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席的任性宠爱 > 113.你要好好安慰我

113.你要好好安慰我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首席的任性宠爱最新章节!

    酒店里,沈誉带来了最好的律师,就他离开公司会发生的一系列情况作了分析,把每个能想到的点都想到了,可是真的到了董事会上陆湛对他所作的一切还是让人觉得心塞。

    除了基本的他要交出来,甚至公司董事会还列了一张长长的清单,要江逾白移交自己所有的财产,包括在B市的房子,甚至还有那条拍卖得来的项链。

    沈誉差点拍了桌子,“你们什么意思,那都是他自己的。”

    陆湛不温不火的说:“他自己?都是用的公司的钱,一笔笔都是有账目的,我们不告你挪用公款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你……”

    “沈誉,算了。”江逾白脸上没什么表情,小人得志的嘴脸他看多了。

    “老白,怎么就能这么算了,这些年你给公司赚了多少钱,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个算算?”

    “给公司创造效益是当时作为这个总经理职位应该做的,就这样吧,江先生还有什么觉得不妥的吗?”

    江逾白摇摇头,“没有。”

    “那好,请江先生尽快收拾好你的东西离开这里还有B市的。”

    江逾白也不罗嗦起身去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东西,却发现阿辉正和两名保安起争执。

    “阿辉,怎么回事?”江逾白喊了一声,阿辉转过头已经是面红耳赤。

    “江总,他们非要去你的办公室,我不让。”

    江逾白轻轻的摆摆手,“算了,你快去工作吧。”

    阿辉狠狠的瞪了一眼保安,他其实很不甘心,跟江逾白的时间也不短了,他从心里崇拜自己的这位上司,现在看到他这种境遇,很不好受。

    陆湛跟在他们后面,阿辉的一举一动他看在心里,叫住阿辉,他笑米米的说:“陈辉是吧?”

    陈辉心里直骂他,装什么装,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天,翘起尾巴就不知道拉什么屎了。但是他面上还是做出很恭敬的样子:“陆总,我是。”

    “我替人事部通知你,以后你不用做总经理助理了,市场部那里缺人手,你去那里好好锻炼一下。”

    阿辉愣了一下,他习惯性的看看江逾白,似乎还想从老上司那里得到求证。

    他的样子更加刺激到陆湛,他冷笑一声:“现在,你也可以收拾东西去市场部报道了。”

    “陆湛,公司人事调动是有程序的,就算是总裁也没有资格随意任免。”江逾白蹙起眉,他这人护犊子是出名的,即便不干了他也看不得别人作践他的人。

    “江先生,现在你那套管理办法已经随着你离开公司全作废了,我们新的管理办法正在筹备出台,在那之前,我说的算。”

    江逾白嘴角一抽,他没有对着疯狗骂的习惯,掏出手机,他拨打了江培风的电话。

    “你是给风叔打电话吗?我劝你别浪费电话费了,母亲及董事会对他的所为所谓非常不满,现在让他在家休养暂时不要管公司的事情。”

    果然,江培风的电话关机。

    江逾白抬头关掉电话,他再次对陆湛强调:“阿辉是个难得的人才,精通几国语言,你既然身为公司的管理者,更要爱惜人才。”

    “就因为他是人才才要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阿辉不愿意江逾白再为自己为难,他激动地说:“江总,您别说了,反正您走了我也不想干了,正好趁这个机会辞职,我可不愿意给这样没有什么本事却只会汪汪叫的人打工。”

    陆湛没想到阿辉竟然敢骂他,登时变了脸:“想辞职?好啊,别忘了你跟公司还签订了保密协议,三年内你不能在同行业公司上班,一年内你不能在江南的任何公司上班。”

    阿辉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他把脖子上的工作证摘下来狠狠的掼在陆湛面前的地上:“老子回家玩儿,要挟谁呢。”

    江逾白沉声提醒:“阿辉,不要冲动。”

    至于从来不怕事儿大的沈誉则喊了声好,“是个男子汉!”

    江逾白看了他一眼,心说你能不能别起哄,人家上有老人下有房贷,没个高薪的工作能行吗?

    陆湛此时把矛头对准了沈誉,“沈先生,B市方面人事部也会和你谈的合约问题,我们公司要单方面解约,届时,你不再担任我公司在B市的法律总监职务。”

    沈誉哈哈一笑:“好的好的,我求知不得,我兄弟都不干了,我也犯不着给你们出力。”

    陆湛声音很冷:“那最好不过。”

    他们这里闹着,电梯那里忽然传来骚动,原来是潸潸上来,被一个保安拦下了。

    江逾白快步走过去揽住她的腰:“不是说在酒店里等我的吗?”

