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逆冲九霄最新章节!

    九霄天,冥剑出,风云变。

    夜色如墨,漆黑深邃,一群黑衣蒙面者如影无形,在夜色之中穿梭行走。

    仔细一看黑色之中还有一个白色的身影,白影在黑色中穿越行走。

    白影是一个白发白衣的壮年男子,男子一身长袍本是洁白如雪的,可能是因为刚才的打斗所致沾染了不少的血,白袍朴素并无任何豪华的地方,现在加上了不少破洞,显得更加的褴褛,许多破洞处还时不时的流出鲜血。

    白发披肩银白圣洁的在黑夜之中却显得极为和谐,男子双瞳如琥珀,略显苍老的面孔上挂上一丝淡淡的微笑,这重左边的嘴角上拉上去的一丝微毫不勉强的笑,是一种掩饰不住的笑,这种笑在男子脸上显得坚毅骄傲“琥珀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说话的是一个驼峰老头,琥珀不语可是笑容却越是犀利。

    手中的剑先是一变,举在胸前而左脚微向后移,发出了沙子摩擦时“莎莎”的声音。“抗龙无悔,悔在死时”话音未落,身后犯起残影数道。

    长剑早已控制不住锋利的锐气白衣男子声暴呵一声脚步缓缓向前移动“盯,盯,盯”剑与剑碰发出轻脆的响,“盯,盯,盯,盯”琥珀的步子越来越快。

    “盯盯,盯盯盯”琥珀的招式越来越是锋利,刺、砍、劈、挑看似简单无奇,可实际上妙不可言,敌人只得每每闪躲,狼狈不堪。虽然琥珀身带有重伤,可他却好似没有发觉,越战越勇,越战越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个爽”。

    圆月当头琥珀脚下翻起了一阵气浪在月光照耀一条若隐若现的黑龙盘旋在琥珀头上琥珀仰天虎吼,黑龙仰天长啸,琥珀剑尖一指黑龙昂首天穹。

    一股荒古之气四散开来,带着无尽的苍凉与凶之气不断的侵黑衣众人的身体和心灵。

    “抗龙无悔,悔在死时。”这是九霄天,冥帝君临“冥帝”剑“冥帝九绝”的第一式相传如果练到登峰造极的时候可幻化魔龙,使山海颤抖,大地蹦裂。

    琥珀纵身一跳,长剑斜指向敌方黑龙好像接受到了指令似的冲向敌方。

    空气与黑龙摩擦出了剧烈的火花,发出了“啪啪”的响声,一股凶煞之气铺天盖地,使大地之蹦裂山海之动摇。

    随着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剧烈,黑龙竟然被烧的通体血红,龙吟声响彻九霄,天地一时间竟为之颤抖了一下。

    “不好,快跑”率先反应过来的黑衣人争先恐后的四处逃窜一点也看不出身为一个高手应有的样子,可是越是如此就越是混乱,越是跑不掉。

    “轰”琥珀缓缓落地,一阵清风夹杂着血腥味重琥珀额轻轻前吹过,琥珀止不住的咽喉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

    有心一数,就是一万四千三百多具尸体。

    恢复了一些体力,琥珀长吐一口说道“出来。”

    果然,琥珀身旁一颗颗高大的古树上跳出了,四面八方的人。

    为首的是一个看似不到三十的青年人,青年人很有礼节的行了一个礼“琥珀师叔别来无恙啊”琥珀冷笑一声道“哼,南宫晴天别来无恙。”

    南宫晴天缓缓起身,手中折扇缓缓张开边摇边说到“杀了琥珀,升至一品,加公进爵,世袭万代。”此话换成任何一人听见绝对可以让其疯狂,这不单单是金银财宝用之不进取之不绝,用之不进。而且只要是南宫一族还在一天的话,子孙后代就完全可以免受欺辱,这绝对是光宗耀祖的一件事,在加上南宫家的修练资源,别的不提高寿元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也许说不定那一天,万一修炼到了不死不灭的那种境界的话……

    大家都抱着这样,那样的心里可是谁都像让他人去消耗琥珀的体力,不肯第一个上。

    琥珀看到此场景哪里管的了怎么多,你们不上我上,“九霄冥绝,第二式刀落重无情,情在刀落时。”琥珀长剑斜天穹一点点的天地灵气向一只只绿色的小精灵一样被吸引到了冥帝剑上经过了剑身的洗礼一点点的天地灵气凝成了暗白色,在黑夜之中显得神秘与决绝“我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不复返。”琥珀仰天大笑,笑声中带着无尽的高傲与绝意。

    南宫晴天冷笑一声“中了,那东西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冥帝剑身一时间竟暴涨了数十倍,南宫等人见势也不在犹豫直接硬冲,琥珀大刀顺时针向外旋转,招式笨拙但是却极其有效果,琥珀心想自己固然是活不成了以自己目前的功力中了这天下第一毒,最多只可以撑五个月,而疗伤就要三个月之久,二个月的时间内自己肯定是死定了,他们要的不过是冥帝剑而已,哼,不会这么便宜你们的就是死也要给他们加几道伤口。

