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触井伤情 > 069 嫁娶遥无期

069 嫁娶遥无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触井伤情最新章节!

    他的鼻息磨着我的耳根,轻声问我:“今天是周末,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好久……”

    我一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在照料齐***事,之前因为月月的事赌气,没有告诉熙阳;后来不赌气了,又没有机会同他说;可是今天我若说自己去了监狱,熙阳必定会猜出和望舒有关,又怕他心情沉郁影响身体。

    我支吾了一阵,决定只告诉他一半的事实,剩下的,等他腿脚好了以后再找机会同他说吧。

    “去看望一个朋友独居的奶奶,我每个周末都会去的。”他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又忙着补充道:“今年大年三十,我会邀她一起来守岁。老人家很孤单,我朋友近来不在她身边,我替他多陪陪罢了。反正我父母也各自有了新的家庭,不需要我回去打扰,就留在这儿过了。”

    “大年三十啊……”他喃喃自语。

    “对了,年三十你是回家过吗?”

    “现在还不知道,但我想跟你一起守岁。”他伸手把我拉进怀里,嘴唇贴在我的脸颊,灼得我双频绯红,静静听得他说,“雨澄,年三十那天是我的生日。”

    “啊?”我睁大眼睛,“你也太闹心了吧,年三十都不让你妈妈好好过。”

    “所以新年的钟声是为了迎接我的出生,听我妈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刚好发出了第一声啼哭。”

    我嗔笑:“幸好你没生在大年初一。”

    “这是个什么说法?”又蹭了蹭我的脸。

    我任由他胡乱蹭着,解释道:“我妈妈说,大年初一生的人,一生会比较坎坷,因为大年初一是每一年的第一天,一切都要从无开始。但是大年三十生的人,一生会幸福美满,不愁吃穿,因为大年三十积蓄了整整一年的饱满,家家户户都喜庆得很,这饱满的福分就都传给了年三十出生的小孩。”

    “但愿真是如此。”他蹭脸的动作停下,转而握住我的胳膊,使我看进他的眼里:“若说要我一生幸福美满,那必定要娶你才行,否则,怎么都不会幸福。”

    我的心砰砰直跳。嫁娶这样的字眼,我从前不曾想过,但现在想来,自己已经二十四岁,竟也离嫁娶不远了。

    我的眼对上熙阳炽热的眸子,正是一幕含情脉脉,我却突然想起狱中的望舒,心里又一阵捣乱,忙别过眼去,不敢再跌进他深深的眼眸。

    熙阳竟没有感到意外,反而更紧地抱住了我,声音歉疚:“雨澄,对不起……”

    我心里奇怪,刚要问,就听得他说:“我也没想到,我父母竟会这样排斥你……”

    此言一出,我心里立刻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心尖冰浸,我似乎在逆着一条河,前行、停顿又回望。此刻我这才发现,我和熙阳之间横亘着两座大山,一座是使我们两人逃离罪责的望舒,还有一座,是熙阳的父母。

    窗外,天色已经暗了,合拢的黑夜在压榨着所剩无几的阳光。他把抱得我更紧,我却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嫁娶。多么美好的字眼,一片片喜庆的红色拉开,便是赏不完的幸福时光。待我嫁出之日,我是不是就可以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昏到忘记这种种纠葛往事,专心去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忠义妻子。

    谈何容易,谈何容易啊。

    没过一会儿,熙阳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放开我,拿起手机不耐烦地回应着那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挂掉电话,他握住我的手,柔声道:“雨澄,我要回去了,司机一直在楼下等着。”

    “嗯。”

    “我很想你……”

    “嗯。”

    “下次我来的时候,你早点回来行不行?我天黑之前得回去。”

    “嗯。”

    “雨澄……”他歉疚地再一次抱住我,“别这样,以后就会好起来的。”

    我禁不住鼻子一酸。早知如此,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荒野之中,简单,清白,虽然压抑,但也毫无顾忌。

    不!不能留在那里!每寸思念的回忆,饮酒沧桑的山脚,燃烧整夜的大火,绝望无助的树林,我又怎么能留在那里……

    可是如今呢,两座大山横亘在前,我不敢全心全意面对他,他不能忤逆父母关怀我,我们又能怎样?

