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世族 > 第76章 机会

第76章 机会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豪门世族最新章节!

    “表姐,没有想到,你真的在西宁。”安西公主看着过来看望自己的陈曦,淡淡的说道。

    “是啊,我更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竟然能在西宁见面。”

    两个人都是京城贵女,都是皇室血统,应该说,他们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在这西宁,以这种方式见面。

    而且,如果安西公主嫁进去的话,他们两个就会成为妯娌。

    “或许,以后我得叫你一声大嫂了。”安西公主微笑着说道。

    “好了!”陈曦打断她,“如果你这样认命的话,就当我这次白来了,咱们就说说闲话好了。”

    “表姐说的话,我听不懂。”安西公主道:“我没有什么认命不认命的,身为皇家的公主,自然是皇兄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吃了皇家的饭,就得感皇家的恩。”

    陈曦却道:“如果真是这样,你为什么在离开宫里的头一天,和一个侍卫私会?”

    这话如同一个惊雷,把安西公主给吓的脸色惨白!

    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事情,都已经被人知道了!皇兄自以为能耐,没有想到,人家在皇宫里就把他的底子给摸得透透的了。

    连自己这个默默无闻的公主的底子都给摸透了。但是这个时候,安西公主不能认,她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表姐你说什么。什么侍卫,我不明白!”

    “你是不是以为远在千里,就是别人查出来什么,也没有证据?如果你真的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给你难堪的,而是问你,你想不想和你心目中的人过上自己的日子?如果你想,那我们自然有办法,但是如果你还死硬,就当我从来没有来过,不过,你也知道,既然我们查出了你的那些事儿,你还有可能进我们李家的门吗?别跟我说皇上的旨意,皇上自己的皇位都来的不清不楚的,他要是真的想和西宁侯撕破脸,我们也不怕这个事儿。”

    陈曦看安西公主半响没有说话,也没有了耐性,抬腿就要走人。

    “表姐且慢!”安西公主叫住了陈曦,她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如果不说出来,她以后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自己这个安西公主,本来就是拿来当棋子的,可是这个棋子,该怎么摆放,她总想自己做一回主。

    为什么安西公主会这么乖乖的过来西宁,除了她是小透明外,还因为她和自己心上人的事儿,被皇帝的人知道了,皇帝就拿这个事儿威胁自己,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做,以后自己的心上人就会没有命。

    皇帝让自己嫁到李家后,想办法挑拨李家和西宁侯家的关系,最好是弄得反目成仇,那样就是她大功劳一件。

    当然,还有别的事儿,就是让自己当成一个探子一样,打探西宁府的情况,而长安侯家里是最接近权力中心的地方。打探出来的情况也最是有用。

    就是安西公主这次陪嫁的人中间,有不少人都是厉王安排的,就等着安西公主嫁到李家后,发挥他们的作用。

    “表姐,只要你能把杨护卫救出来,我就和杨护卫离开,再也不回来了!你们可以跟人说我私奔也好,反正随便你们怎么说。”安西公主对陈曦说道。

    “只有杨护卫?”陈曦问道。

    “只有杨护卫,别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表姐你不要说我冷酷自私,有些事儿,说出来我怕自己都忍不住恶心!”

    陈曦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回去后跟李舜华说道:“我还以为她要让我们把她母妃也解救出来,没有想到,她一句话也没有提,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按说,自己的亲娘,怎么着也该顾着,可是安西公主却只顾着杨护卫,也就是她的心上人,连她的亲娘提都不提的。

    李舜华说道:“这位新皇帝继位,很多先头的妃嫔都被送到了皇家寺庙,甚至去了先帝的陵寝守灵,而安西公主的母亲,却留在了宫里,还被封为了淑太妃。新皇帝对淑太妃很孝顺,一个月总要去那么几次的。”

    陈曦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难怪说,世上最龌蹉的地方就是皇宫,果然名不虚传!

    是让人挺恶心的,而且对安西公主来说,最恶心的还不止这个,她的亲娘,竟然和新皇帝有染,如果不是有杨护卫,她肯定是活不下去了。

    而且,让安西公主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的亲娘竟然劝自己过来嫁人!

    她是她娘的女儿,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要是这样嫁,以后回京城就千难万难了吗?别人恨不得自己的女儿不沾染上这个差事,可是她的娘亲,却恨不得自己立刻嫁走,越远越好,是怕自己碍了她和自己的皇兄厮混吧。

    那一刻,安西公主对这个娘已经彻底失望,她在乎的也只有救过自己一命的杨护卫了!

