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作者:小胖子kt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则已远袭于休缘。

    此是你逼我者。望足下之梦安澜,其眼过一烈之愤。继不绝之于昊天牌上喷血,遂打下了一道一道之滑!须臾,风亦寒之色白如纸,血流于昊天牌上留了千万之血色象。

    轰!

    天之莫名力,在十万大山内起。昊天牌暴起光,竟以明散,变成黑暗。

    天上无疆之云尽散,光尽没了昊天牌内,随从之莽荒大陆之一角。

    黑暗里,光之映下,此去地百仞下,彼修罗地,恶魔在争相吞噬,无之魔气,于嗜血之气皆是。幸此一为无涯之漠绝世间,不过随昊天牌上光后,始也惊天之变。

    回天地,沙从心驰散。

    封万年之魔墟。请再见乎!风亦寒不已之大曰,虽其精神甚卑靡,而病之狂笑不已。

    轰!地上奄之风平,眼过之嘲笑。

    似呜咽之气浪传过,风至黄方脸上,竟不生疼。

    他下过惊,但外貌一毫不露形色,淡淡淡道,好之甚膂力,可报上名来。

    嘻!一拳数一后,休缘不敢怠,身时保原,且寒吁一声。

    此人道虽然,根骨亦为中上,但惜汝之为卑,若不欲死之言,跪向我谢,我便饶汝一命,或言女圣,亦未尝不可!你意下何如?

    对休缘之冷眼相待,黄方‘’难得‘’无生气,竟自之心腹之。

    固,之信,前人必感受其惠者!魔无极。

    幻幻般振起之匕首,如灵蛇常变。

    有似缓,实为迅于激雷,天地之一端,。

    见此状,休缘知,此剑之行实而不逊于前。

    场上,剑芒刀光一来,须臾突闻光亮,然而不燿。

    四旁之草纷纷外屈行,被于地之叶皆散飞。

    黄方退去战圈,长吸喘息,目厉无比,转定了心,不意君之身这般结实,倒是我黄方小瞧矣!不过欲胜我,不看你能再接我招!?

    语音一落,右足前出一步,向下一沉,地为之履下厚之一迹。

    同时并,左右之气而不止于黄方之左右汇合,渐渐之,成一团无形之气。

    涌之气愈,愈密,若方成巨之气浪。

    那大气浪,乃如其手剑常,任其意使!

    有剑气至之至,山倾河泄。

    执此一刹那之间,黄方成挥剑劈入。

    方飞去到半空之风寒惊呼一声亦复,然则既晚,坛中之数残魂,在天雷一击下悉化为灰!

    昊天牌混一震,毫不留之失神。天其长久酝酿之莫名力暴之为道雷霆散,无穷之弹压之!

    虽实未至,而今亦止此矣。‘’风亦寒不知思也,深深吸了一口长气。轰。

    动地之声,声破天际。苟遇之一人,得以私家之兄行(弟)逼至如此地?

    何前未闻人言过?

    在后观之青、乌沙、心各思。

    岂是某势密养之不成?数条长痕,

    巨剑尤如雷掣电常迅,疾莫视明。

    锵锵连响三声,二人又各自分!

    只见黄方面白,两脚不稳,曳身却二尺余,哦一声闷。

    手巨剑落尘埃,身摇,欲倾而未颠。

    身衣消湿,凝视,竟是一大片的血。

    胸前斜留一道痕,可已挨了一。

    遂形尚能稳住,终始不倒。

    庶几消,呼啦之,青石、乌沙、师兄急冲之。

    但有一人于其来必速!

    止!

    即于是时,正是休缘忽大呼曰。

    黑雾成,几洁成实。乍时狂风大作,行四。

    风亦寒手虚压,如恶魔出。固闭之目,一爆出异之神!

    头上二魔之触角,微蓝中泛着点白。再看他身上的肉,此文如披上一札。除皮肤成了蓝有点诡外,分为给人一种压质感!

    一双眼,光如镜,两道眉,艳似红霓。虽未发言,可起之时而震地惊,其恢盛之势而使鬼皆惮之!

    “昊天牌,还不速速反位,更待何时!”。”风亦寒目移昊天牌上,眼内有一道蒙之黑光,若从天罩下者,成一圆柱形之光柱,并台、坛内,将下之昊天牌实实之围。

    黑光似独薄者一层,而以至强之势,直摄人心!又似天神怒发神之意,风亦寒穴数道势。,故于昊天牌上,使之为尤烈者出之他逸鸣之声相应!

    从此一切之终,在强之吸力下,昊天牌终始徐上升,至于未入风亦寒之右掌中!

