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传说者 > 第二章 他叫冷樊

第二章 他叫冷樊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传说者最新章节!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没有死吗?”

    狼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球疑惑的盯着房梁。周围的墙壁上,糊着几张破旧的报纸。一方不大的窗子正打开着,露出了外面的院墙。

    院墙是由石头和泥土围成的,组成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的东头和西头,载满了香椿树,院子的中央,耸立着一颗粗壮的柿子树。

    “这…这是,这是我的家呀!怎么会这样呢?我...我怎么回到了小时候住的地方?”

    狼大吃一惊,这么离奇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狼可是无神论者,虽然他会那么一点点功夫,杀了个把的人,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对了!这是梦,我肯定在做梦,我先躺下,等会儿一睁眼睛,梦就醒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狼扯过旁边的棉被,把脑袋一蒙,就想睡过去。

    这也太可怕了,那破旧的小土房,那陈旧的院落,早在十几年前就被扒掉了,换上了漂亮的大瓦房,院墙也换成了水泥红砖的,现在怎么可能还会回到哪里?这不是在做梦吗?

    可是,这梦做的也太真实了,这土房,这土墙,这几棵大树,还有墙壁上画的小人,跟脑海深处的记忆分毫不差。难道是自己太累了?曾经听爷爷说过,人上岁数了,才会怀旧,可自己才二十六岁啊,怀哪门子旧,这纯属扯淡呀!

    狼心中不断腹诽着,他实在睡不着呀。这个梦透着蹊跷。自己明明自已经死了,怎么还会做梦呢。难道鬼魂也会做梦吗?

    “啊!不对。”

    狼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脖子,然后突然跑出了小屋,站在一个装满清水的盆子旁,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盆中的倒影,脸色一片苍白,好像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只见盆中倒映出了一个孩童的身影,大约七八岁的模样,身影单薄,皮肤黝黑而又粗糙,脸颊蜡黄而又略带苍白,明显是营养不良所致。

    狼惊慌失措的跑回屋里,心里全乱了,这明明是他九岁的模样。梦里那拿着断刃,悬崖自刎的男子又是谁?难道那个才是梦吗?可如果是梦,梦中的情景,为什么那么真实?那许许多多的事情,感同身受,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如果自刎是真的,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狼闭上眼睛,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思绪慢慢的沉浸在那段所谓的梦中。

    狼并不是男孩的名字,男孩姓冷,单名一个樊字,街里邻居又管他叫狗娃,冷樊小的时候是一个病秧子,为了好养活,家里就给他起了狗娃这个名字。

    梦中的冷樊,命运极其悲惨。他小时候,母亲并没有在他身边,村里的孩子都不和他一起玩,当他是异类,经常合起伙来欺负小冷樊,可以说,小冷樊是被别人打大的,因此,小冷樊恨上了自己的母亲。

    上中学时,冷樊喜欢上了一个漂亮的女同学,那个漂亮的女同学,根本就看不上他,她之所以每天与冷樊厮混,完全是因为,她看上冷樊帅气的兄弟。

    再大一点,冷樊想要和母亲缓解紧张关系时,她的母亲却因病去世了,致使冷樊抱憾终身。

    最后,冷樊凭着自己的本事,从日本人手中抢了一把天子剑,却被江湖上三家四派所围杀,最后不得已而悬崖自刎。

    出道仅仅一年,他却闯下了偌大的名声,思维缜密沉稳,处事老练毒辣,手段残忍恶狠。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到何处去。只知道他不停的穿梭于世界各地,当时有名的大案,几乎都有他的身影。

    所以,了解他的人,都给他起了一些方便记忆的名字,有的人管他叫残狼,有的人管他叫血狼,有的人管他叫独狼,还有一些人管他叫孤狼,等等一系列凶残而暴虐的名字,最后因为分歧太多,统称叫狼。

    冷樊平静的躺在炕上,心中并不平静。他的思绪混乱,甚至有些发慌,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蹬蹬”

    一道道脚步声传来,冷樊像炸了毛的野猫,全身绷的紧紧的,又像是一只准备捕食的猎豹,双眼冒着寒光,死死的盯着门口。心神也不像刚才那样混乱,而是异常清晰,大脑高频率的运转起来,分析着眼前可能要发生的危险和不明的情况。

