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胜宴 > 第80章 番外之结婚

第80章 番外之结婚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胜宴最新章节!

    回来后大概是易宇兮这一辈子过得最安宁的日子,每一天醒来就能看到千静语和小成在他身边,他觉得很满足、很幸福。

    每日他都会亲自接送小成上学与放学,他在很努力地弥补他父亲的角色,即使小成对他的这一行为有些抵触……

    这天一早千静语习惯性地早醒,腰上是易宇兮紧抱着的臂膀,怕吵醒他,她轻轻地缩了一下想钻出他的怀抱,可是刚动了一下就被他察觉,他眉毛微动将她又重新搂进怀里。

    他的睡眠其实一直很不好,早年是因为身份的缘故,后来是因为她……所以回来后他每天都要紧紧地抱着她睡,她稍稍动一下他就会敏感地醒来。

    “再睡一会儿……”他附在她耳边低喃着不让她起床。

    “吵醒你了?小成一会儿就起来了,我得给他做早餐,你舍得饿着儿子?”千静语说着轻轻捏着他的脸颊。

    易宇兮当然不舍得,所以只得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

    千静语笑了一下,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才起床去洗漱,她将长发用头绳绑起来习惯性地先用清水冲了一把脸,刚闭上眼睛身后就有一个黑影蓦然压了上来。

    纤细的腰被紧紧地搂住,是他熟悉的味道……

    “怎么起来了?今天你多休息会儿,我送小成就好。”千静语继续冲着脸说道。

    可腰上的手却越收越紧,易宇兮弯腰低头埋在她的颈脖里嗅着她的味道,有点像撒娇的孩子。

    千静语觉得他现在比小成小时候还会撒娇。

    “怎么了?”拿过毛巾擦拭好脸颊,千静语腾出一只手抚摸他的下巴,有一点点胡渣,刺得她手心痒痒的。

    易宇兮继续闷着头,很久才开口:“这些年……你受苦了……”

    他的声音有些轻,但千静语却听得异常清楚,眼底不自觉地有湿润要冒出来却被她抑制住了。

    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早就不是那个会随便掉眼泪的小女生了。

    她轻轻摇头,侧眸看他:“你回来就好……”

    易宇兮从后将她整个抱在宽敞的胸膛里。

    “怀小成的时候难受么?”蓦地,他问。

    多年后,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说起这些,而再次想起曾经难以度过的日子时,千静语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么难过了,比起他从小所承受的,她的根本不算什么。

    “难受啊……孕吐很严重,半夜也经常会腿抽筋,还有就是你还时不时会跟那个丁蔓传些绯闻出来,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哭。”千静语这样告诉他,说完还伸出指甲故意戳戳他的胸膛。

    易宇兮闻言将她抱得更紧:“对不起。”他吻着她的耳垂道歉,随后又解释:“那时候你从英国回来找我,为了推开你才故意制造跟丁蔓在一起的假象,我没有别的女人……”

    听到他这里千静语有点忍不住想笑,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这样紧张兮兮地跟她解释。

    “你敢有别的女人!”她说着转过身去看他然后亲昵地搂住他的脖子躺进他怀里:“以后再也不许推开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我会陪你一起面对,不然我就带着小成再也让你找不到我们。”她故意这样说道。

    易宇兮听着她的话坚毅的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手与他十指交缠:“好。”他答应她。

    这样的他温柔极了,让千静语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两人就这样温存了一会儿,直到千静语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才离开易宇兮的怀抱。

    “小成就要起床了,再不给他做早餐就来不及了。”说着急急忙忙洗漱好便走出房间。

    易宇兮放她去了厨房,自己也没有了睡意,他也洗漱好跟着千静语出了房间……

    小成醒来自己在小房间洗漱好去餐厅,就看到在厨房亲密拥吻的父母。

    对此他早就见怪不怪了,站在厨房门口等了一会儿见两人还没有要分开的意思才轻轻地咳了一声。

    这一咳,两人总算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立刻分开。

    “小成起来了?”千静语轻轻推开易宇兮将长发捋到耳后道,脸颊有些泛红。

    “早起来了,我都在这儿站了好一会儿了。”小成这样告诉她。

    这下千静语脸更红了,轻瞪了身旁的易宇兮一眼立刻将准备好的早餐端进餐厅。

    易宇兮则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宠溺地摸了摸儿子的头。

    小鬼……

    就这样一家三口坐下来吃早饭,千静语喝牛奶的时候唇角有残留,易宇兮便抬手替她擦拭,眼底一片柔和。

    小成啃着三明治觉得有些看不下去了。

    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在英国这个开放的国家有些东西他也一知半解了,比如……秀恩爱。

