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反派的明月光 > 第31章 教你

第31章 教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大反派的明月光最新章节!

    她不可能入宫了,那么她将来的夫婿会是谁,她一点头绪都没有。她没有多少时间就要及笄了,难道还要像现在这样指不定就要被她爹送给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明月香窝在被子里摇摇头,她不能再这样了继续下去了。之前她是得过且过又没什么好的目标,可现在秦蛟就在她身边,如果让她嫁给那些糟糕的人,还不如嫁给秦蛟,哪怕是做妾。

    明月香捂住眼睛无声的笑了,明明几天前她还想着要怎么将那个男孩子赶走,却没想到现在她要想着怎么把这个男孩子勾到手。

    “虚伪,又卑鄙!”明月香在心里这么说自己,前世到今生都没有怎么改变。

    要将明青宛送给何公公的说法越来越像真的,可是明青宛丝毫没有动作,就跟明月香一样每天该干嘛干嘛,甚至还帮明老爷出了几个主意,给明家带来了不少好处。让明老爷刮目相看,并在利益的趋势下对明青宛也越来越好,私下给她的东西虽不及明月香却也可观了。

    然而除了拎不清的明安灵会偷偷嫉妒外,府里没有一个人会嫉妒明青宛。

    “姑娘,您说六姑娘怎么就那么四平八稳的呢?好像仙人似的。奴婢就没见过她发过脾气。”袖双帮明月香护着头发,私下里说道。

    明月香不由想起前世那个女人,可不都是一样的么?一样的聪慧,一样的有本事,一样的看似温柔没有脾气,其实骨头最硬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男人们不就是喜欢这种调调么?

    “你有空就找你的那些姐妹们帮忙盯着点,我总觉着她不像是认命的人。”明月香之前认命是自知愚钝,也差不多是破罐子破摔,可据她观察明青宛这一类的女子就没有认命之一说,哪怕弄的鱼死网破,也别想别人逼她,平日看起来很好说话,那是还没踩着她的底线。

    只是,还没等袖双这边有什么消息,明忆梦突然病倒了。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她是受了普通风寒,结果不久后她开始上吐下泻,慢慢的人也开始发热,吓得府里人还以为她得了疫症,差点就将她连丫头一同封到别院去了。

    冯氏整日哭天抹泪,她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虽然每天老想着出去,做着什么武侠梦,可那毕竟是她的心头肉,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就直接和宋氏一样,一条带子吊死算了。

    明老爷是个怕死的,所以一直犹豫不决,毕竟明忆梦年纪也不小了,过个一年也可以出嫁了,但是万一真的是疫情,那全家人都要陪着完蛋。

    关键时刻明青宛站了出来,不但亲自照料明忆梦的起居,还找了国都有名的大夫来确诊明忆梦只是风寒而非疫情。明老爷放了心,也就甩手不管了,明青宛不但三餐照料,还喂药擦身,感动的冯氏差点给明青宛跪下了。

    明府里的人都在传,说是明青宛就像是天上的仙女,心肠太好。

    想必之下,嫡出十娘只是象征性的去看了看,亲手送了点补品,八娘和明忆梦关系那么好,也只是开头去看看后头完全不见人影,连东西都很少送,最过分的就是九娘明月香,明忆梦病了那么久她都没去看过一眼,除了象征性送了点补品,还是丫头送去的。

    府里有些好事的或是受过明青宛恩惠的,都在背后传,说何公公慧眼识宝,不然怎么一心想要明青宛而非明月香呢?

    明月香听后到觉着挺快活,她还巴不得何公公不喜欢她呢,再说明忆梦当初差点弄死自己,自己要是上杆子示好,那不就是犯贱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明青宛照顾的精心,或是真如府里人说的姐妹之情感动了上天,明忆梦虽然没有彻底好起来,却人也清醒过来,稍稍能吃点东西和药了。

    明月香也不在意,她现在心里想的是怎么样把秦蛟抓在手里,让他想法子把自己弄回府。

    怀着三分愧疚,明月香也没打算放过秦蛟,一来说秦蛟对她也有点意思,二是她彻底没了选择。

    要说明月香也没坏彻底,否则当初知道她要嫁给公公的时候,使个计谋赖上秦蛟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公公也不会要只破鞋,但是何公公将来会不会给秦蛟穿小鞋可就难说了。

