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 > 88|番外五:对不起,我们走错了世界的大门。

88|番外五:对不起,我们走错了世界的大门。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安于渊和宁夏初在之前经历了机甲和兽人世界的折磨以后,再次穿越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一个正常的现代世界——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这里的人们穿着打扮虽然颇有些与众不同,人人皆是长发不说,衣饰也皆带点古风,不过也都是经过现代化改良过的,在美观的同时也方便日常的行动,看着很是清雅简洁。而通过这里的设施也不难看出这里就是一个与他们穿越之前的世界科技文明水平大约相仿的地方,既不超前,也不落后。

    这让安于渊他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个崇尚古风的现代社会?这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制的有木有!他们顿时满怀信心的觉得,自己这次肯定可以非常适应并且快速的融入这个世界,平静无波的度过这三年了。

    他们真的万万不想再像之前的世界里生活的那样“高调”了。

    ……真的好心累。

    信心满满的略施法术换上了相仿的着装,安于渊和宁夏初心情愉快的就直接迈步上了街道,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

    然而很快,残酷的现实就让他们顿悟了自己的天真。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路上的行人盯来盯去以后,安于渊和宁夏初就算是再迟钝这个时候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妥了……等等,他们究竟是哪里表现的不对?

    或许是安于渊和宁夏初的表情实在是太茫然,简直就像是迷途的羔羊般惹人心生不忍,终于,路过他们的一个老人实在是看不过眼,无奈的招了招手,将两个人引到了靠边的角落,低声问道:“你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傻孩子,来京都之前家里人都没有教过你们吗?这里可是最讲究礼仪的……你们这个发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式?安于渊和宁夏初面面相觑了一下,完全不明所以。因为同是现代来客,他们都不耐烦在头发上下什么功夫,所以一直以来,在古代的时候,他们的头发都是直接束起弄成修士们最常见那种样式,再加以发冠固定,既简单又清爽。

    当然如果是在现代,那就更简单了,短发就足以。

    这还能有什么问题吗?不过左右环顾了一下,他们倒确实发现,路上的行人里,那些女子就暂且不说了,其他的男性们好像真的并没有留他们这种样式的存在。

    眼看着安于渊和宁夏初两个人的表情愈加疑惑,老人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虽然心中愈发奇怪看安于渊二人的衣着和气度显然并非粗莽之人,为何却连这种常识都不懂,却也并不忍心看他们继续迷糊下去,只好再次开口,讲的再明白一些:“你们这发式实在是古怪的紧,竟让人根本看不出你们的究竟是未婚还是已经有了妻主。”

    妻、妻主?!这名词究竟是个什么鬼!

    #这两个字分开我每一个字都认识,然而拼在一起以后,我为什么就完全看不懂了。#

    老者却全然不知道安于渊和宁夏初心中的惊讶,而是极为好心索性一次性为他们解说到底:“你们看,你们右前方的那位公子就是未婚,而你们左前方的那位公子显而易见他就已经成过婚为人夫婿了。”

    顿了顿,他又开口说道:“……你们也莫怪那些女子们总是频频投过视线来。这不是说她们就如何轻浮了,实在是你们二人长相皆是一等一的好,却又让人分不清是否单身,她们既心仪于你们却又不敢上前搭讪,是以才忍不住观望来观望去犹豫不决。”

    ……等等,用“轻浮”来形容女子,用“被搭讪”来形容男子?!这难道不是搞错了什么吗?

    安于渊和宁夏初不死心的循着落在他们身上的那些视线望回去,果然看见那都是些年轻女子,见他们看过来虽然愣了一下,却都温文有礼的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有一个年龄尤其小看起来活泼点的甚至还流露出了受到了鼓励想要走过来的意图,顿时安于渊和宁夏初打了个寒颤,果断收回了目光,再也不看向她们了。

    ……这种诡异的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弱势群体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飞升期修士的尊严呢?!

    ……

    被老者一番科普过后,几乎已经接近石化的两个人终于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是,这个世界其他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在于它的性别是倒置的啊!

    这里是一个神奇的女尊世界啊摔!

    崩溃都已经不足以描述他们内心的情绪了。勉强维持仪态谢过了老者的一番好意并且告别以后,安于渊和宁夏初再也淡定不能的立刻快步走出了这个繁华的地段,屏蔽了所有人的视线以后,直接使用了隐身咒几乎是狼狈的逃开了。

    什么未婚已婚还是妻主什么鬼的,都先一边去吧,他们现在只需要静静。

    ……

    过了一些日子,他们终于大概把这个世界的情况摸清了。

    这个世界从古到今都是女子为尊,女主外男主。虽然现如今社会发展到现代了,男子的地位大大提高,法律也已经开始提倡人人平等,但是多年的旧习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女子的地位一般还是比男子要高,行事上也更为主动方便一些。

    同时,一些旧时的称呼也就继续沿用下来了,比如说“妻主”、“夫郎”什么的……当然,小侍什么的现在是没有了,毕竟现在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只不过男子在婚恋上的自由度还是低一些,这从男子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发式讲究,而女子却没有就可以看得出来。

    好吧,这些都不重要,最、最可怕的是……这里的男人会生孩子。

    是的,传说中会生孩子的男人这一神奇物种在这个世界遍地都是。

    安于渊和宁夏初发现了这个事实以后,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裂掉了……这个世界的男人为什么会有这个功能!