    他抹去我的眼泪:“你说的,我一生都会幸福美满,那你必定不能失去你。”

    我破涕为笑,权作对他的安慰。心中也不知道,对这话到底能相信几分。

    我站起身搀扶他:“你腿脚不方便,我送你下楼。”

    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急吼吼地催促着。

    我讪讪地放开熙阳:“看来,用不着我了。”

    熙阳独自杵起拐杖,魁梧的身躯尽显疲惫,站起来时,眉头皱起,似乎相当费力。我看着他英俊脸庞的苍白神色,心里泛起一阵一阵的心疼,他从城市的另一头忍着脚痛来看我,我却光顾着思前想后的怅惘,没能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见面时光。

    是的,连见一面,都显得这么难。

    喜欢望舒的时候,我追随他去了荒野之中,却因为白夜班的调换难得见到他一次;如今对熙阳动了心,却要因为月月的残暴和他父母的阻碍,连几语舒心的话都说不全。

    熙阳已经到了门口,下一次又不知何时才能见面,我心里着急,赶忙叫住他:“熙阳!”

    他回过身,我这才发现他的额头冒着虚汗,只有几步路,已让他走得如此艰难。我急切的心情一时梗塞,忘了到底要说些什么,气氛安静下来,我才慢吞吞地开口:“下次你过来,记得提前和我说一声,我陪着你。”

    他笑着点点头,“好。”刚转过身去不到一秒,又转了回来,正色承诺,“雨澄,年三十那天,我一定过来陪你。”

    我一怔,心中苦辣酸甜的滋味混淆。点头应着:“好,我等你。”

    熙阳随着敲门催促的那人走了,门砰地关上,又独留我一个人,陷在迷蒙的暮光里。

    王梓梦回来的时候,我正窝在沙发里漫无目的地发呆,电视机开着,却没有播放声音。

    “雨澄姐,你干嘛呢?”

    我一怔,回过神来,“我在想,熙阳的生日,我送什么礼物好呢。”

    “哦?他的生日什么时候?”

    “大年三十。”

    她扳着指头算了算,“还有三天了。”

    “所以时间很紧迫,你觉得送什么好?”

    她思索了一番:“我不擅长送男生礼物,不过你们既然是恋人,那应该有些信物才对。情侣戒指,情侣手表,情侣项链,总得有几样才行。”

    经她提点我才发现,我和熙阳自从确立关系以后就鲜有见面,情侣之间的约会、信物、互赠礼物,我们统统都没有。如此看来,倒真有几分名存实亡的感觉。

    是应该赠一件具有象征意义的礼物了。再这样,连我自己都快忘记我们已经是恋人。

    “戒指太招摇,项链男人不爱戴,那就手表吧。”我在王梓梦说的选项里盘算着,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梓梦,大年三十你在哪里守岁?”

    “我父母回来了,年三十当然要回老房子陪他们。”王梓梦说完,露出担忧的神情,“熙阳回来吗?他腿还没好吧。”

    “不知道他来不来。”虽然熙阳给了我承诺,但随便想想也知道他的父母必定不同意,这还是没准儿的事。

    “那要是你一个人怎么办?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回家过吧,跨年可不能孤孤单单。”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体贴女孩,我心中赞叹道。

    “不用了,我答应了朋友,要接他的奶奶过来一起守岁,怎样都不会孤单一人。不过,晚上老人家肯定会留在这里住一晚,但不会占用你的房间,就睡在我房里,可以吗?”

    “当然可以。”她笑着,“只要你不是一个人,我就放心了。”

    第二天,王梓梦陪我一起去手表店挑了一对情侣手表,又一同去商场采购了屋子的新年装饰。门上贴倒福,屋里挂拉花,喜洋洋的气息一下子就漫开了。

    王梓梦一身白衣,站在一片生机勃勃的红色中,更显得娇俏动人。但她看看这满目喜悦,突然黯然,低声叹:“真想跟你和熙阳一起守岁……”

    我拍拍她的肩:“以后会有机会的。”或许是这红色太容易令人兴致高昂,我也有了难得的好心情:“守岁与否其实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心里开心,除旧迎新嘛。虽然你不能在这里过年三十儿,但是在你守岁的同一时刻里,我们也在这里陪你共同期待着。”

    在不同的空间里同时期待,我也一直都用这话安慰自己。对于在狱中的望舒和泽轩来说,虽然我和齐奶奶不能陪在他们身边度过漫漫长夜,但好在我们仍然处于同一片城市的天空下。待烟火灿烂之时,我们同时仰望,便能隔着空间的距离,读懂彼此的心情。

    王梓梦宽慰地笑笑,转身从房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雨澄姐,我明晚就去我爸妈那儿了,这是我送给熙阳的生日礼物,还劳烦你转交给他。”

    “好的。”我小心地收好她的礼物,与我买的情侣手表放在了一处。后天就是年三十了,熙阳,他到底能来吗?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触井伤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澈并收藏触井伤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