    “观此风亦寒今者,可是成了祭炼,成了魔躯?!“休缘心念此,急心愈浓。

    虽内之灵力不用,幸其今复其膂力。虽光以形力有穷,可即时亦惟试矣!

    休缘长呼之气,即向一边拔地起身,一心之力而石林口走去。

    然,台循上之黑光光似只有薄薄的一层,而如铁壁,以休缘之巨力触上,亦只当作了一道区区之水,则为反震也。汝竟未死?!

    黄方震之顾,则不知何时,休缘之兵已跨颈上!

    此输得不冤,但我有一于黄方,但能不死,我黄方总有一日要雪此仇!阁下可敢赐告姓名!陷敌中,深深吸一口气,复厉声道黄方。

    可言方讫,便已哇地一声,又,喷血。

    汝死!即放吾兄行!

    见乌沙、暴状者,一双目若可喷火。

    我是求死,惜予之矣,惜其累得半死来杀我,我却还活得好好的。

    快!复!不待相思,休缘即一声狂啸,分毫未解!

    一股气劲由拳带过,进滔天巨浪般往外涌泻,两旁草木皆尽飞,断枝卷舞天,在午热辣之日下,成烈之势!

    彼此少年,视不过弱冠耳。

    目前仍喷出无边沸之泉门,休缘抽出傲霜仙剑,一剑空劈斩。

    空过一道无形之有剑气,带利无双,摧破之气。

    咔嚓……休缘,周城,死之海蛟殿,尔等皆待,迟早一日,吾将使汝等好!

    因,远芳单巨之海兽身则一摆尾,空竟随荡一色之文,隐隐欲为一户者。

    此有手炼之传咒符,可一息传归指者。赫夜急曰,观看,其所以归门中也。

    只见空中突出一道高有百米之大门,内一片是以此为师兄弟思此,只这般解。

    则此时,风亦寒之身终始之奔裂,随化为灰。“住持,是真兮!”。”见休缘者,李小喜之曰,忙向后打一个呼,且匆匆之而走焉。

    “住持。噫?汝等岂皆伤矣?”见休缘身上的疮,先至者小不点惊。

    “小不点汝于胡言,住持何得伤!”。”

    小不点之言终,一曰习之声大大咧咧作,而花亦急急去来。

    然自行口中祭出之日,休缘便觉一股独然者压莫名降至于己身。

    隐之余,觉一股秘之力自圆珠散出,不激不动,而能一朝振心,使人心畏,不敢辄动!

    “灵器?”相比自己胸口的疼痛,右手上的烧伤倒是轻得多了。

    关键是未来该怎么办,毕竟自己身体,现在已经没有了那百邪不侵的优势啊。

    正在感叹之中的他,陡然发现百晓生越走越慢,步伐摇摇晃晃。

    李休缘立马回神,低头一看,不禁感到无比的惊愕莫名。

    “百晓生,你怎么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百晓生额头上不停冒着冷汗,脸上还一点血色都没有。李休缘看向他无比苍白的脸色,急迫的追问道。

    “没…”百晓生摇摇头,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刚张口,话还没能表达出来,便突然像根被锯断的大树一般,直直得往前倒了下去。

    “你他娘的,你要不是不行就说啊!干嘛还给老子逞强!你是真不怕死,还是咋的!”

    李休缘艰难的爬起身来,看见百晓生的双臂面呈黑炭之色,流出一大滩的鲜血,连地面都染红了不少,心下一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呵呵…住持,我真的没事…”

    “还不给老子闭嘴!”李休缘瞪着双眼,一边奋力的撕开自己身上衣服的破布,上前扎住百晓生的伤口。一边望着大病初愈的他,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动容的骂道。

    “住持…你真的受伤了?”春花有点不敢相信的询问。

    “我和春花商议之后,决定还是由我带着小不点和李小二来看看为好!至于弟子们,则全都留在龙头山下去了。秋月因为要主持大局,所以也就没能过来!”

    “哦,原来是这样。”李休缘点点头,爬上了春花的背上。

    “住持,你看,我们是不是…”察觉此地不妙,一边的小不点及时的劝道。

    “嗯,那好!咱们现在马上就走!”当下,李休缘命李小二背上伤重晕迷的百晓生,一行五人随即便离开了这片竹林。

    一夜的奔波,但众人也不过花了半个时辰不到,这还是李休缘命令大家小心前进的原因。

    不管平凉的布置的防御如何坚固,可驻守此地的兵士不足百人,却是事实。

    何况此番还是趁着夜色偷袭?

    所以李休缘他有把握一口气将平凉拿下,一举切断这个连接整个无名山峰的纽带!