    同时从此再也不能直视这世界里的妹子们了有木有!

    不过,偶尔、只是偶尔,宁夏初会忍不住想想要抓一个本土的男子过来看看,研究一下他的身体构造,然后……咳咳,看自己还有没有潜能可以改造一下?

    其实,他还是蛮想给自家的狮虎虎生猴子的嘛……

    只不过他的这个念头被安于渊捂着心口非常严肃而且果断的打消了……让宁夏初大着肚子?哦,赶紧算了吧,这画面实在太美,他连想都不忍去想。

    而且不说这究竟可不可能,大的这个就已经这么闹腾了,要是再来个小的,尤其是可能会随了宁夏初的性子……熊孩子什么的,他养一个就真的够了,不要再多了!

    ……

    就算对这个世界再玻璃心,日子还是要过。

    安于渊和宁夏初本想是找个深山老林临时建个洞府,凑凑合合把这三年熬过去算了……但是现代世界就是这里不好,科技已经发展到了一定水平不说,人们还特别热爱探索,凡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几乎都已经被各种开发过了,就算偶有人迹罕至的地方,那环境也必然是极恶劣的。

    对于前者,安于渊和宁夏初没有住到各种旅游开发区供人围观的癖好,而对于后者……好吧,虽然到他们这个程度生存环境什么的已经根本不重要了,你就是把他们扔到月球上两个人大概也能活的好好的,但是呢,他们就是不想这么委屈自己,天天对着荒凉至极的景色发呆怎么破……

    三年这个世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是,他们是可以闭关,但是这可就拿不准时间了,一旦醒来的时候超过了时间,那还要再等下一个三年,简直得不偿失……所以很无奈,他们还必须时刻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这样说起来,日子过的就远不是那么快了。

    ……尤其,这个世界虽然奇怪了点,但是好歹是是目前为止他们唯一抵达的现代世界,对现代文明想念已久的两个人觉得自己完全不能抵抗这种诱惑……

    于是两个人一咬牙还是决定要入世。不就是一个“镜花缘”的现代版吗?有什么好怕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女子当做男人看待,把这个世界的男子当做女人看待就是。

    ——这并不难,虽然这个世界的女子们容貌各异,甚至也不乏娇柔的,但是大多身上都自带一种英气,利落非常。而这个世界的男子呢,虽然打扮上并不至于特别娘,却往往模样都偏秀气俊美一点,不可能有什么类似于肌肉男的存在,而且往往他们的气质也都极为温和,鲜少有什么暴脾气。

    于是两厢对比之下,差异尤其明显_(:)_。

    ……

    抱着这种心态,安于渊和宁夏初默默的给自己分别弄了一套身份证明,在这个名叫京都的国之首都买了一套房子住了下来,然后对外声称两个人皆是自由工作者,在网上挣钱,这样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出去“工作”了。

    甚至他们就像是真正的居家过日子一样,经常外出购买各种食材。对此,为了不让邻居产生怀疑是一方面,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则是另一方面。

    不用进食不代表不喜欢进食,索性他们现在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自然不如研究一下人生的终极奥义——美食。

    更何况,宁夏初暗搓搓的偷偷看了一眼自家狮虎虎,心中坚信,当初自己就是凭着美食才钓到了狮虎虎对自己第一丝好感的!

    现在嘛,不如重温旧梦?嘤,也不知道手艺到底荒废了没有,必须拾起来!好不容易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技能呢。

    对于宁夏初突然燃起的对于烹饪的狂热,厨艺一般的安于渊既然在厨房这个阵地里没办法有力的支援自家蠢伴侣,他也就只能无奈地把采购大权揽到怀中,干一些后勤保障的活了。

    而这一天,当他跟平常一样出门采购的时候,他敏锐的感受到了某道视线的不同。

    在这个世界生活也有一段时日了,相较于一开始的无措,安于渊早已经习惯身边女子们投过来的视线,并且能够不以为意了,哪怕是这里姑娘们“豪放”的着装呢,他也已经修炼到可以视而不见的程度了……是的,因为长久以来女子为尊的风气,这里的姑娘们对于衣着并不是很“看重”……而且为了避免麻烦,他和宁夏初商量以后,彼此出门的时候是心中憋着一口血都束了一个已婚发式的,反正他们两个确实是有伴侣的。不过好在虽然心中微妙异常,但是这个发式本身并不奇葩,也并不女气,就算放在前世也都可以用上儒雅一词来形容,这让他们接受起来心里好受了一点。而且或许是崇尚古代礼仪的缘故,这些女子往往都很守礼,见此心中就算是再有绮思也绝不会找上来打扰了。

