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席的任性宠爱 > 74.我是她丈夫,合法的

74.我是她丈夫,合法的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首席的任性宠爱最新章节!

    手机响了,他慢慢接起来,没等对方说话,他抢先说:“沈誉,再帮我买套房子,不,先买5套。”

    “艹,你他妈的疯了,先别说这个,何潸潸出事了!”

    江逾白一听心都揪起来,他立马往外走:“你说清楚点,到底怎么了?”

    潸潸是出事了,不过不是什么大事。

    做完了那个房子的工作,佟诺大大夸奖了她一番,不但说她干的好有品位有质量,最重要的是人品好,给房主买的东西一点水分都没有,为表嘉奖,佟诺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红包。潸潸很高兴,同时也有点失落,那个房子她真的是当自己家来收拾的,再也不能见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拿了钱,潸潸盘算了一下现在手里的积蓄,要找个房子应该可以,而且她有稳定的工作,不愁房租。

    她把要找房子的意图和办公室的小陈说了,让她帮着留意点儿,正巧给月姐听见,最近她可眼红潸潸了,酸不溜溜的来了一句:“你不给人布置了一个房子吗,怎么不跟房主说说直接住下?”

    潸潸不想惹事,她低着头帮小陈收拾东西,月姐一巴掌打在棉花上,她给弹出火来,旁边的阿娥跟着添油加醋:“月姐,人家又年轻又漂亮,天天去老板的办公室,你不怕她告你状呀。”

    “老娘不怕,大不了不干,就是看不了这些卖骚的狐狸精。”月姐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多下工的清洁工都幸灾乐祸的凑热闹。

    潸潸还是低头不语,她珍惜这里的工作,不想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佟诺不在,所以月姐她就算闹翻了天也没有人出来说一说。

    潸潸看时间差不多了,她跟小陈点点头,说:“我先走了。”就推开挡道的月姐,拿着自己的东西要走。

    月姐叽歪了半天潸潸也没回嘴,她以为她怕了,越发的嚣张。谁知道潸潸下一刻竟然推开她,脊背挺直款款的走出去,月姐给气疯了,她仗着自己是老员工,被新人欺负去了就没面子,脑子一热,她跟上去推了潸潸一把“敢推老娘,你找抽呀。”

    月姐是个五大三粗的北方女人,又是常年从事体力劳动的,这一下力气不小,潸潸给她推了个趔趄,没站稳,一下子撞在铁架子的犄角上。

    潸潸眼前一黑,抓着架子稳了几稳才站住了,汨汨的鲜血顺着额角留下来,显得她的脸格外苍白。

    月姐一见血就吓傻了,她挓挲着双手说:“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你自己撞上去的。”

    小陈看不下去了,她扯了几张纸巾过去按住潸潸的伤口,回头对着月姐吼:“你也太欺负人了,明明就是你推的。”

    出了事,没有人再敢站在月姐面前,甚至连阿娥也吓得不敢出声。

    这时候佟诺和柯震一起进来,一见眼前的状况柯震就急了,他分开人群把潸潸搂住:“这怎么回事,怎么就见血了?”

    佟诺大概能明白点儿,毕竟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发生这种事儿也不是头一回,可怎么就伤的是潸潸呢,看看柯震那要杀人的小眼神儿,他顿时觉得后脊梁发凉。

    “还傻愣着什么,赶紧送医院,这里我处理。”佟诺赶紧把车钥匙扔给柯震。

    柯震狠狠把把那些女人扫了个遍,他扶着潸潸,柔声问:“怎么样,能走吗?”

    潸潸住着柯震的胳膊,她没觉得自己伤的多重,就是脑袋那儿嗡嗡的,“柯震,我没事,你送我回家吧,我婆婆会担心的。”

    “回什么家,去医院。”柯震这人总四平八稳的,打架的时候都是不慌不忙的狠,可看着潸潸的血,他有点手抖心抖。

    医院里,医生正小心的给潸潸处理伤口,刚撞着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麻木了所以没感觉到多疼,可现在在医生消毒水的刺激下,潸潸觉得脑子里像有把锥子在一下下撅着,疼的难以忍耐。

    为什么要忍,她忍的够多了,借着这个由头,索性哭一场吧。

    眼泪,簌簌的落下来,珠子一样滚落在她粉白的脸上,也重重的砸在柯震的心里,他笨手笨脚的给她擦着,却怎么也擦不干,索性把她一边的脸按在肩膀上,用手轻轻遮住她的眼睛。

    医生以为他们是一对小情侣,就打趣说:“小伙子,回头一定要好好保护女朋友,要是撞的再寸点儿就要留疤了,多漂亮的姑娘呀,留疤可惜了。”