    如果这边能帮着杨护卫和自己逃走,她才不会管什么大义,大义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她是公主,可是好事的时候,没有自己,坏事的时候,倒是什么都轮到自己了,自己的娘还一点儿都不顾自己。

    如今陈曦这个表姐,真的是给她送上了一阵东风,她原本还有些摇摆不定的心,这下子已经决定下来。

    她就要自私一回,也许,一辈子就这么一个机会了!

    李家和西宁侯既然能查到自己和杨护卫的事儿,那么肯定是容不下自己的,而他们给自己指的一条路,却是自己梦想的。抛开了公主这个身份,她以后海阔天空。

    至于自己的母亲,她已经不再是自己的母亲,她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已经被自己那位皇兄给迷了心窍了。

    要说李舜华为什么知道这么多,那还是二表哥帮的忙,她和二表哥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二表哥的事儿,也没有瞒着她。比如说,二表哥养了一群专门打探消息的人。

    她不想自己的二哥娶安西公主,于是把这个烦恼告诉了二表哥,虽然二表哥远在安州,可是也能很快的把消息传过来,而李舜华就是知道了宫里的某些事儿,所以才和大嫂商量着办的。

    现在看来,情况是朝自己预期的发展了。这个公主肯配合,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到时候,他们会把安西公主和她的心上人送到一个地方好好的安置,也算是成人之美吧。

    陈曦道:“皇宫里的公主多,去了一个安西公主,还会有别的公主。”

    “来了一个公主都这样跑了,我看那边京城也没有脸再送来一个,再说,他们以为我们这边是什么?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以为他们是软柿子,只不过现在不想和他们动手,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比较温和的法子。

    “那刘大人这边,怎么安排?”要是这次的事情办砸了,刘大人作为送亲使,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刘大人又是对西宁侯有恩的,只是李舜华对刘大人这种人,却没有什么好感,明知道别人打着什么目的,他还携恩以报,对付自己的舅舅。让自己的舅舅左右为难。

    反正李舜华很喜欢自己的舅舅,见不得让舅舅为难的人和事儿。

    这位刘大人以前是对舅舅有恩,可是有恩就要一辈子报答吗?更何况,这种事儿可不是私人的事儿,难道刘大人不知道皇帝和厉王送安西公主过来的原因?

    既然知道了,还这样做,可见,这恩情也并不怎么样。

    不过,看在他到底救过舅舅一场的份上,她也就顺手帮忙一把。他不是说,他的老妻和儿子被皇帝握在手里吗?

    只要把他的老妻和儿子给送过来,这救了两个人,恩情总能还清了吧。

    但是,绝对不能留这刘大人在西宁,谁知道他会用这个恩情,在西宁让舅舅做什么呢。

    最好是远远的送走了,保证他们衣食无忧才好。

    安西公主等了一阵子,却一点消息也没有,不由得着急了。她派人去请陈曦,陈曦过来后,就问她事情到底办没有办成。

    陈曦没有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是炒菜做饭,说话的功夫就好了?那可是在京城,好几千里呢,就是把人就过来,带来都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你是不是把你身边人的底细告诉我们?不然,我怕你的事儿,会被传到京城里去。对你就不利了。”

    是的,安西公主还没有把她身边的人的底细告诉陈曦他们,这也是她防着到时候陈曦那边事情不成,好歹是自己的一个保命符。

    可是,你都不对人真诚,也别指望别人对你真诚了。

    “你要是再这样遮遮掩掩的,也没有关系,这些人对我们也不重要,只不过花费的时间长一些,慢慢再处理好了。可是你的事儿,那就得担搁了,另外有一件事儿,你也得清楚了,我们并不怕你嫁到李家来。不信你就试试看。”

    谈判的双方,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要让对方知道,他没有你不行,而你没有她,可行可不行。

    安西公主最后不得不把一个册子交了出来,这个册子,不仅把她这次陪嫁的人中间有那种身份的人交代了出来,还把西宁府里藏着的人也给写在了上面,厉王那边是打着长久的主意,让安西公主以后跟这些人接触,想从内部慢慢的把西宁侯给瓦解了。

    安排的人还不少,不过大部分的人现在都在王琅派的人的监视之中,这个册子只是进一步证实了这些人的身份罢了。

    这下子安西公主所有的指望都是在他们这边了。

    而李舜华这边的人也不负所望,在一个夜晚,把那位杨护卫给送到了安西公主的面前,安西公主两眼一红,扑到了杨护卫的怀里。

    剩下的事儿,就是安西公主和杨护卫的事儿了。

    杨护卫这一路上也知道了对方的打算,他没有想到公主对他这么情深意重,决定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的对她。

    公主能舍了公主的身份,跟自己过隐姓埋名的生活,这样的情谊他怎么能辜负?

