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嗜血天穹 > 第九章 变化

第九章 变化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嗜血天穹最新章节!

    我神思恍惚地向英语教室走去。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我是在开始上课后才走进教室的,这是我第一次在英语课上迟到。

    “谢谢你屈尊加入我们,里恩小姐。”伟康老师轻蔑地说。

    我闪身冲进教室,飞快地奔到我的座位上坐下。

    直到这节课结束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杰克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我旁边。我感到一阵痛彻心扉的内疚。但他和艾克都像以往一样在门外等着我,所以我估计自己还不致于罪无可恕。当我们一起走的时候,杰克似乎又恢复成了原来的他,开始热切地谈论着这个周末奠气预报。连绵的雨天似乎会在周末稍作停顿,所以他的海滩之旅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尽量让自己显得更热衷些,以补充昨天给他带来的失望。这很不容易:不管下不下雨,气温最高也就5℃,这还得建立在我们运气好的前提下。

    一个上午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去了。我很难让自己相信,罗杰所说的话,以及他注视着我的眼神,不是我自己虚构出来的。也许这只是一个太过逼真的梦境,被我跟现实混淆了。这个设想的可能性,比起我真的对他具有某种吸引力——不管程度大小——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所以当玛丽和我一起走进自助餐厅的时候,我既不安又害怕。我想看到他的脸,想知道他是不是又变回了过去几周里我所知道的,那个冰冷的、漠然的人。又或者,出于某种奇迹,我真的听到了今天上午我以为我听到的那些话。玛丽喋喋不休地唠叨着她对舞会的计划——梅莎和赖利斯都邀请了别的男孩,他们都会一起去的——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心不在焉。

    当我的目光准确地投向他的桌子时,失望吞没了我。另外四个人都在,只有他不在那里。他已经回家了吗?我跟着嘴巴一直没停过的玛丽穿过人群,只觉整个身心都被碾碎了一样。我完全没有了胃口——我什么吃的都没买,只要了一瓶柠檬水。我只想快点走开坐下,独自咀嚼心中的失落。

    “罗杰·莱特又在盯着你看了。”玛丽说着,最终打破了我对他的名字的抽象感。“我想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一个人坐。”

    我猛地抬起头。追随着她的目光,我看见了罗杰。他嘴角弯弯地笑着,正盯着我看。他现在坐着的那张空桌子,与他通常坐的位置分别处在自助餐厅的两头。他一对上我的视线,就举起一只手,用食指示意我过去和他一起坐。我不敢相信地盯着他,他只好冲我使了个眼色。

    “他是在叫你吗?”玛丽问道,声音里透着近乎无礼的惊讶。

    “也许他需要有人帮助他做生物作业。”为了让她觉得好受点,我低声含糊地说道。“嗯,我最好过去看看他想干嘛。”

    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睛始终钉在我的背上。

    我走到他的桌子旁,不太确定地站在他对面的椅子后。

    “你今天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坐呢?”他微笑着问道。

    我机械地坐下来,警惕地盯着他。他依然微笑着。很难相信这样美丽的人居然存在于现实之中。我真怕他会忽然消失在一阵轻烟中,然后我惊醒过来,发觉这只是一场梦。

    他似乎在等着我说点什么。

    “今天有点不太一样。”最终,我成功地挤出了几个字。

    “嗯……”他停顿了片刻,然后决定一口气把话说完。“我打定主意了,就算我这是在下地狱,我也要把这一切做完。”

    我等着他说出意思更明确些的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你知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最终还是指出来了。

    “我知道。”他又笑了起来,然后转移了话题。“我觉得,因为我把你偷走了,你的朋友正在生我的气呢。”

    “他们能活得下去。”我能感觉到他们烦人的目光直射着我的背。

    “不过,我不打算把你还回去。”他说着,眼里闪过促狭的光芒。

    我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

    他大笑起来:“你看起来很担心啊。”

    “不,”我说道,但可笑的是,我破音了。“确实,有点吃惊……是什么导致你改变了态度呢?”

