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大反派的明月光最新章节!

    明月香只是饿了,再加上这家酒楼她还真没来过,她平日吃的清淡,但是难得出门总想着吃些与平常不同的。蔡嬷嬷无奈又觉着她是个小姑娘,嫁人之后恐怕就没有那么自在了,便也由着她放纵一回。

    这家酒楼椒盐猪手最为有名,虽然瞧着食材粗陋了些,但因为外酥里嫰,咸鲜劲道的口感格外受一些权贵的喜欢,明月香也是在香料铺子里和人打听才知道的。

    去了包间,明月香也不好意思让嬷嬷在旁边伺候着,便让她与其他的丫头们到隔壁另外摆一桌,身边由暖语陪着,两人上齐了菜关好了门就算暖语坐下来陪着吃,嬷嬷看不到也没法斥责她们没规矩,至于害怕有人暗害,明月香也不怕毒,只要这屋里动静一大,隔壁嬷嬷就会过来了。

    用了一半,明月香还在与暖语说笑,就听见外头有人敲门,暖语不由问了一声道:“谁啊?”

    外头那人道:“是店里送给客人一份杂粮饼。”

    杂粮饼酥脆鲜甜可口还带着葱香,明月香也有些馋了,便让暖语去给小二开门。

    那小二低着头确实端着一盘杂粮饼,那杂粮饼冒着热气看样子还是刚出锅的,屋里很快便染上一股浓浓的葱香味。

    明月香并没仔细看过那个小二,只觉着他端着盘子的手看起来洁白如玉,手指骨节分明显得很修长。

    “客人,请用。”那人将盘子放在桌上,头却慢慢抬了起来。

    明月香一开始只觉着他的声音耳熟,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少年虽然穿着小二的衣衫,可那衣衫却掩盖不住少年的清俊儒雅,他好像对谁都能这般毫无芥蒂的微笑,那笑容温暖亲近,却又适时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疏离,哪怕他满眼真诚,你还是会觉着自惭形秽低他一等。

    明月香想,这恐怕就是赵国皇室的气质,而面前这个恐怕就是手札里那个赵国将来的皇帝。

    “暖语,去厨房再要几个菜,与嬷嬷说一声,就说我有个朋友来访,让她不必过来了。”明月香说完笑着让他坐下道:“赵公子好久不见,怎的会是这副打扮?”

    赵陌只是深深的看着明月香,他平日里事情很多,甚至有时在战场上若是闲下来便会有危机性命的可能,然而只要他能有一点点时间留给自己,他的脑袋里便会出现九娘的模样,或高傲张扬,或明艳动人,又或是欺负了别人后流露出的那一丝丝的狡黠。

    他们这一支,不论男女都被家里拘束的很紧,几乎从记事起就没有过自由任性的生活,他的那些伯父叔叔,甚至是他的父亲明明各个才智不输赵地那些所谓的大才,可偏偏却要假装纨绔表面上虚度光阴,那种怀才不遇的憋屈与费尽心血保护家族的压力,将人生生折磨的早衰。

    他想,他喜欢明月香的缘故之一恐怕就是因为羡慕她可以率性不作伪,想如何就如何,哪怕就是报复的手段也都是正大光明的缘故,她就像是太阳,只要站在她跟前所有的阴霾都会散去,那种可以自由呼吸,自由欢笑,自由打别人脸的痛快,他从来没有尝过。

    他小的时候他的那些被称作龙子的堂兄们就知道欺负他,折磨他,亦如他们的爹也同样折磨着他的父亲和家族,当年若不是皇子们因为要打一个赌,他父亲也不会被拉去卧冰求鲤,以至于回来高烧不退,吃着药断断续续勉强活了几年就早早死了,留下他母亲含辛茹苦的拉扯他长大。他爹据族里的老人说,那是最有慧根的,甚至百年难找的奇才。

    若是可以,他真不想背着这负担,若是可以他真想不管不顾就将这些人压在一处狠狠鞭打,若是可以他要坐上那高高的位置一雪前耻,为了族人争取活下去的机会,然而他冲动不得,只能忍……

    明月香只觉自己眼花了,她居然在赵陌眼里看到了羡慕,还有一丝嗜血。

    “九姑娘近来可好?”赵陌道。

    明月香想起手札中,明贵妃就是和这个人私奔的吧。

    “我挺好的,就是前阵子家里出了点儿事,不过好在都解决了。”明月香心头烦乱,虽然她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且她很清楚她对赵陌并无男女之情,可在此时此刻,看着面前还未坐上宝座的未来皇帝,说她心头不跳是不可能的。赵国的皇帝啊,那可是统一赵国又开辟科举制的一代盛世明君。只要做了他的宠妃,不说权倾朝野,那在史书上都可以留名的,再说她自认为她的儿子不会比那姓舒的女子差,只要她的儿子坐了皇帝,那她……

    随着她越想越多,脑海中的景象就像变成了现实一般,她看到自己坐在太后的位置上,她的儿子坐在龙椅上黄袍加身,下头是文武百官进前便跪拜三呼万岁!