    柯震一听吓坏了:“医生,那现在留不下疤吧,你也想办法,你看她多疼呀,要不给打针麻药吧,哎,您轻点儿。”

    医生给他气笑了:“麻药哪能随便打,又不需要缝针,坚持点儿,姑娘忒娇气了。”

    柯震拍着潸潸的后背,“忍一下,一会儿就好了。”

    潸潸哽咽着说:“我要回家。”

    “好好,马上就好了,我送你回家。”

    “她不需要你送,离我老婆远一点儿。”横空出世的男人风一般闯进来,一把把潸潸扯到自己怀里。

    江总裁狂帅酷霸拽的模样把所有人都吓尿了----这怎么可能!!

    首先说话的是医生:“喂喂,你这个小年轻儿,医院,急诊,没看到我在给病人处理伤口吗?你这是什么行为,万一我手里有针扎错了地方可怎么办?你出门带脑子了吗?要不要去精神科看看?”

    擦,英雄果然所见略同,江逾白奏事个深井冰呀。

    柯震拳头握的紧紧的,额头上的青筋鼓的老高,他瞪着江逾白,冷冷的说:“放开她。”

    江逾白无视他,他揽住潸的腰,柔声说:“乖,我们换家医院。”

    潸潸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停止了哭泣,他还是找来了,她知道是躲不过去的,可是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和脆弱。

    “江逾白,放开我.。”低低的声音没有什么力气,却是最坚定的拒绝。

    江逾白从听到沈誉说她出事的那一刻心就像放在油锅里,一路上差点把车开人行道上,一进医院又看到这么个刺激场面,一颗心从油锅又泡在醋缸里,那种麻辣酸爽简直无法形容。

    那火儿一触即发,可对着怀里单薄苍白的小人儿他那火又给淋上雨,简直水深火热里挣扎,无奈的叹了口气:“好,我们先在这里治疗,一会儿回家。”

    “放手,她说的家和你没什么关系。”柯震忍不住了,他终于出手,把潸潸又给夺回去。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是她的丈夫,合法的。”江逾白不依不饶,什么风度气质都他妈的是浮云,他不能允许那小子的狗爪子再碰潸潸一下。

    “丈夫?我倒是要问问你这个合法的丈夫,你开豪车住别墅,她为什么要去住危房做清洁工?”柯震平时不爱说话,他解决事情的方法就是拳头,最直白简单,但这不代表他没脑子,不说话的人这一句就扎在江逾白的死穴上。

    果然,江逾白的脸色变了,他倨傲冷漠的说:“这是我和她的事不用你管。”

    两个男人拉拉扯扯,像两只斗鸡,潸潸在他们中间推来搡去晕的不行,她觉得自己脑子都快炸了,大着声音喊:“医生,请你让他们出去。”

    这医生一开始还在看戏,现在忙喊:“你们都出去,要是耽误了病人治疗,可真有毁容了。”

    一句话吓得两个男人都停了手,相互恨恨的看了对方一眼,江逾白率先走了出去。

    门口一左一右的走廊里,江逾白和柯震分站在两旁,谁也不看谁一眼。

    过了一会儿,医生打开门,两个人都呼啦围拢过去。

    这医生挺有煞气,他喊:“干什么,靠这么近干什么?谁叫柯震,病人叫你进去。”

    柯震挑衅的看了江逾白一眼,然后走进去,门在他眼前甩上。

    江逾白捏紧拳头,狠狠的打在医院的墙壁上。

    医生吓的偏着头看他,“年轻人,我劝你一句,有病赶紧看医生,暴躁症也是精神病的一种呀。”

    柯震过去扶住潸潸:“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想吐?”

    潸潸摇摇头:“他走了吗?”

    “没有,我送你回家。”

    “谢谢你柯震。”潸潸很感谢柯震的体贴,什么都没有问她。

    门口,江逾白看到潸潸走出来就跟过去,柯震马上竖起毛,警惕的看着他。

    “柯震,你先去那边等着我,我和他说几句话。”

    柯震点点头,他狠狠的看了江逾白一眼,走到一边去。

    “潸潸,怎么样?”