    “我告诉过你了——我厌倦了,不想再把自己从你身边赶走。所以我放弃了。”他还是微笑着,但他黑金色的眸子显得很认真。

    “放弃?”我迷惑地重复着他的话。

    “是的——放弃强迫自己循规蹈矩。现在我只想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就由它们去吧。”他解释着,嘴角的笑意有些黯淡,某种生硬的味道在他的语气中蔓延开来。

    “你又让我迷惑了。”

    那抹险些就要消失的微笑重新浮现在弯弯的嘴角上。

    “当我和你说话时,我说出口的永远比想要说的还多。——这实在是个问题。”

    “不用担心——我一句都没听懂。”我挖苦道。

    “我就指望着这点呢。”

    “所以,用通用的英语来说的话,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朋友……”他露出不太确定的神情,若有所思地说。

    “或者不是。”我低沉地说。

    他咧嘴一笑:“好吧,我们可以试试看。但我有言在先,对你来说我不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撇开他的笑容不说,这个警告绝对具有现实意义。

    “你已经讲过很多遍了。”我提醒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些,不去管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抽搐。

    “是的,那是因为你总不专心听我说话。我会一直等着,直到你相信这一点为止。如果你足够聪明,你就应该躲开我。”

    “我认为,你针对我的智商这个话题所发表的意见也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了。”我眯缝起眼睛。

    他一脸歉意地笑了笑。

    “所以,如果我……不够聪明,我们就要试着成为朋友了吗?”我奋力总结出这个令人困惑的交换条件。

    “听起来,完全正确。”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交叠在柠檬水瓶上的双手,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好。

    “你在想什么?”他好奇地问道。

    我抬起头,看进他深邃的金色双眸里,立刻被迷住了。然后,像往常一样,实话脱口而出。

    “我正在努力思考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下巴一紧,但还是努力保持着恰如其分的微笑。

    “有什么进展吗?”他唐突地问道。

    “没什么进展。”我承认道。

    他轻笑着:“那你的理论依据是什么?”

    我脸红了。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在蝙蝠侠和蜘蛛侠之间举棋不定。但我实在不敢承认自己的这些念头。

    “你不想告诉我吗?”他问道,嘴角挂着一抹太过诱人的微笑,慢慢地把头侧过我这边来。

    我用力摇头:“太丢人。”

    “你知道,这太让人沮丧了。”他抱怨着。

    “不。”我很快地否认了,眼睛眯缝起来。“我完全无法想象这为什么会让人沮丧——仅仅因为某些人拒绝告诉你他们在想什么——即便他们一直被某人所说的某些具有特别意味的只言片语困扰着,整夜不睡地揣测着某人可能暗示着……所以,现在,这为什么会让人沮丧呢?”

    他扮了个鬼脸。

    “或者更有甚者,”我继续说道,被压抑已久的怨言现在全都毫无节制地爆发出来了。“这样说吧,某人做了一大堆异乎寻常的事——从某天在极不可能的情形下救了你的命,到紧接着就把你视如草芥——而且他还从不对这些行径作任何解释,甚至是在他承诺过以后。这些,同样地,丝毫不让人觉得沮丧。”

    “你正在气头上,对吧?”

    “我不喜欢双重标准。”

    我们都板着脸,看着对方。

    他的目光越过了我的肩膀,然后,毫无预兆地,他窃笑起来。

    “干嘛?”

    “你的男朋友似乎认为我在惹你生气——他正在思考着要不要过来结束我们的争吵。”他又窃笑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冷淡地说。“但不管怎样,我可以肯定,你是错的。”

    “我没说错。我告诉你,大多数人都很容易读懂。”

    “当然,不包括我。”

    “是的。不包括你。”他的语气忽然一变,眼神转为沉思的神情。“我真想知道为什么。”

    我不得不移开视线,以逃避他深邃的目光。我专心致志地把柠檬水瓶的盖子拧开,喝了一大口,然后心不在焉地盯着桌面。

    “你不饿吗?”他问道,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

    “不饿。”我根本不想告诉他我饱得很——憋着一肚子的惴惴不安七上八下。

    “你呢?”我看着他面前空空如也的桌面。

    “我也不饿。”我读不懂他的表情——像是他想到了某个私底下的笑话于是暗自发笑。

    “你能帮我个忙吗?”我迟疑了片刻,问道。

    他忽然小心起来:“那得看情况,得看你想要什么。”

