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在那份可怕的记忆里,那群在乔家恣意行凶的歹人们因为从最开始就没想过要留下活口,因此他们对于隐藏自己的身份也表现的不是那么谨慎,甚至在用法器毫无忌惮的砍杀乔家人的时候,他们还会相互吹嘘着自己,挑衅着同伴……

    那个时候,年幼的乔无念牢牢的记住了他们状若癫狂嬉笑着的那句带着浓浓血腥气的话:“血魔教没有孬种!”。

    ……对于他们来说,能体现出一个人不是“孬种”的地方竟然是看他手上沾到的血有多么粘稠!他们根本都算不得人,全都是噬人的恶魔!

    宁夏初甚至还仿佛能够透过乔无念的记忆,感受到那种被弥漫挥发的腥甜味道所包围的令人窒息的感觉……让人极度难受作呕的同时悲痛欲绝。

    那些鲜血与他身上流动的那些明明皆是出自同源,不久之前,它们还温热的在那些亲人的体内欢快的流淌着,而现在,它们暗沉地干涸在四处,就像是筑成了最深沉的梦魇让人无法醒来。

    ……

    这些年以来,宁夏初不是没有追查过这个血魔教的踪迹,安于渊对他也多有帮助,然而就像是夏轻归说的那样,这个门派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样,无论如何细微的摸排,明面上竟然查找不到一点消息。

    它就像是一只肮脏的老鼠,藏匿在人们找寻不到的阴森黑暗的世界里,丑陋而又腐臭的活着……

    你知道它的存在,却没有办法把地底所有的的地道全部扒开翻找一遍。

    无可奈何之下,为了不让安于渊跟着一起焦心,宁夏初默默的把这份恨意埋在了心底,决定等到自己的拥有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再去进行探索……

    这是乔无念的仇,自然也就是接收了乔无念身体的他的仇,但却不是师父的,或许他可以适当借助于师父的帮助,却不应该也不能用这件事来磋磨师父的修为和时光。

    却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出人意料的时候,他居然再次得到了血魔教的消息,而且是从夏轻归的嘴里。

    宁夏初沉浸在负面情绪里而略显狰狞的表情显然让夏轻归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脸上是掩饰不了的惊讶和手足无措,急切的连声发问道:“乔无念,你怎么了?”

    被惊醒的宁夏初回过神来,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像往常那样说出自己没什么的话来,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平稳好自己的情绪以后才开口道:“血魔教与我有着深仇大恨,是我心头大患,却苦寻踪迹无果,是以我听到它的消息以后竟然不能冷静面对。”除去话中的内容,他的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寒意也足以让夏轻归明白他的心情。

    血海深仇,怎能不报?

    “关于血魔教,你还知道些什么吗?”宁夏初忍不住继续追问道。

    “……其他的却是再也没有了。”明白了宁夏初对于这个血魔教的在意之后,夏轻归也很想为他尽上自己的一片心力,却苦于自己的手中掌握的讯息太少。“我之所以会知道那位长辈和血魔教有所联系,是因为几天前我在阁楼外边有见到过一张遗落的符纸,边角处便用扭曲的文字印着血魔教的字样……我觉得这名字实在诡异,便不由得牢牢记住了。而或许是天道保佑,我当时虽然心中疑惑且警惕,却并没有捡起,甚至没有细看,而是装作不在意的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似的便离开……”

    “待到我办完事情片刻后再返回的时候,那张符纸却已经不见了。”

    “而那处地方很是偏僻,罕有人会经过……便是我,那时候也不过是心血来潮、临时起意才会经过那里。”

    “所以我敢断定,这必定是有人发现东西遗落以后,又特意收起的。”

    “行事如此诡秘,很难让我不联系到阁里最近总是莫名其妙消失的法器和丹药……那位前辈总说是遭了贼,可是我们夏家是那样好欺辱的软骨头吗,竟然容的人一而再再而三?便是且当那贼并不顾忌我们夏家的声势吧,可是我七玄阁的防卫又哪里会有如此薄弱……能轻而易举出入其中有如无人之境的,便仅是仗着这身修为,那也绝不会放下身价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而后,我的哪位前辈居然为此还出言试探过我,尽管被我躲过……但其中含义简直不言而喻,令人心惊。”

