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胜宴 > 第61章 我嫌你脏

第61章 我嫌你脏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胜宴最新章节!

    这一天大概是易宇兮这些年来睡得最沉的一次,醒来时窗外已天黑,易宇兮竟有一种恍如七年前在英国的错觉,因为醒来她就在怀里。

    易宇兮的视线落在她精致的脸颊,她还在熟睡,紧闭双眸安静睡觉的模样一如既往的恬美,即便已身为人母,却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她永远都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捋到耳际,易宇兮低首紧贴她的脸颊感受着她的温度。

    “对不起。”在她的额上印上一吻,他在她耳边依旧只说了这三个字。牢牢地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交缠,他眸底是几近痴迷的眷恋。

    就这样无声地躺坐了很久很久,他才微微动了一下,又宠溺地吻了吻小成,他独自下床离开了房间。

    他不站在一楼的落地窗前,望着暮色,他眸色深沉如墨。

    以前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可当他得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儿子、当千静语抱着小成在机场步履匆匆的时候他蓦然感受到了所谓害怕的感觉。

    是的,前所未有的害怕。

    孤傲的背影站得挺拔,他却再也无法像以往那般冷静,也许……是时候一切做个了结。

    ***

    小成是比千静语先早醒来的,睡梦中他突然觉得口很渴,于是揉着惺忪的睡眼便从千静语怀里“悉悉索索”地爬起来了。光着小脚丫子走在地板上,初秋的天还未开地暖,所以地上还是凉凉的,小成打了个哆嗦继续光脚走着,自己踮起脚尖打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别墅很大,安静地出奇,不过小成从小胆子就大,也没觉得害怕,只是心里抱怨这个房子虽然大房间里却连水都没有,口渴了还要自己找水喝,太讨厌了。

    走到楼下他就看到了站在大厅落地窗前的那个身影,而一向敏锐的易宇兮听到了一丝动静侧眸朝楼梯望去,父子俩的眸光就这样不期而遇。

    小成其实到现在还没有接受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他爸爸的事实,而且他总板着一张脸,凶巴巴的,他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

    不过看到他小家伙也没有要躲的意思,安静地站在楼梯上,小脚丫子因为光着踩在大理石上更加冷,他不自觉地蜷缩着小脚趾头,小手则抓着高高的栏杆目不转睛地盯着易宇兮。

    易宇兮也望着那一抹小身影,那眼神和无所惧怕的神情简直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抬步慢慢走近他,这才发现他没有穿鞋子就赤脚下来了,几乎是下意识地蹲下|身将他抱起。

    “下来怎么不穿鞋子?冷吗?”将他的小脚紧紧握在自己的手掌中,当那微凉的温度透过指尖传像他的时候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丝疼,心疼的疼。

    小成继续看着他然后摇摇头。

    易宇兮本身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对于这个突入起来的小生命,他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该以何种方式与他相处,将她推开的这七年,他每一天都变得更加冷漠,尤其是得知她有身孕,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她孕育的是他的孩子,以为那是顾楷铭的孩子,那段时间他尝到了比死还痛苦的滋味,于是他将自己冰封得彻底,很久很久都没有笑过了。

    “饿了?”他低声问着小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沉郁,可是长期的威严早就形成了习惯,让他一时间无法转变过来,他已经三十一岁,也不再是那个可以陪着孩子其乐融融打电玩的大学生。

    小成继续摇头,但他又不想跟易宇兮说话,所以哪怕再渴都熬着,只可惜才四岁的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虽然不说话但他时不时舔嘴唇的小动作出卖了他,易宇兮一下子就看出了他是口渴了。

    也没有当即拆穿他,易宇兮只是抱着他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本想拿出一瓶冷冻过的水,但却在要触碰到它的那一刻收回了手关上了冰箱,他将小成抱放在料理台上,然后抬手打开了一旁的储蓄橱从中拿出了一瓶没有冷藏过的矿泉水。

    小成看着他打开那瓶矿泉水,坐在料理台上便突然不开心了。

    “我不要喝这个,我要喝冷的。”当易宇兮将打开的矿泉水送到他嘴边的时候他扭头道,那晃着小腿显然在耍小性子的模样和千静语如出一撤。

    易宇兮凝视着他,视线根本无法从儿子身上移开。

    “空腹喝冷的会闹肚子,喝这个。”他耐心地将手中的矿泉水再次递到小成面前,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冷峻的声音缓和了很多。

    但是小成可不是好伺候的主,从小在顾家养尊处优惯了,除了千静语对他要求严格其他人都宠着他,平日里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小少爷的脾气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掉的,只见他看了一眼易宇兮递过来的水,慢慢撅起了小嘴巴,然后傲娇地伸出小手就把他的手推开。