    宁折不弯,或者说是嘴硬这就是琥珀,像他手里的冥帝剑一样,笔直刚正。

    根本没有用到什么招式,就只是劈和砍可是死伤人数却有多无减而南宫晴天却只是冷笑“上啊,荣华富贵等着你们呢。”

    琥珀喉咙一甜强忍住的伤口还是流出了止不的鲜血,而口中鲜血也是在也忍不住的喷了出去,这让本是畏首畏尾的黑衣人更加狂妄,一幅幅全是穷凶极恶之徒的样子。

    早以身中数刀加上天下第一奇毒的功效,早就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可以琥珀却支持到了现在已经相当不错,就算不是后无来者,也是前无古人了,也怪不得他忍不住喷出鲜血。

    琥珀裂嘴一笑,这冷笑在伶凛的黑夜之中却显得如此的绝觉,琥珀眼神依旧冷漠这是绝对强者才能拥有的眼神众生我为尊,强者的世界中,没有弱者的席位。

    “哼”琥珀微向上扬的嘴巴顿时杨起了许多,“滴~滴~”

    血液滴向地下,在一看琥珀脚,胸,手,腰。插满了大大小小,不同样式的长剑,大刀“破”琥珀低声呵到,手中气剑瞬时间膨胀了数倍“跑”众人见势不妙当然要跑,可是琥珀那能让他们跑掉呢。

    长剑如气球一般慢慢的膨胀起来,每每膨胀空气都啪啪作响暗白色剑气“轰”的一声化作无数细小的光点光点像一个个小精灵一样的在空气中漂浮着,显得无邪而又美丽。

    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毁灭性的破坏,地面蹦裂之处一个又大又深的巨型凹洞而这凹洞里充满了个种烧焦的残肢破体。

    黑烟缓缓散去琥珀长剑直插在黑色的土层中,五十几次击中要害三十几次险些昏觉共计九十多到可数的伤痕可琥珀其身依旧挺拔,此时手中长剑此刻仿佛有生命一般的闪了一下可是却无人察觉。

    “看来我招威力不小呀!南宫少主。”琥珀冷眼转向南宫晴天。

    南宫晴天一张俏白的脸上变得满是通红,红色蔓延到了脖子上可是却没有勇气去杀了这个变态。

    琥珀本想羞辱于他。

    可是谁知道他一口气没忍住反而一口黑色的鲜血吐了出来。

    南宫少主见势暗喜,不怒反笑道“看来是老天也要绝你琥珀啊,哈哈哈”刚刚满面通红的南宫晴天现在反而一下子恢复了往日的淡然儒雅,他的笑声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毫爽这是发至內心的笑有一种终于解脱的快感。

    可是笑声未止却又有另一种笑声压过南宫晴天的笑声,这是琥珀的笑声,笑声中带着无尽的不甘与凄凉“我命由我,不由天,三式天机我逆,斗转星移”

    气浪翻涌吹得南宫等人几乎张不开眼睛,琥珀脚立地头顶天仿佛一座高峰一般孤立在平地上俯视众生,琥珀头顶的云层缓缓凝实成了一个黑色漩涡。

    良久之后把眼睛缓缓闭上,余下众人自然是不肯给他机会于是拿刀冲向琥珀就在这时琥珀把闭上的眼睛快速的张开。

    周围的气浪也顿时间翻涌数倍,琥珀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拔出土层,天上云层也开始落下九天神雷,云层中不段的闪着阵阵雷光“轰隆”一声,九道幽蓝色的闪电,一齐落下每一道闪电下落都伴随着燃烧杂质后啪啪作响的声音,地上的每一个大坑都是这惊天神作“冥帝”的杰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衣人的数目,不断减少可是琥珀的体力也在直线下降琥珀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终于滩软在了地上琥珀死死的盯着上天,很想在次爬起来可是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反而鲜血却伴随着一声声的咳嗽,吐了出来两手也曾经试着撑起开最后也只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父亲,看来我让您失望了。”

    琥珀眼睛渐渐的朦胧起来,他哭了面对第一奇毒他没有哼一声面对千军万马他也没有哭,可是现在却是老泪纵横,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哭,估计他知道也觉得可笑都如此老不死了还哭个啥,静静等死的琥珀这时候却听到了异变。

    南宫晴天狂叫了一声便硬声倒地“可恶,你问天……你……”

    “哈哈哈,要怪就怪你自己太笨了晴天……哥哥”说话的是一个看似有点大老粗又容易喜行于色的青年人,可笑的是青年人还骑着一头牛。

    “为什么”南宫晴天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缓缓问道。

    “为什么,哼你觉得我是为什么,为什么别人骑马而我就得骑牛,为什么我要佯装天天不思进取斗蝈蝈抓蚂蚱,为什么我要跟一群白痴在一起喝酒吃肉,天天受你们耻笑当然就是为了今天啊。”南宫问天真觉得有点好笑。