    “那九姑娘近来可开心?”赵陌说完这句就暗自唾弃自己,若是喜欢到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又何苦连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都还要试探再三?

    一句话,眼前诸多幻象都被一身影用剑斩断,就好似迷障散去徒留一阵后怕。明月香轻轻颤了颤身子,想起刚刚那身影似乎就是秦蛟,不由双眸一柔道:“万事顺足,自是开心的。”

    赵陌心如刀绞,看样子明月香对她的婚事并无不满。

    “赵公子怎么又来宣地也不与家父说一声?你走后家父总是提及你,对于你离开宣地到是颇为遗憾。”这话明月香到没有扯谎,其实明老爷将赵陌留在明府还有一丝希望,希望赵陌留在宣地最好能找到门路授官,之后他再将一个女儿嫁过去为妻最好为妾也罢,这可比抱着世家的大腿更安全,当然明老爷并不知道赵陌的来历。

    “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处理,便来了,不过过几日就要离开宣地了。”赵陌说到这里,心里一阵紧张,他盯住明月香的双眼希望能看到一丝不舍。

    只可惜,终究是让他失望了。

    “那么急?我还想着回去告诉父亲一声,不过也罢,我爹他最近身子不好,就让我今儿给赵公子践行吧。”明月香笑着说道,笑容中不存一丝暧昧。

    “九娘!”赵陌看着面前笑容越发娇艳的女人,忍不住开口道:“你……你愿意与我一同离开宣地么?”

    明月香轻轻叹了口气,她原想着将两人的关系定义在普通朋友,或是她暂代父亲给人践行,却没想到赵陌竟然要捅破这层窗户纸。

    “当日你问我,可愿意与你离府,我好像就已经说过了。如今我还是一样的回答。”明月香不敢再看赵陌,她垂下眸子道:“我只是个普通闺阁女子,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我万万做不出自毁名声之事,我并不是孤身一人……”

    “那我明儿个就上门求亲。”赵陌恍然,无论明月香心里有没有她,掌控她婚事的只有明老爷,若是当真明月香与他就这么走了,那可是私奔,私奔的下场以及给家里带来的打击……果然是他欠考虑了。

    然而明月香却又摇头道:“此话公子不应对我说,且……我家里已经为我定了亲事,公子一番美意,九娘怕是……”

    赵陌哪里不知道明月香订了亲,他可是亲耳听见她定给了秦蛟为妻,两家除了没定下日子送聘礼外连八字都合过了!若是他真要带九娘走,那和那些抢人姻缘的恶棍有什么区别。若是九娘愿意跟他还好,可眼下无论是九娘对秦蛟有没有情,她为了家族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情意。

    错一步,步步错,当初他就应该用好处拢住明老爷,然后带走九娘!

    别看明月香侃侃而谈,其实心里早就怕的要死,她生怕今儿的拒绝会成为将来的祸根,虽然她清楚在手札上赵陌是个心胸宽广且知人善用的明君,但谁知道这少年在对待感情上会不会偏执,她既然已经与秦蛟定下白首之盟,她就要想个法子不那么强硬的拒绝赵陌。她相信对比自己,这个少年更想要的是江山。

    “九娘,你对我……当真是一点一点都没有感觉么?”还不到二十的少年情窦初开,只可惜刚刚觉着情到深处,心上人就要嫁与旁人,饶是心智再成熟的赵陌一时也难以承受。

    “赵公子……”明月香突然道。

    赵陌疑惑的抬起头。

    “虽然冒昧,但是九娘想问,公子是想娶九娘,还是纳九娘?”明月香直言道。

    赵陌面上一僵,愧疚道:“家中已经为我选好了妻室,但我对九娘真心实意,日后绝不会负你。”

    “那九娘再问,公子可知道女子最想要的是什么?”明月香捏紧了手里的帕子,却又要假装云淡风轻。

    “强势的娘家,好的夫婿……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赵陌看着明月香的眼睛,心里发虚。

