹洞房的主力,说罢大喊,“动手动手!叫新郎官沾沾喜气,讨个好彩头,早生贵子贵女。”

    忠王第一个相应,过去抓梅容。

    反正有楚王的兄弟顶风背锅,一群“从犯”飞快呼应,冲上去把梅容逮住按在了满是“好彩头”的床铺里,还有趁乱扒他衣服把东西往他中衣里,底裤里塞的。

    梅容赶紧扑腾:“哎哎,我交杯酒没喝,等会等会儿……”立即淹没在了闹洞房群众的汪洋大海里。

    倒是没人敢闹沐慈,没那个胆儿,沐慈身体也不太好,不经闹。

    沐慈笑吟吟站着,暂时没去管大家伙乐呵,反正也没人敢在他面前下黑手,真拿梅容怎样。

    牟渔伤势大好,这个有家室的男人顾及少了个肾不敢大闹,没去凑热闹,站沐慈身边道:“看来梅总没少被人惦记啊。”

    多怨念啊,连交杯酒都没让人喝先把人按倒。

    沐慈含笑,伸手拥抱了一下牟渔:“阿兄,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这话说得,感觉我是嫁出去了一个妹子似的。”牟渔有些感动,赶紧说笑掩饰,他才不要像德光帝一样哭哭啼啼的呢。再说,反正就住隔壁,当初他决定住老婆家里是多英明的决定啊,这会儿都不会舍不得。

    那边梅容见自家新丈夫抱别的男人了,不知哪里爆发的洪荒之力,把一群人掀翻,赶紧拉住沐慈道:“先来喝交杯酒。”

    沐慈松开牟渔,给梅容整理散乱的衣服,温柔点头:“好!”

    这就没人敢再去揪梅容了,只好摩拳擦掌等在一边……不趁今天“报复”,以后更动不了这位楚王君了啊。

    沐慈和梅容就在大家的起哄下,柔情蜜意的喝了交杯酒。

    谁都知道沐慈不胜酒力,才一杯水酒就让他双颊很快染上绯红,艳丽无双,只让人羡慕梅容的好运气,都以为梅容是在上面的那个,能够压倒世上第一厉害的,又第一美丽的男子,简直是人生赢家啊……

    床笫间不知是怎样的旖旎风情……

    哎呀,不敢再往下想。

    ……

    因梅容一直搂着沐慈不放,洞房没办法继续闹下去,只好把两个大男人拖出去轮番敬酒。

    德光帝和青王都回去了,没了人管束,今天的宾客都野了,由淮南王、忠王带头,沐蕴歌、方如远和王之瑞这两个沐慈的表兄弟跟风,大家一块儿都没了孤寂,都冲梅容去了。

    楚王府人多势众的好处凸显了,沧羽酒量最好,是楚王府的公关担当,王府众属和锦衣卫不轮值的一块儿上,帮着两夫夫应付所有的宾客。

    因为今天的都是美酒,大家也不觉得是多艰难的任务,个个挽袖子“身先士卒”,和来宾喝了个痛快。

    今天是大喜日子,沐慈脸色绯红,目光已经有点迷离了,却不肯离开,傻笑的被梅容搂着腰,半挂在他怀里,“娇弱”的坚持与来宾喝酒。当然他的酒都有人代喝,能入他口的都是没酒精含量的果汁、清茶。

    水莲心满身酒气,却稳稳的,直直走到沐慈面前。

    他身后跟着须发全白,为他操碎了心的师父殷留,还有王梓光身边的安康、安泰,盯着水莲心免得他犯浑。

    众人不知道为什么,都屏气安静,看了过来。

    今天水莲心倒是看着挺理智的,一脸似哭似笑的表情,端个酒杯道:“陪哥哥喝一杯吗?”

    他真名叫简漓,与楚王沐慈是同母异父的身份,虽没有昭告天下,但沐慈并没有刻意隐瞒,德光帝知道了,好些人都知道了,只是碍于沐慈,也碍于先帝和皇贵妃的脸面,不敢瞎嚷嚷。

    梅容看一眼沐慈。

    沐慈没说话,也没叫人,端起杯子,和水莲心手中酒杯碰了一下……然后干脆利落把酒杯递给了身后随便哪个挡酒的锦衣卫。

    水莲心刚刚明亮起来,光华璀璨的双眼,一瞬间就黯淡,凋零了……

    “你还是……”水莲心不甘。

    沐慈摆了摆手,表示不想说话。

    殷留拉住水莲心,不容反抗的把他拖走了……

    ……

    之后,拓跋应阔也过来敬酒,沐慈依然让人代喝。

    远在楚地,一直帮沐慈管理楚地的李康,依然是飘着两冉美须,满面春风过来敬酒,祝福沐慈和梅容。他和梅容打过交道,十分欣赏梅容的。

    梅容喝了一杯水酒。沐慈拿了一杯清茶,与李康碰了一杯,很给面子的喝了。

    几个巨鹿基地的人过来敬酒,宫中两个供奉济恩方丈和正一天师,虽不满弥撒教异军突起,却不敢得罪楚王彻底把他推过去,也过来祝福沐慈。

    沐慈以茶代酒都喝了。

    还有卫家的卫斐知,因为发明羽毛笔之后又发明了好些利国利民的东西,靠专利费也过上了好生活,沐慈又给他脱了匠户籍,给他找了个好女人过日子,还生了个儿子。他目光里的死气散了,拉着小弟子无非,还有卫重沙一起来敬酒。