    “不要!我就要喝冷的!”他仰起头倔强道,丝毫不畏惧易宇兮。

    “……”易宇兮沉默地望着正在闹脾气的小成。

    敢这样推开他手的恐怕也只有他们母子俩了。

    父子俩就这样又一次陷入安静的对视,良久后,易宇兮轻轻放下了手中的那瓶矿泉水重新走到冰箱面前从中拿出了一瓶冷藏过的矿泉水打开,没有全部递给他,他背过身去倒了一些在水杯里,又趁他身躯挡住小成视线的空隙掺杂了那瓶正常温度的水,这样才不会太冷伤了他的胃。

    终于拿到冷水了,早就口渴的小成捧着水杯“咕噜咕噜”地喝得又凶又急,易宇兮在旁边看着唇角竟不自觉地扬起一丝笑。

    还是像他妈妈多一点,倔强又任性。

    父子俩正在厨房里面对面的时候,千静语也从突然从梦中惊醒,一睁开眼就发现原本睡在自己怀里的小成不见了。

    心中蓦然一紧,她一下子就慌了,立刻下床跑出了房间。

    她怎么可以在他的房子里睡着?小成一定是他趁着她睡着带走的,她怎么能这么放松警惕忘了他是多么一个阴暗的人,也许他就是故意等他们母子睡着的,这样他才好能够轻而易举将小成从她身边带走。

    越想越难受,步伐也就越来越乱。

    她害怕极了,她不敢想象小成不在她身边的日子,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她,没有任何人可以将他们母子分开,即使他是小成的亲生父亲。

    “小成?小成?”鞋子也没有穿,她赤着脚跑在这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回响着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小成?!”一路找下来都没有看到小成的身影,她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对易宇兮的恨也加深了几分,她加快了脚步急促地从楼上跑下来。

    ——“小成?!”

    正在厨房里的小成突然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妈妈!”他唤着放下水杯就要从料理台上跳下来跑出去。

    料理台很高,眼看着小成就要直接跳下来易宇兮立刻伸手将他抱起。

    “我不要你抱,我要妈妈!”再次被易宇兮抱起来禁锢住,小成可不开心了,小腿扑腾着挣扎着要下来去找妈妈。

    易宇兮这次并没有由着他,因为他还光着脚,跑出去会受凉。他的挣扎对他而言毫无用处,他更紧地抱住他,一只手就安定住了小家伙乱动的小脚。

    “不要你抱!不要你抱!”脚动不了了,小成这下真的急了,小手也肆无忌惮地拍打着易宇兮。

    “不许乱动。”而这次易宇兮却带着警告抬高了声音。

    小成的任性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一个男孩子怎么能哭哭啼啼时刻叫嚷着妈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是他的儿子就要以他的方式来教。

    但是还没有意识到什么的小成还在继续闹着,于是易宇兮恢复了冷郁,厉声开口:“闭嘴。”

    仅仅两个字,那强大的气场和致冷的语气让小成瞬间安静了下来,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孩子,还是会害怕,尤其是易宇兮那眸底蕴藏的凌厉,让他整个人又笼罩上了一层阴森,吓得小成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身子一抖。

    这是在医院后第二次被他凶了,小成委屈得想哭却又不敢在他面前哭,心底对他的讨厌加重了好多,他更加不相信他是他的爸爸了,他才不要他当他爸爸!

    千静语跑到厨房的时候就看到了这副情景,小成困在易宇兮怀里望着他,小嘴憋着像要哭的模样,眼眶红红的泛着晶莹,那一刻她的心就抽痛了起来,立刻走上前从易宇兮手中夺回小成。

    “易宇兮你到底是什么做的?你还有心吗?连自己的儿子都下得了手伤害?”她抢过小成狠狠地质问道。

    小成一到妈妈怀里眼泪就“哗哗”地往下掉,刚刚他是真的被吓怕了,又不敢哭出声来他便埋头在千静语怀里低泣,小身子委屈地一颤一颤的,让千静语更加心疼。

    看着愤怒质问着自己的千静语易宇兮眸色如常。

    “伤害?他挑眉反问,而后冷笑:“你让我的儿子在顾家变成了娇身惯养的小少爷,很好,那么以后我会亲自教育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小成还在自己肩头委屈的哭泣,千静语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和易宇兮吵架的模样,边抱着他哄他让他自己先去客厅等她。