    “公子说的都有道理,但九娘不同,虽然有人说九娘异想天开,可九娘还是给赵公子掏一次心窝子,九娘想要的很简单,因着九娘刁蛮任性,脾气火爆,无论什么从来都是入了我的手就不可能让给旁人,所以……对于夫婿,九娘想要的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他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人!”明月香说到这里,竟将她的嚣张个性暴漏的一览无余。

    反倒赵陌被深深的震住了,他从没想过九娘不能属于他,不是因为明老爷也不是因为他来迟了,而是因为自己的条件从来入不得她的眼。哪怕他的家世尴尬,可家族为了他的前程也定会为他找一位合适的妻子,显然也是要在赵地中寻找,能够给他一定的助力,至于将来,他若是真的可以坐到那个位置上,那么后宫就不可能只有一人……九娘想要的,他恐怕这辈子都不能给她。

    “这世上男子大多三妻四妾,若是我被送去做妾,那这番话不过是个笑话,我自也不会执着……可……”明月香支着手看向窗外,笑中带甜。

    一股子浓浓的嫉妒染上心头,赵陌有些赌气道:“那秦将军就不纳妾?”

    “他……”

    “不纳!”窗户一开,秦蛟矫健的身影便落在屋内。

    赵陌先是一惊,接着便是欣赏,他的人他很清楚,全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可秦蛟入屋居然没有惊动他们,可见其身手。只是想到此人便会是九娘的夫婿,他勾起的嘴角又放了下来。

    “香香……”秦蛟其实跃进来的时候就后悔了,他刚刚去明府知道明月香出门了,后来查探到她在酒楼吃饭他原想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想到香香对面居然坐着个陌生的男人,他满心怒火无处可发,可再等到两人对话之后便又觉着整个人都泡进了蜜罐里,他的香香才不会丢下他跟着个臭小子跑了。只是,他突然这样打断人家说话,好像他时时刻刻都在监视她一般,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

    忐忑的偷看了明月香一眼,果然收到了一个白眼。

    “秦将军,久仰大名。”赵陌的声音也有些别扭。

    “赵公子,前方都说赵公子失踪了,到没想到赵公子居然有闲心跑来宣地游玩……”秦蛟一看赵陌就恨不得锤死他,如此一怒嘴巴居然顺溜了,说了好长一串。

    “来见一见朋友就回。”赵陌看了眼明月香,恋恋不舍道。

    秦蛟眼瞅着火气就要压不住了,他甚至在考虑此时他把赵陌处理了,赵地的局势会不会越发混乱。

    “那公子请回吧!”硬邦邦这就是在赶人了。

    “你别以为九娘就要非要嫁给你!”赵陌现在性子还不沉稳,被秦蛟一副男主人的模样一逼,忍不住说道。

    “我与香香已经订亲!”秦蛟也丝毫不让。

    “只是订亲,又不是成亲,更何况就算成亲了……”赵陌眯着眼道。

    “你想如何?”秦蛟一身的杀气展开,别说明月香就说赵陌也有些吃不消。

    “别在九娘面前!咱们单独谈一谈。”赵陌见明月香额头有汗,心疼的看着秦蛟说道。

    秦蛟连忙收敛,心下懊恼,可他也清楚赵陌不是那些普通的世家子弟。

    “好!”

    明月香缓过气,赶紧走过来打圆场道:“你们到底要干嘛?”

    这次两个男人倒是颇有默契道:“私事!”

    明月香没好气的回到桌子旁,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菜,让这两个混蛋去解决也好,自己这个柔弱的女子还不如难得糊涂。若是这两个混蛋同归于尽了,她就找别的男人再嫁!!

    邵书晴一进酒楼就到处寻找明月香身影,可她偏偏也没想过遇到明月香之后怎么办,想到明月香当时讽刺她的嘴脸,她就恨不得拿十八般武艺用到明月香身上。一开始她还没寻着明月香,可后头看见明月香身边的嬷嬷丫头进了旁边一间厢房,这才找了小二确定,可谁知道她刚想进去,便见着一个看似小二的男人端着个盘子进去,就再没出来。

    “好啊,说不定她就是来会野男人的!”邵书晴会武,刚刚那个端着盘子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有功夫底子,一点都不像小二。

    她身边陪着的依旧是上次陪去庄子上的喜鹊,喜鹊上次因为自家姑娘私下外宿回去挨了罚,现在手心还疼呢。

    “姑娘,这事儿还是算了吧,别到时候闹大了,这可是在外头!”

