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五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所以面对水清浅他们的打听,林玉墨不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和乔无念的对话复述了一遍以后,还顺带着讲了一下自己这些天观察乔无念之后得到的结论。

    不过很显然水清浅和余向木他们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比起乔无念究竟有多么多么的渣渣,两个小伙伴表示很明显他们更在意

    的是那个被林玉墨毫不在意一语带过的话题。

    乔无念那家伙居然对安于渊/师父怀有不轨之心?!

    啊啊啊,这是究竟是心有多大才能用这么不以为然的口气轻描淡写的谈论这些呢!

    水清浅性情直爽,这个时候已经气的叫了起来:“我就知道那家伙对安于渊没安好心!怪不得以前他的眼神就跟黏在了安于渊身上似的,拽都拽不掉……这种主意都敢打,看我现在不抓住他狠揍一顿!”

    林玉墨赶紧揪着她不让她跑走,又赶紧招呼着已经被这消息冲击的呆掉的余向木赶紧不要再矗在哪儿当木头了,两个人一起才把水清浅稳稳地拉住——身为妖修,水清浅虽然外表上娇娇嫩嫩的,但是实际上力气可不算小。

    “诶诶诶,你别急啊,反正乔无念这家伙现在只是单相思的阶段……正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呢。”林玉墨跟她分析讲道理起来,“再说了,就冲着他现在这个表现,就算哪天落花,不是,安前辈想不开居然看上他了,我们也肯定不会就这么坐看其成的——之前是我眼睛花了不算。”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要去找乔无念去算账,而是想办法弄清楚安前辈身上的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们又能怎么办才能够让安前辈恢复正常。”

    “我一个人的力量可能不够,但是我相信三个人总是能够想出一些办法来的……”说到这里,林玉墨忍不住还是又惋惜了一下乔无念那家伙的不配合,不然他身为安前辈最亲近的人,做什么都会有便利的。

    “余向木,你先说说你的想法。”然后林玉墨先是点了一直沉默着没吭声的余向木的名字。

    原本一直低着头默默听着她们说话的余向木抬起头来,然而脸上实在是找不到任何表情,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还要木讷的多,他的声音都还没有底气的发着飘:“……想法?林前辈,我没什么想法,只觉得我现在一定还是在梦里呢……”

    师兄的志向居然不是在将来接任掌门,而是想要成为掌门夫人……这个世界太可怕,他好想重新回到深山老林去隐修!

    ……

    水清浅他们的异常很快就被安于渊所发现了……其实要是说没发现才不可能呢,平时对他一向尊重守礼的三个人最近突然没事就在他身边蹭来蹭去,有的时候甚至还会装作碰巧擦过般的摸一摸,脸皮之厚堪比之前的宁夏初,日常指导对练的时候那就更可怕了,打着打着他们就会有意无意的撞进自己怀中来,哪里像是剑修之间的对抗,摸爬滚打的简直就像是贴身的肉搏。

    面对余向木的时候还好些,面对林玉墨和水清浅的时候,安于渊撑的脸色都有些苍白……妹子们实在是太剽悍,他躲得很心累。

    而且一旦被他隐晦的问起为何总是围着他打转,他们就厚着脸皮打着哈哈,美名其曰和要和他增进感情什么的……这世道,连最忠厚老实的余向木都学会了说谎话!

    如果不是感受到他们的手上时时刻刻都附有几乎微不可察的真气,每每凑近自己的时候他们更是抓住每一个机会去和自己外放的真气进行接触,明白他们大概这是对自己进行探查,安于渊恐怕真的毛骨悚然的要以为他们是中了什么邪,居然组团对自己伸出了咸猪手呢。

    虽然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水清浅和余向木并不是通过宁夏初得到的消息,想来应该是跑去找了林玉墨,不过效果应该是一样的……吧?宁夏初悄悄地缩了缩肩膀。

    安于渊自然不知道宁夏初的小心虚,他苦恼的是这群傻孩子们就不能考虑换一个方式吗……

    ——再这样下去,他身边的宁夏初就要遮掩不住自己的表情,眼睛里都要冒飞剑了啊!

    他们白天闹得越过火,晚上的时候他安抚起炸毛的宁夏初起来就越麻烦……

    回想起每天晚上的心酸经历,安于渊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安于渊的居所里————————

    宁夏初指着安于渊的手道:“啊啊啊,林玉墨的手搭过师父这里,我亲眼看到过的,我也要搭这里,不,我要摸这里!”

    心中愧疚于是有求必应的安于渊捂着胸口默默点头:“……好”

    可是狼爪握着安于渊的手揉来又揉去的宁夏初依旧不满足,他瞅了瞅安于渊修长的脖颈和犹抱琵琶半遮面掩在衣领里的精致锁骨,突然心有灵犀的想了起来:“我记得水清浅那家伙有说要不要帮师父你捏捏肩的……哼,居然想抢我身为弟子的活!”咳咳,捏肩什么的,捏着捏着一个手滑捏到了脖子和锁骨不是很正常的嘛!手感一定一级棒不解释!

