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一剑江湖远 > 第4章 惩处

第4章 惩处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综]一剑江湖远最新章节!

    奉茶宫女的居所,司雯安静的坐在红木桌旁,端着一杯不知冷却了多久的普洱,待听得司棋再三的叹气,不由放下茶杯,笑了笑,“别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司棋站定,猛的给自己灌了一杯冷茶,“我也不想担心,可是就是害怕,我们这是杀人了吧?你说鳌拜到底会不会死?要是没死我们要怎么办?我们会不会被他抓起来?宫里的人都说鳌拜的权利比皇帝大多了。”

    “你不是已经视死如归了?怎么这会儿知道害怕了?”知道司棋心中害怕,压制着心中的恐慌,司雯轻笑着打趣道,“左右不过一条命罢了,我们不说和师傅有关又有谁知道我们是为何而来?更何况,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们这么做也是为家人报仇,我们没有错。”

    司棋深吸了口气,视死如归的咬咬唇,“对!最差也就是一死!没什么好怕的!至少我们没有辜负师傅的期望!”

    “得了得了,我不逗你了,看把你吓得,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是不会有事的。”司雯摆摆手道,“再说了,你不是师傅会救我们的么?”

    “你就会安慰我,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害怕?”司棋对司雯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很是不解,她们做了那样的事情,她怎么就一点儿不担心会被别人发现?

    担心害怕?司雯当然有,可那是对于杀人而言,她不知道自己会被这个时代改造成什么样,是手染鲜血的为反清贡献一辈子还是在半途中就身亡。

    她不担心事情败露,是因为鳌拜注定要死,康熙不会放过他,她们两个做的事情和康熙的想法不谋而合,尽管谋害朝中大臣是大罪,但她和康熙独处的时候就试探着透漏过对鳌拜的恨意,也表露出过有机会就会除掉鳌拜的心思,哪怕自己没命也会为无辜的家人报仇。康熙虽然从旁劝阻,可劝阻的却是言不由衷,言语间甚至还流露出了对司雯的赞同,是以司雯并不担心康熙知道她们谋杀鳌拜后有太大的反应。

    如果顺利的话,鳌拜一定会被擒住,而若是暴毙在牢房,康熙一定会顺势而为对外宣称鳌拜畏罪自尽,她们下毒的意图自然会被掩盖,只是司雯在担心康熙会不会精明到能查出她们二人的身份。

    思及此,司雯微微垂下眼睑,掩住了眸中的思绪。

    久久等不到司雯的回答,司棋不免奇道,“司雯,你想什么呢?我问你怎么不说话?”

    司雯嘴角勾了勾,“做都做了,害怕有何用?现在我们只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等皇上问话的时候咬定是为家人报仇就够了。”

    司棋不知司雯哪来的自信,可除了司雯说的也别无他法,只得点头。

    正如司雯所料,第二日就传来了鳌拜刺杀未遂被擒,而司雯和司棋也被康熙单独召见。

    乾清宫,司雯和司棋低垂着头,安静的跪在下方,静待康熙的问话。

    自司雯二人跪下已有小半个时辰,司棋身子微抖,脸色苍白,额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司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不言不语,仿若心死一般。

    因着擒鳌拜而迅速受宠的韦小宝站在康熙的下首微微有些着急,司雯和他相处也有些日子,感情自是比较好,他虽然喜欢美人,但摸不清康熙的态度对司雯当然是有些疏离,可并不代表他和司雯没有交情。

    韦小宝有些摸不着头脑司雯和那个交好的小宫女犯了什么罪,偷偷看了眼康熙,表情冷硬,神色复杂,韦小宝自问是个懂眼色的人,可这时候也不大清楚小皇帝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生气。

    “你们二人可知罪?”

    司雯没有答话,司棋凝神答道,“奴婢们知罪!”

    康熙声音微微拔高,怒道,“还知罪?给朝中大臣下毒你们可知是何罪?”

    “死罪。”司棋认命的磕头,“可父母亲友无辜惨死,这仇我们不能不报!鳌拜该死!奴婢们没有其他办法,只得如此,哪怕死也在所不惜!”