    于是他又咳了一声,这才将两人的视线转移向他这里。

    “跟你们说个事。”他故作漫不经心道。

    “嗯?”易宇兮等待着他的下文。

    “以后你们可以不要送我上学也不要接我放学吗?全班就我一个人还有父母接送,好丢人……”小成抱怨着。

    外国的孩子从小就比较独立,像小成这样八岁还要父母接送上下学的简直就是另类,他真的觉得好丢人。

    千静语闻言无声地看了易宇兮一眼,易宇兮看着小成脸上的不情愿沉默了下来。

    他只是想弥补他之前缺少的父爱,但现在反而是给他带来了困扰。

    “你自己可以?”他问。

    “sure!”小成答道。

    易宇兮便点头应允:“(做你喜欢做的事)”

    于是关于小成的上下学问题就这样谈妥,三人继续吃早饭。可是小成又啃了几口三明治突然想起什么再次看向易宇兮。

    “我们……什么时候回中国啊?”又一次漫不经心道。

    这次易宇兮停止了捧牛奶杯要喝的动作。

    “你想回国?”他反问。

    千静语也没料到小成会主动提回国的事,之前她跟易宇兮还在担心小成已经习惯了英国的生活不愿意再回去了。

    小成低头又啃了一下三明治,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我就问问,你不是要接我跟妈妈回家的吗?”

    易宇兮再次沉默,千静语知道此刻的他在想什么,于是扯开了话题。

    “小成,今天爸爸妈妈都不送你,你要提前出发去学校了,快吃完早饭。”她提醒道。

    小成这才看了一眼时间立刻将剩下的三明治塞进嘴里,然后又喝了一口牛奶拎着书包上学去了。

    千静语送他进电梯后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站在阳台上看着他离去才转身回餐厅。看到易宇兮仍旧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样子她轻轻走过去坐在他身旁将手覆在他的手上。

    “你……是不是在想她?”她问。

    她指的是钟嘉棠。

    四年前当季氏被警方控制,易宇兮的身世也随之被揭开,而他父亲易凯锋当年的案件也被再度翻出,因当年一己私欲执法犯法,千晋轩市长一职最终被停职,受降级处分提前退居二线,而得知当年的真相,钟嘉棠一度崩溃,最后因为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和煎熬精神出了问题,人开始变得整天恍恍惚惚,靠药度日,千家就此没落。

    千静语带小成再次回英国前回去过,但千晋轩坚持不愿再见她,而知道了一切真相的妹妹千静卉也一时无法接受自己暗恋的人竟然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更可笑的是他就是小成的亲生父亲,所以……这算什么?都在把她耍得团团转吗?那个时候她也恨极了千静语的隐瞒,更恨母亲当年的所作所为,她也将自己紧关在房里不出门半步,拒见千静语。

    千静语这才带着小成再次回到了英国。

    这四年来,她也会时常想起父亲和妹妹,即使父亲当年一念铸成大错,但他毕竟是她的父亲……

    易宇兮对此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将手也回覆在了她的手上。

    “过些天我会去趟金三角见一个人。”他却开口对她这样说道。

    “阿布?”千静语问,她听他提过。

    易宇兮点头:“当年若不是她,我恐怕早就命丧在那里了,当时走得匆忙没有好好道谢,现在我想换一个身份去感谢她。”

    千静语握紧他的手:“我跟你一起去。”她道。

    四年前庄浩告诉她,她跟顾楷铭结婚的时候他在金三角被雇佣军追杀跳下了山崖,她不敢想象当时的情形,每次想到心就会很痛,所以她也想跟他一起去那里看看,并好好地谢谢当年救他的姑娘。

    看着她迫切的眼神,易宇兮沉思了许久没有反对。

    “好……”他终是答应了她。

    ……

    而小成得知父母要去金三角的事情回来便也吵着要去,哇塞,金三角,这个他只能在书上看到的地方他如果也能去的话简直太酷炫了!这可比他收集限量版的变形金刚刺激多了!

    千静语原本不打算带他一起去,但是他每天都嚷着要去,最后易宇兮便先松了口。

    “那就一起去吧,普通的居民区并不算危险,而且我们不会逗留太久。”他这样告诉千静语。

    看着小成期待的眼神千静语最终也只能答应,于是一家三口便一起踏上了前往金三角的旅程。

    千静语之前可能是电视剧看多了,总觉得这是一个很恐怖很血腥的地方,但真正到达那里的时候她发现那是个天很蓝,景色很美的地方。

    “这里的天比英国还蓝啊……”跟着易宇兮来到当地一座小村庄里,小成望着湛蓝的天情不自禁地感叹道,于是他张开小手臂稍稍跑远了些。

    易宇兮站在原地,也仰头望向他时常会在梦里看到的那片天空,他曾经以为再也看不见这片纯净了,但他终究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再回到这片土地,他已重生。

    阳光很温暖,也有些刺眼,千静语刚要抬手去遮住一缕,却被易宇兮抢先一步被他揽进了怀里,还未反应过来他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耳畔。

    她侧眸看他:“当时……你从山崖上跳下来就到了这里?”