    潸潸按住江逾白抚上她脸的手,然后拿开,她露出一个无比惨淡的笑容:“江逾白,我先跟你道个歉,我那天出走是我冲动了,我们之间还有合同,我这样单方面毁约是不是要担负一大笔赔偿金?”

    “潸潸,别说那些,是我不好,回来吧,让我照顾你。”

    “江总,别这样说,这不像你。等哪天你让沈誉给算算违约金是多少,我手里还有你给的钱,我知道不够,以后我分期还你,行吗?”

    江逾白现在的感觉就是自己扒开了心,何潸潸却顺手给他塞进去一大捧冰渣子,整个胸腔都冷下来。他是个明白人知道这个时候来硬的不行,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和潸潸就是软和不下来,一想到她和别人在一起他就恨不得把她锁住身边狠狠占有她,里里外外都刻上他的标记,这叫占有欲,他懂。

    江逾白这人任谁看也是个谦谦君子,但是当着何潸潸,他把骨子深处的冷酷恶劣全施展的淋漓尽致,所以现在扮深情,没人会信,也不合适。、

    敛去一闪即逝的示弱,他冷笑着说:“违约金是多少,你看清了吗?就凭你一个月挣那千八百的,要还多少年?”

    潸潸吸口气,“我也不知道,现在我很难受,请高抬贵手放我一马,等有了准确数再和我说,行吗?”

    她小脸儿惨白,单薄的身子看着随时都会倒下,江逾白的心很不是滋味儿,他把目光从她身上撕下来,然后无声的掉头走了。

    潸潸嘘出一口气,紧握的小手已经汗湿。

    柯震赶过来扶住潸潸,“我送你回家。”

    到了家,柯震要送她进去,潸潸给婉言拒绝了,婆婆面前她不想费力气解释。柯震也没勉强她,他把一个袋子递给她:“我买的猪肝粥,医生说你有点贫血,要好好补补。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我已经给你请了假。

    潸潸道了谢,拎着东西往回走,柯震忽然叫住她。

    潸潸不解的回头,柯震却又说不出口,只是笑了两声:“潸潸,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

    佟诺给了潸潸一周的假期,可第三天潸潸就上班了。早上一到公司一帮人围着嘘寒问暖完全不是那天看好戏的样子,潸潸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转变的这么快,但人家与她为善当然是求之不得,笑着一一回应大家,等人散了小陈才把她叫到一边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佟诺给全体职工开了个会,在会上直接点名月姐,对她做出了严肃处理,不但要赔偿医药费误工费还有精神损失费和营养费总共七八千块钱。佟诺这一搞,起了杀鸡儆猴的作用,大家都知道了潸潸得罪不起,而且在场的那些人想起柯震的眼神儿,都还打哆嗦,所以现在没人敢为难潸潸了。

    潸潸听完并没有高兴,门诊上其实才花了一百多块钱,就算什么费用加起来一千多也不少了,要是真收了月姐的钱就是仗势欺人了。

    一会儿,佟诺把她叫进办公室,月姐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一见潸潸她胖脸上的肌肉抖了抖,不自然的低下头。

    佟诺说:“潸潸,你和月姐都是一诺的员工,大家都团结互助,以前有什么不开心的呢今天就说出来,以后还是好同事。”

    月姐抬起头呐呐的说:“小何,对不起,那天我其实也不是成心让你受伤,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给你道个歉,这里有8000块钱,你拿去好好补补。”

    月姐把厚厚一沓带着体温的钱塞到潸潸手里。

    潸潸却没接。她把钱装到月姐的制服口袋里,轻声说:“月姐,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没什么大事,就破了个口子。我知道你家有两个孩子上学,还有个瘫痪的婆婆要照顾,这钱你留着用。大家都是女人,谁过得也不容易,以后好好处,别动不动说人闲话就行了。”

    月姐开始听说要给她这么多钱的时候其实是拒绝的,但是佟诺的态度很坚决,不给你就滚蛋,月姐很需要这份工作,最后权衡利弊只好忍痛拿出这份钱,但她没想到人家姑娘不要,还语重心长的把自己教训了,一时无语,又低下头。

    佟诺冷眼旁观,他知道八千这个数真有点胡扯了,但他也没办法,后面两帮人给施加压力呢,现在这个结果挺好,谁那里他都能交差了。

    唉,只是要招个普通保洁员,谁知道他反而成了员工的老妈子,有他这么窝囊的老板吗?