    “咣当”一声,案几上的白玉镇纸狠狠的砸到司雯二人面前。

    “还真是不怕死!”康熙猛的起身,高声喝道,“若是个个都如你们一般,是不是有一天也会把毒下到朕的头上?!”

    “奴婢不敢。”司雯司棋两人齐声道。

    韦小宝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他是真没想到两个小姑娘有那么大的本事,居然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就算鳌拜该死,也,也不能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啊。

    “不敢!不敢!你们哪里不敢!你们眼中可有朕?可有大清?”

    司棋一时被康熙的威势所摄,哆嗦的说不出话来,闭上眼,几乎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下场,可她不悔,能替家人报仇能为师父做事她这辈子值了!

    心中的震惊过去之后,韦小宝回过味儿来,小玄子是谁?那可是皇上!想要借机处死两个宫女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可如今虽然生气归生气,却没有对二人有杀心,那就是有心放过,想起司雯和小皇帝的交情,韦小宝自觉自己明白了什么,看司雯的目光略有不同。

    司雯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头,“奴婢大仇得报,此生无憾,求皇上赐死以正宫规。”

    “你!你!”康熙气的说不出话来。

    韦小宝眼见不对,忙道,“司雯,你乱说什么呢?皇上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赐死你?擒鳌拜你可是有功的,皇上先前还说会嘉奖你。”

    话里话外竟是将司棋排除在外,司雯心中微松,不免庆幸自己是身处康熙少年时代,即便是帝王,年轻的时候处事多少有漏洞可寻,韦小宝都能在康熙开口前提示自己,她还有什么不明白?

    有了韦小宝的插嘴,康熙咳嗽了两声,语气微微好转,“小桂子,宣朕旨意。”

    “皇上说,司雯擒鳌拜有功,特封奉茶女官,司棋同有功,不过女官只有一个,所以去浣衣局当女官。”

    这样不伦不类的宣旨让司雯和司棋哭笑不得,一时也放松下来,司棋虽然被调职,但好在保住一命,心中暗自欢喜,只要呆在宫里,以后就一定还能为师傅做事。

    司雯心中一紧,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和司棋的待遇肯定不同,却没想到差别居然这么大,浣衣局女官,明升暗降,可司雯除了叹息别无它法,能保住两人的命已是万幸。

    司雯心中的想法虽然千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叩头谢恩。

    一道圣旨,气氛有所缓和,康熙抬抬头,韦小宝机灵的带着司棋告退。

    只剩康熙和司雯两人,康熙语气软和,“刚才没吓着你吧?”

    司雯跪在地上摇摇头,她想不通康熙为何要将自己留下来,一边暗自警惕一边思索着自己是否有什么马脚被看出来。

    “起来吧,刚才不过做做样子,看把你吓得。”康熙走到司雯身旁,作势就要扶起她。

    司雯哪敢让他扶,连忙起身站定,低声道,“奴婢先前不知是皇上,冒犯了皇上。”

    康熙不悦的皱皱眉,“以后没旁人的时候我们该怎样就怎样,你看小桂子不是做的很好。”

    “可,可……”

    不等司雯说完,康熙佯怒道,“朕是皇上,你敢抗旨?”

    司雯暗自翻了个白眼,自己说要像从前那般结果还没怎样呢就露馅了。得了康熙的这句话,司雯也不做作,直视康熙,眼中略带迟疑,似乎不可置信又似乎欲言又止。

    康熙颇觉有趣,不由道,“怎么?还不相信我是皇上?”说完,想起先前的事情,又道,“下毒之事这次就算了,绝对没有下次了,我能保你一次却不一定次次都能保你。”

    司雯点点头,这点她当然知道,如果没有事先在小玄子耳边叨叨试探,在宫内下毒的下场绝对只有一死。

    见司雯乖顺的点头,康熙嘴角扬了扬,“这个时候知道听话了,早先怎么不见你这么听话。”说着,拉着司雯的手往一旁的椅子走,似乎是觉得站着说话不方便。

    司雯却挣脱了康熙的手,不顾康熙诧异的眼神,垂首低声道,“我有话想和小玄子说。”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求撒花求收藏求支持~~~~

    修文修文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综]一剑江湖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落沧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落沧海并收藏[综]一剑江湖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