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胜宴 > 第88章 番外之易纾怡&夏子一(8)

第88章 番外之易纾怡&夏子一(8)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胜宴最新章节!

    “……”

    那一刻易纾怡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眸底承载的全是他的影子,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她完全忘了该怎么回答他。

    夏子一看她这样怔怔的模样突然唇角漾起笑意。

    “早点回去休息。”蓦地,他开口说出这几个字,然后他抽身慢慢地离开了。

    易纾怡愣住。

    这就……完了?可他还没有告诉她答案呐。

    她抬眸无声地询问,眸光又与夏子一不期而遇。

    夏子一知道她在向他询问答案,但依旧没有告诉她,只是伸手像哄小孩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等你再长大一些就会知道了。”他道,然后又对她微微一笑:“今天你的表演很出色。”像是在夸奖也像是在鼓里,但易纾怡却没有了先前的开心。

    ——“等你再长大一些就会知道了。”

    所以……他还是只当她是个小女孩吗?

    沉了沉眸,易纾怡轻声开口:“谢谢……”指尖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攥紧了包:“那……我下车了。”这样说着顿了一下她又补充:“晚安。”

    晚安……wanan……我爱你爱你……

    虽然现在说晚安早了些,可是她怕有些话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借着这个仅有的时机她变相的表白了。

    夏子一星眸微湛,良久也开口:“晚安……”

    就这样就此道别,易纾怡抱着自己的书包下了车,关上车门透过开着的车窗与他挥手。

    夏子一轻轻颔首,在她转身的瞬间再次启唇:“记得下次不要随便坐异性车的副座。”

    易纾怡脚步稍顿,回眸看了他一眼,他却已经收回视线发动了车。

    目送着他开车离去直至再也看不见,易纾怡才迈开脚步回了家。

    所以……坐男人的副座到底是什么意思?

    满脑子带着这个问题易纾怡回到家里,此时千静语早就准备好晚餐在等她回来。

    “宝贝回来了?今天演出累吗?”看到女儿回来了她立刻迎了上来。

    易纾怡笑着对她摇摇头。

    “快去洗手准备,一会儿你哥哥跟你爸爸也要回来了。”千静语替她接过手中的包让她去洗手。

    易纾怡便放下包去洗手间了,但边洗手还是在思考那个问题。

    到底是什么意思?

    待她从洗手间洗完手出来易宇兮和易以成正好到家。

    “爸爸,哥哥。”易纾怡开口唤他们。

    易宇兮倒是难得回家吃顿饭,看到女儿便宠溺地对她笑,而易以成却是含糊地应了一声。

    因为刚刚他在回家的路上居然看到了夏子一的车,夏子一已经从美国回来了?而且他怎么会经过他们家的路段?真稀奇。还有……他回来了是不是代表夏明睿也回来了?那馨馨……

    越想越心不在焉,吃饭的时候也老走神。

    饭桌上千静语见儿子不太对劲便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他的碗。

    “怎么了?妈妈今天做的饭不好吃?”她故意这样问。

    易以成这才回神,立刻开口:“怎么会,妈妈做的饭最好吃了。”

    千静语才不吃这一套,立刻抓住机会开口:“自从你毕业进了公司跟你爸爸学习生意上的事每天回家也是越来越晚,当然男人有事业心是好的,但是你也老大不小了,婚姻大事也是时候该考虑了,趁着今天我们一家四口难得在家坐下来吃顿饭,我希望听听你的意思。”

    易以成一听便不想再继续吃饭了,自从毕业开始母亲对他的婚姻大事就异常上心,一开始他总是借口工作忙,但随着他已经慢慢能够在公司独当一面,母亲便又开始催促。

    而他排斥的原因除了他自己恐怕也只有妹妹知道了。

    “妈,我还年轻,这件事不急。”他这样回答着又扒了一口饭便起身准备上楼。

    千静语见他又是这副逃避的样子便放下筷子要叫住他,却被易宇兮拦住。

    千静语抬眼:“都多大了你还护着他?这件事你不许插手。”

