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徐徐诱之 > 第61章 温暖

第61章 温暖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徐徐诱之最新章节!

    第六十一章温暖

    念想觉得矫正器一阵发紧……

    禁、禁/欲……

    “你……你都没有……那个过吗?”她结结巴巴地问出口,脸红得几乎要烧起来。可……就是好奇,也想知道一些有关他的……过去。

    “哪个?”徐润清故意装不懂,微皱着眉心,低下头和她平视:“说得再清楚一点。”

    这是……耍流氓了吧!

    念想目瞪口呆,到底不是个脸皮厚的,抿紧了唇角没接话。

    他却忽然笑了,曲指轻勾了一下她的鼻尖,主动坦白:“没有……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开窍得比较晚,有想法的时候心里已经有惦记的人了。”

    他略微沉吟,和她对视良久,才轻而缓地说道:“你信不信……当心里有人的时候,就再也看不见别人了?”

    念想努力地点头,眼睛亮晶晶的。

    别人再好,只要有喜欢的人了,都不过是红尘过客,过眼云烟。

    “就目前来看。”他抬手扶正她的脸,仅隔着几寸的距离,眸光沉沉地看着她:“好像我更喜欢你一点。”

    他语气淡淡的,只是在平叙一件事实。

    念想却听得心一紧,刚想伸手去握他的手,却扑了一个空。

    徐润清已经站直了身体,转身往厨房走去。

    念想看着他挺拔修长的背影,竟觉得有些……孤零零的……

    没有迟疑的,她几步小跑过去,从他身后抱住他。

    徐润清还再往前走,被她这么一扑,怔了一下,正要转身,她环上来的手一紧,牢牢地,十指交扣在他的身前。

    “我只是不太会……向你一样去表达……”她磕磕绊绊地解释:“很多话我想不到,也不会说……”

    “我好像在这方面一直都有些……笨。”她声音有些沮丧,也不管他有没有听进去,自顾自地继续:“不会说的时候就想亲你,可是又怕你觉得我太黏人,太主动……”

    “想亲我?”

    念想愣了一下,有些不高兴地嘀咕:“这个不是重点啊。”

    徐润清握住她的手腕,捏着她的腕骨,分开她的手,转身看向她。

    她的鼻尖在他背后蹭的微红,一双眼睛漆黑透亮,纯净得像是水晶,正微微仰头看着他。

    “不会主动?”他有些怀疑地问道。

    念想犹豫了一下,矜持地点了点头……

    “上次……好像不是这样。”他低下头来,和她一样的高度凝视了她一眼。然后,在念想呼吸发紧的那一瞬,微微偏头吻住她。

    “你上次做的就很好。”他亲了一口就退开,食指的指尖在她唇上轻轻一点:“小骗子。”

    念想的耳根一下子涨得通红,看着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发现说什么也不合适,恼羞成怒地踩了他一脚,绕过他去刷牙了。

    洗完澡,喝了醒酒汤,念想又开始捂着肚子不舒服,抱着被子在他的床上到处打滚。

    外面那个卫生间的花洒出了点问题,徐润清是等她洗完之后才进的卧室里的卫生间。洗完澡出来,就见床上乱七八糟,那个始作俑者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地躺在床中央。

    他微微皱眉,单膝跪在床边,拍了拍被子:“念想?”

    念想含糊地“嗯”了一声,有些艰难地从被子里探出双手来环在他的脖子上。眼眶微微发红,显然是有些不太舒服。

    “哪里不舒服?”他干脆坐下来,掀开被子把她抱出来,就靠在自己的怀里。

    “肚子……”

    涨涨的,又有些酸麻,像是要坠下来一般,说不上来的难受。

    今晚吃得太多,再加上又喝了那么多酒。她的胃里也沉甸甸的,一阵阵的沉闷感让她的呼吸都有些不畅。

    “要不要去医院?”

    念想摇摇头,撑着身子坐起来,耷拉着脑袋倦极了:“我就想睡觉。”

    徐润清皱了皱眉头,显然是不放心。看着她睡下了,也没急着离开,先去擦干了头发,绕回来见她已经睡得平稳了。眼见着时间还早,就去书房拿了本书,就靠在床头看了将近半小时。

    她脸上的不自然的红晕终于退下去了一些,只睡得还是有些不安稳,辗转反侧时总是皱着眉心。

    徐润清用指腹揉了揉她的眉心,每次都是刚揉平,转瞬又皱起来。反复几次后,他终于放弃,垂眸看了她良久,掀开被子一角,也躺了进来。

    念想睡到半夜开始不老实,不是踢被子就是……踢人。

    徐润清原本就是浅眠,这种动静之下很快就转醒,看见窗外幽寂无声的夜空时,捏了捏眉心,头疼地起身去倒水喝。

    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原本应该睡熟了的人正呆呆地坐在床中央,一脸的……生无可恋?