    南宫问天缓缓蹲下身在奄奄一息的南宫晴天耳边轻声说道“其实要不是你们在我八岁的时候就发现你想除掉我,我也不会明白怎么多。”南宫问天本想转身去杀琥珀的可是没走几步又好似想道什么似的又小跑到南宫晴天耳朵边说道“感谢你。”可就是在这时原本已经躺地的琥珀却在次站了起来。

    琥珀长剑,剑柄上一道幽蓝色的火焰一只燃烧至剑首火焰仿佛是地狱的幽魂在嚎叫呻吟着,而火焰此时琥珀身上也有着跟剑上一样的火光。

    “不好快杀了他,这是!”南宫问天刚一想跑只觉得脚后根有点重好像有什么东西拉着他一样勿回头一看原来是南宫晴天,南宫晴天呵呵冷笑道“嘿嘿留下来给我陪葬吧。”南宫问天狠狠地踢着他哥哥的脸“快放手。”

    话音未落就只看见眼前一黑然后就没有了任何知觉。

    琥珀长剑直缓缓插入腹部,然后奋力一绞周围的一切仿佛灵魂被吸进了深渊一般成了一具干尸,而周围的土地也被压深了

    几十分。

    琥珀脸角又裂嘴微笑“哼,你们还不配,杀我。”说完便在也忍不住疲倦倒下了。

    “九霄剑法第九式先伤已,后伤敌也许你是最后一个使用他的人了吧。”一个看不清楚样貌的黑影说完这句没头没尾的话那个黑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黑影消失的时候是站在一个枯树上,枯树的叶子盖在了黑影头上所以看不出样子,但他无疑是一个绝世高人,琥珀的九霄剑法被他一语点破不说而且还完全没有办法给他照成伤害,而且包裹琥珀在内没有一人发现他的气息这无疑是一种骇人听闻的事情。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有一群身穿黑衣的蒙面人就赶来清理现场“风雪玉佩,找到少主的尸体了,可恶来晚一步了。”一个黑衣人说道,“你觉得就凭我们,能应付这个变态吗,这是给他送人头罢了。”另一个黑衣人说道没有办法这也是宗主的指令“少主果然还是太立功心切了啊。”

    “我们也尽快去投奔三少主或二少主才是。”原来这次行动不仅仅是看似这么的简单还关系到了南宫内部的家主选举,而南宫问天的计划也简单只要趁某个人去与琥珀拼个你死我活,而自己作想齐成的话夺取“冥帝”一如反掌黑衣人说的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

    看来他们曾经劝过南宫晴天只是他听不进去,而他的俩个兄弟却作的很好,知道打不过他们就提前去收拾“冥帝”只是不知为何找不到“冥帝”他们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他们最多也只能说保住了一条小命而已。

    “带着少主的尸体,回城。”为首一名黑衣人发号施令道,其余的人也不在犹郁急匆匆的就回去了,看来他们不太想被人目击。

    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上,一个带着黄金鬼面的男人坐在一张红色的纹龙椅上“我家主公的剑呢?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是不是你们南宫给吃了。”一个大汉跪在一块虎皮地毯上,大汉身高八尺一身蓝衣长袍显得格外的撒脱一张国字脸上还留着长长的胡须“小子不敢,要是大人不信可以收查我南宫上下甚至是每一个仆人的房间。”

    “哼,量你也不敢,也罢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就…………”南宫家主双手抱拳嘿嘿冷笑道“小子明白。”于是便缓缓退下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九霄天地,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和地球一样这里有大人物也有小人物,但是这里的人多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信奉武道,强者为尊这个理念已经深深的刻进了九霄公民的脑子里,因此这里的所以人几乎都有武技,上到几万岁的老怪物,下到三岁小儿就像中国古代进京赶考的书生一样,即使家里在富有也没有当官的有用,三年为官十万雪花银才是真理。

    因为信奉武道所以这里武技的高低也有严格的划分依次到上分别是武者、筑基、宵者、宵徒、宵士、宵师、宵宗、宵灵、宵王、宵皇、宵帝、宵尊、宵圣、宵君。

    而每一大个等级中间又有十个小等级。

    九霄天地是一个环海大陆,大陆共分六国天行国、宵斗国、天帝国、武宵国、九海国、还有一块是一些奇珍异兽居住的地方人们把它叫做恶魔岛。

    在九霄大陆最北边就是武霄国,北边靠海南边靠山这里的人多以打鱼为生,过着质朴简单的小日子。

    在武宵国的一个小森林里,一柄乌黑发亮的剑隐隐的闪着凶光。

本站推荐:医后倾天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元尊爆萌狐宝:神医娘亲要逆天万古神帝伏天氏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逆冲九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笔落惆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落惆怅并收藏逆冲九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