    小成这会儿也不想再看到易宇兮,便听话地从千静语怀中下来乖乖去了客厅等她。

    待小成离去,千静语推上厨房的门与易宇兮直视。

    “易宇兮,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母子?四年前你亲口对我说的话你都不记得了么?我承认是我来求你救了小成,如果可以我真的一辈子都不想让他知道真相,可是偏偏老天要一次次戏弄我,我现在甚至都不敢面对他,不敢告诉他他的亲生父亲是个黑社会,是个做伤天害理之事的坏人。”千静语忍着泪说道却继续看着他:“我曾经年少无知爱错了人,这七年,我也受到了各种报应,但是小成是无辜的,你为了报复接近我、接近我们家这些卑鄙的事情我都不想让小成知道,如果你还当自己是小成的父亲,或者你还有一份当父亲的责任感,那么请你在他面前保留一个美好父亲的形象,我不想他伴随着童年的阴影去过一辈子,就像你一样。”说完这些话泪水已经打湿了脸颊,她真的累了,她想离开,去一个没有他的地方,再也没有。

    ——我不想他伴随着童年的阴影去过一辈子,就像你一样。

    而这句话却恰恰触动了易宇兮的神经。

    童年,阴影……

    是,他的伴随着童年阴影长大的人,四岁亲生母亲抛弃了他,六岁亲眼看着父亲死在自己面前,八岁唯一的亲人又活活被一场大火烧死,面目全非,十五岁独自从金三角苟活着回来,要比惨,恐怕世间还真没几个像他这般生不如死,他带着仇恨而活,也因为仇恨而活。

    儿子……她根本不知道当她选择留下孩子的时候对他而言意味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很好奇当你怀着我的孩子嫁给顾楷铭的时候,每天是怎么在他面前伪装的?因为恨我留下了我的孩子让他叫一个和我势不两立警察四年的爸爸,千静语,你知不知道你的的这一步棋走得多妙?我很好奇当顾楷铭知道他养了四年的孩子不是他亲骨肉的时候他是什么反应,顾家又是什么反应?”他说着一步步朝她逼近,面容冷峻。

    千静语下意识地往后退拒绝他的靠近,而他的话也触动了她的神经。

    她四年里为小成忍受的所有委屈在他的三言两语中就变得如此不堪,他根本没有心,连血都没有。

    “是你教会我的易宇兮,你不知道吗?”于是她扯着嘴角仰头告诉他:“我就是在等你愤怒的这一天,都是你教会我的,算计、报复、步步为营,很有趣,我跟你一样乐在其中。”

    下一秒易宇兮的双手已经紧攥成拳。

    “七年前你算计我,三年后我报复你,易宇兮,我们扯平了,现在我不想再玩了,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母子,否则我就将你丑陋的一切全部告诉小成,让他恨你一辈子。”千静语说完转身便要离开,就在她伸手刚刚拉开厨房门的那一刻“砰——”地一声门被身后的一股力量再次关上,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上锁的声音就紧接着响起。

    她转过头想去质问易宇兮,下一秒就被他高大的身躯禁锢在了门后。

    “想结束?”只听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极为忍耐的愤怒,一种不祥预感瞬间涌上千静语心头。

    “你放开我!”她挣扎着想要离开他却根本无力反抗。

    易宇兮一只手却直接按住了她乱动的双手:“在你生下小成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再也无法结束!”他一字一句地告诉她,将她的双手伸直按在了门板上。

    而后随着“撕拉——”一声,千静语的裙子就被撕破了,她白皙的大腿露出,易宇兮的另一只手不由分说地将之抬起。

    “易宇兮,你是疯子!”千静语哭喊着想要阻止却来不及了,他几乎是从后撞进了她的身体,痛得她尖叫了出来。

    在客厅的小成听到了她的哭叫立刻跑过来想开厨房门,可是厨房门被锁了怎么开都开不开,他只得用小手去拍门。

    “妈妈!妈妈!”他在外面不停地唤着。

    隔着一扇门,儿子在门前呼唤,千静语却在门后承受着巨大的痛,当易宇兮一次又一次撞进她身体的时候,她只能选择无声地哭泣,她不想让儿子听见她如此屈辱的声音。

    当最后易宇兮抽身而出的时候,千静语听到了自己心一片片在碎的声音,还有他的变本加厉。

    “这四年,你也是这样陪着顾楷铭的?”

    他毫无感情的声音让千静语的心“啪--”地破碎全部,再也拼凑不起。

    全都没了,都没了,现在,他在她心里最后的一丝美好都荡然无存了,她恨,恨极了他,更恨极了自己。

    孽缘,都是她自己造的孽。

    可是她却没有哭,而是带着讽刺的笑开口。

    “易宇兮,我真嫌你脏……”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胜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轻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黯并收藏胜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