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遇上更好的你 > 第二章,不带走一片云彩

第二章,不带走一片云彩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遇上更好的你最新章节!

    其实那天是这个多雨的初夏难得的好天气。

    宁静的天空碧蓝如洗,偶尔有小朵的云彩,不紧不慢从远空闲闲飘过。楼下院子里的蔷薇花已经盛开,小鸟也在树梢交颈轻啼。

    一大早,阳帅便故意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一直假装不动声色地站在梳妆台前,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女人长发如云,肤白胜雪,明眸似水,浅绿色的桑蚕丝连衣裙恰到好处地凸显着曼妙的身姿。我对这样的自己,很满意。

    “呆在家里,再漂亮也没人看,有什么意思?”阳帅围着我嘟嘟囔囔。

    我偏不去搭理他,故意拿起阳皓前两天买给我的那支昂贵的玫瑰发卡,在鬓边比来比去,红唇微翘,暗自欢喜。

    “在家里臭美,还不如找季阿姨和佳佳出去玩去。”阳帅开始喋喋不休。

    我心里暗笑,正打算掏出手机,就看到季节开着她那辆红色的马自达风驰电掣冲到了我家楼下。

    车还没有停稳,季节就从滑下的车窗处探出头来朝我喊:“晓雨,快带帅帅下来,我们到郊外的农家乐好好玩一天去。”

    我会心一笑,敢这样开着车横冲直撞冲到我家楼下的,只有季节。能与阳帅这样心有灵犀的,也只有季节。

    “季阿姨,您可真是帅帅的红颜知己啊。”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阳帅那小子早已经飞奔下楼,灵巧地钻进了季节的车里,随即车里有孩子纵情的欢呼声响起。

    我随手把玫瑰发卡放在梳妆台上,用发带把长发松松一绾,轻快地走下楼去。

    公公婆婆站在蔷薇丛中,笑盈盈地叮嘱我,“晓雨,别玩得太晚,带帅帅早点回家。”

    “爸,妈,我们会早点回来的,放心吧。”我一边走向季节,一边笑着回答。

    “爷爷奶奶再见。”阳帅也从车窗处探出头来,与老人挥手告别。

    “帅帅再见。”

    车子开出了好远,我回头看见两位老人依然站在院子里遥望着渐渐远去的我们。

    阳皓的父亲是一位荣立过无数战功的老将军,母亲也曾经是部队的高级干部。

    老人身后的这栋小红楼,是这个部队最醒目雅致的所在,红墙碧瓦,白色围栏,彰显着屋主人的尊贵。楼下的小院里蔬果交错,姹紫嫣红。

    我们很快就来到郊外的一处草莓园,正是草莓成熟的季节,草莓园里三三两两到处都是前来踏青的游人。两个孩子走进草莓园,沿着长长的田埂,在草莓园里快乐地追逐,奔跑,嬉戏。

    我和季节徐徐穿行在明媚的夏日阳光里,一边采些草莓,一边闲闲地聊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

    “晓雨,今天是周末,你们家阳皓也要上班吗?”

    “阳皓昨天去了海南。”

    “他又去海南出差?”

    “这一次不是出差,是老同学聚会。”

    “晓雨,你有没有觉得阳皓最近外出得有点多?”季节的语气有些犹疑。

    “阳皓战友多,同学多,所以应酬也多。”我丝毫没有在意。

    “晓雨,你就傻吧。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阳皓事业有成,长得又帅,他这样经常不在家,你可别被人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钞票。”

    “放心吧,季节,我和他十年夫妻,我相信阳皓……”我轻笑抬头,正好看到不远处的两对男女。

    他们看上去像是两对热恋中的情侣,此刻正手牵着手双双走进草莓园,一边采着草莓,一路欢声笑语迎面朝我们这边走来。

    其中有一个男的,穿一身纯白的休闲运动服,他身边那个一身红色休闲服的美貌女子不时地摘下一颗草莓来,巧笑嫣然地喂到他的嘴里。

    他与她十指相扣,眼角眉梢笑容如阳光一般明媚。

    结婚那天晚上,阳皓把我揽在怀中,也是这样与我十指相扣:“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我望着他深情好看的眉眼,郑重点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山盟还在,往事如烟!命运常常就是这般讽刺。

    男人眼底飞扬明媚的笑容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

    那个与别的女人十指相扣迎面朝我走来的,分明是我的丈夫,阳皓。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不是所有的海誓山盟,都能够天长地久,不是所有的执子之手,都能够与子偕老。

    尽管眼前这一幕令我目瞪口呆,我依然清醒地知道,我应该逃开。这一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马上逃开,带着我的儿子,远远地逃开这个我爱了十年,信了十年的男人。

    可是这个时候,我的躯体偏偏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

    我抖抖索索竭力想把自己挪动到阳帅身边去,几次张口想叫季节帮我带开孩子,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迈不开脚步,更来不及阻止我的孩子看到距离越来越近,情景越来越清晰的这一幕。