    沐慈以茶代酒。

    被沐慈救了的前驸马窦哲也来了,身边光明正大牵着的人居然是原先爱慕过沐慈的沐广孝。还是和沐慈梅容一样十指相扣的牵手法,这搞新闻算是竞争对手的两个人也不知怎么搞到了一起,或许是相爱相杀,冤家缘深。

    沐广孝身份尊贵些,可走沐慈跟前脸红的像熟虾,话都不会说。

    窦哲还真不是弱鸡,骨子里其实是个挺厉害,挺有主见的男人,若不是年轻犯错也不会被磋磨十年。被磋磨十年也没死,没被打断脊梁骨,还能等到机会翻身,如今总算养回来了,精气神都不一样。拉着自家小媳妇沐广孝来敬酒,同时下帖子说:“我们两个也准备成婚了,他家里都点头了。”至于怎么让沐广孝家里能点头的,就不一一细说了。

    沐慈只是笑,梅容对窦哲竖起了大拇指:“好盘算,才送的贺礼就要往回拿了。”

    窦哲笑了,知道梅容是开玩笑。

    跟着挡酒的乐招,经常需要跑舆论配合,和窦哲打交道的多,笑嘻嘻道:“速度挺快嘛,这么快拿下了?”

    沐广孝脸更红了,以前他愚蠢的看上楚王的脸,说爱慕楚王的事,好多人还知道呢!为这个,他每次都被窦哲那魂淡给折腾的不轻——也不知道那魂淡说被虐待的后遗症都在哪里,害得他心软上当,结果……个魂淡生猛的跟几百年没开过荤似的。

    窦哲但笑不语,目光温柔看向身边的沐广孝。

    而哼哈二将的沐永清呢?因为“闺蜜”不和他玩了,在家闹了好几场,被哥哥常山王用绳子捆了起来,正……嗯那什么呢。

    (哎,你们正经点,不能兄弟的)

    ……

    敬酒敬到了越来越白胖的贤世子,贤世子身子宽,挡住了后面的沐若松。沐慈和梅容都没看见他。

    不过所有人又不知道为什么,瞬间安静了下来,看着这边。

    贤世子道:“哎呀,有点事耽搁了,现在才来,自罚三杯,自罚自罚……”牛饮了几杯美酒,毫无芥蒂的祝福,和梅容与沐慈碰杯……

    实际上,定王怕沐若松过来扰乱婚礼什么的,已经知会了礼到人不到的,可沐若松坚持过来,那态度,那神色……和当年他被迫与沐慈分开的时候,差不多。

    定王顶不住压力,又有谢四娘在一旁劝说,定王才放了沐若松来,贤世子无法,只能跟来,准备收拾善后了。

    牟渔因为角度问题,没被贤世子挡住(怀疑这白胖子是故意的,谁不知道他看着废其实一肚子算计?)

    牟渔面色古怪了一瞬,也怕出事,赶紧过来揽着沐若松的肩膀:“来来,跟阿兄去喝酒,给你挑一种最带劲的酒,不醉不归。”

    沐慈这才知道沐若松也来了,喊了一声:“子韧?”

    贤世子只能转身让开。沐若松定定看着沐慈,岿然不动,牟渔受伤后也弄不动这个不知不觉已经长得与他齐高,身体健硕强壮,意志强悍无比,仿佛长成了一座高山的弟弟,只好猛对跟在附近的凤落使眼色。

    凤落微微摇头,不知道是说没办法,还是不敢上前。

    沐若松沉声耳语说:“阿兄,我不是来闹的。”

    “那你……”

    “我来祝福……王叔。”沐若松道,现在的他有军功在身,是名副其实的郡王,却依然不能够光明正大的喊沐慈一声“若缺”,物是人非,如今想来,只怕有些事,是早已注定的。

    千帆过尽,当初的选择谁也说不清是对还是错,可如今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大家各自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除了认命,除了微笑着给出祝福,还能如何?

    难道能把一切都打碎,把全世界都毁灭吗?

    难道能让时光倒流,重新握住他的手,再也不恐惧世人的目光吗?

    最主要……

    难道能让已经找到了真爱的沐慈,再伤心一次吗?