    “不成,我就是要捏住她的把柄,到时候我让她无地自容,自己离开秦大哥!”邵书晴自觉自己来了个机会,若是不抓住了就是个傻子,所以她压根都没有多想,便摸了过去。

    谁料她刚要进去,里头暖语就走了出来,正是要帮明月香与赵陌加菜的。

    “啧啧,连大丫头都赶了出来,怕是见不得人啊!”邵书晴只觉着明月香肮脏透了,若是真要这个女人做了将军夫人那才玷污了秦大哥的名声。

    喜鹊看着来来去去的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俩,头都要低到土里去了,这下可好若是再闹出什么,回去估计就要挨板子了。

    “指不定有旁的门可以出去,姑娘,想想看咱的膝盖!”喜鹊哭丧着脸说道。

    邵书晴只觉着膝盖一痛,上次她爹可让她跪了半日,差点没废了。

    犹豫再三,这时候刚巧掌柜的看这俩女孩在二楼来来回回的走却不进包间,便过来询问了几句,邵书晴无奈之下只好找了间包间坐下点了些东西,继续在门缝里监视明月香。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是刚看到有男人进去的时候,邵书晴冲也就冲了,只是后来三番四次被人打断,她肚子里那股子泻火也消去大半,现在若是再让她打上门去,她反倒是犹豫了。

    不过,她是犹豫了,她的大哥到没犹豫。就在邵时等了一会儿,自以为里头已经发生龌龊事儿的时候,他飞身从酒楼的梁柱上下来,直接趁着所有人不备,一脚就踹开了明月香所在的包间。

    “看你往哪里躲!!”

    邵时想的极好,他假装捉拿逃犯,若是里头有事儿他就把事情闹大迫使明府退婚,若是里头没事儿那小子跑了,他也有理由不暴露自己的心思。

    可谁知道他一脚踹开之后整个人傻住了。

    更叫哭笑不得是,邵书晴看见她哥踹开了房门,就又升起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动力,她一把推开喜鹊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如今只有一个想法,明月香与外男私会的事情被她哥发现了,现在她可以进去狠狠的打那个臭女人的脸!

    “哈!明月香你也有今天,要让秦大哥知道你私会外男,绝对……”

    邵时一听到妹妹声音就想捂住她的嘴,只可惜他受到的打击太大慢了一拍,邵书晴就这么欢天喜地的跑了进来。

    “说够了?”秦蛟正在给明月香拨虾子,整个房间里除了明月香与秦蛟就是暖语,压根找不到第二个男人。

    “将……将军……”邵时先是脸色发白,然后又憋得通红。

    邵书晴一见里头是秦蛟,差点没吓晕过去,她平日在秦蛟面前都装得端庄大方,这一次她得意忘形居然忘了规矩。

    “将军,我刚刚确实看到一个男人进了这个包间。”邵时稳了稳心神,解释道。

    “恩,是我。”秦蛟手脚很快的给明月香拨了半碗虾,又在上头淋了些汤汁。

    邵时不可置信的看着秦蛟,一股子委屈夹杂着恼怒道:“将军何苦为九姑娘掩饰,那人明明是……”

    “就是我,你回去吧。”秦蛟连都没抬,只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将军!”邵时不敢相信秦蛟居然为了这个女人甘愿带顶绿帽子。

    “最后一遍。”秦蛟声音已经开始变冷。

    邵时最终还是忍住怒火,转身扯着邵书晴便离开了酒楼。

    “啧啧,看这对儿兄妹,都害怕你吃亏,仿佛我就是什么水性杨花的女人。”明月香吃着虾酸溜溜说道。

    回给她的是一个满是温柔与歉意的吻。

    也不知道秦蛟与赵陌说了什么,还是达成了什么条件,明月香自赵陌离去再没见过他,却收到了他留给她的一封信,里头拉拉杂杂说了好些不舍的话,但其中最重要的却是他留给她的承诺,只要秦蛟负了她,无论她嫁没嫁给秦蛟,无论她有没有孩子,只要给赵地去一封信,他便亲自来接她。

    明月香看着那封信还有留下的信物,觉着既窝心又好笑,可唯独没有后悔。

    就像是害怕明月香再被什么人惦记上,秦蛟在酒楼事件后的第二天,便带着大批量堪比娶公主的聘礼上了门,几乎是硬逼着明老爷和曹氏定下来十一月的婚期,也就是说明月香在家的日子恐怕只有一个月了,若不是八娘的婚期早一步定好了,说不定明月香留在明府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

    明青宛很快便带着嫁妆被孔家的人一顶小轿接走了,知道了她与冯氏的恩怨,明月香也明白当初的陷害之仇恐怕一时是报不了了,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

    此时,明家也就只剩下明安灵与明月香两位姑娘了。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大反派的明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大反派的明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