    存了心思,明月香对秦蛟的态度明显发生了改变。

    “阿蛟,你怎么不吃啊?来来来多吃点。”明月香约了秦蛟出来吃饭,还是那家还是那个包间,甚至连位置都没变。

    秦蛟不适应明月香的突然热情,整个人绷得太紧,低着头几乎就没吃过什么东西。

    明月香估计靠在他肩头,夹了菜喂到他嘴里,却见他如同嚼蜡般咽了下去,似乎并没有她想象的开心。

    “哎呀,干嘛那么拘谨么,来来,我知道你不喝酒,这是炖了好久的猪蹄汤,可补了。”明月香殷勤的端着汤,拿着勺子吹了吹,作势要喂秦蛟。

    秦蛟只抿了一口,接着却再也不动嘴了,看着非常反常。

    “你怎么了?可是最近遇上什么事儿?”明月香关心道。

    “你,奇怪。”秦蛟微微抬起头,没有给明月香打理过的刘海又掉了下来。

    明月香一愣,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想笑,不要笑。”秦蛟想要伸出手指摸她的唇,可在半空又缩回去了。

    明月香的笑容凝固在唇边。

    她以为男人都喜欢这样,她以为秦蛟也是如此。

    “抱歉。”明月香深吸一口气,重新坐好,灌了自己一口酒。

    秦蛟以为他说错了话,赶紧想尽脑汁的找补道:“猪蹄汤,好喝。”

    “噗……你这么说,以为我就会开心了?”明月香支着手看向秦蛟,明显比刚刚随意和慵懒。

    秦蛟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明月香那样他感到极度的不适,可眼下这样,反倒让他羞红了脸。

    “你才好奇怪!”明月香一眼就看出来了,不由笑道。

    前世那些男人谁不喜欢温柔小意,谁不喜欢女人捧着,偏偏秦蛟像个异类。

    “吃!”秦蛟从桌上选出明月香爱吃的菜,每一样都很精准。

    明月香看着碗里的菜,不知怎么了,眼眶居然红了。

    除了秦蛟,当真很久没有人这么对过她了。

    秦蛟不但伺候明月香吃喝,还随时会注意她周围的细节,比如筷子掉了,他会重新拿一双,比如她杯子里的酒撒了,他也会擦干净然后在给她倒一杯,就连她觉着椅子有点膈,稍稍皱个眉头,他都能不顾用膳的仪态,专门拿个垫子给她垫上,细心的就像是她的奴婢。

    明明是她准备好机会来勾引他的,却没想到心都要给这家伙捂化了。

    秦蛟听见明月香微微抽了抽鼻子,就担心道:“冷了?”

    明月香摇摇头,想把眼泪憋回去,但好像不太成功。

    “别怕,谁都不能欺负你。”秦蛟拿出了帕子,还是明月香的,只是这块是最早那个什么花色都没有的。

    “我没事儿。”明月香被他温柔的呵护着,不禁想起自己刚刚的虚假。

    她突然想到前世师傅说的话,将心比心,作为大家并不是世俗那些人所想的那么龌龊,是,她们逃不开那些卑微的事情,可也不仅仅是这些事儿。大家不但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需要有自己的特点,尤其是对待人心,能放的进去也能抽的出来,因为你用没用心,男人都不是傻子,他们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待他们虚情假意,他们同样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虚情假意也就当真只值银子而已。

    还记得当时她还嗤笑过师傅,男人寻欢作乐要的也不过就是虚情假意,谁会真正在乎真心?然而她输就输在真心,她明明知道那个女人对待那个男人并非真心,可那个男人就是觉着那个女人将心交给了他,反倒觉着她功利心太重,假的恶心。也难怪师傅会说,若是那个女人没有离开青楼,定然会是一代有名的大家。

    想到师傅哪怕年纪大了,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客人,人家也并非想做什么,大多都是在师傅房里坐坐,就好像老朋友那样。然而她前世没有懂,这辈子大概也不需要了吧。

    “阿蛟?”明月香忽然流转明眸看着秦蛟甜丝丝的唤道。

    秦蛟的脸色更红,却还是应声,就如同他之前答应过的那样。

    “你知不知道唇对唇的味道?”明月香说话间都带着微微的酒香,那股子略带颓废却又艳丽绚烂的美貌让秦蛟脑海一片混乱。

    “让我教你吧。”明月香咯咯笑着,一点点凑近了秦蛟。

    也罢,她也试试放一点真心,多暴露一点真正的自我,谁让对方是秦蛟呢?