    “但是为师拒绝了!”安于渊立刻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反正她就是想了嘛。”宁夏初立刻摆出一副尔康脸耍起了无赖,自从知道了安于渊也是现代来客之后,宁夏初反倒放得更开了,有些梗也不怕安于渊会get不到点了。

    安于渊:“……”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感觉真是……

    “师父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宁夏初别的地方可能不行,但是顺杆爬的功夫绝对自学成才当得上是一流,当下祭出经典神句,嘿嘿笑着开始名为按摩实为揩油的行动来。

    咳咳,仔细想想,不小心把衣领揉乱了展现大好风光什么的也是可以有的嘛对不对!

    ……

    最后,吃豆腐吃的嘴油肚圆的宁夏初犹嫌不够,目光在安于渊身上瞄来瞄去终于定格在了他的怀中,眨眨眼睛又开口说道:“今天早上师父帮余向木对练的时候,我看见他撞到师父怀里去了!”

    话到一半,安于渊就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宁夏初的下一句话果然就让他的这种预感应验了。

    “嘤嘤嘤我的怀抱居然被他占用了,师父要补偿我呀。我要把这份连本带利的滚回来!”宁夏初说话的时候跃跃欲试,捋起袖子蜷起身子,看样子是真的想要在怀中翻滚回来。

    安于渊默默地看了一眼宁夏初现在的身形,突然对于自己究竟还能不能够看见明天的太阳产生了莫大的怀疑……蠢徒弟,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吗……

    ……

    ————————————————————

    最终安于渊当然还是看见了第二天的太阳,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就像是表演了一场袖口碎大石一般的酸闷。

    ……好像有点不能忍了呢。

    为了改变这种困窘的现状,安于渊觉得自己有必要来下一剂猛药了。

    ——也算是尝试着配合一下提速了的事件进程的节奏。

    他拉着还有点小惋惜的宁夏初两个人如此这般的商量之后,翌日清晨,在宁夏初的居所里他们就爆发了一场争吵。

    两个人都必须全力以赴。

    ……

    “我既身为你师,养你教你这么多年,如今不过是这么一个要求你竟然也不愿应,可见真是令人心寒。”安于渊的声音冷硬极了,显而易见已经气极。

    “师父确实养我长大,甚至还教我剑法领我入修真一道,此恩此情我乔无念绝不会忘却,但是……我对师父又是何种真心呢?师父即便不愿回应也莫要如此利用它糟践于我,之前一再要我血液便足以让人心痛难当,现在更是生生要我血肉,伤好再取……便是凡人家特意圈养的牲畜也不会受此对待,到底还是一刀给个痛快!而在师父的心中,我究竟算是什么呢?”乔无念早就已经红了眼圈,说话还带着鼻音,然而其中的痛意简直让听到的人能够感同身受。

    这是来源于被最心爱之人所伤害带来的浓重的痛苦。

    他们两个人之间虽然形同水火,声音却都还不算太大,但林玉墨和水清浅本就住在这附近,何况她们身为修士还耳聪目明……自然是一有响动边便有所察觉,待发觉是乔无念和安于渊的声音后更是立刻震惊的急忙跑来,先布下隔音结界不说,林玉墨还没忘记顺手给余向木传了音,让他尽快过来。

    乔无念的门没关,她们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冲了进去。

    里面的场面简直让她们大吃一惊,安于渊已经抽出了飞剑,这泛着寒光的刀刃从未像现在这样让人觉得眼睛闪痛,而乔无念也不敢示弱,墨纹同样已经出鞘……这可是安于渊亲手赐予他的墨纹,被乔无念如珠如宝的珍惜着,如今却被他指向了曾经的主人。

    林玉墨和水清浅的突然闯入并没有改变局面,不管是安于渊还是乔无念,两个人连一丝余光都没有分给她们。

    “乖乖听话,你自然还是我的好徒弟。”安于渊的声音稍微软化了些许,听起来就像是最甜蜜的诱惑。

    “若我说不呢?”乔无念这次却铁了心再也不愿去接这外表裹了蜜的毒药。

    “孽徒。你若如此忤逆下去,就别怪我不留一丝情面了……”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安于渊脸上的神色又重新变为冷冽,“好,我可以不要你的血肉……我要你整个人便是。”

    “你不是说想和我在一起吗?被炼成丹药被我吃下,你就可以永永远远和我在一起,再也不会分离了。”安于渊的脸上挂起了冷笑,唇角勾起的弧度格外蛊惑人心,明明是恶意满满的一句话,被他这样说来,却竟然好像有着无尽的吸引力。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韶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韶七并收藏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