    易宇兮只是拥着她没说话。

    千静语便伸手去扯他的衣袖,那根已经褪色的红绳就这样再次出现在她眼前,那明显断过又被接上的痕迹看着她心里绞疼。

    “为了回去捡这个,你这里中的枪?”她又问,指尖指着他的胸口。

    易宇兮还是没说话。

    仿佛是能看到当时危险的场景,千静语的眼眶瞬间湿润。

    “易宇兮,为了一个破绳子你真是不要命了。”她抬手就朝他胸口打了几下,打着打着眼泪就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他差点死在这里,而她当时却在结婚……

    “戴着它,我们就可以永远绑在一起,不管你走到哪里,它都会把你带到我身边让我找到你。”易宇兮附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

    千静语闻言埋首在他怀里哭得更凶。

    ——“宇兮,这是我们的红绳,戴着我们就可以永远绑在一起了,以后你都不可以把它拿下来!这样不管我走到哪里,它都会把你带回我身边让你找到我的!”

    十一年前她对他说的话他都记得,他全都记得……

    “都过去了……你想让小成看到你比他还会哭的样子吗?”易宇兮抱着她轻哄,然后抬手替她拭泪。

    “这些年你就一直戴着它?”千静语红着眼抬头问他。

    易宇兮边继续替她拭泪边与她对视:“它是我的护身符。”他这样告诉她。

    下一秒千静语紧紧地搂住他。

    “即使是最艰难的时候,最想去恨你的时候,我也没有将这根红绳扔掉,那样就真的把有关你的全部回忆都扔掉了,小成出生后我就将红绳一直系在他的脚上……”千静语哽咽道在他怀里埋得更深:“以前,几乎是每一天夜里我都会做梦梦到我们一家三口幸福地在一起,直到现在我都害怕一切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你又不见了,只剩下我和小成。”

    易宇兮低头将自己的额紧紧贴在她的额上:“这不是梦,我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们母子,再也不会……”他对她承诺道。

    千静语哭着点头。

    她庆幸在经历了这么多后,他还能活着回到她和儿子的身边,真的庆幸。

    跑到远处去欣赏风景的小成等了半天都不见父母跟过来,转身一看又是紧紧相拥的两个人。

    他扶额。

    见过粘的,没见过这么粘的。

    于是重新走回去提醒他们俩:“你们……还进不进村庄找人了?”

    以前他总觉得妈妈是个坚强、什么事都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但现在他越发觉得自己错了,她其实是一个很脆弱也很会撒娇、依赖的人,当然,她这些小孩子气的一面只会在爸爸面前表现出来。

    这是之前他从未看到过的,是不是这就叫……爱?他并不是很懂这种感觉。

    听到儿子的声音两人才分开。

    千静语抬手擦干泪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颊,她没让小成看到她哭泣过的样子。

    易宇兮则一只手揽过千静语一只手牵着小成带他们走向村庄:“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虽然早就已经开口叫了爸爸,但小成其实到现在还不是很习惯跟易宇兮亲密,于是他挣脱开易宇兮的手开口:“我……自己可以走。”说完便又独自跑到前面去了。

    易宇兮望着他朝前去的小身影微微敛眸。

    千静语立刻握紧他的手:“小成是个从小就很敏感的孩子,他只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你给他一点时间。”

    易宇兮的视线依旧落在小成的背影上,他轻轻点头将千静语的手反握得更紧……

    ***

    村庄里——

    阿布和往常一样拿着洗好的草药拿出来晒,只是今天刚从寨子里走出来她就定住了。

    因为她的眼前站着那个只会在梦里出现的身影。

    以为又是在做梦,她立刻闭上双眼再次睁开。

    是真的,他没有消失,没有。

    喜悦从心底升起,她想开口叫他,但蓦然想起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阿布。”就在她还在犹豫时易宇兮先开了口,然后他迈开脚步朝她走来。

    阳光很好,落在他的身上就像罩上了一层光晕,那一步步向她走来的他俊逸得如梦似幻。

    阿布站在原地望着他越来越近,但蓦地,她发现他的身后还有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其中那个娇弱的身影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再也收不回视线,那种美无法用言语形容。

    易宇兮在阿布面前停下脚步,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美丽的大姑娘。

    “阿布,你……还好吗?还记得我吗?”他开口问。

    阿布也望着他,她轻轻点头。

    她记得,她当然记得。

    “你,活下来了?”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阿布只得这样问他。

    易宇兮唇角微绽:“是……我重生了。”他回答。

    阿布看着他的笑容竟有片刻的失神,她一度以为他是不会笑的,没想到他笑起来也是那么的好看。

    她看着他视线慢慢移向他身后,就这样,千静语的眼神与她不期而遇。

    “你好,我是千静语。”她也笑着对她自我介绍。

    听到这个名字阿布怔住。

    ——

    “静语,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不要嫁给别人……”

    千静语,静语,她是……?