    秦蛟觉着自己的脑袋轰得一声,差点没爆炸了。

    那温暖的气息带着女儿家特有的香气,润到仿佛一碰就破的嘴唇细细密密的在他唇间摩擦,让他自卑的往后缩了缩,生怕自己粗糙的嘴唇磨坏了她的香唇。

    “别动!”明月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双手一下环住了秦蛟的,让他不得不越发贴近自己,“现在……闭上眼睛吧。”

    秦蛟就觉着一股力量将两人的唇瓣贴在一处,一开始只是挤压移动,之后秦蛟整个人都呆住了,湿润的香舌慢慢的滑在他的嘴边,滑进他的唇里。

    一种窒息的感觉令秦蛟不得不微微张开嘴唇。

    明月香用手捂住他的眼睛,微微含笑,直接搅动起他原本就不算平均的心湖。

    烫在心间,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热气直接涌了上来,秦蛟不知不觉用双臂拥住了明月香,他甚至开始学着明月香的动作,在她嘴里慢慢的纠缠。

    然后……教会了徒弟,累死了师傅。

    一开始还好,那笨拙的少年显然是吓傻了,可再到后来这家伙就跟开了窍似的,整个人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不但逼得明月香累算了舌头,还差点把她肋骨勒断了。就在她想歇口气的时候,这家伙反而越发有了兴致,直弄到明月香被吻的昏昏沉沉,软成一团烂泥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学的好么?”秦蛟略带羞涩的说道,眼睛亮得跟火炬似的。

    如果不是明月香知道这家伙是真的从没有经验,她都要怀疑秦蛟是不是在耍她了。

    “好的很,都快累死我了!”明月香喘着气,翻了个白眼道。

    秦蛟抿抿唇,有些不敢直视她。

    “为什么?”

    明月香听见他这么说,声音小的几乎都听不见。

    “喜欢你啊?”明月香下意识就这么说,后来等出口了便又觉着尴尬和自责。

    谁知道秦蛟居然浑身颤抖起来,然后如同一直小狗一样,抬起头死死盯着明月香的眼睛道:“真的?”

    明月香被他看得心中酸涩,这孩子眼里满满都是害怕与不确定,就好像他不能相信会有一个人真心实意的喜欢他。

    “是啊,不然我干嘛亲你?”明月香很自然的就回道,满眼都是认真,这句话比真金都金。秦蛟对她来说当真是不同的。

    谁知道秦蛟一把将她重新抱回怀里,这一次已经学会的秦蛟虽然仍旧带着一点生涩,但已经可以细细密密的挑动起明月香暗藏的情/潮。

    “唔……”明月香微微挣扎,之后也放弃了,罢了,这不就是她的目的么?虽然过程不同,但结果总是一样的。

    想及此,明月香素手勾上秦蛟,微微离开喘息后道:“傻子,你还有的学呢?”

    接着便与他再次纠缠在了一处。

    一顿饭用了比平日里长了两倍的时间,可两人之间却已经慢慢纠结起了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牵绊。

    “阿蛟,你真的好可爱。”明月香放开了秦蛟,也不打算吃冷掉的食物,便站起来道,顺便还摸了一把秦蛟的脸蛋。

    这话说的真心实意,秦蛟再一次红了脸,明月香坏心的想,这一次不会连脚趾都红了吧。

    “你知道,这样只有喜欢的人可以做。”明月香转到秦蛟身后,双手从后面搂住秦蛟的脖子,之后在他耳边吹了吹气道:“也许,你不愿意与我这般?”

    “我愿意的。”秦蛟激动的一把握住明月香的手。

    明月香牵着他的手,又转到了前头来,她微微弯腰含笑看着秦蛟道:“你可毁了我的闺誉……可不能不管我了?”

    秦蛟居然露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

    明月香笑容淡了几分。

    “你……要我么?”秦蛟低下头,握住明月香的手不但微微松开,另外一只手也握成了拳头,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明显黯淡下去,恨不得躲进刘海里。

    明月香终于意识到,秦蛟不但是与众不同,而是非常的不同。甚至她可以大胆的猜测,秦蛟一开始遇见她,对她有了好感之后,这一路上帮她也不过是想帮着她,并没有一丝想要她回报的意思,完全无欲无求。哪怕他是大将军,她只是个商家的庶出。

    简直是难以置信的推测,可明月香就是觉着这才是真相。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无私地付出,却不求回报?

    前世有谁告诉她,她会以为这个人疯了?

    “我要你!”明月香捧着秦蛟的脸,没有了轻浮的笑容,反而露出了当年她做明大姑娘时的气势道:“我要你是因为你好,你是世上最好的男人,你不用担心我不要你,只有我担心你不要我才对,你懂么?”