    “住持,那座山坡上的营寨之后便是平凉!“小不点指着林外山坡上的一处营寨,”驻守此地的张恨水,修为虽然只有后天三层,但在联盟之内,也算得上是勇武之辈!可惜性格嚣张,被盟主刘恒所忌惮,导致不得重用,上个月才刚刚被调离在此地!“

    ”不然,也不会只有区区百人驻守吧?“密林当中,李休缘听完小不点打探的情报,心下了然的笑了笑。

    刘恒么?!

    外患在外,内有遗患!你这个盟主,我估计是不得长远了!二秘者,少休缘来紫荆山多日今为第一次见军师齐风之真人。

    翩翩,英俊潇洒,气度是时休缘看齐风之一印象,终休缘给了齐风一端,披人皮之狐狸,之中心黑者良。

    视齐风之副色,休缘知自力遄被贵,得其欲之中而休缘反归矣,则为欲所得有足之神乃可。一接,其根巨擎之棒,即一旦敛去了光茫!

    一转瞬不至,擎棒即被打回形,从空涌而直欲堕尘埃!

    一路行,休缘手而后之空一指,本欲于姜太皇向之擎棒,忽于空中横而过,斜之未入也休缘之身灭。

    姜太皇面上肉跳了一跳,暂忍,仰求真来变身之影,其深渊之魔。此而圣殿之根,切不可使一魔坏容。然,以道而修密境之姜太皇见至尊顶也,面上却露出一阵狂之意。

    姜太皇手而尊仙山上一招,仙山上之巨者五色仙光顿尽不复见,一凡大小之盖伞,自尊仙山上飞下,至姜太皇之顶。

    华盖上雨下一幕五色仙光,以无广散,使五曰色浓极,隐隐有五色之精于中闪闪烁烁光幕,如宝石中。

    “五色仙灵华盖,速速助我驱出渊黑烟,还我秘境清明。”

    姜太皇当顶之盖一指,内之仙灵之力驰入华盖中。

    五色仙灵华盖即转,徐升天,不变大。自华盖上下之采光幕,亦随变大,色不变淡。

    以姜太皇为心,五色仙灵华盖出之五仙光,始散出去,仙光所过,所有之渊黑烟尽去净。

    一声声之鬼鸣之怖声从黑烟中发出,如后丈之弗,柳风中已大定,掌已开出,直发自内者也,迎而终之也。

    即时,间蓬之炸响,倏见一人叶之侧,一手便以莲叶执,然后直一道大者神识入莲叶以莲叶直烙上,后直身中。

    数动不加,若素皆为事之老手,其熟而速之也,彼苟旁若无人之属,其兢兢盗夺也,不可叹为观止。

    柳如随风来放在空中之手虚执数下,一卡在喉里,惟嗄嗄矣者矣,一言不出。

    柳如随风仰谓之来者,而不敢前去夺,何患其不复甘,然则一步不前!

    反,其已思,如何退,能保其小!

    前之男,既而先,而谓诸大者手围而不下,究竟反,追得群大者散,无形可言。

    而此群大者中,独则有着柳如随风自在中!柳如风思,都不觉有走神。

    休缘一以佛台青莲入囊中,乃假惺惺之视谓怜兮兮的柳风,视其未归之手,休缘不以起叶,即面上挂一丝自谓良之笑,开口矣。渊之魔未悟者何也,忽,便觉传一声似之佛歌。渊之魔顾,何时见,带恨难,恨不令一时气滑足重,已至身前。

    “轻轻,汝欲乎?尔乃云兮,你不说我何以知尔?你只与我说要,我必虑也,不由我不为汝汝言,你不说要我独与君兮非?汝则言兮,汝嗄矣嗄矣之谓何国之语?余不知!”

    即,其旧有白,俄而为朱,已复之势矣。

    “柳如即,乃己之门于火,然竟以积孽,甚且以上耳门主,真看走眼矣。”

    姜太皇复力,即问天监道人。

    原来,始天监道人不见,乃取问柳如风矣。

    渊之魔本威急,以凭擎天之明威棒,虽是五仙山不能为所坏,然道得与余有灭性之击者,至使其区区浮之小仙灭,亦一种莫大之功。

    而未尝欲,竟有至尊玉皇座圣殿而逆天仙器亦,一发下,擎棒即被打回形,直消于己之手。

    渊之魔连得间无,遂回密印中,身如流星亦,斜也落!

    新罹大日金轮之苦,休缘法之解,益悟至一深亦,于己之已得之各大密印,亦益熟手,益人神,更有威。

    只隔一步之差!

    “既然已成魔,则无佛之金身死矣!”休缘举首,口中缓之言,带着一股厚之声,给人一种绝妙也,手之傲霜仙剑,临渊之魔之门,轻一划拉!

