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综]一剑江湖远最新章节!

    在东方不败身边坐定,司雯淡定的忽略周围打量的目光,径自吃着面前的食物,偶有人来敬酒都被东方不败挡掉。

    东方不败的小妾虽多,但黑木崖上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像这般宠着护着,于是更多的猜忌和打量落到司雯身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端着酒杯想从司雯这里打探到更多的消息。

    司雯对着所有的人都只是微笑,而后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东方不败就手一伸,拦下酒杯一饮而尽,不是没有人想要再次像司雯敬酒,但碍于地位不如东方不败,又被东方不败抬眼冷冷一扫,便都打了退堂鼓。

    端坐在上方的任我行,一手把玩着酒杯,一手随意的搭在座椅的扶手上,面带笑容,眼神晦涩,望着下方热闹的场景不知在想些什么。

    微微侧过脸,看了眼那张微醺的俊脸,司雯想了想,夹起一筷子青菜放在东方不败面前的碗中,“喝了那么多,吃点儿菜吧。”

    东方不败剑眉一挑,狭长的桃花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光亮,没有理会站在面前等着敬酒的属下,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欢喜和惊讶,“我还不知道小雯你竟是如此心疼我。”

    司雯收回的手一顿,低下头,借着面纱的遮掩撇撇嘴,真是个演戏高手,可对着任我行怎么就没能装下去?

    敬酒的是个年轻的男子,被东方不败忽略后只是一瞬间的尴尬,而后带着笑容静立在一旁。

    见司雯没有理他,东方不败腰一弯头一低,亲昵地压在司雯的肩上,察觉到司雯瞬间僵硬的身体,东方不败发出了低沉而又欢快的笑声。

    不是每一个人都如年轻男子一般懂得察言观色,总有人会在别人不希望打扰的时候出现。

    向问天一手拎着酒坛,一手拿着敞口的酒碗走了过来。装满酒的酒坛和木桌发出沉重的碰撞声,向问天手一掀,酒香四溢,周围的酒鬼们不自觉的动了动鼻子,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刚开封的酒坛上。

    东方不败在司雯的脖颈上蹭了蹭,漫不经心的抬起身。

    “东方堂主在神教立下无数功劳,按理我早该敬你一杯的。”一边说着,向问天倒出一碗清澈的酒,“这酒还是前些年教主赏给我的,美人儿配英雄,美酒自然更是应该配英雄,这酒放了这么几年,总算等到了开封的时候!来来来,我敬东方堂主一杯!”

    东方不败接过酒碗,放在鼻间闻了闻,依旧漫不经心的笑道,“今晚向右使的兴致不错啊,用杯子不过瘾都换上酒碗了。”

    “我们都是粗人,粗人喝酒自然要用酒碗!”

    司雯轻笑,向问天不知是受了任我行的什么命令,似乎不从她这里得到些什么消息势不放手。

    正如司雯所猜测,向问天前一句明明还是冲着东方不败而来,下一句立刻就转到了她的身上,“小雯姑娘一晚上只坐着吃菜未免太无趣,来尝尝我这陈年老酒,机会难得啊。”

    东方不败转着手中的酒碗,一言不发,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向问天。任我行是个枭雄,为人虽然多疑,却对向问天深信不疑,可见向问天此人多么工于心计,或者说他对任我行十分的了解,可惜向问天太过忠于任我行,不然若是能有他的助力,剩下的计划就完美了!

    司雯眉眼一弯,看着向问天拎着酒坛轻巧的滴了几滴在小巧的酒杯中,“向右使好功夫!”

    向问天诧异的看向司雯,“小雯姑娘懂武功?”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倒酒不是什么难活儿,但这么大的酒坛口,这么小的酒杯,向右使都能一滴不漏的倒进去,不是武功高难道还是因为经常倒酒练出来的吗?”司雯眨眨眼,好不无辜的看向向问天。

    向问天完全没想到司雯会说出这样的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眼一眨,仰头哈哈一笑,“小雯姑娘真是聪明伶俐,东方堂主好福气啊!”

    东方不败一手端着酒碗,一手搂在司雯的腰间,笑的邪气四溢,眼底的锐利却直射向问天。

    不知向问天是装作没注意到东方不败的眼神还是真的没有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不变,对着司雯二人道,“不知什么时候能喝到二位的喜酒,向某就先干为敬,提前祝二位百年好合!”说完,拎起酒坛,豪气万千的仰头灌酒。

    司雯嘴角抽了抽,这人真的是来敬酒的?倒出一小杯一大碗剩下的就自己喝掉了?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酒碗碎裂声,东方不败一碗已经喝尽,继而他身影一晃,手一转,夺下了向问天手中的酒坛。

    向问天擦擦嘴角,意味深长的看了司雯一眼。

    司雯的注意力几乎全在东方不败的身上,同样是用酒坛喝酒,向问天灌酒是豪情万丈,充满了男人的粗野和豪放,而在东方不败身上却多了几分邪气和诱惑。不得不说,有时候长相和气质真的决定了一个人在他人眼中是否讨喜,就如同现在这般,哪怕司雯知道东方不败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也难免在心中为东方不败这风流的姿态所感叹。