    “不会太过分的。”我向他保证。

    他既警惕又好奇地等待着。

    “我只是想知道……下次你为了我好而决定不理会我之前,能不能先给我提个醒。我好有所准备。”我一边说着,一边埋头看着手里柠檬水瓶子,试验着要转多少圈才能用我的小指把瓶盖打开。

    “听着还算合理。”我抬起头,发觉他正用力抿紧唇,以免让自己笑出来。

    “非常感谢。”

    “那么,作为回报我要索取一个回答咯?”他要求道。

    “就一个。”

    “告诉我你的一个理论。”

    呜哇。“换一个。”

    “你没限定我不能问什么,你刚刚承诺过的,要给我一个回答。”他提醒我。

    “同样,你也违背了你的承诺。”我反将一军。

    “就一个理论——我不会笑的。”

    “不,你会的。”我对此相当肯定。

    他垂下头,然后抬起眼,透过他又长又黑的睫毛盯着我。他黑金色的眼睛发出的光芒。

    “好吗?”他侧向我,低语道。

    我眨了眨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干得好,他是怎么做到的?

    “呃,什么?”我晕乎乎地问道。

    “告诉我吧,就说一个小小的理论。”他的眼神依然左右着我。

    “嗯,好吧,被一只带放射性的蜘蛛咬了一口?”或许他还是个催眠师?又或者,我刚好是那种可悲的容易被摆布的家伙?

    “你甚至根本没沾边。”他揶揄道。

    “不是蜘蛛?”

    “不是。”

    “跟放射性无关?”

    “毫无关系。”

    “靠。”我叹了口气。

    “氪石也耐我不何。”他轻笑着。

    “你说过你不会笑的,还记得吧?”

    他竭力绷住脸。

    “总有一天我会猜出来的。”我警告他。

    “我希望你不要轻易尝试。”他又认真起来。

    “因为……?”

    “如果我不是一个超级英雄呢?如果我是坏人呢?”他戏谑地笑着,眼神却深不可测。

    “哦,”我说道,仿佛他暗示着的许多事情忽然间水落石出了。“我知道了。”

    “真的?”他脸色陡然一沉,就好像他害怕着自己不小心又透露得太多。

    “你很危险?”我猜测着,然后直觉地意识到了我所说出的真相——我的脉搏不由得加快了。他很危险。他自始至终都在试图告诉我这一点。

    他只是看着我,眼里涌动着我无法理解的情绪。

    “可你不是坏人。”我摇着头,低声说道。“不,我不相信你是坏人。”

    “你错了。”他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他垂下眼帘,侵占了我的瓶盖,在手里把玩着。瓶盖在他修长的手指之间飞快地旋转着。我看着他,想知道为什么我丝毫不感到害怕。他想要表达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太明显了。但是,我只感到了急切的焦虑……还有,比任何感觉都要强烈的是,深深的着迷。这种感觉,和每次我靠近他时所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沉默一直持续着,直到我注意到自助餐厅里几近空无一人时才告一段落。

    我跳了起来:“我们要迟到了。”

    “我今天不去上课。”他说着,瓶盖在他的指间转得飞快,快得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为什么不去?”

    “偶尔翘课有益于身心健康。”他微笑着抬头看着我,但他的眼里依然很不平静。

    “好吧,那我走了。”我告诉他。我确实是个胆小鬼,所以我不敢承担万一被抓的风险。

    他把注意力转回被他临时征用的瓶盖上:“那么,待会见。”