    不过今天的这一个好像却格外的不知进退……安于渊觉得自己都快被那炙热的视线给烤熟了。

    他回头看了一下,那却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高高竖着马尾,相貌在他本身的世界大抵是太过英气了,五官立体到有些凌厉,然而在这个世界却是刚刚好,算是长相很不错的了。

    ……不过怎么还感觉有些眼熟?真是奇怪了,他在这个世界应该是对谁都一样陌生的才对。

    而看到安于渊若有所感的回头发现了自己,那姑娘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她直接走到安于渊的面前,很有些紧张的结结巴巴的说道:“你好。”

    这土气到掉渣的开场白倒是让安于渊有些忍俊不禁,尤其看她的年龄实在不大,还是个孩子,更是连心中的防备也放下了少许,他扬了扬眉问道:“不知姑娘有何事?”

    “我……我之前在街上就见过你,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女孩说话有些期期艾艾,明明是已经颇具御姐雏形的长相,此刻却违和的搭配上了萝莉的属性,反差之大让人囧囧有神,莫名的,安于渊想起了自家的那只蠢伴侣,他可不也是那样,明明是很俊朗的外表,内里却就是一个小蠢萌。这种熟悉感让他对于小姑娘更是多了一分亲切。

    而且这个时候,他也已经回想起了他究竟是在哪里见过这姑娘了……当初他和宁夏初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街上那个差点走过来的女孩子不就是她吗?

    ——好吧,这次她到底还是走过来了。

    “嗯。”因为感受不到她的恶意,于是安于渊点了点头算是做回应,不过她还是没说她究竟想干什么,是以安于渊再追问了一句:“所以?”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认识你,和你说说话。书上说,一个人若是能在茫茫人海中接连碰见另一个人两次,那他们必然是有缘的,我觉得我们就很有缘。”她苦恼的挠挠自己的脑袋,急忙解释道:“啊,那个,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是……”她抬头瞅了一眼安于渊的头发,“就只是觉得你很好看,也莫名很想让人亲近,就、就像是亲人一样。”画蛇添足的加上最后一句以后,她自己都有点尴尬,有点后悔自己非要凑上来说话的举动了,不然要是被人误会了可怎么办。

    她宁愿远远的看着他,也不想被他误解啊。

    这样一想,她就更委屈起来了,觉得自己真是没用,之前让父母那么失望也就算了,现在还闹出了这种乌龙来。身为女子,她倒不至于脆弱的哭起来,但是不自觉地握紧的拳头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情。

    这下倒是安于渊哭笑不得了,身为修士,他对别人的情绪比较敏感,当然知道她没这个意思,不然他连理都不会理睬她的。更何况这还是个孩子呢,光论年龄,他都可以做她的曾曾……曾祖父了。

    感受到这孩子低落的小情绪,安于渊无奈地笑笑,低声道:“嗯,我知道,没关系的。”

    我明白你想要表达的意思……虽然也许依旧和“你是个好人”这句我做梦都想摆脱的话脱不了关系_(:3」∠)_……算了,习惯就好,万事随风去。

    总之,温柔的告别了女孩继续行进以后,安于渊本以为这件事到此就算是已经告一段落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等一个小时后他再往返回来的时候,这个少女居然还站在原处。此时她正垂头丧气的靠着电线杆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脚下,一副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失了方向,正等待着别人去拯救的样子。

    此刻正是饭点,夜上华灯,繁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走动着的都是人流,她独自混在其中,就像是奔腾的大海上静止的一艘小船,既显得格格不入,也衬得她整个人更为寂寞起来。

    这个时候,她并没有看见安于渊。可是本可以直接走掉的安于渊看着她这副模样却难得有些不忍心起来,回想起她那句有缘不有缘的话,倒觉得说的有几分道理了。修士本就是比凡人们更看重缘分这种东西的,也往往随心而行,他于这个世界不过是一个过客,却接二连三的碰见这个小姑娘,这要说没有缘分他自己都是不信的。

    既然如此,不应了这份因果,倒像是他非要和自己过不去似的。

    想清楚以后,安于渊便径直走向了女孩。

    ……

    一番询问以后,安于渊不禁叹息着在心中道了一声果然。

    他就知道自己是一个麻烦体质……这个少女名叫顾游邈,十四岁,职业本来是学生,但是,就在今天,她刚刚自己转职成了离家出走人士,现在正身无分文无家可归中。

    至于原因,不用问安于渊也能猜个*不离十……肯定是与她的父母有关。

    而看着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样子,安于渊不禁心头一软。哪怕明知道这个世界的女孩子并没有这么娇弱,但是安于渊也干不出亲眼看着一个未成年露宿街头的事情来,正好他们买的公寓空间很大,再多一个人也是绰绰有余……

    反正把人捡回家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收留未成年离家出走少女这种事他也已经一回生二回熟了……再来一回也没什么的……吧?

