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传说者 > 第六章 子债父还

第六章 子债父还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传说者最新章节!

    冷樊巍然不动,冷冷的打量着他们。

    张小龙攥着拳头大小的石头,堵在了冷樊前面,大约有两米的样子,海鹏站在张小龙左边。剩下几个人呢,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段树枝,大大咧咧的握在手里,把冷樊围了起来。看他们训练有素的样子,估计平时没少欺负人。

    张小龙突然将石头砸向冷樊头部,只见冷樊眉毛一挑,漏出些许轻蔑的姿态,脑袋往下一缩,恰到好处的躲过了来袭的石头,石头带着嗡鸣之声,彭的一声砸进了地面,扬起一片尘土。

    看着冷樊躲过了自己的石头,又发现了他此时轻蔑的神态,张小龙火冒三丈,后退两步,与海鹏一起躲在人群后面,大叫一声上。

    剩下的几人听令后,扬起树杈就朝着冷樊脸上招呼,势必要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必须打得他满脸桃花开,顺便告诉他花儿是怎样红的。

    冷樊毕竟是冷樊,梦里的生活,给他了一颗冷静的心,一个缜密的头脑,还有一身丰富的战斗经验。

    他一脚踢开身边的陈阳,不退反进。

    对面那个高瘦男孩手中树杈一扫,就要抽在他脸上时。冷樊灵敏的一侧身,手臂长探,准确无误的抓住了他的手腕,顺势一扭一扣,只见那个男孩惨叫着丢下了树杈,扭头就跳出了战圈。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男孩从背后袭来,冷樊也不回头,只是一个伸臂探掌,就抓住了那个人的臂弯,紧接着一个过肩摔,将他掀翻在地上。

    其他几人看见冷樊如此凶猛,脚步一顿,纷纷后退,站到小龙身边,脸色都有些惧意。

    冷樊看见如此状况,也没有惊讶,他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张小龙一伙儿,毕竟只是一些半大的孩子,还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打架的时候,往往一拥而上,用气势压倒对方,然后就是噼里啪啦一顿乱打,就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也禁不住这种打法。

    这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野蛮的本能,任何人生下来就会,正所谓一鼓作气。

    冷樊深知其中的道理,所以、在他们气势还没有涨起来的时候,抢先一脚踢开了陈阳,使他们的气势不能圆满,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翻两个比较差劲的对手,使他们的气势未涨先衰,自乱阵脚,达不战而胜的目的,又所谓再而衰,三而竭。

    张小龙看着冷樊,眼神充满了疑惑。

    这还是平时那个受气包吗?这就是那个被自己等人打过无数次的狗娃?这哪里是小绵羊啊,分明是吃羊的狼。老天是不是在开玩笑啊!他的这个玩笑有些过份了,并且一点都不好笑,因为、眼前这个人正在接近他。

    冷樊的脸上挂着微笑,慢慢的走向张小龙。

    “你,你要干什么?”张小龙如是的问道。

    “嘿嘿,龙哥,小弟不想干什么,小弟又想起了一句话,也是那个算命的先生告诉我的。”

    冷樊尽量把语气放的温柔些,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他怕吓坏张小龙,毕竟他们都是孩子,还是戴着小红杠杠的好孩子。

    “你想、想起了什么?”张小龙有些结巴了。

    “嘿嘿,乖,不怕哦!”

    冷樊温柔一笑,摸了摸张小龙的头发,然后一点自己的额头说道:“我看你印堂发黑,眉间有煞,今天定有血光之灾。”

    “啊?”

    张小龙愣住了,莫不是遇见了一个疯子?但他也知道,这个小子似乎真的给他算了一卦,告诉他今天有难。

    愣愣的看着冷樊,他发现冷樊的笑容很古怪,突然一个机灵,猛的知道了自己的大难从何处而来了。

    “嘭”

    一只拳头,突然打在鼻子上,鲜血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流了下来,然后就看见一个背影渐行渐远,嘴里还嘀咕着什么:“那个算命的莫非是神仙?怎么两句话全都算准了呀,真厉害!”

    “操,这,这个疯子,我们走!”

    张小龙不忿的吼着,随后有些心虚的看向远方。海鹏也不甘示弱,借着话音说道:“哼、哪天叫上我哥哥,打死这个该死的狗杂种!”

