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罗山徒 > 第九章 书与剑 上

第九章 书与剑 上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天罗山徒最新章节!

    那小孩瞪着乌溜溜的眼睛,一张小脸倒是清秀。也不吱声,只是紧紧攥着孟老夫子的衣角。

    孟老夫子叹道:“真是造孽,这么小的孩子没人教没人管,要不是老夫脚快救下来,怕已成了车下亡魂。老夫来得匆忙,又已不太管着前面那些事......

    老人犹豫一下,接着说道:“这孩子是安庆的,寒凌,一会你把他带回去,替他找找亲眷。若是找不到,再送回老夫这里来,也算结一份善缘。”

    寒凌起身应允。那孩子无动于衷,眼睛转也不转,只是看着堂下,也不知是在看谁。

    底下学生自然是一片恭维称许,道是夫子宅心仁厚,行善积德,必能得天庇佑。

    老人并不理这些没营养的话,只是皱眉,朝四面做了个团揖,嘴上道着歉:“侵扰课堂占用辰光是老夫的过错。”

    说着拿出木尺,竟是朝自己手上来了一下,啪的一声分外响亮。

    老生对此是司空见惯,但一些来的时间比较短的,就被这一点都不虚的手板吓得噤若寒蝉。一时间学堂里无人敢多言,只有窗外的风声。

    寒凌也是一震,只道这老夫子当真是严于律己,做事绝不苟且。

    孟老夫子差人将孩子带到偏室候着,自己掸了掸袖走上前去,苍声道:“将纸笔备好,今日临柳新碑和病中帖。”

    学生在下面磨墨铺纸,夫子等众人安静了便细细介绍了这范例的来由故事。原来柳新为大齐三百二十九年生人,正是前五百年的书法大家之一。其人在当时并不受推崇,后来还是发现其字大标准,可用作启蒙,这才慢慢推广开来。柳新碑是柳新自己给自己写的墓志,而病中帖则是柳新晚年病重时写的杂思。

    孟老夫子一边四处巡视,一边讲述柳新的生平和其字体临摹的要义。四平八稳的步子,灰袍暗云纹绣在雨过天晴的阳光下一闪一闪,当真是将这富贵荣华都藏在古井无波之下。

    “柳新......任良州州牧……乐善好施……常告诫他人万勿自悲自怜.......晚年多病,逝于四百五十二年初冬。”

    寒凌执笔,慎而又慎地落笔,比对着孟老夫子发的所拓字样,轻轻在黄纸上抹出一个齐文的“柳”字。

    孟老夫子悠悠开口:“笔体悬置,腕部用力转圜……孟驹,错了。”

    那个被点到名的一个激灵,又重拿一张纸写“今天下......”的那个“今”字。

    然而孟老夫子扫了一眼恨恨道:“又错了!”

    孟驹慌忙看字,却是字临错了比划,心中简直叫苦不迭——完了完了!

    果不其然孟老夫子板着脸道:“手!”

    那细长眼睛的少年一脸苦相把手伸了出来,迎接他的是重重一下尺子。

    “嗷”少年惨嚎一声。

    “长点记性!大房嫡子又怎么了?你爹把你托付到这来,可不是让你一天天戏耍玩闹的!”

    孟驹含恨道:“是!”

    孟老夫子眯了眯眼睛道:“怎么?”

    少年顿时老实得像只待宰的鹌鹑,缩着脖子看也不敢抬头看。

    寒凌没空看热闹,他腕力小,用笔不畅,小心翼翼临着碑。正写到“三百二十九年”的“九”字,孟老夫子已经从后面绕了一圈,到了他近前。

    刚刚目睹了夫子的无上威权,听到脚步慢慢近了,心里也觉有些紧张,结果下笔更是慢。

    孟老夫子看着这娃娃的侧脸,一半阳光一半阴影,嘴角紧抿着,端的是神仙座下童子般伶俐可人。其右眼下有一淡痕,约莫日后会长成泪痣,却也不知到那时是何种的天命风流......只是可惜了,这出身,就是有孟氏和嘉氏偏帮,断然是比不过那些含金叼玉的豪门少爷的。

    罢了!罢了!白云苍狗,我们这一代总是要走的,少年人总是有少年人自己的追逐。寒窗之外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狐裘锦衣不觉暖,寒夜微光念百年。只能是希望这娃娃知恩图报,日后有个一官半职的,多多想着自己这个老师傅了。

    孟老夫子将飘远的思绪收回,细细看着寒凌临字。寒凌见其就守在边上不动,就一笔一眼地描着,力图精准。

    极慢的速度,寒凌写了一个“多”字,孟老夫子看了不由失笑,叹道:“不错。形似九分,神似三分。初学者这般已是出乎人意料之外。你且放心大胆地写,作甚么畏畏缩缩!”

    寒凌作为天才儿童自一开始就是整个私学的焦点人物,不知道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他,看着这个不是内姓也不是外姓的特殊来客。

    此时此刻众人目光唰唰唰都投向了这边,孟老夫子也察觉到了,皱眉扬声道:“尺子不留情面,可不要东张西望!”

    寒凌自小就觉得自己感官似乎要比别人敏感,比如说现在,他就能感觉到四面八方的目光有一大半恋恋不舍地收了回去,还有几个时不时的往这边看,其中就有刚才那个孟驹。

    这个并不是一道友好的眼色。寒凌暗暗警戒。

    孟老夫子袖着手又指点几句,就转身施施然离开。人精似的,自然晓得开始就罢了,之后的的确确不应对其表示出太大的关注和赞许,否则不但不是对他好,反而容易害了他。

    临完了柳新碑就已经是下午了,然而别人已经两个都临完了,寒凌无奈,只好和孟老夫子说一声,把范本也收起来打算回家再练。

    几十个人浩浩荡荡出门去,外面雨后天晴,空气中含着花草的清香。一切都是崭新的,这场景让人心旷神怡。

    脚边的草尖上摇摇欲坠的露水,零零星星欲语还休的花蕾,就连新发的垂杨也是鲜嫩非常。阳光下的万物欣欣向荣,并非妖娆绚丽,而是一种爱恋未满的宁静平和。草木书写的人生,无非是荣枯随化,来去无声。

    寒凌在这芳菲处处的孟园中体会到一种久违的幸福。曾经他要日夜经受喧嚣的折磨,灯火辉煌的炫目。世界越大人的心越被挤压,人不知不觉为时代所左右,为向上的愿望所左右。不是追随梦想的无怨无悔,而是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天天争分夺秒,岁岁年年却虚度。流年并不美,回忆也滋生几度零落。没有去想去的地方,也没有爱上想爱的人,只是在污浊黑暗中不断挣扎,绝望到自甘堕落。

    潮水一样涌来的岁月,潮水一样消逝的人群!

    或许当人的灵魂与陈年旧事作别,被这新草塑造,就能拥有一片姹紫嫣红的盛夏,一块自由自在的天。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大奉打更人洪荒狂神

天罗山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几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几山并收藏天罗山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