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反派的明月光 > 75|63 4.9|发

75|63 4.9|发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大反派的明月光最新章节!

    “姨娘,姨娘!外头好些武官都被拘走了。”小丫头一溜儿烟跑进仙堂,额头的刘海都被汗水打湿了。

    韦姨娘放下手中书信,慈爱的看着小丫头道:“天儿都下雪了,你回来也不换件衣服,小心着凉了。”

    “是二姑娘又来信了?”小丫头拿了个板凳坐到韦姨娘跟前。

    “恩,二娘说年前又生了个胖小子。”韦姨娘止不住嘴角的笑意道。

    “那真是太好了,如今姑爷家也是有后了。”小丫头歪着头,翘起小脚脚跟着地来回俏皮的晃动着。

    可不是么,二姑娘是嫁过去做妾,主母是个常年生病却脾气温柔的女人,当年若不是她与公子的父亲有交情,女儿也不会嫁到这么好的人家,现在好了,主母不能生育,女儿又有了儿子,女婿院子里就只有女儿和主母两个人,如此三个人能够和睦下去,她死了也能闭眼了。

    “二姑娘是不是又想接您走?”小丫头睁大眼睛,喜悦道:“姨娘走吧,奴婢也想看看外头什么样,是不是跟公子说的那样,大赵天下,景秀风光。”

    “傻孩子,哪里能那么容易。”韦姨娘叹了口气道。

    “找公子呗,公子总不会看着明家完蛋的。”小丫头古灵精怪的笑道:“外头都在传,说宣地那些武官世家恐怕都要被清理了,公子对咱们家九姑娘那么上心,又对秦将军那么惜才,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傻孩子,宣地是明家的根,他们是不可能走的。”韦姨娘拨开小丫头额头上的刘海,摇头道:“还有公子与九姑娘的事情,日后万万不得再传,九姑娘已经成了秦夫人,公子他……怕也是要娶夏地的王女了。”

    “哼,也不知道秦将军有什么好,我们家公子才是人中龙凤!”小丫头赌气的转过身,不高兴道。

    “小丫头,你还没长大呢,知道什么?”韦姨娘点了点小丫头的额头道:“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女人又不图什么大业,更没有太多奢望,她们无非就是希望娘家兴旺,丈夫体贴,夫妻恩爱。秦将军当初愿意用正妻之位将九姑娘娶回去,已经在九姑娘心里赢过了公子,更何况这段时间下来满国都的人都知道秦将军为了夫人甚至不惜得罪世家,将西园的女人们都送了回去,这样将一个女人放在所有事情之前,公子根本不可能办到。

    所以就算公子如玉,在他们这些下属心里那是再无人可以媲美,可在九姑娘心里,一个真正用一切去呵护她的男人才是她想要的。公子输的一点都不奇怪。

    “去吧,找个机会,送给秦将军。”韦姨娘拿着一封信递给小丫头。

    小丫头接过,撇撇嘴道:“就知道公子不可能放任九姑娘不管。”

    说完,她快步跑了出去,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角落里,脚尖一踏墙面轻轻巧巧飞过了院墙,小小年纪居然是个会武的。

    韦姨娘好笑的转过身,接着又取了三炷香,恭敬的给老祖上香。

    公子虽然也是担心九姑娘,可是对于赵国的未来,秦将军才是他最不忍折损的。

    小丫头揣着信,刚一出门就见着明家的马车跑了出来,她眼珠一转跟着跑了过去。

    秦府原先一直大门紧闭,可门房一听是明家的马车,便立刻让人打开了大门,小丫头一个闪身也跟着混了进去。

    “我们家太太担心夫人,家里老太太也不太好,太太脱不开身,便让老奴来了。”顾嬷嬷跟着蔡嬷嬷说道,两人都是明府里出来的,说话也就没有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蔡嬷嬷露出几分担忧道:“上次夫人回去的时候就说不太好,要不要再让夫人回去一趟?”

    “那到不用,最近国都乱的很,前阵子夫人不是差点出事儿么?咱们太太特别吩咐让夫人别出门了。”顾嬷嬷小心的看了看周围问道:“夫人还没消息?”

    蔡嬷嬷笑容也淡了道:“大夫也看过了,将军夫人都没问题,我在旁边也守着呢,可是就没消息。”

    顾嬷嬷拍拍她手背道:“孩子都是缘分,指不定过阵子就有了。”

    “可不是么!”蔡嬷嬷跟在顾嬷嬷身边进了正房。

    小丫头缩在角落里,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接着又去花厅偷了些点心,这才寻了书房过去。

    秦蛟正在练武场练着射箭,他穿着短打,身若磐石,只见他手指轻轻一松,瞄准的箭嗖得离弦直奔靶心而去。

    小丫头躲在暗处,看着那个府里人都常说的长胜小将军,原本的偏见少了一些,也稍稍能理解为什么公子要招揽这么个情敌了。

    “谁!”秦蛟转身往小丫头的方向射出一箭。

    小丫头尖叫着翻身躲过,从怀里拿出那封信嚷了一句,便如同受了惊的野兔拔腿就跑。

    “野蛮人!这是我家公子给你的!”