    潸潸软软一笑:“反正也没事就过来看看,你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还没呢,要不你帮我?”

    “嗯。”潸潸点头,两个人走过来,潸潸忙跟沈誉和阿辉打招呼,却像没有看到陆湛这个人一样。

    沈誉打趣她:“潸潸,你是一时都不能离了老白呀,这才多一会儿,就想了?”

    似乎是故意做给陆湛看,潸潸嗔声道:“江逾白,你看看三少!”

    他们顽闹在一起,似乎一点都没有阴霾,这让陆湛很不爽。

    他看看保安,其中一个明白他的意思,马上高声道:“请赶紧收拾你们的东西。”

    潸潸捏捏江逾白的手指,“要收拾什么,赶紧的,我们也好回去。”

    陆湛再也看不下去他们秀恩爱,刚转身要走,忽然听到潸潸一声惊呼,他顿住脚步,忍不住回头。

    原来潸潸不知道从江逾白抽屉里发现了什么,她高兴的说:“这个吊坠原来在这里,我以为不见了,心疼了好久呢。”

    江逾白嘴角挂着一抹*溺的笑容,“你掉在这里,我给捡起来的。”

    “哇,谢谢你老公。”

    老公两个字刺激的陆湛眼角猩红,他双拳紧紧握住压在裤线上。

    等陆湛走了,沈誉对阿辉说:“有没有兴趣来B市工作,如果行我就回去给你安排。”

    潸潸也是认识阿辉的,她忙问:“怎么了?”

    江逾白说:“刚被陆湛给炒了。”

    “他真是丧心病狂了,阿辉,去B市吧,我们大家都在,沈三少一定给你个好的安排。”

    阿辉点点头,“行,我考虑一下。”

    忽然,江逾白顿住手里的动作,也没管现场有这么多人,他拉着潸潸的手臂说:“房子车子都没有了,婆婆也要搬家,连送你的项链也保不住了。”

    潸潸一惊,“那我住的房子呢?”

    “那个还在,因为买的时候写的是你的名字,而且也是我自己的钱。”

    潸潸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们总不至于无家可归,再说了有100多个平方呢,我们三个人住着也很宽敞。”

    沈誉拿起一本书敲敲桌子,“阿辉,你有女朋友吗?”

    阿辉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摇摇头。

    “看看,我俩都是光棍,你们这是在虐单身狗呀。”

    他们都给沈誉逗乐了,甚至连两个保安也忍不住偷着了,沉重的气氛一扫而光。

    其实江逾白个人的东西并不多,除去几件衣服也没剩多少了,他们几个人一起回酒店,大堂里发现了韩晴小宝在等他们。

    小宝一见潸潸就扑过去,“饺子姐姐,我很想你。”

    潸潸摸着小宝的头发说:“小宝姐姐也想你,让我看看,有没有长高一点。”

    小宝虽然智商不长,但个头儿可一点都没耽误,他正是发育的时候,身体蹭蹭的拔高,现在比潸潸也矮不了多少,所以当他每次亲热的抱住潸潸时,江逾白总觉得特不舒服。

    这就叫做吃醋。

    进了房间,韩晴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逾白,你风叔最近几天也病了,他不能来,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江逾白看了眼支票的金额,他把支票推给韩晴,“晴姨,这钱我不要,你跟风叔说他要是觉得对不起我想弥补,就帮着我找找杨柳的下落。”

    韩晴劝他:“你就拿着吧,这钱本来也该是给你的,至于杨柳的下落培风已经去找了。”

    潸潸拿起支票也没看多少钱就塞到韩晴包里,“晴姨,这钱就当我们收下了,你留着给小宝。”

    潸潸的善解人意差点让韩晴掉眼泪,她感激的说:“不用的,培风现在对我和小宝很好,说起来还要感谢逾白,要不是你把他从江里救出来,他也不会一下子就转了性子,他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大凡人从鬼门关溜一圈儿回来,对这鲜活人间的感觉总有些不一样,这个江逾白是深有感触的。

    “他对你好是应该的,你能不计前嫌伺候他才是他的福气,晴姨,好好过,我们都好好过。”

    江逾白最终还是拒绝了那笔钱,骄傲如他,从前几个亿几个亿的资金从他手里过,他都没当回事,现在再怎么落魄也不会接受别人的金钱,潸潸自然也懂他的坚持。

    这边弄得差不多了,飞机票也定好了,潸潸问他:“要不要回去看看江夫人和清苒?”