    等一切安排好了,安西公主带着杨护卫来辞行。她对陈曦说道:“表姐,我这一走,咱们这一辈子可能就见不到面了,只希望你我一切都好。”

    陈曦暗地里问过安西公主,她后不后悔,安西公主却摇了摇头,说道:“哪怕以后被辜负了,我也不后悔,因为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他对我是一心一意的,也只有他,心里眼里只有我一个,更不用说,他救了我的命,我就是拿一条命还给他都不够,何况是陪着他过平淡的生活?人世间的事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有自己,才知道到底是酸还是甜。与其想着以后出了什么事儿后悔,还不如过好当前。如今,我衷心祝愿你和表姐夫恩恩爱爱。”

    她算是看明白了,自己那位皇兄,绝对不是这边的对手,那厉王自己觉得自己多厉害,可惜的是,不过是跳梁小丑。以后的下场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安西公主和杨护卫悄无声息的走了。随后,京城那边就得了西宁府传来的消息,西宁侯直接去了一封信质问,说皇帝是不是看他不顺眼,所以给他外甥找了个这样的公主,竟然自己私自跑了,这幸亏他当初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不然现在就是他外甥丢人了!

    西宁侯表示,是不是对他本人不满,所以才送来这样一个公主,是打算用这个公主来羞辱他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恭喜皇上,你的目的达到了,以后想要羞辱他,尽管再送几个公主过来吧。

    并且附上了安西公主走之前留下来的信,上面写了什么,别人不知道,可是皇帝看了信,直接气得饭都没有吃。

    过后不久,就去了淑太妃那边,人退下来后,皇帝当着淑太妃的面,把淑太妃给狠狠的骂了一顿,说她生的好女儿,让他这样的丢脸!

    本来是一步好棋,结果这棋子不听话,竟然做出私逃的事儿。

    “不可能吧,安西哪里有这样的胆子?该不是西宁侯把安西怎么样了,所以才编出了这样的故事?皇上,你可要为安西报仇啊。”

    “哼,西宁侯要对付安西,用得着这么长时间?住了那么久,都没有动手,偏偏这个时候,人不见了?”皇帝是不信淑太妃的话的,因为西宁侯要是对一个公主出手,他出手就出手了,会直接承认,反正西宁侯现在也不怕他,没有必要,还拐弯抹角的。

    更何况,那杨护卫也不见了,安西这个丫头肯定是跟那杨护卫跑了!

    淑太妃也想到了杨护卫,忙说道:“不是还有姓杨的吗?安西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跑了?她不顾姓杨的命了吗?”

    在淑太妃的心里,那姓杨的一个小小的护卫,敢觊觎她的女儿,这就是大逆不道她宁可女儿远嫁,也不会同意杨护卫和自己的女儿。

    “你还有脸说!姓杨的早就跑了!”更让皇帝沮丧的是,他才知道那杨护卫跑了,这可真是打脸!

    淑太妃懵了,她本来指望女儿这次立功,以后自己在宫里更好过一些。

    而且早早的跟皇帝又在一起了,也是希望以后能有更好的前程。

    别以为她是先帝的妃子,就不能有好的前程了,到时候把身份一换,照样过的风生水起,更何况,她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要生个下一代的皇帝。

    如今她眼看着就要得偿所愿了,可不能让皇帝厌恶了她,于是,淑太妃就告诉皇帝,她已经怀孕了,让他赶紧想办法,给自己的儿子一个名分。

    其实皇帝跟这淑太妃也就是玩玩,毕竟,和自己父亲的妃子那样,这种隐秘的刺激,让皇帝觉得特别的兴奋,他可不会是因为喜欢淑太妃才这样,而是这个淑太妃自己找上门来的。

    现在好了,孩子都要出来了!皇帝的心一下子就硬了下来,孩子嘛,他有的是,而且对儿子,他有些说不出来的厌恶,大概因为他自己就是对自己的父亲横刀相向,想着几十年后,他也老了,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联合外人对他动刀子?