    念想揪着被子,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但意识却已经开始活跃起来。

    屋内只有门口一处壁灯,灯光温暖又宁静。屋外是漆黑的一片,只卧室的窗外才透着明亮的月光。

    念想捂着肚子,呆滞迷茫地看着他,出口的第一句话带着哭腔,可怜极了:“徐医生,你家有没有卫生巾……”

    徐润清:“……”

    想也知道徐医生的家里不可能……有这东西啊。

    念想揪着被子泫然欲泣,眼眶红了一圈又一圈:“床单……也脏了……对不起,我应该早就想到……”

    刚睡醒,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显得有些娇憨。

    床单?

    徐润清瞄了眼她身下那深色的床单,不以为意。

    他走到床边,开了灯。

    这才看清她这会正在哭,原本还压抑着很小声地转换呼吸,他坐到了床边,就怎么也忍不住了。扯着被子捂住脸……

    然后念想就感觉到他的手覆上来,在她脑袋上摸了几下。

    悄无声息的安慰,温柔至极。

    “附近有个24小时的便利店。”他抬腕看了眼时间,拉开衣柜,随便挑了一件外套穿上:“都是能解决的事情,不准哭了。”

    念想抬起头看他,徐润清已经穿好了外套,捞起放在桌几上的车钥匙,想了想说道:“其实便利店有些远,来回大概要半个小时。一个人在这里怕不怕?”

    念想摇摇头,肚子有些疼,身体更是有些不舒服,可那一瞬间,心却暖得一塌糊涂,就快要化成了水,柔软得不可思议。

    她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脸来……还是哭得惨兮兮的脸。徐润清心底却被轻微触动,一圈涟漪,却惊扰了整片心湖。

    他折回去,抽了纸巾给她擦了擦脸:“那就在这里等我,不准动,也不准乱跑。有什么事,都等我回来再说,听进去了?”

    念想还在纠结床单,也有些……不厚道的想笑……

    明明刚才还难堪,尴尬,害怕,觉得……很丢人很不好意思,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可他三言两语就把她的躁动不安抚平,明明是有些不太情愿的,却又……所以完全忍不住的……抽了抽唇角。

    看出她的意图,徐润清捏了一把她的脸,看她疼得呲牙咧嘴地,这才终于气顺,心甘情愿地大半夜出门买……卫生巾。

    不然呢?看着他的小姑娘在他面前哭?

    等他回来,念想去卫生间收拾好自己。出来的时候,他还穿着外套,有些困倦地坐在床边捏着眉心。

    手边是一盏茶……热气腾腾的红糖姜茶。

    徐润清显然已经有些累了,眼神却还很清明,看着她把茶喝了,也懒得去洗杯子。倾身关了灯,刚躺下……

    身旁软乎乎地那一团就蹭了上来,这还不够,连脚也蹭了上来,一不小心……就蹭到了某一个地方。

    偏偏念想自己还不自知,这边蹭蹭,那边蹭蹭,最后终于安静下来。手环在他的腰上,轻轻地像是在诱哄一样……拍了拍他。

    徐润清面色有些复杂,握住她的手拉离自己:“躺回去。”

    话落,察觉身旁的人一瞬的僵硬。猛地抽出被他握着的手,明显躲避的动作。然后慢吞吞的……就要挪回去。

    徐润清闭了闭眼,无奈地轻叹了一声,把她捞回怀里,然后握住她的手腕,慢慢的……滑下去……滑下去……滑下去……

    放到了某一处……

    念想按到了,有些迟钝的……用手指感受了一下……

    还未勃发,却是不容忽视的……一个关键性的地方。

    念想“轰”地一下,整个人瞬间就……熟了。

    挣扎着从他怀里滚出来,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黑暗中,徐润清的声音低沉又暗哑:“我迟早会讨回来。”

    理所当然的,下半夜,念想一直没睡好。

    好不容易有了睡意,天色已经开始发白,隐隐透出了几分熹微的白光,那沉沉的夜色,终要被黎明,一点点拉开。

    ******

    阮青昨天到的家,因为太累,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补眠。睡得早,醒得也早。

    天还没亮,就已经神清气爽地下楼做了早饭。

    老徐同志还在梦乡里,阮青轻点完这次出差带回来的战利品,想着正好做好了早饭,顺便一起给徐润清送过去……

    从柜子里拿了徐润清公寓的钥匙,阮青就着将明未明的天色,出发!

    晋/江/文/学/独/家/原/创/首/发

    谢绝转载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徐徐诱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北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倾并收藏徐徐诱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