    江逾白薄唇紧抿,半天才说:“不用。”

    潸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痛她知道,特别是江夫人在事发后的态度太让人心寒了。

    回到B市,还有一个烂摊子在等着。这几年,江逾白对B市公司的投入很大,赚的也是最多,看着自己一手打造的产业被别人拿走,江逾白的心自然不能好受,特别是度假村那一块儿,那才是J&H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有标志性的经典。

    在这里,公司的人都是他的人,对于他的离开很伤感,公司高层自发组织了一个聚餐,也算是给他和沈誉践行。

    那一晚,江逾白回家的时候很清醒,潸潸给她开门的时候他还从身后变出一只红玫瑰。

    潸潸向来只喜欢带根的花,不过还是欢天喜地的接过玫瑰花,“怎么想送我花?”

    “酒店里拿的。“江逾白打了个酒嗝,潸潸这才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很大。

    “喝了多少,快给你熏醉了。“潸潸伸手给他解开衬衣扣子,帮他把衣服脱下来。

    “没喝多少,大概是沈三儿那个怂货身上的,我要是喝醉了,就跟借酒消愁一样。”

    潸潸转身为他倒蜂蜜水,“那到底是愁还是不愁?”

    江逾白伸臂从后面环住她的腰,胸膛和小腹紧紧的贴着她的后背和丰臀,手掌贴在她的小腹上,“愁什么?我有老婆养!”

    潸潸手上的动作一顿,“别说糊弄我的话,又要犯毛病不是?从那么高的位置上跌下来,我就不信你能淡然处之。”

    江逾白的胳膊紧了紧,“是呀,很难受,很伤心,所以你要好好安慰我。”

    潸潸觉出他的话很不正经,忙说:“人家和你说正经的,哎,别闹。”

    可是闹的人哪能轻易停下来,素了这么多天,借着酒劲儿他的手从她的浴袍探入,熟门熟路的摸到了丰软的两团。

    潸潸的手一哆嗦,水溅到她手背上,幸好不热。她压住他的手说:“别闹了,先把水喝了,别头疼。”

    江逾白大号犬科动物一样拱着她的脖子,“你喂我。”

    “好。”潸潸耐着心,她转了个身,端着水凑近他的唇边。

    江逾白嘴闭的紧紧的,“用嘴喂。”

    “给水就喝,讲什么条件?”潸潸火了,现在她是一家之主底气十足。

    江逾白一脸的委屈,他别过头,很受伤。

    潸潸愣住了,江逾白他这是撒娇吗?

    潸潸哄他:“喂,生气了?”

    江逾白淡定看天,不想理她。

    潸潸玩心大起,她喝了一口水,鼓着腮帮子冲江逾白招招手。

    江逾白上当,顺从的低下头。

    潸潸咕咚把水咽下去,然后耸耸肩,“没了。”

    江逾白瞪着她,特别的恼火。

    潸潸哈哈大笑,她嚣张的眨眨眼睛,意思是我就喝能拿我怎么办?

    江逾白咬咬牙,猛地低头擭住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带着蜂蜜的清甜,又有水的润泽,一吻上去,江逾白就欲罢不能。

    潸潸心跳加速脸颊泛红,身体酥软的简直能化成水。他忽然停下,探手把她打横抱起来,不紧不慢的向着大牀走去。

    潸潸被他放在牀中央,刚想起来就被他压下,他扯开她浴袍上的腰带,抓着她遮挡的手放在一边,“乖,让我好好看看孩子。”

    潸潸羞得无地自容,她还没有在明亮的灯光下给他这么大喇喇的看过,微微绞着腿遮挡着,却给他用手掌压住,他暖暖的掌心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格外小心的摩挲着。

    “这里面真的有个孩子?”他扬起脸,暖黄的灯光下,他的四分之三侧面轮廓鲜明,眉眼俊朗,表情沉静,认真却懵懂的样子像个求知的大孩子。

    潸潸顿时就丢弃了羞涩,她压住他的手掌,柔声说:“当然了,不过他现在还小,现在大概这么大。”

    潸潸在江逾白手背上比划了一下,然后握着他的手往下压了压。

    江逾白立马抽手,他责备的看了潸潸一眼“你轻点儿,会弄疼他的。潸潸,对不起。”