    来人脚步虚浮,杂乱而无章法,呼吸沉重而无序,心情似乎有一些亢奋,危险度,零。

    随后,冷樊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下来。眼神依旧盯着门口,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说来话长,这只是十几秒的时间。门上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跑进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叫刘侠,很土气也很英气的名字。她今年七岁了,面色红润,身体居然比九岁的冷樊还要高。身上的衣服沾满了尘土。一笑起来两个小酒窝,俏生生的挂在嘴边。

    小女孩急匆匆的爬到炕上,掀开冷樊的被子就喊道:“哥哥哥哥快起来,你妈妈给你打电话了,快去接吧。”

    “妈,妈妈?我妈妈给我来电话了?”

    冷樊目光呆滞,有些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嘿嘿!哥哥,你是不是高兴坏了,婶婶每隔半年就给你打一次电话,这次隔的更长,都快一年了,我还以为婶婶不要你了呢”

    小丫头看着哥哥的傻样,喜滋滋的回答着。她哪里知道。让冷樊犯傻的原因,并不是她所说的那样,而是因为,冷樊知道了自己的母亲还活着,仅此而已。

    “哎!哥哥你等等我呀,别跑那么快呀,哼...坏哥哥。”

    “侠侠我先走了,我在你家等你哦,你跑慢些,别摔倒了。不然二娘又该骂我了”

    冷樊边跑边喊,二娘并不是爸爸小老婆的意思,而是村里的一种怪异称呼,他们通常把走的亲近的人排成关系。就像刘侠管冷樊的妈妈叫婶婶一样,这是同样的道理。

    “二,二娘。我妈妈的电话呢?”

    “诺,在那边呢,还没挂呢。快去接吧,长途电话怪浪费钱的。”

    二娘右手一指,指向柜台上一部白色的电话,电话的听筒轻轻的斜在一旁。

    二娘家开了一所小商店,向村里卖些日常用品,也略有资产。他的丈夫更是有些头脑,不知道在哪里搞来了一部破旧的电话,这部电话在偏僻的山村里可是奇货,全村仅此一部,没少给他们家赚钱。

    “喂~”冷樊抓起话筒,声音有些发颤,握话筒的手心上全是汗。

    “小,小樊啊,我是妈妈啊!有没有想妈妈呢?”

    “想!一直在想,妈妈,儿子真的好想您啊!妈妈您走后,儿子满脑子都是您啊”

    妈妈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那么细腻,它就像一湖甘露,缓缓的灌进冷樊的心底,滋润着他那颗受创的灵魂。

    冷樊的眼角含泪,他太高兴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他清晰的记得,就在这通电话之后,他的妈妈不出三年,就会再次回到他的身边。给他以爱,给他以关怀。

    絮絮叨叨了十几分钟后,冷樊在二娘诧异的目光下,结束了这次通话。

    “二娘,谢谢您,给您钱”。

    冷樊掏出几张皱皱巴巴的钱币,放在了柜台上。五毛钱,也就是五角。在当时也算是不小的数目,那可是冷樊经常上山采药,断断续续七八天才攒下来的。

    所谓采药,并不是冷樊懂得药理,会救死扶伤。而是村里的老老少少,很多人都靠采药来弄些零钱。他们也就认识“柴胡”,“旁枫”,“红根”等一些大众化的药草。

    “这小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有些怪怪的啊!”

    二娘看着柜台上的钱币,快速的收了起来,眉头紧锁,似乎有些疑惑。

    今天冷樊的举动她有些看不明白了,记得每次他妈妈打电话来,冷樊都是很麻木的,有一声没一声的应付了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

    他面容稚嫩,眼神却充满了侵略性,感觉很成熟,很睿智。

    “瞎了瞎了,老娘看人看了小半辈子,今天怎么会出现这么离谱的感觉呢?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算了,先去补个觉,这败家的老爷们,昨晚瞎折腾什么,害的老娘一大早的,精神恍惚。哼!”二娘说着说着,脸色却红了起来,她小心的望了望四周,见四处无人才放松似的吐了一口气。扭着款款的腰肢,悄悄的走开了。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大奉打更人洪荒狂神

传说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心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心竹并收藏传说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