    我犹豫着,挣扎着,但第一声铃响逼着我冲出门外——我最后扫了他一眼,确定他还在原处,甚至连一公分都没挪动过。

    在我一路狂奔到教室的路上,我的脑子疯狂地转动着,比那个瓶盖还快。只有极少的几个问题得到了解答,而相比之下,却有更多的新问题冉冉升起。至少,雨已经停了。

    我很幸运。当我到教室的时候鲁斯老师还没到。我飞快地坐到座位上,注意到杰克和赖利斯都在盯着我看。杰克看上去一脸忿恨,赖利斯则惊诧不已,还有些许敬畏。

    然后,鲁斯老师走进教室,让全班都安静下来听他说话。他的手里艰难地抱着几个摇摇欲坠的小硬板纸盒。他把东西都放到杰克的桌子上,让他把纸盒子传给全班同学。

    “好啦,同学们,我要求你们每个人,从每个盒子里各拿一片。”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实验室大褂的口袋里扯出一对塑胶手套,戴在手上。他用力拽着手套,把它们拉上手腕时所发出尖锐的嘎巴声对我来说是个不祥的预兆。“第一样,是一张指示剂卡片。”他继续说着,拿起一张四角上都有标识的白色卡片,向我们展示。“第二样,是四齿涂敷器——”他举起的东西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几乎没有锯齿的光滑店毛刀片。“——然后,第三样是一把无菌微型刺血针。”他举起一个小小的蓝色塑料包装,把它撕开。在这个距离我不可能看见针上的倒钩,但我的胃还是翻腾起来。

    “我会在教室里走动,用滴管往你的卡片上滴一滴水,这样卡片才算准备好,所以在我走到你那里以前先别开始。”他还是先从杰克那桌开始,小心地往每张卡片的四个角各滴了一滴水。“然后,我要你们小心地用刺血针扎一下手指头……”他抓起杰克的手,把针扎进了杰克的中指指头。哦不。我的前额上开始渗出粘湿的冷汗。

    “在四齿涂敷器的四个齿上各沾一小滴血。”他还在示范着,挤压着杰克的手指直到血流出来为止。我全身地吞咽着,胃里一阵沉重。

    “然后把涂敷器抹到卡片上。”他完成了,把那张四角都染红了的卡片举起来给我们看。我闭上眼睛,试图无视耳中的嗡嗡声,继续听课。

    “下个周末红十字会有一辆义务献血车会开到奥翔港去,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让你们都知道一下自己的血型。”他听起来很自豪。“你们中未满十八岁的人需要有家长的书面同意——相关表格在我的桌子上。”

    他拿着滴管,继续在教室里走来走去。我把脸贴在凉凉的黑色桌板上,试图让自己保持神志清醒。在我的周围,我的同学们开始扎自己的手指,我听到了一阵阵的尖叫声,抱怨声和傻笑声。我开始用嘴呼吸,艰难地吸气,呼气。

    “伊米亚,你还好吧?”鲁斯老师问道。他的声音离我的头很近,听起来有些惊慌失措。

    “我已经知道自己的血型了,鲁斯老师。”我虚弱地说道。我实在不敢抬起头。

    “你是不是觉得头晕?”

    “是的,先生。”我含糊地说着,在心里踢了自己一脚,以免自己一有机会就放松警惕,任由自己坠入昏迷中。

    “有谁能带鲁斯去医务室吗?”他喊道。

    我不必抬头也能知道,那个自告奋勇的家伙一定是杰克。

    “你还能走路吗?”鲁斯老师问道。

    “能。”我低声说道。只要能让我离开这里,我想,就是爬我也要爬出去。

    杰克似乎相当热衷于此,他一只手环绕在我的腰间,另一只手把我的胳膊拉过他的肩膀。我把重心靠在他身上,一路走出教室。

    杰克搀扶着我,慢慢地穿过校园。当我们绕过自助餐厅的一角,走出四号楼里的杰克老师的视线范围——如果他有在看的话——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让我在这里坐会儿,好吗?”我恳求道。

    他扶着我坐到人行道的边上。

    “还有,不管你要做什么,把你的手放回口袋里。”我警告他。我还是觉得头晕目眩。我向着与杰克相反的方向伏倒身子,把脸贴在冰冷潮湿的人行道水泥路面上,闭上了眼睛。这样能让我好受一点。

    “哇噢,伊米亚,你看上去脸色发青。”杰克焦急地说。

    “伊米亚?”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嗜血天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日冕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冕麒麟并收藏嗜血天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