    一坛酒很快就被喝的一干二净,东方不败洒脱的一甩手,酒坛被抛至半空划出一道弧线,随着清脆的声音碎裂在地。

    向问天朗声大笑,连叫了三个好字。

    一时间,众人纷纷叫好。

    任我行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两手轻拍两下,乐声起,一队妖娆的舞女蒙着轻纱踏着轻盈的舞步走进众人的视野。

    有人对着着舞女妩媚的身姿露出垂涎的目光,而有人的视线若有似无的扫过东方不败和司雯。

    坐在东方不败身旁的司雯听到一声冷哼,轻笑道,“人美,舞也美。”

    东方不败微微侧首看向司雯,眼中露出一丝流光。

    一舞毕,任我行似是遗憾,摇头叹道,“这等舞姿,对着我们这帮子粗人还不如舞剑来的痛快!”

    司雯眯起双眸,原来竟是在这里等着她?

    “说起剑舞,听教中人提起小雯姑娘剑舞绝世无双,不知……”向问天的话没有说完便自己停下,只是带着笑容望向司雯和东方不败。

    任我行像是十分感兴趣,身子前倾,道,“哦?小雯姑娘还有如此本事?东方你可不能藏着掖着不让我们欣赏啊。”

    东方不败脸色一沉,狭长的眸子里快速的飞过一抹厉色。现如今教中谁人不知司雯极有可能是他未来的妻子,此二人做出这等姿态无非就是想借机羞辱他!当真可恨!

    气氛再度紧张起来,童百熊已经气得面色青紫,若不是有桑三娘拉着他,此刻定然已经暴走。两派之人暗暗戒备,各自蓄力。

    一声轻笑打破了一触即发的气氛,司雯缓缓的站起身,随手抽出身边侍从腰间的长剑。

    剑尖垂地,随着司雯的行走,在地上划过一道细细的长线。

    “教我舞剑的人告诉我,一把剑出鞘定然要见血,只有这样才能舞出最好的剑。”司雯一边说着,一边渐渐抬起执剑之手,黑亮的双眸在夜色中闪烁着奇特的光彩,“不伤人必伤己。”

    话音一落,司雯手腕一抖,一个漂亮的剑花挽出,紧接着,寒光不停的反射,长剑在司雯的手中犹如一根柔软的丝带,或左或右,或刺或收,皆带上了柔美之意。

    寻常人舞剑,重在舞,让人不由为舞剑之人的身姿倾倒,而司雯舞剑,则重在剑。当她身形动起来,同剑影交织的瞬间,众人看在眼中的便只有那柄剑!不带杀气,不带煞气,不带戾气!刚中带柔,携着女子如水般的温柔。

    蓦地,司雯剑锋一转,手中长剑登时长啸一声,如水的温柔刹那间转成大海的波涛汹涌,宛如海上狂风骤雨。依旧不带杀气,不带煞气,不带戾气,却震撼无比,压抑和恐惧穿透人心。

    转手间,剑意渐消,长剑轻鸣,又如春雨,缠绵悱恻,柔和人心。

    司雯眉眼一弯,手中长剑忽的抛出,在众人未曾回神前,开锋的利剑在向问天的脸上划过一道轻浅的血痕。

    众人皆惊!或恐惧或惊奇的目光在司雯和向问天身上来回的打量。

    向问天摸摸了脸颊上的血痕,只有他知道自己心中的震惊和恐惧,剑势不强,他在长剑靠近的第一时间就发现,可他却没有躲开!若是这剑尖再偏上些许,或者剑势带了内劲,那此刻……思及此,向问天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任我行心中波澜骤起,唇边的笑意也有些僵硬,眸中阴沉,却又不知何意被他强压了下来,“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想来公孙大娘的剑舞正如小雯姑娘这般动人心魄,东方真是好福气!”

    东方不败唇边噙着笑意,虽然眼中阴霾不散,带对着司雯总归是柔和了许多,“小雯脱力,失礼之处还望向右使见谅。”

    司雯嘴角抽了抽,睁着眼睛说瞎话是没有人比得上他东方不败了,她这副摸样怎么看不可能是脱力的状态。可不管她心中怎么想,还是配合着东方不败歉意道,“向右使,真是对不起,剑出鞘要见血,我本来是想让东方来代替的,谁知道舞剑太耗力,一不小心手滑脱手了。”

    向问天想发作,但闭眼深吸口气之后,仍是笑道,“小雯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向某还不至于将这点儿小伤看在眼里。”

    作者有话要说:莲子催文。。居然催到阿缘的头上。。=-=好吧。前天工作忙,昨晚上不小心渣剑三过头了。早上起来。想起莲子找阿缘崔文。。所以爬上来更文。。

    感谢笙箫蔺 的地雷,还有胖兔子的地雷╭(╯3╰)╮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综]一剑江湖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落沧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落沧海并收藏[综]一剑江湖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