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嗜血天穹 > 第二十五章 复杂情形

第二十五章 复杂情形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嗜血天穹最新章节!

    和往常一样,这天晚上罗杰在我的梦里担纲主演。但是,我潜意识里的气候改变了,那里颤栗着闪过掌控了整个下午的电流,而我不得安宁地辗转反侧,夜里醒来了很多次。直到凌晨的那几个小时我才最终精疲力竭地陷入了无梦的睡眠。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依然很疲倦,但也很心急。我穿上一件棕色的高领毛衣,还有那条不可避免的牛仔裤。当我白日做梦地幻想着低胸细肩带上衣和热裤时,我不由得叹了口气。早餐和往常一样,平静祥和得如我所愿。查克给自己煎了份鸡蛋,我吃了一碗麦片粥。我怀疑他是否已经忘了这周六的事。当他站起来,把盘子拿去水池的时候,他回答了我没说出口的疑问。

    “关于这周六……”他开口了,一边说着一边穿过厨房,打开水龙头。

    我讨好地说:“怎么了,爸爸?”

    “你还是要去西雅图吗?”他问道。

    “计划是这样。”我扮了个鬼脸,希望他不要再提起这个话题,这样我就不必小心地编排一些半真半假的话。

    他挤了一些洗洁精到盘子上,用刷子来回地擦洗着。“你确定不会在舞会开始前回来吗?”

    “我不打算去舞会,爸爸。”我干瞪着眼。

    “难道没有人邀请你吗?”他问道,试图隐藏起自己的关心,专心擦洗盘子。

    我避开了这个雷区。“这是一次女生择伴舞会。”

    “哦。”他一边皱起眉,一边把盘子擦干。

    我开始有点同情他了。对一个父亲来说,这实在是件难事,活在这样或那样的忧虑里,生怕自己的女儿会遇上她喜欢的男孩,但又得操心万一她遇不上该怎么办。我一想到,如果查克知道,哪怕是得到最轻微的暗示,我确切喜欢着的是什么人的话,不禁打了个冷战。

    然后,查克挥手道别,离开了。我走上楼去刷牙,把书收拾好。当我听到巡逻车开走的声音时,我只等了几秒钟,便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向窗外偷看。那辆银色的车已经在那里了,就在车道上查克的位置那儿等着。我跳着下了楼,奔出前门,想知道这样不同寻常的例行公事般的日子能够持续多久。我永远都不想让它结束。

    他在车里等着,当我关上门,懒得锁上那个该死的门闩的时候,他似乎没在看我。我走向车子,在开门上车以前羞涩地停住了。他微笑着,很放松——还有,像往常一样,完美和出色得到了折磨人的地步。

    “早上好。”他的声音如丝绸一样。“今天感觉怎么样?”他的目光在我的脸上徘徊着,仿佛他的审问比起单纯的礼节有着更深的意味。

    “很好,谢谢。”当我和他在一起时,我总是很好——甚至比好更好。

    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眼睛底下的黑眼圈上。“你看上去很疲倦。”

    “我睡不着。”我坦白交代,下意识地把头发拨到肩后,作为某种程度上的掩饰。

    “我也是。”他揶揄着,发动了引擎。我开始习惯这种安静的嗡嗡声了。我敢肯定,无论何时我再去开我那辆卡车,它的轰鸣声都会吓着我的。

    我大笑起来:“我猜想也是。我估计我只比你多睡了一点点。”

    “我敢打赌你确实如此。”

    “那么,你昨晚做了什么?”我问道。

    他轻笑起来:“你没机会了。今天可是我提问的日子。”

    “哦,没错。你想知道什么?”我的额头皱了起来。我想象不出自己有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

    “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他问道,表情很认真。

    我转了转眼睛:“每天都不一样。”

    “你今天最喜欢的颜色是?”他依然郑重其事地问道。

    “大概是棕色。”我向来根据自己的心情来穿衣服。

    他哼了一声,终于丢下了一本正经的表情。“棕色?”他怀疑地问道。

    “没错。棕色很温暖。我想念棕色。所有应该是棕色的东西——树干,岩石,泥土——在这里都被软塌塌的绿色覆盖住了。”我抱怨道。

    他似乎对我激昂的演说很是着迷。他想了一会儿,然后看进了我的眼睛里。

    “你是对的。”他决断道,又严肃了起来。“棕色很温暖。”他敏捷地伸出手,但不知怎的,还是迟疑着,把我的头发拂回我的肩后。

    就在这时,我们到学校了。当他把车开进一个停车位的时候,他回过头来看着我。

    “你的随身听里现在放着的是什么音乐?”他问道,他阴沉着脸,就好像在要求一个凶杀案的口供一样。

    我意识到自己还没把艾肯给我的那张cd拿出来。当我说出那个乐队的名字的时候,他嘴角弯弯地笑了,眼里有着一种奇特的神情。他弹开了他的车载随身听下面的一个小隔间,在塞满了那个小空间的三十张或者更多的cd里抽了一张出来,递给我。