    沐若松站到沐慈面前,本以为翻涌的惊涛骇浪都没有了,见到沐慈那永远包容的目光,他心情竟然十分平静,一点也不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举杯道:“祝王叔,王叔父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他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心里也没有在滴血,只有平静,只有真诚。

    他希望沐慈能和他选定的爱人走到最后,不要被丢在半路上……

    不要再伤心!

    他从前所做的选择,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不想让沐慈再伤心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所以,他会过来献上祝福;他会带着微笑回家;他会更温柔的爱护自己的妻子,也幸福的生活下去;他更会保护好自己,在战场上笑到最后,笑得最好!

    将来他也会有孩子的,会抱过来让沐慈看看自己的可爱的儿子,他会让自己的孩子做沐慈孩子的伴读,两个小伙伴会成为最好的兄弟,一起快乐的长大。

    梅容从不是个爱计较的男人,大度和沐若松碰杯。沐慈举杯后,却又放下了,沐若松的目光却没有黯淡,而是问:“王叔换酒吗?”

    沐慈手中是杯清茶。

    沐若松,是多么的了解沐慈啊。

    沐慈点头,召唤了和顺。和顺已经长高许多,变成了清秀小少年,没有了从前的傻乎乎,笨手笨脚,稳稳端来了三杯酒。

    沐慈给沐若松一杯,道:“我今天一直等你过来呢,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这是咱们从重华宫桂花树下挖出来的第二坛桂花酒,还记不记得?”

    “当然记得!”沐若松目光因怀念而染上一点悲伤,笑容却是毫不勉强的欣喜。

    沐慈举杯:“子韧,为了你每一天的真心陪伴,为了你和我走过的最艰难的岁月,也为了将来我们依然毫无保留的相信彼此,为了这个国家与人们我们走的殊途同归的道路……”

    多好,殊途同归!

    沐若松鼻翼间萦绕的是桂花酒的浓香,久违了的,在他身上消失了一年多的七情六感齐齐涌上来,喜怒哀乐联手上阵,让泪痕爬过他微笑的脸庞……

    沐若松点了点头:“好!干杯!”

    沐慈道:“干杯!”

    两个人一起喝下了手中桂花酒。

    ……

    梅容也拿到了桂花酒,高高举杯对所有人大喊:“干杯!”牛饮了这杯桂花酒。

    大家一起跟着举杯,喝酒。

    沐若松微笑着丢下贤世子离开,梅容才嘀咕一声:“我说怎么算来算去少一种酒,原来第108种酒是这个。”一股浓浓的醋酸味弥漫,几乎要压过他嘴里桂花酒的浓郁香气。

    沐慈好笑的用手肘轻轻捅他一下,宠溺道:“亲爱的,这是我母亲生下我之前埋在桂花树下的酒。你看,别的女孩出嫁有女儿红,我母亲给我准备了儿子桂,甭管谁和谁一起挖的,不是今天和你成婚,我还舍不得开坛子呢。”

    梅容的一切醋意就烟消云散了,开始惋惜自己刚才的牛饮,努力回味刚才浓郁甘甜的滋味,怎么都觉得像猪八戒吃了人参果,没尝到味儿,问道:“还有吗?”

    “没了,就那么小小的一坛,我答应了和三哥一起在我成婚的时候喝的,送了半坛给他,剩下的明天一大早去皇陵祭祀,我父皇也爱这一口,得给他留点。”沐慈说。

    梅容也不好吐槽三哥连酒都要抢,吐槽酿酒就那么小一坛的岳母过日子“精致”,更不好对身为先帝的岳父流露任何不满,只好一脸惋惜,闻了闻酒杯的桂花残香。

    沐慈看他都要舔杯子了,笑着勾住他脖子,小声道:“我就知道你要吃醋,早备了一手。藏了小半瓶在床头柜里,回去我拿出来给你喝。”

    “好啊,现在就走!”

    沐慈脚步虚浮,倒在他身上,软软道:“你抱我回去啊,我有点晕。”

    “好嘞!”梅容再不管什么宾客了,有美酒美人的诱惑,立即把沐慈一个公主抱,抱在怀里,飞奔着一边喊,“哎呀,宝贝儿你可真醉了啊,快叫乐镜来。”

    连淮南王都不敢没眼色跟去闹洞房,甭管梅容是不是耍诈。

    乐镜当然没进新房,刚走到外面就听见里面“洞房”的声音,默默退了出去。

    退出去没两步,乐镜忽然顿住了脚步……

    里头……

    里头的动静……和平日不一样。

    不是梅容那一舒服就没丝毫顾及,隔了几堵墙都能听见的低沉沙哑的浪|叫~~

    而是一种,从没听过的,轻易引得人血液沸腾的,柔媚刻骨的浅呻低吟……这声音……倒像是……

    喝!果然,结了婚,男人就是不一样了啊!!

    翻身翻得比谁都快!

本站推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妃惊世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帝仙妖娆:摄政王妃,拽上天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重生最强女帝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盛世慈光(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吾心大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心大悦并收藏盛世慈光(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