    秦蛟伸手夹过那封信,又瞥了眼那个跑得几乎看不见影子的小丫头,似乎并没有抓她的意思,而是小心打开那封信。

    “赵陌……”秦蛟捏着信,满心的挣扎。

    等着顾嬷嬷走后,明月香才露出几分疲倦,这段时间她老是梦见当初手札里的情节,什么四处战乱,百姓流离失所,外族人趁机发动战争,宣地边关尸横遍野,四处都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捂着心口,明月香虚闭着双眸,那样的梦境太过真实,实在让她无法抛之脑后。

    “太太其实也有这样的意思。”蔡嬷嬷坐到明月香身边道:“明家家大业大,国都又乱的厉害,明家又只有少爷一根独苗,若是一个牵扯不好,后悔都来不及。”

    “那也好,就让母亲带着思远还有老太太先回老宅。”

    顾嬷嬷来这儿不但是为了探望明月香,也是告诉她这个意思,明家人觉着国都不太平了,就想找个机会回明家的老宅,也就是宣地国都附近的一个县。如今宣地太不明朗,明老爷也实在没寻到可以依靠的世家,之前原本看好舒家,结果公子瑞死了,舒家自然也就没用了,后来又想借着明青宛巴结孔家,怎奈魏家没了公子瑞也不肯善罢甘休,最近居然和二公子的娘家联合上,再加上苍家那些旁支,简直乱成一锅粥。精明如明老爷又怎么还敢插手?

    “哎……这世道到底怎么了。”蔡嬷嬷感慨道。

    公子府上,舒简的小院内已经冷清好多天了,舒简这几日都是靠吃着馒头过日子,自从公子瑞死后,魏姨娘带着嫁妆回了魏家,夫人又一病不起,整个公子府上整日都能听见女子啼哭,有本事的都找门路回娘家去了,没本事的或者被人盯得紧的就只能在这冷冰冰的后院里熬日子。

    不过这些对于舒简来说并不算难熬,她甚至已经做好如此一辈子的打算,只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她今儿刚坐下来准备翻书,外头大丫头就跌跌撞撞跑了进来哭喊道:“姨娘,姨娘!出大事了,出了大事了!”

    “怎么了?”舒简以为又是府上的下人欺负人了。

    “宫里二公子和其余几位小公子都中了毒,魏家人已经和孔家人在宫里闹起来了。”大丫头似乎特别的害怕,她抖着身子说道。

    “那与我们何干?”她丈夫都没了,他们还能怎么样?

    “现在查来查去,居然查出来,说是与舒家有关联!”大丫头腿一软跪在地上,她是舒家的家生子,她老子娘可都在舒家呢,万一舒家完了,家里的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发卖。

    舒简站起身一时头晕目眩,她如今什么都不在乎了,可是娘家却是她的软肋,这要是罪名落下,舒家人绝不可能有好结果。

    “不!这不可能!”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的冷,自从入秋下了一场大雪之后,温度就越来越低,晴天的日子也开始慢慢变少,宣地几处都出现雪灾,就连国都都开始出现冻死饿死的现象。这若是放在往常,宣王就算再不靠谱为了名声也会下令赈灾,可是现在宣地群龙无首,几乎就是被几个世家把持,以至于你拖我,我拖他,拖到最后谁都不愿意担这个责任。于是情况越来越严重,百姓的怨言也越来越多,就连番邦都因为冬季太过寒冷缺乏物资,出没边关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宣地此时就像是个烂心的柿子,只要外力再凶猛一些,就会啪得一下彻底坏掉,到时候宣地的所有人就都会变成蝼蚁,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睁开眼,秦蛟侧过身抱住正在熟睡的明月香,他喜欢看她睡着的样子,看起来比她平日年纪还小,软软的一脸无害,直让人怜惜的恨不得抱在怀里疼爱。他很清楚自己对明月香的感情,他也明白其实宣地在他心里并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就好似他之前与明月香说的,宣地再是国也只是诸侯国,赵国才是真正的国家,哪怕这么多年以来诸侯国已经被权利迷失了双眼,但他们也不能否认与赵地是君臣的关系。所以,赵地的是皇,他们只能称作王。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下了大牢,看着何公公谈起宣地一脸的无奈,他忽然就想到了赵陌给他的信。宣地与明月香到底哪个重要?宣地的百姓与苍家到底哪个重要?如此被几个世家就能控制的诸侯国真的值得他们效忠么?