    渊之魔忽发一声阴森之声,两截支体一出无数之隙,一发之气,自其内急胀满,兆曰黑光暂从隙下暴射出!

    同光芒万丈!少年后忽瞬见万一常人大小之手迹,引起一股滔天之悔,一恨不令一空转,日月逆流还往之气。

    进至老古董也后,休缘之力破,诸招式之威仍暴增,前只一掌一掌轰出之顾秘印,时已放出斗战体后,由佛子亲

    自兴招,已得之轰出无数之数,隐藏起来,机一击杀。

    一只厉鬼见矣光常,死不全尸。诸仙兽之哀鸣,圣殿弟子之亡,一秘境圣殿,除了五座仙不化,余者多失亡,特是浮在空中不知有多少万座之仙,上之辛苦育之兮与仙兽,除了极少力强者,他也略皆死矣。

    一片天,亦渐化,始出一朵朵云,天色皆惨淡焉,竟有以入永夜也。

    言讫,姜太皇收定法神针,手托尊玉皇座,自尊仙山上出,至尊玉皇座在他手上为动,有一阵光洁之,不除而其黑烟。每一出手,则以方圆数里给还以本之面。

    然其已死之命,其实不能使其生也。且,圣殿秘境非外视之则小,秘境中内有乾坤。

    随华盖愈变愈大,姜太皇输于之仙灵之力亦愈,肉眼见前,之出之仙灵之力,此时竟如一条大者长河中,咆哮着没天之色上仙灵盖。休缘即不姜太皇输于之仙灵之力亦愈,肉眼见前,之出之仙灵之力,此时竟如一条大者长河中,咆哮而无天之色上仙灵盖。休缘即敢,刷之闪身至玉碎前,一手指其胸之与急矣领,一副榜掠之状。

    玉碎日倒是静,淡淡之日,“汝总言遂之以,又复不得,汝既不听,其余直告汝不妨,须兼开门,乃能尽发,若分先后,永战不开!”

    刷之闪身至玉碎天前,一手便以其胸之与急矣领,一副将榜掠之状下,休缘盘曲,旋转之身体乍一沉,傲霜仙剑体掉出一斜之迹,当顶上不见形,只在生后动则攻之齐天。

    密印,应手即而过。

    傲霜有剑气应手即而过,在空中切出一股清之迹,所居有剑气,一曰漆然暗之空隙来,隙两动而傲霜之气,久而不愈。

    凌天冲切过,齐天密印之轰竟为之开,休缘之身无复被击,而少年背之大者掌之中,巨之佛字,则见一淡淡之痕迹,然金光闪,即又灭迹。

    春花与秋月复来,坚之拉住休缘。

    淡淡之曰,“汝总言遂之以,又复不得,你既不听,其余直告汝也不妨,两门必须兼开,乃能尽发,若分先后,永战并不开!”

    缘闻,顿开其玉碎天。玉碎天作一请之势,汝道,“若有危,撑不住矣,则退一里!”

    重之摩声复作,此之一次,二道门顺利被推,徐之东披!

    自去城内透之光,于休缘目如是暗为排后之一束曙光常,数之变大,变大,再变大,至以期并矣,皆成梦矣!

    去城中之民,见休缘推二扇门,外透来者,是休缘神中之影!所有之人,在此一刻皆屏之息,心随两扇大门,一寸一寸之动而随动!

    随门被推者愈大,众人之心,亦随愈益激动起。有些事,非必参于中,以飨其乐,虽是为一观者,为一个酱油党,亦不能得当险之乐!

    离城前率者中,皆持此心,会城门皆闭矣,惟有坐下,善开一出观之好戏。

    渊之魔未悟者何也,忽,便觉后传一声仿佛之佛歌。渊之魔顾视,不知何时见,一带恨难,恨不令一时之气之滑倒重,已至身前。

    一个炸响,太监天镜在那一瞬,竟同爆出万道光炮,四方,天地之四大射而去!

    五色仙灵华盖出之五仙光,一旦被太监天镜折射出无穷之威力,五色仙光射到了一秘境者每一寸隅,一死角!

    方其未始过来时,言其一回头是岸印。

    若易为前,此密印打出,早已是真来攻矣,然此一次,随休缘悟了第四密印后,顾密印亦变,竟隐忍于真之后,至于初机可真发。

    一击得果!

    回头顾,赍恨难,恨不得时行并重之顾密印,遂发出了真之威。

    渊之魔之影为落,执中者之,既至其方变身也,不差一丝,不差一厘,一切,若真的还了事之始也!

    而无专任之昊天牌,顿于空亦是震一声天之震,然后炸成数者之,引耀之光。四方之画上天,落向莽荒大陆之诸隅!似流星,其游方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重生济颠也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胖子kt并收藏重生济颠也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