    正好给宁夏初找点事情做做……他不是想要孩子吗?先把这只大一点的小鬼养好试一试?

    ——虽然我并不看好你啦。

    “那你就这样在外面游荡也不好……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我家临时呆一下的。”

    说话的时候,安于渊本来已经做好了被询问然后解释一二的准备的,毕竟现在世界上骗子的手段层出不穷,大家有所防备是必然的事情,尤其像这样直接邀请陌生人到家里去,别人会觉得反常也是应该的。

    而且换个角度说的实在一点,不仅是被邀请的人要警惕,主动邀请别人冒的风险也更大。

    也就是他和宁夏初了,因为实力足够的强,所以行事的时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反正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他们都可以确保自己绝对不会受到任何危害。不然你要是换一个本土的男子试试?打死都不会这么做的。

    却没想到,他打好腹稿的一套说辞根本就没有派上用场。听了他的话以后,小姑娘的眼睛晶晶亮着连连点头,一边说着那还真是麻烦了,一边却毫不犹豫的当下就微笑着小步挪着靠近了些许,就像是生怕安于渊临时反悔她又被丢下去一样。

    小姑娘的态度之爽利,让安于渊已经含在嘴里的话不由得全都默默地咽了下去。他心中感叹了半天现在的孩子真好拐,终究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怎么会。”她却明显不以为意,坏人的眼神哪里会有他这么温柔且清澈呢?她虽然只有十四岁,因为家庭原因,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却并不少,在识人上可是有着莫名精准的直觉的,“因为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可惜她这个“好”这个字还没出口,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的安于渊就已经木着脸默默地转身掉头就走了,顾游邈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很有眼色的立刻闭紧了嘴巴赶紧跟上了他的步伐。

    于是安于渊就这样心塞塞地身后缀着一个小尾巴回了家。

    ……

    开门的时候,一打眼就看到了自家狮虎身后跟着一个陌生小姑娘的宁夏初默简直是目瞪口呆的,尤其在知道这姑娘可能要在他家住下以后,更是默然无语。

    这种找上门的节奏感究竟是怎么回事?师父不过是出了一趟门没错吧,怎么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就变成了两个、

    ……师父,你这喜欢捡人回家的性子换了一个世界也真的是毫无改变呢。

    他懊恼极了,嘤,既然知道相较于这个世界的审美来说,师父这样的容貌更为受欢迎,他就不应该放狮虎虎独自一人上街的!这跟一份美味直接在街上大摇大摆的邀请别人来品尝有什么区别嘛嘤嘤嘤qaq!现在可好,引来了这么一个家伙!

    人家都是七年之痒什么的,难道他和狮虎虎之间要来个两百年之痒不成?

    对于胆敢跟自己抢狮虎虎的家伙,宁夏初是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的,而且在这个世界……对剽悍的本土女孩子哪里用得上怜香惜玉这个词嘛啊摔!她们不来抢亲都算是好的了好吗!

    安于渊对宁夏初了解极深,一眼看过去就明白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顿时啼笑皆非起来……不由走过去一个爆栗敲在宁夏初的头上,同时秘密传音道:“乱想些什么呢?想想我们的年纪,和一个小不点儿计较这些你不觉得很是荒谬吗?”

    宁夏初呆了一下,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这里不是他们的修真世界,修士都是老怪物,几百上千岁却依旧保持着年轻的容貌。这里就是一个普通的现代世界,人的年岁和模样是始终同步的。也就是说,这就是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十几岁少女。

    光论年龄,确实是个小不点儿,连他们的零头都算不上,确实还算是一个孩子……而且他家狮虎的口味也绝不至于那么重到去老牛吃嫩草,这样想着,深知自家师父心性的宁夏初倒是把心放下来了,毕竟当初自己也只是比狮虎小了不到三十岁,师父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呢——其实若是不考虑穿越以后大家都换了个身体的事情,光论心理年龄的话他们之间的差距也不过只有十来岁而已,可这在修真界也还算是个事儿?

