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千金裘 > 第110章 番外9

第110章 番外9

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东家,听您的吩咐,通行证咱们已经拿到了。陆大人并没有漫天要价,不过他附加了另外的条件。”徐长顺道。

    卫蘅“嗯”了一声。

    徐长顺继续道:“他要求咱们出海必须送专门的人去学南洋和西洋国的语言,而且回程得将其他国家的书籍带回来,还要将海外的工匠带回来,尤其是造船方面的。”

    卫蘅点了点头。

    “此外,他还设置了丝绸、生丝、瓷器、茶叶等的年最低收购价,咱们不能低于这个价格收购这些东西,而且还得另外置办良地种植粮食,这批地决不许挪作他用。”徐长顺道。

    卫蘅道:“最低价是为了保护那些小户,这不碍事。买地的事儿,你去办吧,如今朝廷开了海禁,以后咱们和海上来的商人的贸易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他是担心江浙的良田如果全部种了桑麻,遇到荒年,老百姓会没有粮食吃。”

    徐长顺道:“是,还是东家看得透彻。这些事儿,的确得官府出面才能控制得了,陆大人真是高瞻远瞩。”

    卫蘅正要说话,却见念珠儿匆匆地跑了进来。念珠儿俯身在卫蘅的耳边低语了两句,卫蘅就站起了身,对着徐长顺道:“徐掌柜,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徐长顺离开后,卫蘅才对着念珠儿道:“打听清楚,松江府为什么扣押小舅舅了吗?”

    念珠儿摇了摇头,“谁也打听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大祸,陆大人下令不许任何人探监。”

    卫蘅道:“走,咱们去找珍姐姐。”

    木珍的公公是按察使司的副使,肯定能打探出内情。

    木珍那边两日后就给了卫蘅消息,原来何斌这一次回来尽然带了军械。

    卫蘅当时就瘫倒了,她素来知道自己的小舅舅胆大包天,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敢如此胆大。

    其实何斌也真是冤枉,他不过是给卫蘅带了个小小的礼物,几支“火铳”,结果就被搜查了出来。

    听马大人的意思,这件事可大可小,只看松江府较不较真而已。

    都说灭门的知府,破家的县令,罗氏想尽办法也要给何致求娶卫蘅,其实也就是想借卫府的势,以应对这种情形。

    卫蘅虽然深恨罗氏和何致,可是这一次不仅仅是银钱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了她小舅舅的性命,卫蘅的那种性子,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何斌受死。

    卫蘅看着额头还有伤疤的罗氏,以及憔悴不已的何致,心里也不是不难受,“我已经给爹爹写了信,请他帮忙。”

    何致摇了摇头道:“远水解不了近渴,就怕姑父收到信的时候,陆大人已经上报了朝廷,那就晚了。爹行商这么多年,绝不会走私军械的,如果不是误会,就一定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卫蘅低头不语,她也认同何致的观点,只是惟其如此,事情才更为棘手和难办。

    卫蘅不由想起了陆湛。前尘纠葛仿佛已经是上辈子那样久远的事情了,可是毕竟是她负了他,只怕何家做的事情,陆湛也不会不知道。卫蘅不得不怀疑,陆湛根本就是有心收拾何家还有自己。

    从来没有人能负了陆子澄,还可以活得滋滋润润的。

    何致匆匆地走了,还得四处去求人救何斌,罗氏则躺在床上掉眼泪。

    “姑娘,你对舅老爷一家已经仁至义尽了,别再为难自己了。”念珠儿是知道卫蘅和陆湛的过往的,如今这样的情形,如果再叫卫蘅求到陆三郎的跟前,就是念珠儿也知道肯定讨不了好。

    卫蘅凭窗眺湖,没有回头地对着念珠儿道:“等这件事了了,咱们就去琉球玩儿一圈,你说好不好,念珠儿?不止琉球,我们还要去爪哇、真腊,还有西洋国。”

    念珠儿没有说话,心里只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天下之大,她的主子竟然已经觉得自己无处可容身了。念珠儿至今都没搞懂,她们姑娘这样好的人,最后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终究还是坏在了“心软”这两个字上头。

    “卫公子,我们大人请你进去。”

    卫蘅跟着衙役进了陆湛的签押房,这是一府之尊日常处理公文、接待各级官员和乡绅的地方。

    卫蘅的手藏在袖子里,大拇指掐着中指的指腹才能保持平静。

    坐在上座太师椅上的陆湛淡淡地扫了一眼女扮男装的卫蘅,“坐吧。”