    “我有心找个由头“被动”地独身出去,却一直找寻不到……直到今日你来。”

    夏轻归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一一道出。

    ……

    “若说之前我便满心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出了安前辈的事情以后,我心中的那个猜测便更清晰了……”兜兜转转绕了一圈以后,夏轻归还是锲而不舍的把话题引回到了他的猜想上来。

    饶是以宁夏初现在这种激愤异常的心情,他都没能忍住到底还是默默心塞了一下……

    虽然这两者之间的时机着实巧合到不可思议,然而除了自家师父,这世上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两者之间确实没有任何关系……可惜这一切他竟然都不能对夏轻归说出来。

    宁夏初也只能“凭着直觉”一再坚持安于渊和那个夏家人之间的异常是无关的了。为了佐证自己,他甚至连林玉墨的那个猜想都搬出来了……同样是完全不搭边的揣测,如果非要接受一个的话,宁夏初倒宁愿选择前面一个。

    不然,真的牵扯进了什么阴谋的话,真的很难再圆回来,分分钟穿帮的节奏……更何况,他对于血魔教当真是恨之入骨,绝对不愿让自己心爱的人与它牵扯上任何的关系,哪怕只是无稽之谈的猜测呢,光是想象,这也都会让他感到心中的极度不愉快。

    那种活该烂在淤泥里让人践踏到支离破碎才好的玩意,没有哪怕一点点能够和他家高高在上的师父能扯上关系的可能。

    夏轻归却依旧有些难以打消怀疑,不由得提出,不如自己现在趁着已经避开那位前辈的视线,先回夏家一趟亲自将这份异常讲与族人听——毕竟不管是传信还是传音还是都有可能会被人截下,他不想冒这个风险。等到家族对此产生重视,对那位长辈做下布置以后,他好再前去行云教看望一下安前辈,看看他的表现和自家的那位长辈究竟有何异同。

    ——出于对于安前辈的担心,夏轻归其实本想现在就前去行云教的,然而他到底是夏家少主,身上的担子不轻,更要为自己的族人、自家的基业负责,现在好不容易得了机会,自然不能随性而为。

    不管怎么样,安前辈那边有乔无念暂且在那里看着,总应该暂时不会出现什么大纰漏的罢……跟他对安前辈善良心性的信任相同,他对于乔无念对于安前辈的心意也是绝不怀疑的。

    那绝对不是能够轻易动摇的情感。

    就算现在乔无念说起来的时候再怎么愤怒呢,再见到安前辈以后该担忧他还是会担忧的啊。

    更何况这是在他们纷纷分析表明这里面必然有些古怪之后……乔无念这家伙再怎么负气也绝不会拿安前辈的安危开玩笑的。

    宁夏初自然没有不允的。事实上,在从夏轻归这里意料之外的得到了血魔教的消息以后,他就已经按捺不住要立刻回去行云教找师父商量的心思了……

    夏家那个有问题的长辈就算他再怎么迫不及待的想插手,此时也没有法子。毕竟修为之差摆在那里,他就算是想要监视那个人的动态都做不到,恐怕要不了一瞬就会被那个人的神识扫出而露陷,还不如依着夏轻归的法子,先不要打草惊蛇,等他们清理门户的时候,再将有关血魔教的情报要一份过来。

    ——不知不觉间,宁夏初发现自己处事的时候懂得顾及更多了,而不是一再是一味跟着自己的性子走。

    所以,这大概也是受到了师父的影响吧。总是相处在一起的两个人,身上都会不自觉地带上对方的影子。

    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这一点改变,宁夏初眸中的冷意不由得稍稍收敛了稍许。

    ……

    于是在慎重的交代过夏轻归在成功求援后请务必多多留心有关血魔教的信息以后,宁夏初这便和夏轻归分头行动了。

    夏轻归自然是调转飞剑前往飞剑的方向,宁夏初则是依旧沿着路线向着行云教疾行而去。

    归心似箭。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