    是以现在师父更不可能会跟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来个“忘年恋”之类的什么鬼了。

    发现女孩不仅对自己毫无威胁,自己反而颇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以后,宁夏初讪讪的赶紧主动给进门以后就局促的傻站着的小孩儿递了双干净的拖鞋,又引着她在客厅坐了下来。

    此刻正是该做饭的时候,宁夏初早已经把其他的配料都准备好,就等着安于渊采买回来的新鲜食材了,此刻也不耽误时间,客套的交代了几句以后,就赶紧滚回到自己的战场去了……正好躲一躲自己羞愧的小心脏。

    却没想到顾游邈正不好意思自己要白吃白住呢,见此也连忙跟了进去,洗了手尴尬的想要打个下手。

    她虽然没做过菜,但是帮些忙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吧?

    本来从礼仪上讲是绝对不应该让来客动手的,但是顾游邈人都跑进来了,宁夏初也不好再赶她出来,尤其看她脸上的小表情,这个时候不让她帮忙倒像是故意要让她心中不安一样,于是宁夏初也就只好非常有领导风范的挥挥手,收下了这个打杂的小弟……啊不、小妹,然后分配给她最轻松简单的活计来。

    ……但是,结果却是万万没想到。宁夏初简直恨不得穿越时空回到之前,给脑抽到默许这姑娘帮忙的自己一锅盖。

    洗个碗也能够如此笨拙甚至惊险万分的人才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而且她切菜切的也不是菜,而是自己的手指吧!看她在厨房里呆着简直就像是在看杂耍一般的胆战心惊,她这种情况简直可以称为是和厨房从根本上就八字不合吧……

    偏偏看着一脸伤心的姑娘,宁夏初还什么重话都说不出来。

    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这个世界的女孩就相当于他们世界的男孩,笨手笨脚不擅厨艺什么的所以也可以理解?毕竟就算是在他们自己的世界,像他这样厨艺超群简直帅气到无可救药的存在也是不多见的嘛……哎,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投喂狮虎虎,夺得他的心!

    看着一脸沮丧的顾游邈,宁夏初好言好语的终于把人给打发出去了,交给了围观全程笑的无奈的安于渊去带小朋友愉快的“玩耍”一会儿。偏偏临走时,她还恋恋不舍的望着厨房一步三回头,让宁夏初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抽搐,别看了别看了,你喜欢厨房可是明显厨房不喜欢你啊,这种单向暗恋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

    好不容易享受完美味的饭菜,三个人就这样在客厅闲坐了下来。

    之前在饭桌上一直严格遵守着食不言寝不语规则的顾游邈,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心头的疑问局促地发问了。

    “你们家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吗?竟是连一个女子都没有……?”

    在就餐前,她被安于渊带着去暂时安置房间的时候她就已经很好奇了,要知道这房子里满满的都是两个人生活的痕迹,再也没有其他人,最重要的是,屋子里好像都是男子的东西。

    这让觉得自己已经是大女子的顾游邈还有点尴尬。

    “……对。”安于渊和宁夏初对视一眼,都对她的这个问题有些无奈。

    你尴尬个什么,再怎么样我们都是有伴侣的人,看不上你这个小豆芽菜的……

    “可是你们明明……”她疑惑地扫了一眼安于渊和宁夏初两个人的头发,然后突然若有所悟的一拍手:“我明白了!”

    就是因为他们是两个男子,没有女子撑腰,又不是本地人,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才更要表现的好像有妻主的样子!

    可她还是压抑不住惊奇小声的问道:“那你们多不安全啊……你们又都长得这么好看……”她顿时满眼都是你们太柔弱的同情眼神,看的安于渊和宁夏初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绷不住了。

    不安全个鬼啊,这世界上能够让他们感觉到不安全的人根本就没有出生呢!

    也就是他们早过了中二期,在这个世界也停留不久不愿生事的缘故了,不然换个跟他们实力相当的其他人,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已经开始目标是星辰大海的征服世界了。

    不过下一刻,小姑娘却神情一亮气势一变,就好像想到了什么,满眼扑腾着的都是“我来保护你们”的使命感了。

    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而不只是吃白饭的了!

    “那在我借住你们家的期间,你们的安全就让我来保证吧!我虽然年龄不大,但好歹也是一个女子的。”

    安于渊和宁夏初眼神交汇,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保护他们?好一个大女子主义的小姑娘,不过人倒是还不坏,还有点可爱。

    而且宁夏初看她这样信心满满,也生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于是满脸不相信的样子开口道:“就你?”他扫了一眼顾游邈的小身板,“你确定吗?”