    “这张李斯特怎么样?”他挑起一侧眉头。

    是上次那张cd。我垂下眼帘,仔细看着那个熟悉的封面图案。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当他陪我走向英语课教室的时候,当他在西班牙语课后和我碰头的时候,整个午餐时间,他都在无情地审问着我,了解我生活里的每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我喜欢的和讨厌的电影,我去过的屈指可数的几个地方,我想去的许多地方,还有书——无尽的关于书的问题。

    我想不起来自己上次说这么的话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有自知之明,我敢肯定我一定让他感到厌烦了。但他脸上全神贯注的神情,还有他连珠炮似的永不止息审问,迫使我继续下去。他大多数的问题都很容易回答,只有少数几个会让我不禁脸红起来。但当我真的脸红起来的时候,又会导致新的一轮审问。

    比方说,他问我最喜欢的珠宝的那次,我红着脸不假思索地说出了黄水晶。他用这样的速度滔滔不绝地提问,让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某种心理测试,就是要求你的答案必须是第一时间想到的那个词的那种。我敢肯定,他会根据脑海里的问题清单不停地问下去,除非是我脸红了。而我脸红则是因为,直到最近,我最喜欢的珠宝还是石榴石。只要注视着他黄水晶一样的眼眸,我就不可能想不起转变的理由。而很自然地,他会不停地发问直到我坦白交代我为什么会局促不安为止。

    “告诉我。”在说服以失败告知后,他最终命令道——会失败仅仅是因为我让目光安全地远离他的脸。

    “那是今天你的眼睛的颜色。”我叹息着,投降了。我把玩着自己的一缕头发,眼睛盯着自己的手看。“我猜要是你两个星期以后问我的话,我会说是黑玛瑙。”出于我并不情愿的诚实,我给出了更多的信息,尽管这毫无必要。而且我开始担心这会不会引爆他那奇怪的怒火,每当我不小心透露得太多自己是如此的着迷时,他都会这样。

    但他只停顿了很短的时间。

    “你喜欢什么花?”他又开始一连串审问了。

    我宽慰地松了口气,然后继续接受他的心理分析。

    生物课又一次变得复杂起来。罗杰继续着他的随堂口试,直到鲁斯老师走进教室,又把那个视听教学箱拖进来为止。当老师走过去把灯关掉的时候,我注意到罗杰稍稍把椅子向我挪开了一点。这没用。当教室暗下来的时候,和昨天一样,那种电流又开始闪动着火光,那种永不止息的又在敦促着我的手伸过那段短短的距离,触碰他冰冷的肌肤。

    我向桌子倾下身去,把下颚放在交叠的小臂上,我隐藏起来的手指紧紧地抓住桌子的边缘。我挣扎着不去理会那股试图让我动摇的不合情理的。我不敢看他,生怕他也在看着我,这只会让自我控制变得更难些。我由衷地想要看这部电影,但直到这堂课结束我还是不知道我刚刚看的是什么内容。当鲁斯老师把灯打开的时候,我宽慰地叹了口气,终于看了一眼罗杰。他正看着我,眼里写满了矛盾。

    他默默地站起身,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等着我。我们沉默着向体育馆走去,和昨天完全一样。然后,还是和昨天一样,他无言地轻抚我的脸庞——这次是用他冰冷的手背,从我的一侧眉毛一直抚摸到我的下颌——在他转身走开以前。

    体育课在我观看杰克的羽毛球个人秀中很快就过去了。他今天没有跟我说话,也没有对我空白的表情做出任何反应,也许他还在为我们昨天的口角生着闷气。在我心底一角的某处,我对此感觉很糟。但我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之后,我不安地赶去换衣服,知道我的动作越快,我就能越早和罗杰待在一起。这种压迫感使得我比平时还有笨手笨脚,但最终我冲出门口,和上次一样宽慰地看到他站在那里,一个大大的笑容下意识地浮现在我脸上。作为回应,他微笑起来,然后开始新一轮的交互讯问。

    不过,他现在的问题变得不一样了,不再那么容易回答了。他想知道我想念着家里的什么事物,坚持要我描述出任何他不熟悉的部分。我们坐在查克的房子前,坐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下来,骤然泛滥的雨水笔直地落在我们周围。

    我试图描述出一些根本没法形容的食物,像是木馏油的香味——发苦的,有点像树脂,但还是很亲切——七月里尖锐凄厉的蝉鸣,如鸿毛的仙人掌,广阔无垠的天空,那种发白的蓝色从一侧的地平线一直延伸到另一侧的地平线,极少被覆满了紫色火山岩的低矮的山丘阻断。最难解释的事情是为什么我会觉得它们如此美丽——定义一种并非基于稀稀落落的,多刺的,经常看上去半死不活的植被的美丽,一种与大地裸露的形状,与崎岖的山谷间浅浅的有如碗状的山谷,与他们在太阳底下绵延的方式毫无关系的美丽。当我努力向他解释时,我发现自己常常得用上手势。