    黑夜。村里静悄悄的,不像城里那样,到处灯火通明。

    城里的夜生活是非常丰富的。寂寞的白领,总是不满足一个两个男人的雨露,时常外出寻找一夜激情。那些自命风流的公子哥,更是立志死在女人肚皮上。

    这些的这些,村里都没有,有的只是几盏油灯,安分守己的绽放着,几声狗叫,不甘寂寞的嘶吼着。

    冷樊躺在炕上,偷偷的瞥了一眼坐在炕头的老爹,心中有些歉意。

    就在今天晚上,他和老爹吃饭时,屋里突然闯进了一群人,正是那群孩子的家长,他们怒气冲冲的质问着父亲,为什么把他们的孩子打成那样。

    冷傲天,也就是冷樊的父亲,从头到尾都没有讲过一句话,只是默默地喝着碗里的粥。那些老娘们以为冷傲天理亏,不敢还嘴,于是、语言也更加放肆起来。

    “冷傲天,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看看,都骨折了,哎呀!我儿子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碰见一个这么不讲理的畜生啊,把他打成什么样子啦…”

    “哼!冷傲天,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讲清楚,我就让我儿子住在你们家”

    “你这个畜生!连孩子都打,你还是个男人吗?”

    这个女人长着一双单凤眼,眉目流转中,透露出一股子刻薄之态,她看了看人群继续说道:“也对呀,只有你这样的畜生才会娶那样的媳妇,嘿嘿,好了吧,你媳妇给你戴了顶绿帽子跑了吧!现在还不知道睡在哪个男人被窝里呢!”

    “够了!”

    冷傲天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眼神冷漠的扫过那个娘们,然后淡淡的说道:“那几个孩子不是我打的,不管你们信不信,”

    然后长叹一声,走出屋子。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尾随冷傲天走了出来,刚迈出屋门,就看见冷傲天站在柿子树下,眼神忧伤的盯着远处,身下一道影子拖的长长的,颇有些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

    冷樊头一次觉得父亲不简单,就在刚才那一声冷喝中,他隐隐感到了一种运用气场的技巧,还有一股冷飕飕的气流,这股气流打的旁人心底发寒,别人不认识这股气流,他却认识,正是杀气。

    只有真正的杀过人,才可能产生杀气,以这股气流的强度来看,他几乎可以肯定,冷傲天杀死的人并不在少数。他绝对不简单,普通人是不可能有这种气度的。

    “你们都回去吧,孩子不是我打伤的。”冷傲天继续淡淡的重复着。

    “冷傲天,我们的孩子就算不是被你打的,那也跟你脱不了干系,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一个黑壮的汉子,语气不满的说着。

    “哼!你们想要说法?哈哈,真是可笑,告诉你们也无妨,你们家的孩子,都是我家樊儿打的,你们是不是要合起来欺负我家樊儿呀!”冷傲天眼中不带任何色彩,他看着那个汉子,就像看着那棵柿子树一样,不带一丝感情。

    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哼!自从来到此地,吾儿冷樊经常被尔等子嗣欺凌,吾从未管过,尔等亦未为吾儿出头,此间反被吾儿稍稍落下脸面,尔等便携手仗势而来,真当傲天怕了你们?!”

    “冷,冷傲天,你想怎么解决?”黑壮汉子逼问着,虽然冷傲天说了一大堆,可他只听懂了一小半。

    “孩子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孩子们还小,不通事理,只能凭拳头辨别是非。”冷傲天理所当然的说着,这厮也是老狐狸,不是什么好鸟,这个办法对他来说,怎么都不算吃亏。

    “你!冷傲天,你这不是欺负人吗?”黑壮汉子气的浑身发抖。

    “如果这样不行的话,那就换一种解决方法”冷傲天笑了,这是村里人第一次看见他笑。

    冷樊也是第一次看见他的笑容,他的笑容真的很温暖,也很迷人,像毒药一样,让人上瘾,却又致命。

    “怎么换?”黑壮汉子呆住了,冷傲天的笑容不但对女人致命,对男人也有一定的杀伤力。

    “呵呵!俗话说,父债子还,同样,子债当然也可以父还。”

    “你的意思是?”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动手吧!”冷傲天淡淡的说着,然后背对着他,望着远处,好像心爱的人就站在那里似的:铃儿,我们的孩子不会被欺负的,你放心!

    黑壮汉子盯着冷傲天的后背,脸色阴晴不定,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叹了口气,仿佛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萧条的离开了,冷傲天的本事他是知道的。

    众人看了看离开的黑壮汉子,又看了看树下的冷傲天,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个时候,冷傲天的声音淡淡传来,带着几分幽怨:“各位还不走啊?还要留下吃饭吗?可惜我家都吃完了,就不留你们了,快走吧”。众人面面相觑,最终无奈的离开了。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大奉打更人洪荒狂神

传说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心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心竹并收藏传说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