    顾游邈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的体格确实称不上健壮,不说别的,就连体育课的成绩每次也都是堪堪达到及格的样子,这样一想,好像确实没有什么说服力的样子。

    她硬撑着小声辩解了一句:“可是我的力气应该比你们大。”

    宁夏初一挑眉,视线一转落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起身一只手就简简单单地把它提的高高的,然后回头看着顾游邈笑了笑道:“莫说我,我师父能比我做的还轻松。”说着他示意了一眼安于渊。

    对于修士,尤其是剑修来说,这不都是小意思嘛,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而早在他单手把沙发提起来的时候,顾游邈就已经吓得呆若木鸡了。她确实也能勉强把那个沙发弄起来,不过那要双手抱着使出全身的劲才行,而且也只能离地一点点罢了……

    #这与说好的不一样!#

    说好的男子柔弱呢?说好的女子天生力气比男子大呢?

    粑粑救命!我的世界观碎了!

    ……

    而闲聊中,伴随着顾游邈三观的不断破碎又重组,安于渊和宁夏初也从她的口中套出了更多的讯息来。

    或许是因为对安于渊和宁夏初没有防备,或许是因为受到的惊吓太大以至于傻掉了所以有问必答,总之安于渊和宁夏初很快就理清楚了来龙去脉。

    小姑娘离家出走的原因既是因为和父母吵架,却又不是因为和父母吵架……一方面父母明确表现出来的对她的失望确实刺痛了她,一方面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她让家族蒙羞了。

    按照她的说法,她家是一个很有名望的大家族,从古时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历经多个朝代而不倒,甚至在社会体制早已改变的今天,虽然在外名声不显低调的很,但是在上流社会内里也依旧满是荣光。

    顾家女儿多英才,唯独她一个不是,天资极其一般,而偏偏她这一个不成器的,还就是顾家这一代族长唯一的女儿。

    她压力很大,于是万事小心翼翼,然而越是小心拘谨越是出岔子,而越是出错,她的压力也就更大了,这已经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我宁愿我是个旁支的,甚至不要姓顾……顾家这一辈孩子那么多,怎么偏偏是我,托生成了父母的女儿。我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一点也不优秀,显然将来担不起重任,只能让父母伤心。而且我还占据了继承权,让其他优秀的顾家人不能上位……这也就是我们家了,大家都行事温和而且有底线,若是换个家族,像我这样没有才能的继承人,恐怕早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总会有办法让我消失的。”

    “我就想着,与其像这样仗着大家的善意继续赖下去,还不如我不给大家添麻烦,自己消失就好了……再或者,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再回去,虽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毕竟,就连刚才做饭的时候我想要帮忙,都差点搞砸了一切。”

    ……

    听到她的讲述,其实按照安于渊和宁夏初的想法,这孩子其实也并没有就真的差到那样不可救药的地步去,只是她身边的人都太优秀,于是衬得她黯淡无光起来了,而她越想补救就越放不开自己,于是越来越糟糕。

    若是她生在别的人家,说不定还就真的活的自信且满足。

    “所以说,若是我们劝你回家,你肯定是不愿意的。”安于渊明知故问的开口道。

    “……是的。”顾游邈点了点头,然后又赶紧解释道:“我不会一直赖在你们家的!等我找好了落脚点我就……”

    安于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还未成年,想一个人生活哪有那么简单。”

    顾游邈想要反驳,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安于渊在这个时候却又笑了起来:“既然现在没有办法劝你回去,那我们也就只能满足你的心愿,让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回去了。”

    “我的心愿?”顾游邈有些反应不过来。

    “想变成更好的自己,不是吗?”安于渊微笑着开口,“我们可以帮你。”

    反正在这个世界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挽救一个对人生失去了信心的少女什么的?

    毕竟无意间,他发现顾游邈的根骨倒是极不错的,很适合修道。

    #有两个渡劫修士一起教你,师资很强大的哦,约吗?#

    ——当然他会记得在锻炼开始之前,给顾游邈的家人传信报个平安的。

    ……

    女尊废材改造计划就此开始。

    身体不好是吗?没关系,修道能解决一切!身轻如燕力大无穷从此不是梦。自带美颜效果,还能飞天哦亲。

    偏科严重,语文尤其是古文不好是吗?没关系,修道能解决一切!自从开始修习功法,各种偏僻字、词、语法再也不是难题!包你一跃成为古文小能手!还能练得一手好字哟。

    啊啊,听说你乐理也一窍不通是吗?没关系,修道能解决一切!剑法最讲究节奏感啦,自从开始练飞剑,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跟不上节拍啦!

    什么,你说你的动手能力也不行是吗?没关系,修道能解决一切!没事学个炼丹炼器什么的,从此动手技能大跨步,分分钟化身实验小达人soeasy!

    ……

    此外还附带各种课外知识哟。

    什么野外生存攀爬技术、什么植物辨别技能、什么中药各种原理……包你受益终身!

    甚至还能帮你改恶习!大女子主义的碎裂挥挥手不费力!