    他安静的,尖锐的审问让我自由自在地说着话,在暴风雨中微弱的光线里,完全忘记了要为自己垄断了所有的对话而窘迫不安。最终,当我描述完我在家里的那个乱糟糟的房间以后,他停了下来,没有再提出下一个问题。

    “你问完了?”我如释重负地问道。

    “差远了——但你爸爸很快就要到家了。”

    “查克!”我忽然意识到他的存在,然后叹了口气。我看着车外阴雨绵绵的天空,但它没有泄露任何信息。“现在多晚了?”我一边大声问道,一边瞥了一眼时钟。我震惊地看到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查克现在已经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了。

    “现在正是暮色时分,天空已经被血染红了,散发出血暮天光。”罗杰喃喃低语着,看着西边的地平线,那里被云层覆盖着,晦明不定。他的声音显得心事重重,仿佛他的思绪正在千里之外。我看着他,他向挡风玻璃外看去,却根本不在看任何东西。

    我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的目光忽然转回来,对上了我的眼睛。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天之中最安全的时候。”他说道,回答了我眼中未说出口的疑问。“最容易的时刻。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最伤感的……又一天的结束,夜晚再度降临。黑暗如此容易预测,你不这样认为吗?”他想望地微笑着。

    “我喜欢夜晚。没有黑暗,我们就永远看不到星辰了。”我皱起眉。“不过在这里很难看到星星。”

    他大笑着,气氛骤然轻松起来。

    “查克还有几分钟就要到这儿了。那么,除非你想告诉他周六你会和我一起……”他挑起一侧眉头。

    “谢谢,但不必了,谢谢。”我把书收起来,意识到自己因为坐得太久已经有些僵直了。“那么,明天轮到我了?”

    “当然不是。”他脸上写满了恼人的愤愤不平。“我告诉过你我还没问完,不是吗?”

    “还有什么?”

    “明天你就知道了。”他伸出手要替我开门,而他的突然接近让我的心陷入了疯狂的悸动。

    “这可不太好。”他喃喃自语道。

    “那是什么?”我惊讶地看到,他的下巴绷紧了,眼里写满了困扰。

    他只看了我短短的一秒钟。“另一个复杂的情形。”他闷闷不乐地说道。

    他动作迅速地把门推开,然后移开身子,几乎是退缩着,飞快地远离我。

    汽车前灯的光穿透过雨幕吸引了我的注意,一辆黑色的车子向着我们开过来,只有几米远了。

    “查克就要来了。”他警告道,透过倾盆大雨注视着那辆车。

    我立刻跳下车,无暇顾及自己的混乱和好奇。雨水掠过我的夹克,声音愈发响亮了。

    我试图认出坐在那辆车的前座里的人,但天太黑了。我看见罗杰被那辆新来的车的前灯怒视着,全身都被照亮了。他依然注视着前方,他的目光紧锁在我看不见的某物或某人上。他的神情非常古怪,混合着挫败与挑衅。

    然后他发动了引擎,轮胎蹭着潮湿的公路发出尖锐的声音。几秒种后那辆沃尔沃就看不见了。

    “嘿,伊米亚。”一个熟悉的,沙哑的声音从那辆黑色的小车里的驾驶座上传出来。

    “肯迪尔?”我问道,眯着眼透过雨幕看去。就在这时,查克的巡逻车开过了拐角,他的车灯照亮了我面前那辆车里的人。

    肯迪尔正要爬出来,他的咧嘴大笑即使在黑暗中也清晰可见。坐在乘客座上的是一个更老一些的男人,体格健壮,有一张令人难忘的脸——一张太过宽大的脸,脸颊紧贴着他的肩膀,黄褐色的皮肤上千沟万壑,像一件古旧的皮夹克。而那双熟悉得惊人的眼睛,那双黑眼睛安放在这张大脸上,在显得太过年轻的同时,又显得太过沧桑了。

    肯迪尔的爸爸,布鲁?艾伦。我立刻认出了他,尽管我上一次见到他是五年多以前的事了。我第一天来这里,查克向我提起他的时候,我甚至已经忘了他的名字。他注视着我,仔细审视着我的脸,所以我试探性地向他笑了笑。他的眼睛睁大了,不知道是出于惊讶还是出于害怕,他的鼻孔张大了。我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另一个复杂的情形,罗杰说过。

    布鲁依然用紧张焦虑的眼神注视着我。我在心里叹息着。布鲁这么快就认出罗杰来了吗?他真的相信他儿子嘲笑过的那些不可能的传说吗?

    答案清晰地写在布鲁眼中:

    是的!

    是的!!

    他相信!!!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嗜血天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日冕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冕麒麟并收藏嗜血天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