    想到这里,阿布的视线又不由自主地落在小成身上。

    “小成,叫姐姐。”千静语立刻提醒小成叫人。

    “姐姐……”小成乖乖叫人。

    这张小脸像极了易宇兮。

    一切都已经很明显,阿布觉得她已经明白了什么。

    “真好……”良久后,她开口道。

    真好,他最终还是找回了他深爱的人,并且也有了生命的延续。

    她替他感到幸福,真的幸福。

    易宇兮看着她,将千静语和小成带到自己身边。

    “阿布,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重新看到这片纯净天,重新回到这个世界,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

    当洗去了身上的所有罪孽,现在的他,用崭新的身份向她重新道谢。

    这个善良的女孩值得最虔诚的感恩。

    阿布摇头:“我只是不能见死不救,既然上苍选择让你活下来一定有它的意义,所以……你们一家三口还是团聚了。”她道,伸出手摸了摸小成的头。

    他最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枪重回内心的那片净土,这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归宿,而他现在很幸福,这就够了。

    千静语走上前将阿布的手紧紧握住。

    “阿布,谢谢。”她很认真地对她说出这两个字,这就是她这次来的目的,亲口对她说声谢谢。

    阿布继续摇头:“其实是你救了他,他受伤的时候一直在喊你的名字,人在命悬一线时尚存的意识才是让他支撑着活下去的动力,他……很爱你。”

    当这些话亲口告诉她的时候,阿布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得这么自然而然,仿佛这些话就是为了等待她的。

    因为她清楚地知道他当时的痛,所以更想让她知道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曾经也是这般的脆弱。

    千静语再次红了眼眶,易宇兮立刻伸出手牵过她的手并与之十指交缠,仿佛是在告诉她,这些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让人能看出这一对是多么的相爱,而这份爱是多么的不易,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阿布也不知道。

    她知道的是人这一辈子能遇到一个能让自己拿命去爱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如果能够抓住这份幸福终身厮守是莫大的幸福,而他现在就在享受这份幸福,和那个深爱的人还有他们的孩子一起……

    最后的最后,在再次谢过阿布当年的相救后,易宇兮在晒着草药的篮子里留下了一叠钱还有他的联系方式。

    阿布这个女孩值得被最好的对待,而他现在除了感谢能做的只有这些,若有一天她有需要,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帮她。

    而后他带着千静语和小成离开了这片他曾经踏进黑暗也曾经重生过的地方,再次抬眸望向那湛蓝的天,看着白云从眼前飘过,他想……真的都结束了,全都结束了。

    再见了,金三角,再见了,15岁的易宇兮……

    而阿布目送着他们离去终是湿着眼眶露出了笑意。

    原来喜欢着一个人看着他幸福也会如此开心,是的,她现在真的很开心。

    她想,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会梦到他了。

    再见,我记忆里的你,再见,我喜欢的你,你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一定……

    ***

    从金三角离开,一家三口踏上了回中国的航班。在重新谢过阿布后,易宇兮最终还是选择回去面对一些事,一些人,千静语也是。

    四年了,四年没有回家,她是时候该回去了……

    当飞机降落在中国机场的时候千静语的视线一直落在窗外,易宇兮则在唤小成醒来。

    她回来了,这一次她的身边有他和小成,她再也不是一个人,再也不是。

    前往千家的路上易宇兮一路沉默,千静语知道他还有他的顾虑,只是伸手握住他的手没有说什么。

    易宇兮回眸看她,反握住她的手,两人不需要任何言语就能读懂对方的意思。

    小成一个人坐在出租车的副座上,望着阔别四年的a市他并没有觉得陌生,反倒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回来的感觉,真好……

    终于抵达千家,千静语先从出租车上下来,望着那幢曾经充满生机的别墅,她眼眶微红。

    不知道父亲和妹妹现在过得好不好,还愿不愿意见她。

    易宇兮坐在出租车上迟迟没有挪动脚步。

    千静语看到依旧坐在车内沉默的他牵着小成轻轻敲车窗。

    “如果实在没有准备好,还是我带着小成进去吧。”她道。

    易宇兮无声地抬眸,在对视了许久后,他最终还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既然来了,就一起吧。”说着他下车迈开了脚步。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千静语知道这一次他是下定了决心的,毕竟,在那栋别墅里也有他的家人。她也带着小成跟上了他的脚步。

    千家的大门紧闭着,千静语没有按下门铃,而是掏出了那把多年前的钥匙。

    随着锁被打开的声音门被打开,原来这些年家里的锁一直没换。

    大概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正在前院打扫卫生的千卉琪警觉地抬眸。

    “谁?”问着她拿着扫帚慢慢地朝大门靠去。

    但随着门的缓缓打开,她愣在了原地。

    是……?