    ——毕竟有这么两个强到不像是人的家伙在身边,若还能继续保持着性别歧视那心智也是很“强大”的,吃多少药都救不回来了。

    眼看着顾游邈挣扎着在一点点在进步,安于渊他们突然间觉得自己体验到了当系统的乐趣。

    “不是我说,虽然她自己暂时还没有感觉,但是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成为一个非常非常出色的人的。这个世界如果也是一个小说的话,那么顾游邈大概就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了吧……我们大概就相当于主角的命中贵人,随身‘老爷爷’对吗?负责改造她,就像是当初师父于我一样。”

    事到如今,宁夏初还是没有放弃这个梗,反而自从得知了自己穿的确实是一个小说以后更乐此不疲了。

    “我怎么是你的随身‘老爷爷’呢?那时候我明明是你的死对头反派。”安于渊哭笑不得的纠正道。

    “前一句话我很赞同,因为才没有师父你这样俊美的‘老爷爷’呢,引得主角都以身相许了嘛,不过关于后一句话……”宁夏初收起了脸上嬉笑的神色,眼睛里满是认真,“师父你当然是我的贵人,一直都是。如果当初没有遇见师父,没有被你伸出援手,我真的就像是原著里那样的一路经历一路成长……或许经历了磨难的我会更强大,但是那不是我想要的,因为我绝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快乐。我一直感谢我能够遇到师父你。”

    宁夏初难得的认真总是让人难以招架,安于渊静静地看着他,忍不住将他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我也很感谢那时,我能够救下你……那也是救了我自己。”

    让他保有了身为安于渊的自己,不然,他究竟会被剧情改变成什么样呢?或许就只剩下一个身为反派的“安于渊”,即便回到了现实,也再也不能发自内心的微笑了。

    ……

    当然,他们带着顾游邈的期间,也没少出漏子。

    毕竟顾游邈曾经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虽然没有架子也没有丝毫脾气,但是不通俗务的本事也是挺大的。各种令人无言以对的事情简直一箩筐。

    “告诉我,现在你还想要孩子吗?”安于渊微笑着逗弄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宁夏初。想当初宁夏初说对这里男子的生理构造很感兴趣的时候,可真是把他吓得不轻。

    这家伙为什么就对“生猴子”这个话题兴趣如此浓厚呢。

    “不要了不要了。”宁夏初顿时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连连摇头。顾游邈这个大小孩都让他简直有些吃不消了,更别说再假如有一个更小的,还要从小养起了。

    再萌他也受不住了好吗。

    除非……咳咳,那孩子长得就像是狮虎虎的缩小版,他还可以考虑一下……再吃苦受累也不怕!

    安于渊一看见宁夏初嘴角又弯出了这神秘的微笑,就知道他想的没什么好事,不由得无奈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把宁夏初一头顺滑的长发揉成了鸟窝,打断他的胡思乱想。

    ……

    一旦有事可做,三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随着安于渊他们的即将离开,顾游邈出师的时候也到了。

    安于渊他们本想着让顾游邈先行离开回到顾家,这样他们可以放心的走,但是顾游邈却怎么都不愿意。

    她执着弟子礼,请求说一定要目送着两位恩师离开才可以,缠的安于渊两个人都没了办法。

    ——通过这三年的相处,彼此信任之下顾游邈也已经知道了安于渊他们的很多事,包括他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三年一到,他们就要离开这个消息。

    而眼看着已经变成大姑娘,却像个小孩儿似的满脸不舍的顾游邈,安于渊和宁夏初又哪里对她一点感情没有呢?简直就像是看到好不容易养大的闺女就要出去闯荡了一样心酸,但是他们毕竟经历的多了,对自己的情绪很能控制,是以这个时候也不过是拍了拍顾游邈的肩膀以示安慰。

    既然有缘,说不定何时就会再相见,他们一直是这样相信着的。

    “我们走了,你的修炼可不要懈怠,这个世界的灵气并不算很充裕,所以你要更加勤奋才行。”宁夏初就像是个担心女儿的妈妈一样喋喋不休。

    “是。”顾游邈微笑着一一应道。

    而安于渊则就像是个父亲一样,给了顾游邈一个安心的拥抱。

    ……

    时间一到,随着两个人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深邃的通道,顾游邈知道,最终分别的时刻还是到了。

    她忍着泪,一直微笑挥手送别了这两个改变了她一生的人。

    直到通道渐渐闭合,她看着依旧熟悉,却再也没有了他们身影的空荡荡的房间,她还是忍不住渐渐的红了眼眶。

    人家都说好女儿流血不流泪,她就流这一次行不行?师父他们也不会怪她的吧。

    真的对不起,明明应该是一直笑着看着你们离开的,只是实在忍不住……还好并没有让你们看见呢。

    ……

    顾游邈回顾家的时候引起了轰动。

    三年的时间,她的改变实在是太大。

    原本还尚带稚气的面庞已经成熟起来,轮廓分明很是抓人眼球。她的个子也长高了不少,看过去身材挺拔,修长的身形就像是新雨后的亭亭立着的树,有一种独特的美感,就连女子都有些难以移开自己的目光。最大的改变还在她的气度上……失踪三年再回来,查遍全国都并没有在校记录,显然并没有接受正规教育的她,通身的气度却并不粗鄙,言谈举止间反而更有一番温润却坚韧的气度在其中,有一种淡泊却不离世的感觉,而这种气质正是一直以来大家最为追求的先人遗风。