    他是宣地人,但同样也是赵国人。

    “香香,我们出去走走吧。”秦蛟吻了吻明月香熟睡的脸颊,轻轻道。

    秦蛟是个行动派,说要走他肯定不会拖拖拉拉,他让明月香带上一些衣物,还有不少银两,一切占地方或是有标记的东西都扔在府中的仓库里,他们好似是要去庄子上但又好似要去逃难,一时让人摸不清头脑。尤其天气那么冷,还有不知道在哪里偷偷盯着他们的黑衣人……秦蛟的举动确实有些反常。

    “这个是三姐姐给我的香囊,我不能丢在府上。”明月香将东西都放在盒子里,又取了一些首饰过来放在另外一个盒子里,屋里桌上床上就跟摆摊似的。

    感受到身后贴来的温暖,明月香不高兴的戳戳他的手臂道:“咱们到底要去哪里?你给个准信儿,怎么搞的跟要逃难去了一样?”

    “就是去庄子上。”秦蛟也只敢这样对着明月香说话,他害怕正面对着明月香就要露馅了,因为他从不会在明月香跟前说谎。

    然而就是这样,明月香也没完全相信,她撇撇嘴道:“你就糊弄我吧。”

    秦蛟只能内疚的看着明月香,紧紧将她抱紧。

    就算明月香怎么删减,她要带的东西也太多了,最后无奈,秦蛟除了一些可以方便携带的东西,其余都装上箱子放在一旁,就等着秦蛟私下安排人运到庄子上去。

    “邵时那小子我会安排,你放心好了,好好泡泡温泉。这么悠闲的生活恐怕过不了多久了。”玉树跟着人过来帮秦蛟将东西先一步运去庄子,他见着秦蛟就拍着他的肩头说道,似乎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恩,你也别老窝在国都,有空出去走走。”秦蛟眼底划过一丝担忧。

    “放心吧!”玉柱摆摆手道:“我这体格反正是不能上战场了,如今也是闲着在家,不过我媳妇儿的娘家来说好像前阵子我大叔爷没了……哎!我在外头漂泊了那么多年,终归是要回去瞧瞧的,虽然我官职不高,但该丁忧还得丁忧嘛,总不能不孝。”

    秦蛟无奈的看着他睁眼说瞎话,别说玉柱没有大叔爷,就是有早些年饥荒也饿死了。

    “这样也好!”

    “别太担心,这次江河跟着你去享福,你也别惯着他……”说到这里,玉柱情绪有些低落道:“等着你休养够了,咱们再坐到一处吃饭。”

    秦蛟双手一压玉柱的肩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点头。

    明月香猜不透秦蛟的心思,所以她干脆就当做是要去庄子上休养,她分别送了几封信,有给娘家人的,也有给徐凝眉的,收到信的人也没觉着不对,毕竟这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明月香的庄子上还有温泉,那地方冬暖夏凉实在是要比将军府舒服的多,以明月香娇气的程度,拖着秦蛟出门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也有敏感的人暗暗紧盯着将军府,生怕他们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只可惜,秦蛟他们似乎就跟往常去庄子上一样,带不少的东西,通知庄子上的人打扫卫生,跟着还订了一些野味。将军府里虽然在收拾东西,但也不是所有东西都带走的,奴仆更是大半都留在了将军府上,只是带着不少护院,看这样子到像是害怕有人偷袭。

    兴许是因为灾情越发严重,甚至出现了冲进官府抢粮的事件,转移了那些世家的注意力,再加上宣王的几个儿子被人下毒,苍室宗室蠢蠢欲动,孔家与魏家之间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所有人都不愿意将目光暂时放到一个年级不超二十,又失去了卫家依靠的光杆将军身上。再说,明月香的庄子又没出国都范围,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这一日等到阳光刚刚照耀在屋檐的冰凌上,秦家的大门打开了。

    “夫君……”明月香看着马车外已经雪白一片,说着话都会有哈气,不由往秦蛟身上缩了缩。

    “等到了庄子上,咱们吃鹿肉,你不是喜欢吃烤鹿肉么?平日里吃的那么清淡……”秦蛟平日说话极少,今儿居然反常的唠叨起来,明月香抱住他的胳膊,却没露出一丝紧张。

    秦蛟低下头,见明月香一双亮亮的眸子信任的看着自己,那里头只有坚定没有惧怕,更没有焦躁与失望,一股子内疚涌上心头,他吻着明月香的眼皮,低声道:“我一直在,别怕。”