    看到妹妹,千静语的泪水瞬间从眼眶滚落了下来。

    “卉琪。”她哽咽着唤着她的名字。

    千卉琪看到千静语也忍不住湿润了眼眶。

    四年了,四年里她亲眼看着母亲钟嘉棠因为不堪良心的折磨从一开始陷入抑郁再到最后精神出了问题,还有被降职的父亲也终日郁郁寡欢她也每日以泪洗面。

    而母亲精神失常的时候就会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哭得泣不成声:“宇凌,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对不起你,你疼吗?你一定很疼对不对?妈妈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了,宇凌,别生妈妈的气,好不好?我的乖宇凌。”

    她总会把她当成那个叫“宇凌”的女孩,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八岁的时候被黑社会一把火活生生地烧死在了楼里。

    看着母亲如此痛苦,她最后决定去外公外婆那里寻得当年的所有答案,而当知道所有真相后,她终究也泪流满面。

    原来当年是母亲抛下了前夫和一对孩子,在父亲和妹妹都惨遭黑社会的毒手后,她同母异父的哥哥才会选择走上了复仇的路,而她的父亲千晋轩当年也以权谋私间接地给他造成了伤害,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会先和姐姐千静语认识的原因。

    她曾经恨自己喜欢上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恨母亲和姐姐千静语没有早点告诉她真相,也恨姐姐瞒着小成的身世。

    但那一刻所有的恨竟然化为乌有。

    母亲因为多年前的狠心现在变成了半疯的精神病患者,父亲因为当年的以权谋私也受到了处分,姐姐千静语因为爱错了人蒙受了一个女人在世间最大的屈辱,有家不能回,还要养活一个孩子,而她同母异父的哥哥,她曾经那样迷恋的易宇兮,最终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他们都已经受到了相应的惩罚,相比他们所承受的,她的受伤根本算不上什么。

    因为有爱才会有恨,最终她还是选择放下了恨,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从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变得成熟,更加能够体会到姐姐要将小成的身世瞒着所有人的心境。

    此刻站在千静语的面前,看着千静语她也慢慢地淌出泪水。

    “姐,你回来了?”良久后,她开口道。

    这一声姐包含了太多太多,千静语泪水决堤,她哭着点头:“回来了,回来了……”

    千卉琪也站在原地哭得泣不成声。

    四年了,一切都该结束了……

    易宇兮在千静语身后望着同在流泪的千卉琪,此时的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在那张脸上他仿佛能够看到宇凌的影子。

    而他曾经为了复仇也想过要伤害她,她终究也是他的妹妹,是的,妹妹……

    就这样,姐妹俩哭了很久,将这些年的委屈仿佛都发泄了出来。

    最后还是小成上前递了一张纸巾才让她们停止了下来。

    “这是……小成?”已经多年未见小成了,千卉琪差点认不出来了。

    “小姨……”小成对千卉琪的印象还是有的,他记得小时候她老给他偷偷买棒棒糖吃,只是后来妈妈说以后他们再也不能回外公家了,再后来他们就去了英国,他再也没有能够见到小姨了。

    “乖小成,都长大这么高了,让小姨抱抱。”千卉琪止住泪拉着小成的手还是如四年前那样欢喜,但四年后她已经抱不动他了。

    真的长大了。

    放下小成她的视线又落向了千静语的身旁,那是……易宇兮。

    “好久不见……”收回眸光,她轻声道。

    即使是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她还是不能将哥哥两个字脱口而出。

    易宇兮仍旧看着她,而后缓缓开口:“好久不见……”

    千静语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尴尬,便开口打破了两人间这种不自在的感觉。

    “爸……还好吗?”她问。

    提到父亲千卉琪的眼眸暗淡了几分。

    “受处分降级后他提前退了休,每日就在家跟花花草草打交道,或者一个人关在房里写字,但听到有车子经过的声音他会不自觉地望着窗外瞧。”说到这里千卉琪抚了抚小成的头:“姐,爸是想你的,一个人的时候他也在盼着你跟小成回来。”

    千静语继续抹泪:“我带小成先去看看爸爸……”随后她说着便牵着小成走向了里屋。

    院子里只剩下易宇兮和千卉琪了,有风吹来,院子里的樱花轻轻落下,有的落在了两人的发间。

    “你……要不要去看看她?”蓦地,千卉琪开口打破了沉默。

    易宇兮沉眸。

    千卉琪又告诉他:“她现在状态很不好,只能靠药维持了,医生说再也不能恢复正常了。”末了抬眸看他:“我想既然你跟姐姐一起来了,也是来见她的吧?”