    有家族女子心中不忿她这三年的突然消失,更不忿她出落的这般优秀,想要难为一下顾游邈,顾及她还是学生的年纪,也不好太出格拿些社会上事情考校她,于是索性随大流选取了一直以来在学业考试中占大头的古文释义方面的内容来话里藏针,却没有想到,误打误撞之下,倒为顾游邈提供了展示自己最好的舞台,自愿地为她做了踏脚石,最后甚至还被顾游邈从别的地方旁敲侧击的指点了一下她今个身上自己调制的熏香搭配的有多么不合时宜,不得不以袖掩面直接遁走。

    ——顾游邈本可以做的不这么直接,也不这么锋芒毕露的,然而就像是她当时说的那样,要不就干脆彻底的消失,让顾家未来能者居之,要不就彻底的强大,能够有实力接过顾家的责任。

    师父们帮她选择了后者,那么她就不能让他们、让自己失望。一个利落的开场就是改变的开始。她要让大家意识到,她已经有所不同。

    至此,整个顾家都明白过来,他们的大小姐这次归来,究竟焕发出了怎样的光彩……不再总是唯唯诺诺、战战兢兢的,而是变得沉稳自信又聪慧。以微见著,她现在的表现足以让他们对于她再次成长以后的未来产生更大的期待。

    在无人知晓的角落,她经历了一场蜕变,要以一种全新的姿态重新扛起自己肩上的重担。

    顾游邈完美的表现让顾家人不由议论纷纷这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最惊讶的,当数顾母、顾父。当初安于渊传信给他们的时候是使用了一些非常规的小手段的,是以他们心中有底,知道女儿大抵是有大造化,被哪位隐世高人给看上了。

    然而却没有想到,这孩子居然能够脱胎换骨到这个地步。自家孩子自家清楚,游邈的底子有多差他们明白的很,要不然那时也不会每每忍不住在她面前叹气……现在她能够成长为这个样子,顾母、顾父在心里早已不知道感谢上天多少次。

    ……

    很久以后,顾游邈写了一本书,把自己和安于渊他们生活的日常记录了下来,名字叫做《我被异界来客收留的那些日子》。这本书以第一人称和纪实的笔法一经发表顿时在网络上火了起来,在无数人为它惊叹的同时,也有许多人在争论它其中的内容究竟是真是假……是真的话,居然存在着一个性别颠倒女人生子的世界这也太可怕了,而且真的有那么厉害又完美的男子存在吗?甚至于他们居然彼此间还是伴侣?可如果是假的话,其中的一切内容却又都自有一套逻辑,找不出半点纰漏,圆融的看不出一点捏造的痕迹来,简直就像是亲身经历。

    而每当有人拿着这个问题去问顾游邈的时候,已经是青年的她总是会神秘地笑而不语,只是任人去猜。

    而面对她的这种态度,来人往往也并不敢多问。对于身为顾氏族长,身家极厚,又身兼植物学家、医药学家、古文学家和武术学家等多个名号的顾游邈,并没有人能够完全罔顾她的心意,去强迫她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但其实,众人不解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说生活的如此忙碌又充实的她,又为何要挤出时间写这个东西?哪怕是个高大上的短篇他们也勉强能够理解,可这毕竟还是一本长篇网络小说,名字还如此的“接地气”,看起来着实和她青年俊才的身份并不太搭,总会让某些人误解为不务正业上去。

    敌对者甚至会拿住这一点不撒手,开始唱衰这位被大家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顾家家主恐怕是要玩物丧志了。

    可是终其一生,她也仅仅只写了这一本书。

    然而一书足以,后来人研究了很多年,也始终摸不透她所描述的那个世界。这最开始只是一本消遣用的小说,恰好风靡全国而已,却没人想得到,它居然能几十年如一日的热度不减,顾游邈只写过这一部小说,但她“作者”的名号却甚至掩盖了她在其他方面突出的成就。

    而没有人知道,当初顾游邈动笔的时候,她也只是想着总要写些东西纪念两个人而已……不是以现在这种成年人的心态,而是以少女顾游邈的视角。

    所以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写出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她只是提笔想要记住自己那时的每一点心情,让它永远都不要褪色罢了。

    ——因为那是非常珍贵的宝物啊。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