    卫蘅有些愣愣地看着简直称得上和颜悦色的陆湛,片刻后她才回过神来,依言坐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在陆湛面前,好像永远都是那个仰视着他,等他开口的女孩儿。

    最后依然还是陆湛先开的口,“早就听说盛隆何家的二爷喜好与众不同,没想到蘅表妹倒是也能投其所好。

    卫蘅的脸上像连挨了几个耳光一般,火辣辣地疼,只能嗫嚅道:“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相反,我还应该感激你,或者感激何二爷。”陆湛看着卫蘅道。

    卫蘅根本就不敢直视陆湛的眼睛,以前陆湛提及何致,都是“那什么表哥”,现在却可以淡然地称呼其为何二爷了。卫蘅知道陆湛的意思,感谢何致,是因为庆幸于他不用娶自己这样愚蠢的人而已。

    卫蘅的泪水此刻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是为了你公公的事情来的吧?”陆湛问。

    卫蘅屏住呼吸道:“是。”她都没料到,自己的脸皮原来也可以如此的厚。

    “你以为是我故意而为?我陆子澄还不至于玩这样下三滥的招数,也不至于还介意几年前的旧事。”陆湛看着卫蘅。

    卫蘅不敢开口,一开口就怕漏出哽咽之声。

    “你公公的船上搜出了西洋‘火铳’,他跟我朝东北面的那木刺达成了协议,要将火铳的制造图送到他手上,助那木刺统一女真。那时候我朝就会陷入北疆永无宁日的境地。”陆湛喝了一口茶,“我没有看不起商人,相反我朝的赋税还要依靠你们,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商人为了一己私利而置国之利益于脑后。”

    “你要什么?”卫蘅看着陆湛问。她如今已经相信如果不是另有原因,陆湛恐怕不会肯屈尊降贵接见自己的。

    “那张火铳的制造图从你公公身上没有搜出来。你写给你父亲的信想必他也快收到了,我不愿意同卫尚书为敌,只要你公公交出火铳制造图,我就放了他。”陆湛道。

    卫蘅是怎么从松江府衙离开的,她都有些记不得了,唯一觉得恐惧的是,她的小舅舅胆子也太大了些。

    卫蘅连夜回到杭州见了何致,她原本还以为陆湛有可能是使诈,但是在看到何致的表情后,她才发现,陆湛没有说谎,而是何家的胆子太肥了。

    “你们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每一次在卫蘅以为她已经看透了何家的时候,他们总是能再给她“惊喜”。

    何致道:“那木刺当年落难的时候和爹是义结金兰的兄弟,爹以为一张图不过是小事,根本没想到陆子澄会知道这件事,也没想到他会小事化大。”

    卫蘅几乎是哭着在笑道,“你们总是能在别人身上找到借口,而自己总是没错。”

    “这件事如果陆大人肯信守承诺,我会去劝爹爹把图纸拿出来的。”何致道。

    卫蘅摆了摆手,“你们的事我再也不想过问。”深陷泥潭,仿佛自己也肮脏不堪。

    “陆大人能同你说这些,自然也是肯帮我们的,等救了爹爹,咱们再一齐好好感谢他,蘅姐儿,这一次真是多亏了你。”何致看着卫蘅,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卫蘅却仿佛看到了毒蛇的信子一般,快速地撇开了眼。

    等卫蘅的小舅舅何斌被放出来之后,卫蘅并没有跟着何家父子去感谢陆湛,她再次见到陆湛还是在两个月之后。

    除夕在即,卫蘅却登上了去琉球的船。

    木鱼儿正一脸雀跃地同念珠儿和檀香儿说着话。雪竹因为久闻琉球国武士的大名,也是兴致勃勃。

    卫蘅穿着男装,立在船头,遥望着上京,远远地跪地拜别老太太和爹娘。

    等卫蘅重新站起来时,却正好见着松江府的码头上的一群官员簇拥着陆湛走过来。

    卫蘅的视线和陆湛的视线撞在一处,这一次她却再也没有躲避,也许是因为离别在即,也许是因为相见无期,卫蘅看着陆湛,还在船头对着他远远地挥了挥手。

    “那艘船要去哪儿?”陆湛问身边站着的码头上的总管。

    “回大人,那是‘苟日新’的海船,出发去琉球。”

    苟日新,就是卫蘅的商号。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本是刻在商汤的澡盆子里的警言。

    澡身而浴德。如果能将一身的污垢洗净……

    卫蘅再次回到杭州的时候,已经是永和十七年的春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千金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千金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