    易宇兮:“……”

    千卉琪:“她就在二楼的第一间房里,我去看看姐姐。”说完她便转身离去了,留下易宇兮独自一人。

    易宇兮站在原地望着二楼的那扇窗,一个人站了很久很久。

    脑海里浮过很多画面,直到妹妹去世时手中抱着的那张全家福滑过他脑海,他终是迈开了脚步……

    钟嘉棠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一个洋娃娃,她小心翼翼地摇着,嘴里不断地哄:“宇凌乖,我们等爸爸回来,爸爸很快就回来了,宇凌不哭。”

    易宇兮站在房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那个容光焕发满身贵气的钟嘉棠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披头散发满脸憔悴的女人。

    她老了……

    大概是发现了门口站着个人,钟嘉棠蓦然抬头,然后无神的眼眸里突然闪烁起光。

    “凯锋?”她喃喃地唤着,然后从床上站起身慢慢地朝他走来:“凯锋,你回来了?”她的表情由失落转向喜悦,她抱着洋娃娃走到他的面前。

    “这次回来几天?是不是就不走了?凯锋,你饿了吗?我去做饭给你吃。”她望着他眸光眷恋。

    见他迟迟没有反应,她有些委屈:“凯锋,你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你在那里又不开心了?”说着她抬手轻抚他的眉:“那你离开那里好不好?我们一家都离开这里,去哪里都好。”

    易宇兮看着这样的她眸光渐渐沉凝。

    突然墙上的钟响起,钟嘉棠仿佛想起了什么:“宇兮要放学了,我要去接儿子,我们一起去接儿子好不好?他看到我们一起去接他一定会开心的。”

    回忆一点点地吞噬着他,眼角再也控制不住地泛了红,易宇兮躲开她的触碰退出了房间。

    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的千卉琪。

    看到他红了的眼眶她缓缓开口:“她得知真相的时候陷入了很严重的抑郁,自杀过两次,每一次被救活都是质问我为什么不让她去死,让她去陪他们……后来她就变成了这样,每天都在等她心里的那个人回来,我想现在的她兴许是快乐的,因为她永远都在期盼……而她已经知道错了。”

    “这对她而言或许是最好的结局,活在自己的梦里,永远不要再醒来。”易宇兮这样告诉她。

    千卉琪看着他的眼睛继续问他:“那你呢?你最后会选择原谅她吗?”

    易宇兮接受着她的注视而后告诉她:“不会。”

    千卉琪:“……”

    易宇兮:“很多年前,我的母亲就已经在我心中去世了,我只想记住她最美好的样子。”

    仿佛是千卉琪料到的答案,她没有再继续追问,因为她不是他,永远无法站在他的角度去感受到内心那份痛苦。

    也许正如他所说的,这样对母亲而言才是最好的结局,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似痛苦实则却是一种解脱。

    面对着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千卉琪最终选择了沉默。

    上一辈的仇恨终将结束,现在他们也是时候该放下一切了……

    ***

    而此时书房里,千静语正带着小成站在门口,正在写字的千晋轩看到是他们放下手中的毛笔背过了身去。

    就这样各自无声地站着,直到千晋轩突然咳嗽,千静语示意小成过去。

    小成乖乖地走向千晋轩伸手轻轻地给他拍了拍背并轻声唤:“外公。”

    背着他的千晋轩眼角顷刻湿润,小成稚嫩的声音触动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四年了,他也时常会想小家伙现在长成什么样了,他们母子去了哪里,会不会过得很辛苦。

    终究是自己的女儿自己的亲外孙,他做不到真的铁石心肠。

    所以每天他都会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生怕有一天女儿和外孙回来了,但如今真的回来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母子。

    当年他一念之差所做的事最终铸成了大错,易凯锋的儿子因此走入歧途并以此接近了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也爱上了这个不该爱上的男人,和顾楷铭协议假结婚生下了小成一度成为名门圈中的笑话,最后也被他亲手赶出家门这些年独自带着孩子流落在外;妻子也在得知真相后不堪精神上的压力导致整个人崩溃;而自己也被降级处分,一无所得。