    这事儿算是过去了,月姐买了不少营养品给潸潸,这个潸潸没拒绝拿回去给婆婆吃。

    最近婆婆好像眼睛不大好使,甚至都没有看到潸潸额角上贴着的大纱布。潸潸以为她是织毛衣累的,坚决没收了她的针线,想等有时间的时候带她去医院看看。

    房子倒是找了几个,不是地方不合适就是价钱不合适,弄得潸潸挺烦的。不过庆幸的是江逾白从那天医院里走了就没再来烦她,但是潸潸想不明白自己一受伤他怎么就知道了?难道自己一直生活在他的监视之下?

    想多了没用,潸潸也没精力想这些,她的户口本身份证都在他手里,就是去挂失补办也得好几个月,现在先这么着吧。

    几天后,她的第二个case 来了。

    佟诺说屋主很满意潸潸的布置,然后他一个朋友也看上了,正巧这个朋友也刚装修好房子,所以打扫和布置的活儿还想让潸潸来做。

    潸潸心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怎么就喜欢从别人的手里找家的感觉?不过她挺喜欢那工作的,就愉快的答应了。

    这次的房子是在挺偏远的小区,坐车要走很远。佟诺知道潸潸会开车后就把公司里的一辆捷达给她开着。

    潸潸鸟枪换炮,也成了有车一族。

    小区虽然偏远,但造价也不低,有山有水的,环境特优美,这才的房子是个二层小别墅,虽然面积不大,不过也有160多个平方,这里的装修纯欧式风格,潸潸有点无从下手,只好查资料翻杂志恶补。

    忙了几天,屋子里弄得差不多了,潸潸动手弄外面的小花园儿,决定种点玫瑰晚香玉什么的。

    干这活潸潸熟,她顶着烈日挥汗如雨,刚整理好玫瑰花圃浑身的衣服都给汗水湿透了,因为下午还要去看窗帘,她想借浴室洗个澡。

    痛痛快快的冲了个凉水澡,潸潸换上干净衣服,顺手把浴室收拾好,倒垃圾的时候忽然发现纸篓里扔着一块细亚麻布手绢。

    她想这也许是房子的主人来看房子的时候扔下的,但是鬼使神差的,她把手绢捡起来,展开,手绢就是一块普通的手绢,不普通的是在左上角用黑色的丝线绣着一个英文字母J。

    江逾白是个很装X的人,他口袋里永远都有一块白色亚麻手绢儿,他的橱柜里这样的手绢成打,都绣着他的姓氏。

    潸潸把手绢捏在手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中暑了,只觉得头脑一阵阵发热,而且头重脚轻。

    也不知道怎么把车开回公司的,潸潸脑子里一团浆糊,她灌下一杯冷水,抹抹嘴去了佟诺的办公室。

    把房子的钥匙放在办公桌上,佟诺从三国杀里把脑子来回来,“潸潸,这个case这么快就搞定了?”

    潸潸笑笑:“没,佟经理,我不想做了。”

    这句话可把佟诺吓了一大跳,他吃惊的问:“好好的怎么不想做了?有人欺负你吗?”

    “没,就是不想做了,佟经理还是找别人吧。”

    佟诺年纪不大可是个人精,他立刻想到了一定是潸潸发现了什么,但这姑娘不挑破他也不能自己撕裤裆,只好呵呵歼笑:“潸潸,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别辞职呀,你不是还要养活你婆婆吗?”

    “那您安排我和月姐他们去出工吧,那个布置的活儿我反正是不干了。”

    佟诺很犯难,他可是用这个和人家换了整座大厦的三年保洁合同,不过这个姑奶奶他也不敢得罪,想到柯震的魔抓他头发都发麻。

    “好,潸潸,我再安排安排,你今天看着脸色不太好,先下班吧。”

    潸潸也没跟他客气,谁知道佟诺看着斯斯文文的背地里干这些勾当,也不知道把她卖了多少钱。

    她刚出办公室佟诺立马就给沈誉打了电话。

    佟诺这种小公司的老板当然不会认识江逾白这样的大人物,只是当潸潸在这里上班后,有一天沈誉就给他打了电话,给出了J.H大厦保洁的订单。

    佟诺当然不会认为天上会掉下馅饼来,自己只是个小公司,像J.H这样的大公司自己就算招标也拿不到合同的,疑惑之余人家开出了条件,这个条件竟然是柯震领到公司的那个漂亮姑娘。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首席的任性宠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三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三千并收藏首席的任性宠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