    “爸爸!”果然,阳帅看到了他的爸爸,天真无知的他飞奔着欢呼着迎了上去。

    季节听到阳帅的呼喊,一转眼看到了不远处的这一幕。

    “晓雨,你还傻站着干啥?打这个臭不要脸的啊!”季节狂喊了一声,随即也冲了过去,拖过阳皓身边那个娇俏甜蜜的女子,挥起拳头就把她掀翻在地。

    迅疾另一个女人也加入了这场战争,阳帅看到他的红颜知己季节阿姨在跟两个女人打架,甩开阳皓挥舞着他的小臂膀奋不顾身扑了过去,季佳看到妈妈和阳帅在和两个女人拼命,哇哇大叫着也扑了过去。

    一时间三个女人两个孩子披头散发狂呼大叫着在地上滚作了一团。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热闹瞬间让我们周围聚起了越来越多好奇的游人,各种好心或者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不绝于耳,沐浴在明媚阳光下的这一片美丽的草莓园,瞬间一片狼藉。

    阳皓身边那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陌生男子奋力地拉扯着,试图阻止这一场混战,可是面对三个歇斯底里扭打在一起的女人和两个状似癫狂的孩子,他显然无能为力。

    而阳皓,在听到儿子的那一声呼喊之后,瞬间呆若木鸡。仿佛冥冥中一只隔空无影掌堪堪拂中了他的穴道,又仿佛儿子的那一声呼喊,是晴空炸响在他头顶的一声惊雷。

    我很想去帮帮季节和两个孩子,不,应该说是季节和两个孩子一直在为我拼命,可是我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灵魂已经出窍的躯壳,半点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定在一边看着身边这场热闹。

    许久许久,我才仿佛从一场荒唐的噩梦中醒来。我知道每个人都在筹谋着要看一场免费的真人版秦香莲怒斥陈世美,结发妻痛打臭小三,可是我偏不喜欢如他们所愿。

    我只是缓缓地走到阳皓身边,绝决地望了他一眼。

    我心里明白,这一次走近,将是十年光阴流转;这一眼凝眸,已是千般恩爱终结。

    然后,我走到季节身边,拉起正狂呼大叫着与那两个女人厮打在一起的季节,无比坚定地对她说,“季节,走!求你带上孩子们,我们走。”

    随即,我们带着两个充满了惶惑与不解的孩子,抖落一地惊疑或者意犹未尽的目光,穿过长长的田埂,走出了那一片美丽的草莓园。季节载着我们,毅然绝尘而去。

    在我们身后,明媚的阳光依然朗照着这片大地,看客们兀自快乐,草莓园依旧美丽。

    我能感觉到阳皓如大梦方醒,嘴里不停地喃喃着:“晓雨,晓雨,你听我解释……”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唇边挤出一个飘若浮云的微笑:

    解是解惑,释是释怀。

    我该怎样解惑?又该如何释怀?

    所以我不相信解释,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草莓园出来,我没有再回小红楼,季节用马自达直接把我和阳帅载到了她的家里。

    随后的一个星期,我的日子过得纷乱而漫长。短短的几天,在我心里如同经历了几个世纪,十年光阴潮水般从我心头涌过,每一片记忆的光影对我都是一种生不如死的凌迟。

    可是实际上,这几天我只办了一件正事,那就是无论阳皓怎样声泪俱下赌咒发誓死缠烂打祈求我的原谅,无论季节怎样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掏心掏肺苦苦劝说让我留下,我都义无返顾选择了与阳皓离婚。

    没有争吵,没有纠缠,没有眼泪。我不要带走阳皓的任何东西,我只要求带着儿子离开。

    诗人徐志摩生前怀着诗一般高妙的情怀,对自己的结发妻子无情到令人发指,而他为别的女人写的诗句同样美丽得令人发指: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人们通常只记住了徐志摩美丽的诗句,却忘记了他的无情,可是我忘不了阳皓的无情。

    所以我不要带走阳皓的任何东西,哪怕只是曾经飘潇于他天空的一片云彩。

    尽管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我还是后知后觉地知道了那天那个红衣女子名叫方帆,是阳皓高中同学方舟的妹妹,也是他十多年前情窦初开的初恋。

    初恋没有几个人能够善终,只要不在功成名就后偶遇。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阳皓和方帆恰巧在阳皓风光正盛时偶遇,于是顺理成章旧情复燃,这才有了那天草莓园里的快乐飞扬,巧笑嫣然。

    很俗套很狗血很没有新意的一个爱情故事,却足以使十年婚姻顷刻间灰飞烟散。

    那天与他们在一起的,就是面前这个男人,方帆的亲哥哥方舟,和他的女朋友曾静。

    (这是我第二次与这个叫方舟的男人相遇,当时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这样一次狼狈至极的偶然相遇,我以为草莓园里的故事已经结束,却不曾料想,那仅仅是一个开始。)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遇上更好的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涵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涵晴并收藏遇上更好的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