    报应,都是他的报应啊,归根结底都是他的错他有什么资格去怪女儿给他丢人。

    泪水从他的眼角滴落,滴在小成的脚边,小成这才发现他流泪了。

    “外公你哭了?”他开口问。

    “没有,外公眼里进了沙子。”千晋轩摇头说道并且找了一个连小成都觉得已经过时了的借口。

    “小成长大长高了?让外公看看。”抹去泪水他转身看小成。

    真的长大了,但还是那么的标致可爱。

    千静语的眼底也氤氲着湿润慢慢走向父亲,然后从他的身后紧紧环住他的颈脖。

    “爸,我回来了……”她低语道。

    千晋轩的肩膀微微颤抖,他伸手轻轻地覆在千静语的手上声音沙哑:“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父女俩就这样安静地抱着。

    因为四年后那些事都已经成为过去,而他们终究割舍不断的亲人。

    易宇兮在最后面对季岩宸的时候最终还是选择放下了仇恨将他交给警察,她想,四年后父亲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错误,也选择放下一切。

    那就让他们这一家从头开始,他不是谁的儿子,她也不是谁的女儿,他们只是一对相爱的平凡人,会如所有美好故事中的结局一样,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对吗?

    望着窗外的那抹阳光,千静语内心重归平静。

    结束了,这一次真的可以全部结束了……

    ***

    春天的英国十分温暖,约克的castlehoward(霍华德城堡)也如往常一样美丽,并充满了生机,城堡庄严而富丽,阳光下城堡前的喷泉在吐露清澈的水花,碧绿的草地上站着一个倩影。

    她身着洁白的露肩婚纱,她圣洁得宛如天使,美得不可方物。

    蓦地,身穿洁白礼物的千卉琪出现,她笑着将手中漂亮的捧花递到千静语面前。

    “姐,你真漂亮。”她望着她道。

    千静语有些羞涩地低头,已经过了穿婚纱的年纪,她总怕自己老了。

    “姐,我真高兴,多年后你还是跟自己深爱的人走到了一起。”千卉琪则继续感触地说道,鼻子一酸就有些想哭。

    回想这些年姐姐走的路,真的很不容易,真的。

    千静语紧握着妹妹的手微笑:“两个人如果有缘无论走多远还是会走回一起,有一天你也会遇到那个人的。”抬手抚着妹妹的脸颊道。

    千卉琪立刻忍住泪点头:“婚礼快开始了,我们该准备进场了。”说着她调整好自己在千静语身边站好,但她突然发现花童不见了。

    “小成?易以成?”她环视着四周唤着小家伙的名字。

    臭小子,他爸妈的婚礼他怎么还乱跑。

    而事实上小成才没有乱跑,这次的小花童一个是他,一个是顾沐馨。

    虽然顾楷铭碍于面子没有来参加这场婚礼,但是洛诗帷却带着馨馨来了,并且答应千静语让馨馨当小花童。

    当小成看到穿着小礼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顾沐馨的时候他就忍不住跑过去逗她:“小黄鸭,看来你脑子没被砸坏啊?”

    四年没见,馨馨见到他还是有些害怕,这个野蛮的小少爷,她不知道会不会又突然做出让她躲闪不及的事,所以一开始她没有跟他说话。

    见顾沐馨没有理自己,小成倒也没有不开心,而是继续跟她说话。

    “你跟你妈妈从中国来的啊?你现在在哪个学校念书啊?”

    馨馨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跟他说话,小成又开口。

    “不会真的被砸坏了变哑巴了吧?”

    馨馨闻言立刻开口:“在a小……”

    a小,a市的贵族学校,从幼儿园至高中部都是a市师资力量和学习环境最好的学校。

    小成的幼儿园就是在那里念的,所以他也知道。

    刚想开口继续问些什么就听到小姨在唤他的声音,不一会儿千卉琪果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我的小少爷,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角色?躲这儿干嘛呢?耽误了小心你爸揍你,快去准备!”千卉琪说着让他赶紧去千静语那儿。

    “我爸才不会揍我呢。”小成朝她做了个鬼脸又回头看馨馨:“要过去了,一起啊。”他道。

    馨馨没做声,他便直接伸手将她拉了过去:“发什么愣,走啊。”

    馨馨的手就这样被他牵了过去,她怔怔地跟在他后面,根本没料到这一牵……居然就是一辈子……

    当音乐缓缓响起的时候,千静语的手被父亲千晋轩牵在了怀里。

    他望着她满眼的宠溺。

    “走吧,我的公主……”就像小时候那样,他唤她为小公主。

    千静语忍着泪轻轻点头,然后跟随着父亲的脚步一步步地踏向那圣洁的殿堂。

    小成和馨馨在前面撒着花瓣,妹妹千卉琪在身后替她挽着长长的裙摆。

    当礼堂的大门被慢慢打开的时候她看到了前方在等待她的身影,他站得笔直,还是那么地挺拔俊逸,一如十一年前他们的初遇。

    ——

    “我是这里的留学生,你呢?”

