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罗山徒 > 第七章 雨悟

第七章 雨悟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天罗山徒最新章节!

    孟老夫子唰唰唰写了一大堆,把一张纸挤得满满当当。写完递给他,笑道:“哦这点书两个月能看完吧。”

    寒凌:我可以说不能吗?

    “是的。”

    孟老夫子很欣慰,慈祥地笑了:“嘶,你少年英才,还要多加努力,一定要有觉悟,自求上进。老夫这里有很多藏书,独本的不是在这里就是在吾亡妻的母族乐康江氏。你若想要,老夫也可以替你借来。”

    寒凌深鞠一躬:“夫子厚爱,学生实在无以为报。”

    孟老夫子对其郑重其事的态度有些好笑,不以为意道:“也别被那些言论误了,你且做你自己的一摊,自习体会体会。不必太过拘束,小孩子嘛,多话多动也是无妨的。”

    寒凌:“……好。”

    老人把东西收拾收拾,挥手道:“去吧。”

    寒凌点头领命,转身便走。刚到门口又听孟老夫子道:“不许卖我的字,可记下了?”

    寒凌哭笑不得,闷声道:“是。”

    大黄颇通灵性,立起前腿哈着舌头看其远去,心道主人可是很少让别人进庐,进庐的熟客总会给我带点什么,今日这个小不点儿好不晓趣,真是让黄少爷我扫兴。

    一个人再机智也无法知道狗在想什么,寒凌吹着字儿就回了学堂。

    美惠几人还在。除非发现其大有潜力或是已有成就,樊阳孟氏并不给外姓孩子衣食住行上的照顾。这些外姓子但凡来孟氏上学,都是父族声势不如孟氏的,一部分近的回家去用午饭,远的出去吃或是自带饭食。

    寒凌从书包里掏出了寒肃的爱心便当……

    士德看到了惊叹道:“你爹对你真好!”

    寒凌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脸茫然,问道:“何以见得?”

    士德一张大白脸上满是垂涎:“我家是地主老财也吃不起冰屯鸭!”

    寒凌从来不挑食,全靠寒肃投喂,喂什么吃什么,闻言疑惑道:“咦?你是说这个么?我家隔三差五就吃啊。”

    士德一脸壕做友,解释道:“其实这东西贵就贵在,它真的不好抓。冰屯鸭肉质鲜美,专供那些王公贵族,要捉到它非得武艺高强之人不可。它既通灵性,又耳聪目明,一有风吹草动马上遁走,而且极善于伪装。甚至宫中之人有的拿它当宠物。我长这么大也就吃过一次,还是去皇城的时候,香满楼的冰屯鸭煲六十晶元一份,能买一千多个大包子。”

    美惠闻言一时有些疑问,但也并未寻根究底。

    “其实我也不清楚。”寒凌耸耸肩道,但心里疑惑已经种下。

    寒凌见士德这般模样,就给他夹了两块,其他的几个人也没落下。

    士德相对其他孩子块头大些,厚重地墩在那里,尝了一块砸吧砸吧嘴,脸上有些遗憾:“咳,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你爹这厨艺平常菜还成,可是白瞎了一只好鸭,不,是好多好鸭……不过还是多谢。”

    寒凌也并不恼,笑道:“得啦,你是没吃过先开始那会做的,还不如这个呢,他自己吃了都不好意思给我。”

    瑶光也插进话来,问道:“听闻,你爹是位手艺极高超的铁匠?”

    寒凌点头道:“我也不大清楚手艺高不高超,但我见过许多人物来找他,大概总是过得去的。”

    瑶光想说点什么又没说出口,又坐了回去。美惠察觉不到她的欲言又止,却是开口说话,正巧打断了她:“寒凌,下午是偏课,剑法和书法还是孟老夫子教,箭术和御术是孟老先生,也就是孟夫子的哥哥教。还有刀叉斧钺等等兵器,算学、古玩鉴赏和工术,这些都有人教。你要学哪样?”

    寒凌思索一会,问道:“你们都学得什么?哪样人多?”

    美惠一脸的理所当然:“自然是孟老先生学生最多,一来常言道弓马娴熟,这两样是必备,二来孟海曜孟老先生也是此中高手,大齐比他强的恐怕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姐姐我身体弱了些,便学了算学。”

    瑶光有些羞赧地笑笑:“倒是我粗野了,学的是长枪。师傅不是樊阳四老中的,是员退役的孟家老将。”

    士德神色悠游,回道:“我自然随了孟老先生。但我还另外学了算学。所以我每天走得晚些。算学晚上还开一节,不过兼着算学的人不多。”

    另外几个人也都纷纷报了自己的课,果真是男子弓马居多,女子算学较多。这几个外姓中也有特殊的学了戟、锤的,还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学了工术。

    寒凌自有他的打算,上回见周钊下马利落,才知周钊也是边将出身,后来也是顾家,就自请退役,跟着来挑人的地方官走了。这弓马真是不必太精,够用就好。寒凌觉得自己在武艺方面好像也没什么出众天赋,又是这等打仗用的粗鄙功夫,实在没什么兴趣。至于算学,他就不信自己这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会比不过这些人,扔出几个什么勾股定理、哥德巴赫猜想、海伦公式、阿基米德定理……怕是算学大家也要被砸死。

    上一世虽说是个混混,那也是出身无奈,总还是个有文化的混混。还是文道之路更适合自己。想罢笑道:

    “我还是跟着孟老夫子罢。我这字着实不太能见人。”

    这几个上午都见了这娃娃的飞草帖笔记,心想还真是这个理。寒凌不会运笔,字时大时小,一上午估计就写了几十张纸出去。众人不由得又是打趣,又是安慰,笑闹作一团。

    初夏时节草长莺飞,万物复苏,雨水也充足。午后天晴明朗,一块乌云游过来,很快光就少了,天色暗沉沉的。不多时,一场大雨哗啦啦地落下。

    中午休息时间长的很。寒凌左右无事就在屋里与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自己坐在窗边直愣愣地看着窗外。

    房顶的鱼鳞瓦承接了大雨,雨水滑下屋檐,形成一道晶莹剔透的帘幕。雕花窗子朝外开着,湿气扑面而来氤氲了那窗上的飞燕,使其更加栩栩如生展翅欲飞。外面的一切是鲜活的,却也是模糊的,阻挡在水幕之外。整个世界好像都无声慢了下来。

    曾经的一切那么远,似乎在泛黄消逝。寒凌终是体会到了一种况味,叫作恍如隔世。

    耳边的谈话声渐弱。雨声狂乱,冲刷着一切,也并没有知道另一个小小世界,辛酸百味。所谓人走茶凉,不过如此。

    美惠正与士德说着些孟老夫子的趣事,其心思玲珑,也是为了寒凌而说。但一双盲眼并看不见那唇红齿白的娃娃早已望着窗外,心思不知飞到了何处。

    瑶光也是看不下眼,装作无意地走到窗边,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寒凌只见一只纤纤素手在眼前一晃儿又不见,不由猛地回过神来。

    是了。

    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尽是洁身。天大地大,终有容身之所;紫阙朱栏,并非高不可攀。自己既已来到此间,时来易失,赴机在速。

    我有一身,自黑暗中来,行囊空空,要向光明处去。

    我有一心,纵烈火焚烧,冰霜覆盖,也绝无更改意。

    寒凌笑笑,想——

    终于这新世界的大门向我打开。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大奉打更人洪荒狂神

天罗山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几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几山并收藏天罗山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