    潸潸失笑:“这又哪门子来的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对孩子有恐惧症,那天在医院…….你该早对我说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在没有准备好前怀孕。”

    潸潸挑眉问:“你都知道了?我就知道许博士靠不住。”

    “斐然也是为了我们好,你第一次去他那里的时候他就说你心里头有事儿,我让他密切注意你,有什么赶紧告诉我,怀孕这样的大事他怎么能不说,他说你很勇敢,为了孩子一次次的面对血淋淋的过去,潸潸真是辛苦你了。”

    潸潸忽然想起牛奶的事情,她问:“许博士没再和你说别的吗?”

    江逾白摇摇头:“你还有别的没告诉我吗?”

    “没了。”潸潸决定不告诉江逾白,否则他真会去杀了陆湛,现在他们已经慢慢开始过平静的日子,既然孩子已经抱住就不要再生枝叶。

    两个人一时没有再说话,潸潸的身体长时间暴漏在空气里有点冷,她不由的打了个喷嚏。

    江逾白忙把丝被拉过来盖在他们身上,顺手把潸潸的浴袍给扒了。

    潸潸按住他在她身体到处点火的大手,喘息着说:“不行,医生说前三个月不能那个。”

    “我知道。”江逾白舔着她的耳垂,抓着她的手按住自己的昂扬上,“它想你想的要命,潸潸,帮帮我。”

    他的眼眸很深,他的呼吸很灼热,他的…..很巨大,潸潸知道逃不掉,认命的闭上眼睛,小手握住了他。

    江逾白舒服的发出声音,低头咬住了她…….

    经过兵荒马乱的一段时间,终于算是稳定下来,婆婆从别墅也给接到房子里,而张嫂则回到了江南。

    婆婆对于这次搬迁什么都没问,她老人家经历过太多,也看透了人生的起落荣辱,所以连问都没问,不过知道潸潸怀孕后简直高兴坏了,又找出柔软的毛线给宝宝织毛衣。

    潸潸这时也不在限制她,只是说时间不要太长,织一会儿就要站起来走走。现在的房子哪里都好,就是高层,也没有可以散步的花园,婆婆是坐不惯电梯的,所以每天只能闷在家里。

    现在潸潸都养活一家好几口人,自然觉得责任重大。江逾白现在每天都陪她去花店,开着她的大众CC,长腿长胳膊的简直没地方放,可是人家安之若素,丝毫不觉的大众CC和阿斯顿马丁有什么不一样。

    又是阳光晴好的一天,沈彻最近装修新办公楼,需要一大批绿色植物,本来这个单子轮不到潸潸这样的小店来做,丝丝力荐,沈彻只好把单给了她。

    货源店里没有那么多,她只好去郊区花农那里调运,江逾白亲自开着租来的货车,拉着她去郊区。

    本来江逾白是不让她去的,可是她非要跟着,现在江逾白开车非常小心,车速都不敢超过60迈。

    潸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穿着一身粗布衣服的江逾白。帅哥就是帅哥,即使他现在只是穿着牛仔裤和粗布夹克,也是一个田园风,丰神俊朗的一塌糊涂。

    看了又看,潸潸还是看不够,当意识到这个男人是我的时,她又骄傲的不行,轻轻动着手脚哼起歌。

    江逾白仔细一听,竟然是那首“end of may”。

    微微弯起唇角,江逾白问:“你也学会了?”

    “嗯。”潸潸点头,“我唱的怎么样?好听吗?”

    秋日的阳光明亮却不耀眼,郊外的空气带着一股子清香的丰收味道,大片大片的田塍里植物一片橙黄,江逾白突然念起了中文歌词

    闭上你的双眼和命运对赌

    面对着日落前最后的光彩

    这是我们所能到达的最远的天外

    你还没看见我已将自己掩盖

    请沉默不语

    看黎明到来

    是的,那个时候,他开着豪车穿着西装和她行驶在城市浮华的街头,那时候他看不清命运,看不清他身边陪伴的人是不是对的。而现在,他们开着小货车行驶在郊外的路上,他身边的人依然是她,陪着他经过日落和黎明。

    有一种冲动从江逾白的胸口漫卷到全身,把血液都鼓涨的分外澎湃,他想大声的喊出来,让她听到,让天地听到,让整个世界都听到。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首席的任性宠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三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三千并收藏首席的任性宠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