    “不要这么快对一个陌生人卸下防备,即便是他前一秒帮助过你……”

    “易宇兮……”

    “嗯?”

    “易宇兮,我的名字……”

    易宇兮,我命中的劫,却也是我这一生最刻骨铭心的爱。

    ——

    “小朋友……你好像在跟踪我?”

    “你求我?”

    “你错了,我跟贾峥竞一样,都是流氓,还有……我也不是好人。我们……来日方长……”

    “你……喜欢我。”

    ……

    “在你们母子来到这栋别墅里生活的日子,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光,我从小没有家,但那个时候却真切地感受到了,还有小成在最危险的时候喊了我爸爸,够了……一切都够了。”

    “对不起。”

    “我爱你……”

    ……

    当过往的一切随着她的每一步重现在脑海的时候她望着越来越近的他眼眶红极了。

    这一场婚礼他欠了她十一年,她庆幸有生之年她还是等到了。

    手从父亲的手中交到易宇兮手中,他望着美丽的她收紧了指尖。以后他再也不会放开手,再也不会。

    易宇兮的身后站着庄浩,是,他是今天的伴郎,他特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赶来的。看着他们深情对望的样子,他也终是绽开了笑。

    曾经易宇兮所受的一切苦难,这一刻都值了,因为他以后他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家,永远的家。

    这场婚礼没有神父,没有很多来宾,只有那些懂得他们故事的人在场。

    易宇兮牵着千静语在礼堂的顶头驻足,他深情地望着她缓缓开口。

    “小朋友……我爱你。”

    千静语望着他眼底湿润却笑靥如花。

    “易宇兮……我也爱你。”

    易宇兮唇角也绽开笑,他捧起她的脸爱恋地吻了下去。

    我予你一场胜宴,只为许你一世欢颜,我爱你,生生世世……

    在场的所有人他们欢呼,包括小成也没忍住酸了鼻子。

    真讨厌,他最讨厌煽情了,可是为什么就是那么想哭,真矫情啊。

    “咔嚓--”

    有人拿起相机,时间就此定格,而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人的轮回那么多,谢谢这辈子有你陪我过……

    ***

    半年后,a市的公墓,易宇兮手捧着两束雏菊轻轻地放在了两块紧靠的墓碑前。

    “爸,宇凌,我来看你们了。”单膝跪地他凝望着墓碑上的照片低语道。

    身后的小成也学着他的样子放下两束小雏菊。

    “爷爷,小姑,我是小成,以后我也会跟爸爸常常来看你们的。”他很认真地说道,说完还很乖地分别在两个碑前跪下拜了拜。

    这些不是易宇兮教的,也不是千静语教的,是他自己去做的,易宇兮看着竟然差点流出泪来。

    他的小成真的长大了……

    抬手欣慰地抚了抚他的小脑袋,他再次看向照片中的父亲。

    “爸,她现在什么都忘了,但还记得你和宇凌……”顿了顿他又开口:“不管她以后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会照顾她到最后,您放心。”

    像是承诺也像是答应……

    ——“不要恨她……不要恨她……”

    除了对不起,父亲去世时还留下了这句话,但是这些年他一直选择忘记,现在他才愿意面对父亲这句临终的遗言。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千静语的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他回神,反握住她的手。千静语被他牵着慢慢地走向墓前,风吹乱了她的长发也吹开了她披着的风衣,露出了她已经八个月大的肚子。

    是的,她又怀孕了,这一次是个小公主。

    “爸,宇凌,很快你们又要做爷爷和小姑了,以后又会多一个人来看你们了。”她抚着自己的肚子说道,就像他们就站在她的面前般。

    照片里的易凯锋和易宇凌依旧笑得灿烂,如同听到了她的话般。

    易宇兮从身后拥住千静语,同时也将小成揽进了怀里。

    现在的一切都让他异常珍惜,或许这个小公主就是宇凌的转世,用另一个身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是吗?

    低头吻了一下千静语的耳垂,他对父亲和妹妹又一次开口。

    “爸,宇凌,我现在已经有了家,再也不是一个人,很幸福,你们不用再担心我,请安息……”

    风再次轻拂过他们的脸颊,仿佛是父亲和妹妹给他的回答。

    千静语和小成也紧紧地靠在他的怀里,因为从此以后,他们一家四口永不分离。

    永不……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胜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轻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黯并收藏胜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