    秦蛟想要相信,可脑海里总有些片段,但是对于明月香他总是无条件的点头的。

    明月香知道自己不能逼他,便笑着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温柔的连她自己都没察觉。

    时间实在太久了,暖语已经在外头催了两遍了。

    秦蛟大概得到了明月香的肯定,胆子也比之前要大了一些,他见明月香要走,便忍不住拉住她的手,握的紧紧的。

    “下次总有机会的。”明月香本想让秦蛟去家里提亲,但是他们刚比较亲近,冒然提出来总是不太好,好在她还有时间,何公公的事情没解决前,她还不至于太危险。

    秦蛟忍不住又瞄上了明月香嘴唇,那里太甜了。

    明月香只觉脸热,甩开他手就要出去,却没想到居然从后头被秦蛟抱住了。

    “我会去找你。”秦蛟舍不得说道。

    “恩!”明月香算是同意了。

    秦蛟这才拖拖拉拉的放开了明月香。

    明月香赶紧出了门,带着暖语离开了。

    秦蛟躲在后巷看着明月香的马车离开,他摸着自己的嘴唇,忍不住红着脸不停道:“香香,香香……”

    明月香坐在马车上,也同样在发呆,这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她来之时明明想着如何将他迷得团团转,然后和前世那些男人一样答应她全部的要求,可事情到后来怎么就转了个弯呢?

    一双孤寂的双眼浮现在她的脑海,心扯着发痛。

    罢了,只希望他能始终如一。

    回了府,刚进花园子,明月香就瞧着明青宛陪着明忆梦在院子里走动,而明安灵有点沉闷的跟在她们身后。

    明月香有点吃惊,因为明忆梦变化的太大,整个人不但萎靡不振,四肢也显得有些枯干,像是老了十岁,跟原本那个活泼可爱的明十一娘相差太远,她差点都没认出来。

    “六姐,八姐,十一妹。”皮笑肉不笑的打了声招呼,明月香就想着转头离开。

    明青宛对着明月香打了声招呼,笑容依旧完满。明忆梦就像没听见,揉着肚子老说肚子疼。

    明安灵到是破天荒过来道:“九妹要回去了?”

    “恩。”明月香奇怪的看着她,还以为她平静了一段时间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那个,我听说之前孟家给九妹你送了点东西,我能看看么?”明安灵显得有点烦躁道。

    明月香以为她又想占便宜就冷笑道:“那是送给我的,你要看什么?”

    明安灵像是害怕但又气愤道:“都是一家子姐妹,你干嘛说的那么难听。”

    明月香根本懒得理她,直接往院子那边去。

    谁知道明安灵居然追了上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就当明月香不耐烦准备回头教训她的时候,她居然拐个弯跑掉了,那样子似乎压根没想跟着她走一样。

    “什么毛病?”明月香疑心病犯了。

    暖语也觉着诧异,这位最喜欢占小便宜和背地里阴人,这次居然只折腾了一下就走了?

    “回去吧,真古怪!”明月香上了心,转身接着走了。

    就在大家还在纠结谁嫁给何公公,家里的生意如何,商队什么时候能够出发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赵地竟然爆发了一场内战,据说赵地皇帝的几位兄弟相继反了,而赵地无论文官武官都有私下支持这些皇子,以至于斗成一团乱麻,这消息传到宣地的时候还不知道赵地因此死了多少人呢。

    宣王得到消息,大惊,差点没从王座上滚下来,赵地多年来都是皇上居住的地方,权势也慢慢旁落,可谁能想到赵地都这样了还能内斗。这内斗说起来有好有不好,好的是万一赵地的那些皇子皇孙么脑子不好斗死了,给人家坐收渔翁之利了,那诸侯国也就不是诸侯国,天下就要七分了,而不好的是,万一赵家就有个旷世明君,把所有人都收拾了,再慢慢恢复了赵地的元气,那其他的诸侯国可怎么办呢?别说独立了,就说上贡也不能想现在这样意思意思就得了。

    宣王还算有点见识,但是平日里却又没有主见,于是无奈之下便将何公公找来,只盼望这位一直辅佐他的公公能给指条明路。

    何公公一向恭顺便道:“不如先关闭国门,观望一阵子,等事情过了,或是有什么变化,咱们再拍武将到边关去查探查探。”

    这种时候想先一步去占便宜的都是傻子,指不定还被赵地撕下一块肉,倒不如静观其变,无论成败都能捞点好处。

    宣王觉着这个主意不错,立刻下旨关闭了各处城门。

    明老爷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昏了过去,他才疏通了郑大人,公文都要下了,如今一关城门他的商队可怎么办呢?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大反派的明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大反派的明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