    人都是自私的,在这个世上,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皇帝已经决定好了怎么处置这淑太妃了,反正宫里死个把人不算回事儿。

    而厉王这边,更是怒目,因为有人给他送了礼,还拿大箱子装着,他让人打开后,那开箱子的人吓得跌倒在地。因为这箱子里放着一箱子的人头,看着太吓人。

    更为要紧的是,这些人头都是自己安插在西宁府的内应。可惜还没有发挥到作用,就被人砍了头,如今当成了礼物,给厉王送了回来!

    这是西宁侯对厉王的警告!厉王盯着这些人头,半响没有说话。

    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都愣着干什么?把这些东西抬下去,好好安置了吧。”

    损失了这么多人,厉王的心里在滴血,更何况,西宁侯比自己想象的更难对付。这次警告,也是给厉王提了个醒。

    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西宁给灭了,可是别处还没有打完,真的要和西宁侯拼起来,那就便宜了别人,好不容易在京城打下的基础,就成了为他人做嫁衣了。

    “王爷何必这样?不如直接登基,也省了不少事儿!”

    厉王摇头,“现在时机不对,本王是等着,把那几个黄口小儿给收拾了,再做打算,奈何有个西宁侯,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弄得本王碍手碍脚。若是这西宁侯不在,就好了!”

    幕僚说道:“既然这样,王爷何不跟这西宁侯联合起来,到时候再进一步打算?”

    先许以好处,两个人平分天下,然后再慢慢谋划。这样以来,西宁侯就不会和厉王做对了。

    可是,厉王自认为自己是太祖的子孙,怎么能做出这种出卖祖宗的事儿?他和皇室的人争夺,那也是自家人的争夺,就是自己争赢了,那登上那个位置,也是名正言顺,可是要真的跟那西宁侯

    平分天下,那就是把祖宗基业让一半给外人了,这样的事儿,厉王不想干。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本王就看着,等那西宁侯成了乱臣贼子,还有没有人说话!”

    近来,朝廷里的一些大臣,就为西宁侯在抱不平,还有人想要安抚西宁侯,希望朝廷给西宁府那边的将士们送粮草物资。

    真是笑话,他们自己都不够用,再给一个包藏祸心的西宁侯送粮草物资,那不是割肉喂虎?

    所以提议这样的,都被厉王罢了官,既然你这么帮那西宁侯,那这个朝廷就养不起你了!

    有下人在厉王耳边低语,厉王听了冷笑,这个皇帝,好色的胆大包天了。要不是看他还有用处,现在厉王就把他给解决了。

    “让人不小心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连先帝的嫔妃都敢沾染,这皇帝已经荒淫到什么地步了,只有这皇帝让人越来越失望,他以后才更得人心。

    一个草包,要不是自己,他能登上那皇位?可惜,人家的身份摆在那里,她就是再有能力,也得先忍着。

    可是,他不急,这么多年都忍住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人传皇帝和先帝的嫔妃搅合在一起,还导致了人家怀孕,这事儿不仅在宫里传开了,在京城里也传开了。

    京城的老百姓自然会私底下手这个八卦事,本来这皇帝的位置就来的名不正言不顺,现在皇帝的品行又怎么恶劣,多少老百姓盼着他下台呢。

    而那位皇太后,以前的皇后,听了也是怒不可斥,她不怪自己的儿子,只怨女人是狐媚子,勾引了她的儿子,所以淑太妃没有多久,就已经香消玉殒,可怜她还一心想生个儿子以后当皇帝,现在儿子没有生下来,倒是把自己的命给赔了进去。

    野心让多少人葬送了性命?

    厉王这个时候,倒是比这个皇帝更得人心一些,有对比才有效果,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要不是国库实在空虚,说不定厉王会下令见面老百姓的赋税,这可是最容易得人心的办法,老百

    姓可不就是在乎自己手里的三瓜两枣,你让人家少出一些,人家就心里感激你。

    但是,没有钱,厉王也寸步难行。

    “这么说,京城那边已经可以用银钱买官了!这倒是个敛钱的好方法。”把官职放在那里,明码标价,越是品级高,需要的钱越多,这对于那些有钱却没有权势的富商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一个需要钱,一个需要权,两相得宜。

    可是这样的事情,以后会引发很多不可阻挡的问题,一个朝廷,如果靠着卖官得钱,那么这个朝廷也没有几天的活头了,这完全是一种变态的生存方式。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才是长久之道。

    朝廷想办法让老百姓更加富裕,老百姓能交出更多的赋税,然后朝廷拿着赋税,给老百姓以福利,这样以来,相辅相成,谁都缺不了谁,这个朝廷还能不长久下去?