    易宇兮看着妻子:“正是因为他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婚姻上的事才更要尊重他,他的确还年轻,再给他一些时间。”他这样道。

    千静语闻言越发觉得他现在说话喜欢跟她一板一眼的,便没好气地看他一眼继续吃饭了,刚要给女儿夹菜让她多吃点别学她哥哥,谁知筷子还没伸到女儿的碗里易纾怡也跟她哥哥一样扒了一口饭就说吃饱了。

    “你还没吃怎么就饱了?”千静语不解地问。

    易纾怡对母亲笑笑:“真的饱了,我上去学习了爸爸妈妈。”说完就也一溜烟地上楼去了。

    千静语看着两个孩子前后脚都这样顿时不高兴了,放下筷子跟易宇兮小声抱怨:“难得坐在一起吃顿饭这两个孩子怎么回事。”

    易宇兮却只是往她碗里夹菜:“他们长大了,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间,不吃就不吃吧……”

    千静语继续瞪他:“都是你给惯的!”

    易宇兮只得认命:“对,我惯的,都是我惯的……”

    ***

    楼下父母在拌着嘴楼上易纾怡则偷偷地敲开了哥哥易以成的房门。

    “有事?”易以成打开房门看着妹妹问。

    易纾怡也看着哥哥:“你知道馨馨姐回国了吗?”

    易以成微怔。

    她果然回国了,那夏明睿……?

    “你怎么知道?”但立刻恢复后他像是不经意问。

    易纾怡便实话实话:“今天我们学校校庆,馨馨姐来了,我们碰了面,她告诉我她上周就回来了。”

    易以成沉默了片刻“嗯”了一声,然后便似满不在乎地准备关门:“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他反问。

    易纾怡最不喜欢哥哥这副端着的样子,于是踮脚伸手去捏他板着的脸:“跟我就别装蒜了,你这五年怎么过来的我再清楚不过了,馨馨姐这次回来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易以成被妹妹这么一捏还真有点痛,他拿开她的手走进房间告诉她事实:“我们五年前就分手了,她现在是夏明睿的未婚妻。”一屁|股坐在床上他抬眸又问:“你觉得还能改变么?”

    “能啊!”易纾怡狠狠地点头追了进去,她抓住易以成的臂膀摇晃:“哥,你要振作起来,我觉得馨馨姐现在并不快乐。”

    易以成抽回自己的手慵懒地仰趟在自己床上:“你小孩子懂什么。”他这样道。

    易纾怡闻言不爽。

    小孩子小孩子,又是小孩子。

    “我不是小孩子!我什么都懂!”她气呼呼地辩解道。

    易以成闻言用胳膊撑起半个身子:“你懂?懂什么?”他问。

    易纾怡见他一副看不起她的模样便撇嘴:“懂什么?”她学着他的语气重复一遍又开口:“反正该懂的都懂了,不该懂的也懂了。”

    易以成依旧不屑:“比如呢?”

    易纾怡的声音也故意拖长:“比如啊?比如你以前和馨馨姐kiss的时候手总会不规矩伸到她……”

    我靠!

    易以成立刻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捂住了妹妹的嘴:“你,你,你……”他竟然惊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易纾怡毫不畏惧地拿开他的手学着他平时的样子朝他挑起眉梢:“怎么样,我说了我都懂了。”

    易以成站起来伸出食指对着她,想教训她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虽然她一直天真无知,但是毕竟已经十六岁了,正值青春期,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开始懵懂也是很正常的。

    易纾怡第一次看到哥哥在自己面前吃瘪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你脸红啦?”她故意问。

    易以成瞪她:“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下换易纾怡懒洋洋地躺在易以成的床上:“你放心好了,我会替你一直保密的,但是说真的这次馨馨姐好不容易回来你就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易以成坐在床头看着脚下的地板开口:“你少掺和我的事。”语气不咸不淡。

    易纾怡趁他背对着自己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又在他床上懒了一会儿蓦然想起了什么便抬手轻轻去扯他的衣服。

    “又怎么了?”易以成有些不耐烦的问,他现在已经心乱如麻。

    易纾怡便立刻凑了过去,她换了一个方向趴向易以成那头,然后撑起小下巴。

    “哥,问你个问题。”

    “说。”

    易纾怡稍稍迟疑了一下终是开口:“就是……女孩子坐异性车的副座有什么说法吗?”