    马车过关卡的时候并没有收到阻拦,明月香的庄子就在国都的郊区,几乎大部分人都知道那座庄子是明月香的陪嫁,秦蛟在过关卡的时候,兴致来了,还给守门的士兵一人一块银角子。

    明月香见秦蛟这么放松,她也就跟着放松下来,车内烧着火炭,秦蛟身上又暖和,她不由昏昏沉沉开始迷糊起来。

    然而,她并没有看见在她睡着之后,秦蛟就将手中的剑放在了身旁,整个人一改在城内的懒散,变得锐利紧迫起来。

    “前头安排好了。”江河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站在车厢内一瞬留下一句话就不见了。

    秦蛟不自觉抱紧了明月香。

    马车按照原先一直走的路线往前行,除了秦蛟与明月香两人的马车外,还有身边仆人的马车两辆以及装着东西的马车两辆,按照原本的计划,大约还有半个时辰就能到庄子上了。

    “来了!”秦蛟并没有叫醒明月香,他只是依旧靠在车厢内,似乎在等待什么。

    “杀啊!取秦贼首级!”

    下一刻就听见四面八方传来阵阵喊杀声,也不知道这些人原本是藏于何处,突然就出现在官道上,所有人都手握大刀,向着马车就冲了过来。

    江河现身,一抽软剑便飞身迎了上去,原本只是虚打几招,可在对方招招致命之后,他突然大喝一声道:“糟糕!这不是我们的人!”

    江河这一声喊完,护院已经有几人被砍翻在地。秦蛟立刻将明月香叫醒,随后在她手里放上匕首。

    “一会儿,你换了丫头的衣服混在人群里,我们可能中了埋伏。”秦蛟拧眉,原本他们只是想虚晃一招,做个假象,到没想到被人钻了空子。

    “我觉着这些人好像和那日在卫家杀人的黑衣人颇为相像。”明月香扒开窗户,强制镇定道。

    “恩,武功路数也很相似,不过要抓住活口才知道。”秦蛟守在车厢门口,并没有出去。

    明月香缩到秦蛟身后,用双手抱住秦蛟,将额头贴在他后背上。

    “虽然计划有变,但恐怕这样更逼真。”秦蛟故作轻松的安慰道:“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黑衣人果然来势汹汹,他们专门往第一辆马车上冲,看样子是绝不可能放过秦蛟,江河带着人吃力的抵抗,马车尽量向前冲,想要冲出包围。

    “秦贼,受死吧!”车子明明是在向前跑,可车帘却被人掀开,外头倒吊着一个黑衣人,拿着刀就往里刺。

    秦蛟一手捂着明月香的眼睛,单手抽剑,那黑衣人只觉着眼睛一花,咽喉就是一凉,接着一具身躯便重重的落到了地上,翻了几个圈扬起一路烟尘。

    明月香双眼在他的遮挡下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似乎只能听见心跳的声音,她不敢乱动只是缩着身子死死的握住手中的匕首。

    刀剑之声在门口连续的响起,明月香似乎还感受到了阵阵冷风,应该是那些黑衣人卸掉了门板又撕开了门帘,也就是说秦蛟正坐在她跟前堵在门口,如同一面盾为她遮挡。

    心一阵阵的抽,她觉着自己就是个累赘,其实若不是带着她,秦蛟说不定早就可以自己跑了,可是让她说出丢下她,她也说不出口,只能忍着泪,尽量减轻自己的存在感,不让秦蛟分神。

    可是,这些黑衣人实在是早有准备,他们不但攻击车夫,还在窗口处不停的破坏,秦蛟最后都松开了盖在明月香眼上的手,不得不双手迎战。

    明月香睁开眼,适应了一下光亮,马车的颠簸让她想吐,她不敢爬起来,只能趴着朝着窗口望去,窗帘已经被人撕开,上面都是血迹,她就见秦蛟一人对敌,却还不忘从身边摸出箭矢,只用内力射杀妄图从窗口突破的黑衣人。

    “唔……”秦蛟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身子明显一颤。

    明月香害怕的贴紧他。

    “香香,别怕,我一会儿就会找你,我一定来,你要等我。等着我!”

    明月香抬起眼,就见秦蛟挺拔的身躯挡住了外头的阳光,那阳光从周围的缝隙四散进来,仿佛给秦蛟镶嵌了一道光晕,看起来是那么的高大。

    “好……我等你!”明月香说完这句话,牙龈几乎咬出血来。

    秦蛟最后一次紧紧握了握明月香的手,却在下一刻飞身而出,再不见踪影。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大反派的明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大反派的明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