    厉王这个做法,只能让朝廷更加混乱。

    很多看不惯现在朝廷的人,都已经辞官了,不过这正好,辞了官,官职就空了下来,正好可以卖钱。

    “简直是斯文扫地!他真的以为,只靠这些当兵的,就能把朝廷给撑起来?”吏部尚书气得骂娘,正因为这个事儿,他这吏部形同虚设,只要谁有两个臭钱,都能买官了。

    吏部尚书对这个朝廷真的是很失望,以前看着好歹是太子,虽然有各种各样的传闻,可是太子继位才名正言顺,吏部尚书勉强没有辞官,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干不下去了!

    他不想再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所以也上了折子辞官。好事那姜老头好,早早的把官给辞了,如今眼不见心不烦。都能多活好几年呢。

    “老爷,有人求见。”吏部尚书程大人,听下人回禀。

    程大人见到来者,来者是个斯斯文文的人,一看就是读书人,说是受老朋友所托,给程大人送一封信来。

    程大人看了信,问道:“你从何而来?”

    “大人,这重要吗?杨大人是国子监的祭酒,到如今,从新帝继位一直到现在,都被关在牢里,天下的读书人谁不痛心?大人和杨大人也是同僚好友,只希望大人替杨大热美言几句,救救杨大人脱离苦海。”

    国子监祭酒,杨大人可谓是无妄之灾,这些日子,也有人上下奔波,就为了把杨大人给从牢里捞出来,但是效果甚微。

    程大人不是没有说过话,可是不管用,他不认为自己还有那个本事,能把杨大人救出来,更何况,“你来晚了,我已经上了折子辞了官,如今也不是什么程大人了,更是没有那个能耐救杨大人。”

    来者说道:“正因为程大人辞了官,才更好说话,程大人如今用不着站队,且现在买官盛行,我相信以程大人的口舌,说动杨大人辞官,应该不是问题吧。”

    杨大人虽然已经被关到牢里,可是国子监祭酒的这个头衔还是在他头上,倒不是说皇帝和厉王多关心他,而是因为这些学子们只认这个杨大人,而皇帝和厉王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安抚的心态,就没有另外派国子监祭酒过去,所以杨大人还保持着这个位置。

    程大人听了,说道:“真的有人想要国子监祭酒这个职位?”

    说白了,这国子监祭酒的职位,好听倒是好听,可是一点儿油水也没有,还需要有点儿学问,真的要买下来,还不如一个县令抢手呢。

    “大人不必担心,银钱方面不是问题。”

    最终,经过程大人的穿针引线,杨大人从牢里出了来,不过已经是白身了。

    杨大人回到家,一家老小都等着他,杨大人叹口气,“真是如一场梦一样。只是这次多亏了程大人了!要不是他,我还在牢里呆着,只可惜,程大人也已经辞官了。”

    杨夫人道:“辞了也好,这样的官当了有什么用?老爷回来就好,咱们也该回去老家了!”这京城的是是非非,他们再也不想沾上了。恐怕这京城还得乱下去。

    因为有人想要买了祭酒的官,所以杨大人才能给放回来。他都不是国子监祭酒了,一个白身,关着他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只是,这个时候,谁会带着一大笔的银子,买这个不中用的官呢?

    “这下好了,杨明嫣他们也能回老家了。”李舜华知道杨大人已经放出去了,心里就高兴,她和杨明嫣是闺蜜,从听说了杨大人被关起来了,就一直想帮一帮,好在机会终于来了,花了一笔钱,终于是事情解决了。

    “你花了银子,杨明嫣还不知道,你后悔不后悔?”陈曦打趣李舜华。

    李舜华道:“不后悔,我有能力帮着自己的好友,这也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儿。”更何况,杨家不和自己这边沾上边,那他们就更安全了,杨明嫣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陈曦心里叹道,她这个小姑子绝对是值得交往的人,能和她成为好友,她一定会掏出真心相待。杨明嫣有自己小姑子这个好友,也是她的福气!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豪门世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好并收藏豪门世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