    此时易以成正在纠结自己跟顾沐馨的事,听到妹妹这么问也没多想。

    “男人车的副座除了自己的至亲一般只有伴侣才能坐,因为副座是个触手可及的地方。”易以成是这样回答她的。

    易纾怡呆滞。

    易以成见妹妹没了动静侧眸:“怎么?你坐谁副座了?”

    想到他以前对夏子一的反感易纾怡立马否认:“没有啊,我就在一篇杂志上看到的,随便问问。”

    易以成又告诉她:“所以以后除了家人不要随便坐异性的副座。”他提醒道。

    易纾怡轻轻点头:“嗯……”而后她便陷入了沉思。

    那么夏子一也只是在纯粹的在提醒她吗?还是……?

    ——“等你再长大一些就会知道了。”

    他的话瞬间回响在耳边。他只是将她当孩子的吧?

    觉得自己想多了,易纾怡心里叹了口气趴在了易以成背上。

    “哥哥,你要跟馨馨姐好好的啊……”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

    能互相喜欢真是太不容易了,哪怕只是曾经,易纾怡觉得。

    易以成没有发现妹妹的异常,只当她是关心自己,他闻言心底苦笑。

    早是物是人非了,怎么好好的……

    ***

    夏子一回到家又被父母念叨相亲的事,最后饭都没吃他扔了筷子就直接上楼。

    “夏子一,你回来!你要是有明睿一半听话我用得着天天念叨?”母亲邱以婕在身后生气地唤他,夏子一也充耳不闻。

    邱以婕也气得摔了筷子,指着夏景叶就责怪:“你看看他的样子,都是遗传你的!”

    夏景叶继续安静地吃饭,到底是像谁她似乎是搞错了,不过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只能选择沉默。

    “你还吃得下去?”邱以婕见丈夫没理自己更加不悦,抬手夺过他手中的筷子也摔掉:“不许吃!”

    夏景叶抬眸看了妻子一眼便不再吃饭,拿起手旁的报纸无声地翻阅了起来,谁知邱以婕又将他的报纸抢走:“不许看!”

    下一秒夏景叶也不伺候了,起身也跟儿子一样上楼去了,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邱以婕则在原地跺脚:“有本事以后就你们父子俩过!”

    楼下邱以婕还在一个人生闷气,夏子一已经进洗手间冲澡了,他觉得母亲应该是更年期到了,脾气比以前更差了,亏父亲能够忍受到现在。

    就是因为母亲的强势他自懂事以来就觉得以后娶老婆得娶一个听话懂事的,不然像母亲这样的根本治不住她,况且他的耐心可没父亲那么好。

    热水打湿了他发和精|壮的躯体,雾气也很快沾在玻璃门上。

    蓦地脑海中浮现起一张纯净精致的小脸,她每次看他的时候脸都会红红的,与他对视了她会立刻收回目光低头,就像被他发现了什么。

    他们面对面只剩一毫米的时候,她的脸红得像个小柿子,她身上没有浓郁的香水味,而是馨淡的体香,还有那一直被她紧咬着的小粉唇……

    ——“晚安。”

    她柔嫩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在这“哗哗”的水声里更添一分不一样的感觉,怎样都挥之不去。

    淋浴室的温度随着水温在逐渐升高,闷得夏子一越发觉得透不过气,他刚想那块毛巾来擦头发手却悬在了半空。

    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可耻地……ying了……

    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居然……

    越想越觉得自己变态,他立刻将水温调冷。

    他现在急需用冷水让自己降温冷静一下!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胜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轻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黯并收藏胜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